曙光里的金色种子

文╱禹海
一大片一大片望似无垠的黄橙橙油麻菜田。(伊罗逊/大纪元)
  人气: 235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不久前我画了一幅图,脑海不由得就随线条流转,那是行旅时搭火车从花莲到台东的窗外所见——一大片一大片望似无垠的黄橙橙油麻菜田。后来在画作空白处,我临笔一挥,题上“阳光下的油麻菜田”。

无独有偶,最近我甫看毕《金色种子》一书,其内容概述台湾人在大陆学法轮大法的际遇与心得,再将之如同呵护幼苖般在台湾各地发展。

金色种子》犹如交响乐般,全书分有三大章节,以〈萌芽〉为上篇,历中篇〈札根〉,后以〈绽放〉为下篇。仿如瓜瓞绵绵,每一章节既可独立又可相融。

秉着真、善、忍主旨,修习者无不战战兢兢恪守其宗。“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老子尝语如斯。是以道家讲修真养性。佛家在真、善、忍中则以“善”为重,注重于心性修炼,先他后我,修心去执。

古今辉映,孙文《礼运大同篇》开宗明义云:“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皆有所养。”可谓广纳“博爱”精神于其中。

法轮功,顺其自然,不讲时间与地点,对自己、家人、朋友可谓均有其益。甚有虔诚者,对着《转法轮》一字一字的抄写,或一页一页的背诵,另还有相互接龙。许多人为了听法闻法,不畏千里跋涉,不惧风雨吹袭。

1999年7月,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大肆搜捕污蔑,引发国际媒体注意。两岸三地的法轮功学员及志工们不仅不卑不亢,另且精进不殆。《金色种子》也在此种氛围中,应运而生。

天覆地载,曦照月临,万事万物中,概有其序,又有其规。在季节的更迭中,黄橙橙的油麻菜田,后来化作了滋润大地的春泥。

天地静好中,夜霾逐渐逐渐隐去,新的一天即将到来。从山中,从海上,从心内,从当初的幼苗种子萌芽而绽放。

朗朗晴空,即将普照宇宙。@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眼前的鲁凯婆婆先是两行清泪悄悄滑落,逐渐逐渐地泪水成了小溪、小河,呜呜咽咽的啜泣声,也由悄然而越来越响,涕泗交杂里,彷如那也是老人家隐含了半个世纪的心泪……
  • 猎人们指着前方的几个洼洞说山猪来过了,而且不只一只,是一个家族……
  • 对许多羁旅于外的人来说,月亮的阴晴圆缺是一种岁时记忆,亦可说是内心底层的家乡。
  • 日夜交错的兰屿瑰丽海景
    淹没的时光里,仍有绻绻的余温,有些事纵使不完美,却仍会于脑海留连徘徊,如同是漆夜原野中的那抹幽光……
  • 多云、阵雨,与日昨相仿。整日在北穹丘素描,直到下午四、五点。我全心沉醉于优胜美地的美景,设法画下每棵树、每座岩石的所有线条与特色。
  • 一位曾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服刑过的人士在疫情下到外地谋生的途中见到“真善忍好”条幅,非常激动,不由想起那些被关押在同一监狱里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坚定信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令人佩服,却遭到监狱残酷迫害。通过和他们接触,这位人士有机会了解了法轮功并从中受益。如今意外见到这个条幅,一下冲散了疫情带给他的恐惧、烦恼。
  • “这里没有痛苦,没有沉闷空虚的时间,没有对于过去的恐惧,也没有对于未来的惊慌。群山得神的庇祐,充满神之美,没有空间留给微不足道的个人希望或经历。”——约翰·缪尔(自然作家)
  • 在时间与空间的纵轴上,人有了生命,由是再造续起之生命,延延繁繁里,即尊寻仰祀,于焉动念法轮。法轮常转,勤化万物,盖育天地,泽沐四方,善之循环遂可不息。
  • 读国小时,每天穿“皮鞋”沿牛车路到学校,牛车路蜿蜒而行,走到一半,若穿过两百多公尺的田埂,可以减少一公里左右的行程,虽然农田主人好心的将田埂做得较平常的田埂大三倍。
  • 原来父亲早就接纳明芬了!但她却无法当着父亲的面,表达她的感激,也无法分享父亲为她感到荣耀的喜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