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
萨达姆手捧古兰经进入法庭,从容不迫,处处藐视民主伊拉克的法庭与法官,口口声声自己无罪。反美主义者,或者是萨达姆的拥护者,一定引以为自豪。
魏京生基金会编者注:杨天水先生于圣诞前再次被拘。在此我们向他及廖石华先生与佟适冬教授表示敬意与关怀。廖石华先生刚刚经历了六年专制主义强加给他的牢狱,于三个月前刑满了。十月四日,是他六十寿辰。朋友们聚会长沙,为之庆贺。
编者杨天水按语
任何制度之下,都会产生伟大人物,官方的和民间的,以其独特的方式显示他们自己的伟大,有的敢于反抗暴政,有的则志在改革暴政。
真正的战士,不能离开战斗。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是他的战壕。还是在六月,陈西先生刚刚出狱不久,就积极筹画与警方展开平等对话,采取新的更加平和的方式,研究人权问题,讨论人权状况,宣讲人权知识。就是说刚刚结束十年牢狱的陈西,即刻投入人权运动。
何德普先生入狱已经三年多了。这个勇敢的民主志士,写过很多文章,做了很多事情,不屈不挠,反对专制,2002年中共十六大之前,因为上书要求政治改革,而遭到逮捕、叛刑、监禁,他同样是文字狱的猎物。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国大陆监狱,造成了这样的事实:三年的牢狱生活比三十年的自由时间还要漫长。已经经历了很久牢狱生活的何先生,情形如何?
公元一九五九年一月二十七日,正值中国制度性癌症-绝对的独裁专制-引起的大饥荒高峰期,一个婴儿诞生于辽宁营口市,是朝鲜族人,后来的名字叫郑贻春。长大之后,他象一只勇猛的狮子追逐猎物一样,到处追逐专制腐败,其政论如高山瀑布,其品格似峻岭玉岩,直到去年的今天,辽宁警方拘禁了他,而后以“颠覆国家政权罪”为名义,判处他七年有期徒刑。
海内外追求人权与民权的朋友们,都遇到不同程度不同形式的艰难险阻,赵昕先生和几乎是所有的同道一样,生命的历程和这样的艰难险阻无法分离。
郑贻春先生,一个著名的民主斗士,爱人权民权超过自己自由的学者,被中国司法机构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为名,一审判决有期徒刑七年。
中国社会的实际统治者中共,是个不畏天命天道天理的党,真主神佛在它的眼里,毫无地位,或者说人类主流上以各种不同名义予以敬畏的终极依赖及其种种道德指令,无法动摇其冷酷无情的心灵,它的无神论是变种的有神论,即强权、物利、即时行乐、唯我独尊、私我利益成了它的神,信奉这样"有神论",并操控整个中国社会,其结果是天命、天道、天理遭到阻滞,被排斥在一边,至多在民间的心灵中...
今天的南京风和日丽,到处是匆匆的行人,腐败造成的艰难生活环境,导致他们几乎没有什么笑脸,可以看到的几乎全是郁闷的神态、沮丧的眼神以及非常疲惫的脚步。
腐败像瘟疫,有传染性。很多开始人品很不错的共产党人,后来因为腐败瘟疫的包围传染,沦落为巨贪。而他们身边的工作人员,耳濡目染,也多亦步亦趋,效仿之,利用岗位之便,参与腐败,兴风作浪,直闹得举国腐败,乌烟瘴气。
这里的“地方”与中央相对。中国历史任何1个王朝末世,中央对地方各级政府的控制权,都大大削弱失控,法纪不能生效,公道荡然无存,地方诸侯无法无天,不同级层的地方官僚们之间,官僚们与富人之间,官僚、富人、依靠暴力充当打手的流氓黑势力3者之间,经常相互勾结、相互利用、抱成一团,垄断地方利益,残害良民。目前的中国大陆地方上已经黑社会横行了。
大陆警方,执行法律方面,尤其是对待异议人士和维权群体,总体已经毫无法度、混乱无章了。
南京,山环水绕,遍地绿荫,风景似画,古来如是。很多外来游客,叹服其山水之胜,更叹服其古城墙的坚固。
专制王朝末世有个共性,那就是灾异极多,蝗灾、旱灾、水灾、火灾、震灾等等,往往频繁发生。
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维权勇士赵昕一直遭到各种形式的官方侵权,传唤、一定时期驱除出北京、堵在园子里、堵在住所里不让出门等等,频繁发生,但是他并没有因为如此政治迫害而放弃追求人权民权,他继续努力,撰写文章,呼吁政治改革,抗议官府暴行,和朋友们一起创办了仁之泉工作室,以维护人权民权为目标,在北京集体向官府示威,要求处罚殴打胡佳的警察,太石村维权事件中,他们热切关注...
且不说那些买凶杀人经常发生在官场,几年前发生的平顶山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长河,雇人杀害了举报人吕净一的妻子;以及山东水产局局长张昌文,雇人杀死山东省农村经济开发中心总经理王家斌的案子,只是中国社会官场恐怖主义流行的冰山一角。
台湾立委、文人李敖访大陆,登上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讲台。引来评论如潮。大纪元特约记者夏语冰采访中国大陆独立作家杨天水,杨天水称李敖是“文化界的刘姥姥”。
几年前民运巾帼菁英盛雪女士,就系统研究了中共的国家恐怖主义。2004.09.28 伊川先生说:“什么是‘国家恐怖主义’?以国家机器的名义参与非法的暴力恐怖活动,就是“国家恐怖主义’。” 所谓非法,就违反一个国家现有的宪法为依据。他的意思是说中国很多国家机构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动用暴力,侵犯明文规定的各种公民权利──比如宗教自由、言论自由、集会自由、结...
张林先生自九月二日开始了为期一百天的绝食,这是一种多么英武顽强的抗争!张林曾经说过:“监狱是我最后的战壕。”现在他又一次被迫处于这样的战壕,进行令人敬佩的非暴力抗争。
共有约 171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