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语:残留的紫槐

作者:青松
世界从来都是两面的,当我们在忍受阴暗与忧伤时,不远处一定会有光明与希望。(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55
【字号】    
   标签: tags: ,

家附近有一条著名的紫槐大道。每到槐花开放的季节,这里变得如童话王国,游人络绎不绝。我们工作忙,但每年都都会抽时间去看看紫槐。

槐花盛放的时候,我们可以仰头拍照,看紫槐与蓝天相映。也可以拍远景,看紫槐大道笼罩一层紫色云雾的模样。槐花凋落的时候,这里没有悲伤,反而更加梦幻。路上落满了紫色的花瓣,我们轻轻走在上面,好像走在梦里

紫槐大道在我记忆中留下的,只有欢笑与美好。遗憾的是,今年不同往年,各种琐事、烦心事太多。随着时节的推进,我知道紫槐开放、凋落,但一次也没有前往。偶尔看到朋友分享的图片,我只是叹口气,心想等来年再说吧,现在实在没心情。

不知不觉,已是盛夏,紫槐的季节已经真真切切过去了。生活中的难题并没有完全解决,心情倒是平复了许多。毕竟,世间的事哪能百分之百如意,能有一半称心,我们便该满足了。所有的得失与起落,或许都是我们无法绕过的命中注定。

昨日,偶遇好友,她说不要辜负好天气,建议一起去散散步。我们慢慢走,说起彼此的近况,感慨生命的无常。走着走着,居然到了紫槐大道。看着翠绿的叶子,我叹息说,今年终是没赶上看紫槐。好友宽慰说,紫槐年年开,错过一次没什么。

我们顺着道路前行,偶尔擡头看看紫槐的树冠。突然,我一眼瞥见绿叶中透出一点紫色。定睛看,树上居然挂着一小串紫槐花。好友也很开心,连连说没想到会有惊喜。这个季节,已经很少看到槐花,那串残留的紫槐好像是在专门等待我们这些迟到的访客。

我们都看过紫槐绚烂绽放的模样。紫色的花瓣连成片,像一团团巨大的祥云笼罩在道路两旁,十分辉煌。如今看到这零星散落的小花,虽没有往日的规模,但这样倔强地挺立在枝头,让人居然感受到同样的震撼。我们站在树下凝望很久,才转身离开。

生活中注定充满纷纷扰扰,我们陷在其中,偶尔会失去方向,会错过美好。但是,世界从来都是两面的,当我们在忍受阴暗与忧伤时,不远处一定会有光明与希望。就像我们错过了槐花盛放的季节,却意外收获夹在绿叶丛中的残留的紫槐,带给我们微笑与温暖……@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生活在天地之间,古人从日月星辰获得了生活的启示和灵感,相信天道精微,天人交感。日晕、日食、月食、彗星、虹螭这些异象对应着地上的地像和人像,是上天赐给人的征兆。从远古起,人曝露在日、月、火、水、雷电之中,为了给渺小无助的人一丝指引、一盏明灯,星罗棋布的星空成了人类生存、进退的一张上天赐下的地图。
  • 哈姆雷特完成报仇大业,离开人世的一霎,是世界文学史上最为悲壮的一幕。莎士比亚通过哈姆雷特一剧表达和概括了人类情感的多个主题:生与死,爱与恨,善良与丑恶,以及人生方方面面的变幻无常等等。正因为如此,《哈姆雷特》成了一部旷世不衰,令人深思文学巨著。
  • 九九重阳节俗在中国起源非常早。为何登高插茱萸、赏菊花饮菊花酒、吃重阳糕…都成了重阳节俗?古典籍《西京杂记》载东汉…《续齐谐记》记:汝南桓景随费长房游学累年,长房谓曰:九月九日,汝家中当有灾。宜急去…曹丕献菊、陶渊明东篱赏菊遇白衣使者送酒、白居易…都有九九重阳故事。屈原〈远游〉探太虚重阳境不死之乡,生命如何宜长宜久
  • 宋仁宗景祐三年(公元1036年)十二月十九日,在为万古云气封闭的西蜀,在岷峨雪浪汇入长江的大雷之音中,一个婴儿呱呱坠地,议者按其生辰解说“十二月为辛丑,十九日为癸亥,水向东流,故而才汗漫而澄清。”正所谓人各有命,命中注定这个婴儿将带着天授的禀赋与才华,做出一番不朽于人间的事业,他就是苏轼,苏子瞻,苏东坡。
  • 此诗描写塔的高大以及登塔眺望所见的景色,着意渲染了塔的雄伟壮观。笔力粗健,气势奔放,境界雄豪。
  • 2003年,我在中国度过了传统新年。本想在中国多待一些时日,多陪陪父母,但内心有一股力量推促我尽快结束假期。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看到了一位慈悲的觉者,释放出无量光明。我从清晰的梦中醒来。起身而坐,明明四周黑暗一片,而我像坐在光明之中,内心充满了祥和安宁。在乱世的黑暗中,我看到了光明;在末世的浑噩中,沐浴着佛光。
  • 中国文化有儒释道三家,薛宝钗对这三方面都很精通,佛家的超脱、道家的自然,儒家的中庸,在她身上都有很好地体现。
  • 王羲之《兰亭集序》(简称《兰亭序》),为何声名盖世?三百二十四字的序文,一情三转,上下跌宕,到底表达了什么,让代代回味?文中有沉重的“悲”,他又怎样脱开自己沉重的悲伤?怎样悟道而开怀呢?
  • 清朝学者钱泳(1759年─1844年)曾做一首诗曰:“人生如梦幻,一死梦始醒。何苦患得失,扰扰劳其形。”作这首诗的缘由,始于他做的二个清晰的梦。
  • 自小贫穷无依,长成后被抛弃在孤岛的病男,怎样与妻子重逢,人生越过越顺又受到朝廷封官的呢?世事无常,变化莫测,在这无常人生中,什么是不变的呢?又是什么带给人安康福禄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