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楼说市
澳洲房地产数据公司CoreLogic的数据显示,去年,占澳洲房地产市场四分之一的高端住房录得了最大幅度的增值。
在如今相当具有挑战性的房地产市场上还有浪漫的空间吗?答案似乎是肯定的,至少对于女性来说是这样。她们往往更容易根据感觉来做决定,不像男性那样更倾向于冷静地思考与分析。
数据显示,在悉尼,购房者如果买地盖自己梦想住家房比购买立即就可搬入的现房可以便宜10万多澳元。
一项人口普查数据分析显示,在全澳有800万间闲置的卧室;有近80%的家庭至少有一间闲置房间。
关于房地产投资有很多流行的说法,其中有一些观点已经被许多人接受,但这些说法并不一定是正确的。
虽然脱欧似乎已成定局,但是英国依然有着顶级的教育资源、优美的环境与悠久的历史文化,吸引了各国民众来此留学、工作及生活,这也带来了大量的海外投资者。再加上伦敦房地产一直长期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很多研究机构当前依然认为房价的中长期趋势是增长。因此再加上脱欧带来的英镑汇率降低,大量的中国买家把投资对象转向了英国房产。
悉尼地区的Castle Hill长期以来一直是独门独院大宅的天堂,但不久将会发生巨大变化,其中将新增的悉尼最大的高楼项目之一。
“姻亲房”(Granny Flat)的租赁现在正愈发兴旺,但是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即许多这样的房子是完全不合法的。关于房价涨得高不可攀的问题有很多的议论,但对于市场上大量增加的非法的房产租赁问题却很少有人问津。
随着春天的到来,春季澳洲房地产市场也开始复苏。尽管本季房产市场开局缓慢,但市场竞争开始升温,这意味着无论对买家还是卖家来说,都有了更多的选择。房地产专家Andrew Winter表示,现在是认真对待春季房地产买卖的时候了。
数十名新房主已经找到了一种新方法,可以在房地产市场上立足而又避免发生所中意的房子“太贵买不起”或“错过拍卖”的梦魇。
由于西澳经济迟缓,工资增长缓慢,业主们的房贷拖欠率创新高,打破历史纪录。
里斯本的平均楼价仅不足伦敦一半,而且是公认的世界最安全的地区之一。当地不仅古色古香,洋溢着南欧风情, 同时生活又不失便利与活力。在众所周知的金融危机中,葡萄牙的经济受挫,但是近几年已明显复苏。在政府策划及努力之下,楼市慢慢回暖,房价也自2010年显著回升,但由于开发程度远不及西欧饱和,故现时价格依然吸引,长线更获看好。 平均租金回报亦可望达到 6%。不过,最...
随着越来越多的华人移民英国,以房养学已成为家在英国的华人们投资教育、房产的完美计划。以房养学,就是在孩子在上学期间,父母为子女购买一套当地的房产,既满足住宿所需,又利用房产的增值,达到抵充留学期间给费用的目的。不过,即使您没有孩子,选择在好学校/大学城附近买房也是个保险的选择,因为英国学生公寓有限,靠近学校的地区学生对住房需求量非常大。因此学区房升值稳定、波...
去年6月的脱欧公投至今已经一年多的时间,政治不确定性等等许多因素都影响着英国房地产市场。对此投资者们纷纷提出了关心的问题。来自Pastor房地产公司销售总监David Lee对其中几个比较典型的提问进行了回答:
在固定和浮动贷款利率之间进行选择就像在利率变动的方向上下赌注。澳洲储备银行最近一次下调利率远在13个月前,如今人们对下一次利率调整的走向在做出各种各样的猜想,预计利率将上调者大有人在。
由于投资者贷款急剧减少,澳洲房产贷款在7月份下滑。同时,随着投资者活动持续降温,有新的证据显示,首次购房者开始占有一席之地。
作为一个租客应该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但是就像人类所涉及到的任何事情一样,往往并不那么简单。
最新金融数据显示,澳洲有近三分之一的购房者希望从父母那里获得经济帮助,而新州大部分购房者买房要依靠父母给予近9万澳元的资助。
悉尼是这样一个平均住房价格已达100万澳元的城市,有部分地区买房实际上比租房更便宜。这或许让你难以置信,但最新数据显示,距离悉尼以西的Fairfield区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
一项最新分析调查显示,澳洲房产市场的兴旺给购房者带来了难以承受的压力。澳洲四大城市的买家、特别是首次购房者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人们需要六位数的年收入才不会因还房贷而“囊中羞涩”。其中以悉尼尤甚,买主需要年赚超过19万澳元才能无还贷之忧。
塔斯马尼亚州的一对夫妇称他们的房子是位于“上帝的土地”上,应免除市政费用,因此多年来一直都没有缴纳市政费用。最近当地的Meander Valley市政府以12万澳元拍卖出售了该房子,以收回他们未交的费用。
在全澳说来,衹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已经偿还完了购房贷款,完全拥有了自己的住房。但是在有些地区,已经还完贷款者的比例却很大,他们没有房贷负担,坐拥着数百万澳元的房产。
住房负担能力问题并不是只存在于悉尼和墨尔本。问题是,澳洲人或许太热衷于滔滔不绝地说买不起房是多么的不公平。但是房地产大师兼投资专家Philippe Brach认为,要实现拥有自己房产的伟大的澳洲梦不一定非得是要做一场噩梦。
婴儿潮一代正在改变悉尼房地产热点区的面貌,他们退休之际卖大房换小房,所追寻的既是位置又是生活品味。
近年来房地产价格大幅上涨,作为一名低收入者,你没有6位数的薪水,也就可能没有很多的资产,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不能进入房地产市场。
珀斯重建局(Metropolitan Redevelopment Authority,简称MRA)日前把珀斯城市连线工程(Perth City Link)地段上的两个开发地块投放市场销售。
连续4个月以来,珀斯的房产中位价与租金中位价保持稳定,分别是51.5万澳元和每周350澳元。
最新报告显示,澳洲人正在花费其三分之一的收入偿还贷款,澳洲整体的住房可负担能力变弱,然而研究还发现,尽管如此,在有些州府城市,其住房负担能力较为乐观,甚至是买房比租房还划算。
澳洲房地产销售的传统旺季-春季来到了,但是悉尼的房地产市场并没有显出旺盛的气势。
如果墙壁可以说话,它们会说什么呢?如果你从房地产代理公司处购买了房产,你应该已经知道答案了。
共有约 1454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