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花魔芋(又名泰坦魔芋)由于开放时发出的恶臭,通常被称作尸花。图为华盛顿特区美国植物园学院的尸花在2016年8月3日盛开。(Alex Wong/Getty Images)
巨花魔芋(又名泰坦魔芋)由于开放时发出的腐臭,通常被称作尸花。这种罕见的花朵可达3米高,每六年开花一次,有时花期隔得更长。而美国各地植物园里的尸花最近却同时开放,包括印第安纳州布卢明顿、佛罗里达州萨拉索塔、华盛顿特区、圣路易斯和纽约等地。《华尔街日报》就这一不寻常现象进行了报导,让不少人谓之“不祥征兆”。
研究发现,无大脑的植物竟然懂得风险评估。(Maria Keays/flickr)
植物学家们早已经认识到,植物不但具有高层次的智力和感知力,而且还有超感功能;近期,又有一项新研究表明植物比一般人想的更聪明。来自英国和以色列高校的研究人员发现,豌豆不仅是懂得冒风险,甚至还会为自己的生长下赌注。据悉,这是科学实验第一次显示没有神经系统的有机体可以产生一种特定的适应性反应——冒风险。
科学家近日发现,植物有感知周围环境缺氧的能力,并会在此时启动细胞内的助氧基因。(摄影:ORLANDO SIERRA/AFP/Getty Images)
科学家最近进行的实验发现,当植物接收过多水分或泡在水中,生长环境处于缺氧的状态下时,体内的一种名为RAP2.12的特殊蛋白质,会扮演起转换因子的重要角色。即缺氧的植物细胞膜,会开始释放出RAP2.12,再累积于细胞核中,此时就像是启动了抗洪机制一样。
第191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
“谨向大自然和她的众多造化致以无上的感谢,这些生命的形式曾经在我的实验室里短暂驻留,并为我的好奇心展示了她们深藏的能力。”早于60年代,无意间用测谎仪发现牛舌兰有感知、有感情、甚至有超感功能,激动得想上大马路上公告此一惊人发现的美国测谎仪专家巴克斯特,此后从鸡蛋、优格(酸奶)、细菌、人体细胞等实验中,验证了生物的本能感应,也推开了生命深层次内在联系的研究之窗。
(大纪元记者张琼方新竹报导)“木头可当柴烧,可作成家俱,草可以喂牛;天生我材必有用,不要因为有病,就放弃自己。”
练书法可以聚精会神、屏气调息,对人的健康非常有益。(摄影:马有志 / 大纪元)
(shown)水结晶实验或许能够帮助中国人找回我们失去的神传文化的根,找回我们失去的与浩瀚宇宙相关联的血脉,找回我们作为人的真正意义与使命!
为了更有效刺激科学机构对以上所述之研究计划产生足够的兴趣,我相信让一些人亲自观察并经历“生物通讯”的发生过程是很重要的,而且越多人越好。这应该对于思想仍然开放,能接受不寻常观念的年轻人尤具吸引力。
“生物通讯”与全人健康之间,似乎可能同时存在着正面和负面的影响。
我并不想深入讨论比较宗教(comparative religion),但想谈谈自己早期接触组织性宗教的亲身经验。我父亲在小镇上的长老会主日学校担任多年的管理员,而我在主日学校的第一年就因为全勤纪录而得到一枚宝石别针,并在接下来的十年间年年获得一枚。
在逐一列举未来可能的“生物通讯”研究想法之前,我想先为读者回顾我的研究到目前为止所带来的诸多想法。其中之一是对实验者意念的考量。一个实验者的正面或负面预期,是不是真的会对实验结果产生影响呢?初步观察的结果,答案是肯定的。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之一就是将实验程序完全自动化,试图将实验者的意识从实验环境中排除。第三章关于植物对丰年虾死亡的反应实验对这样的程序设计有详细描述。
7I-口腔白血球在捐赠者观看战争场景时产生反应。(图片来源:博大出版社)
二零零二年一月三十日,稍早提过的保罗‧冯‧华德说动米拉‧克劳馥博士(Myra Crawford, Ph.D.)造访巴克斯特研究基金会实验室。克劳馥博士是阿拉巴马─伯明罕大学(UAB)家庭与社区医学系(Department of Family and Community Medicine)的研究部主任,前来圣地牙哥的目的是为了另一项计划。访问实验室期间,她自告奋勇让我们从她的口腔中收集白血球。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七日,之前提过的科学暨哲学大学(USP)在洛杉矶主办一场不对外开放的活动──“统一科学大会──空间的本质与意识的关联”(The Unified Science Conference–The Nature of Space and its Relationship to Consciousness)。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我有幸受邀在加州生物反馈协会(Biofeedback Society of California)于圣地牙哥举办的午餐会上演讲。我一直对生物反馈很有兴趣,并从多次实验中感觉到,人类具有一种不需经过传统化学传递系统和自主神经系统的通讯能力。
近来,量子物理的出现为“生物通讯”与可重复性间的不相容带来一线曙光。我的编辑透过电子邮件向《隐藏的象限》(The Hidden Domain)(注17)作者诺门‧伏立德门(Norman Friedman)请益,他在回信中作了以下解释:
人类功能增进中心(The Center for the Improvement of Human Functioning)位于堪萨斯州威其塔市(Wichita, Kansas),由休‧瑞尔丹医学博士(Hugh D. Riordan, M.D.)主持。十五年来,瑞尔丹博士策画了多场会议,并提供全人健康方面的课程。二零零零年九月,我受邀出席一场以人类功能为题的特别会议。由于我是以往会议的教学团队之一,会中我与其他人一同因开拓性的贡献受到表扬。
过去三年来,能让美国水矿资源卜杖协会(American Society o f Dowsers)的前任总裁华特‧伍兹(Walt Woods)于每年三月登门拜访真是我莫大的荣幸。这个机构的缘起可回溯至一九六一年。陪同华特‧伍兹前来的包括圣地牙哥分会的艾涅丝‧林西(Inez Lindsey)与亚利桑那州土桑市(Tucson, Arizona)分会的玛蒂‧基斯勒(Mardi Gieseler)。协会规章将“卜杖”定义为“用感官寻找潜藏物质(水、贵金属……等等)的古老艺术──许多人拥有这项能力,却未察觉。”我的“原始感知”研究似乎与这个范畴有很大交集。华特‧伍兹与我非常渴望设计一些实验来证实双方专长领域间共通的概念。
一九九七年七月号的《太阳杂志》(Sun Magazine)刊登了一篇标题为〈植物回答了〉(The Plants Respond)的文章(注12),引发精彩的讨论。读者在九月到十二月号的投书中表达了非常广泛的意见。其中之一写道:
图8A──A.P.杜布洛夫参观圣地牙哥实验室时留影。(图片来源:博大出版社)
第四章中提到,我在一九七二年从极少数新闻资料中得知,苏联境内当时进行了植物“生物通讯”实验,但一直要到克里斯多夫‧博得将一篇V.N.普希金教授所写的一般性文章〈花朵记忆〉从俄文译为英文之后,我才知道他们已经公开发表我早期植物研究的成功重复实验。
一九九三年九月, 我得以再造访位于加州卵石溪市(Boulder City, California)的心数研究院(注6)。由于我有将不同生物接上电极并观察其“原始感知”的经验,他们邀请我间接参与一项关于人类神经细胞和细胞组成元素(例如:DNA─去氧核糖核酸)的研究。虽然我曾在电话上与他们谈过话,这是我第一次亲自拜访在这片美丽的加州红杉区里无私地奉献自我的研究团队。
一九八九下半年, 我以人体细胞进行的体外实验受到约翰‧费泽基金会(John E. Fetzer Foundation)的注意。基金会位于密西根州卡拉马祝市(Kalamazoo,Michigan),当时的宗旨为“肯定并支持‘整体健康’(holistic health)方面的创新研究,并征求那些以全人(身、心、灵)为重要治疗基础之计划”。他们希望我针对基金会的“尖端研究奖”(Pioneer Awards)提出申请,并以探讨情绪状态对于体外白血球所造成的影响为研究内容。
虽然许多人在著作中写过我的早期“生物通讯”研究,例如彼得‧汤普金斯和克里斯多夫‧博得合著之《植物的秘密生命》(注4),但我当时并未想要将着手写书这件事揽在自己身上。最早的打算是与另一位作家密切合作,这样一来,我将有机会提供一些推测性的素材。倘若我本人身兼作者,科学界必定会对这些素材大肆批评。
第四章详述了查尔斯‧葛兰杰博士对我的鼎力支持。十年之后,一九八七年三月,葛兰杰博士邀我出席密苏里青少年科学、工程与人文年度座谈会(Missouri Junior Science, Engineering and Humanities Symposium)。座谈会由美国陆军研究室(U. S. Army Research Office)和密苏里大学共同赞助,与会者为全密苏里州得奖的高中生。
我在第七章中提到,经由约翰‧亚历山大上校的引介,一个身份特别的团体于一九八六年造访我们的实验室──这些人是人类潜能提升研究委员会(The Committee on Techniques forthe Enhancement of Human Performance)的成员。该委员会是一个由国家研究委员会(The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在国家科学研究院(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指导之下成立的十四人小组,主事者大多为怀疑论者。
图7J──口腔白血球在捐赠者讲手机时产生反应
自一九八五年发表报告之后,我们继续进行白血球试验,不时为感兴趣的科学家示范人体细胞在体外实验中展现的“生物通讯”能力。接下来,我想说明两个从最近一项人类白血球观察实验中取得的图谱样例,目的是为了将有关人体细胞的实验都集中在本章中。图7 J与7 K中的细胞捐赠者是一位研究计划指导,她是我们计划中与阿拉巴马─伯明罕大学(University of Alabama-Birmingham)以及心数研究院(Institute of HeartMath)扩大研究合作案的关键人物。本合作案的细节将详述于第八章研究年表的后半段。
图7H──口腔白血球在捐赠者观看卧底女警那场戏时产生反应。(图片来源:博大出版社)
我们在这份报告中发表了十二个样例。本章前面已经提过史帝夫‧怀特与《花花公子》杂志的人体细胞实验过程。现在,我要再说明其中的两个样例,其特别之处是捐赠者与细胞间的距离。十二个样例中所用的白血球均由史帝夫‧怀特负责收集,而强‧史贝勒则义务协助其中几次实验的进行。
图7F──口腔白血球对捐赠者受到的视觉刺激产生反应。。(图片来源:博大出版社)
一九八○年六月三十日,我请史帝夫‧怀特用“克林海默法”从他自己的口腔中收集白血球。史帝夫当时已经是实验室固定的兼职员工。我们不知怎的讨论起《花花公子》(Playboy)杂志上的一篇文章;这是一篇对威廉‧沙克利(William Shockley)的访问,他当时是一位颇受争议的科学家。我对史帝夫说,我的学校合伙人鲍伯‧韩森应该在他的办公室抽屉里放了一本当期的《花花公子》杂志,并自愿下楼去拿。当我找到那本杂志,将它带回楼上实验室时,史帝夫已经完成了白血球的收集程序,并将它们接上电极。
图7D── 用来收集口腔白血球的离心机。(图片来源:博大出版社)
一九七七年七月,住在德州休士顿市郊的查尔斯与尔玛‧胡克斯(Charles and Irma Hooks)夫妇邀请一些科学家到他们的住所为一些宾客作演说。查尔斯与尔玛曾与超心理学家比尔‧若耳(Bill Roll)一同拜访我在圣地牙哥的实验室,因此他们邀请了我参加这个聚会。
    共有约 7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