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尋根 建構台灣美術百年史

【水彩行家】意象.節奏——李焜培個展

<意象.節奏-李焜培水彩藝術>展
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
  人氣: 71
【字號】    
   標籤: tags: ,

創價學會所主辦的展覽,其策展的方向與目標,著重於探索和研究台灣本土藝術家在台灣美術史上的貢獻及成就,並將此訂名為「文化尋根 建構台灣美術百年史」。進一步跨出「立足台灣 宏觀華人地區」的襟懷,找尋本是同文同種傑出的華人藝術家。因此每次邀請畫家,均是對台灣或華人地區在美術上,有相當的貢獻及成就的人,此次推出的展覽-李焜培先生即是本會的榮譽資深會員。


澎湖望安布袋港 1987


    李老師早期師事靳微天,馬白水,習有英式的透明水彩技法,很年輕就有現代思想,其結構感如李石樵般分割畫面,脫離寫實、寫生模式,讓感性和理性貫穿期間,又如梵谷般,看似沒有鐵律,卻有難以透視的規律,創作的思緒,似乎是一縷漂浮的游絲,天馬行空,跳躍思考。隨時有新的花樣,由淺而深下來,是許多人達不到那種天賦與童心和特殊人格的混合所表現出的創作境界。畫作雖鬆,富情趣,感性裡兼具理性,有塞尚水彩的味道,具結構感,不只是匠俗的渲染,而富有大膽創意,童心未泯,將好玩、有趣的心情重現在創作上,是以誠實的態度去享受創作。這種創作模式,和計畫周詳、極度耗損精神的創作方式有很大的差別。李老師常常在言談中,殷殷期盼學生能發揚水彩畫,可見李老師對水彩畫的使命感是很深切的。


氹仔白屋(澳門) 1992


  李老師的作品,由硬而軟,看似很薄而不薄,很鬆卻不鬆,有理性卻看不出理性,有規則卻看不出規則,很大膽卻看不出大膽,有股溫柔的魄力,水份揮灑淋漓,色彩的發揮尤其伶俐,而線條和形色、分離的表現方式更是特殊而高招,溫文、感性、隱藏的理性,是非凡人所能比擬的,而願意提攜後進的胸懷,更富藏了藝術大師的風範。


從美術系看綜合大樓印象 1994

 他認為:一位畫家,在不同階段的歲月中,嘗試走著自己想走的路,關心自身與身旁的人,作適度切磋和互動,畫家要瞭解週邊環境或異邦世界的進展。探研繪畫藝術,「專注」是起碼的條件,選擇、韌力、想像和活潑的理性是必要的,越過初階的收穫,繼之而求紮實的基礎,循序漸進,畫家的眼睛和腦海中充滿多樣態的期待,和嚴格的標準,或說要迎頭趕上、超越別人,其實最需要超越的是自己。


有風燈的靜物 1997


  身為畫家,有時不在意規律和推理,但常有豐富的情感,先是敏銳的視覺感受和鑑賞、判斷的能力,心靈的探索是來得遲緩許多;如此,畫家常處於現實與夢想的世界中,並尋求美的立足點和方法,去盡情創作。真實與虛幻的糾葛促成畫家在寫實、具象傾向或面對超現實、象徵、抽象……等樣式做出決定性的選擇,形成心靈上的爭辯和步伐的延遲。不過,這是連貫實驗的運用,會增加明辨的機會,那是一種對藝術的誠懇態度,也是一種階段性的曙光,嘗試、經驗會增加我們的睿智而趨於成熟,靠著這些歷練才能達成藝術大業。敬業的畫家不可能忽略瞭解自己的天賦、功力和格調,也就是客觀地分析自己,不斷去蕪存菁不斷檢討,才能凸顯純淨的自我,才能看出偉大的別人或可能偉大的自己。


城市–溫哥華 2001


    創價協會多年來以建構台灣百年美術的使命感,邀請李老師展出畢生傑作,值的大家觀賞這位傳成台灣水彩最具影響力的傑出貢獻者的棕生成就。

(圖文由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面對澄澈如鏡的溪水,讓人不知不覺地放下雜念、沉澱心靈。水彩畫本身以水為介,水的謙卑、包容、化解、柔韌、滲透、浸蝕、變化多端…等特性,使創作媒材與描繪對象的特性合而為一。 藝術創作也如明鏡般澄澈的溪水,作者的思想、情感、意念、人格…都會自然地在作品中映出最真實的樣貌。」 -《吳冠德寫於此展創作自述》
  • 杉林溪森林遊樂區的自然教育中心在2011年六月五日正式落成開幕,基於長期的合作夥伴關係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特別邀集會內許多著名水彩畫家共同以台灣地區大自然中常見的鳥類為主題展出作品30件,其中包含以杉林溪地區所見的鳥類為代表;這些作品多是協會在這一年多來,以春夏秋冬不同的季節裡參訪杉林溪的園區中所見到的鳥類,再加上以台灣常見的鳥類為題材所創作的作品,這個展出在杉林溪紅樓二樓展場共展出兩個月,這裡由參展畫家的作品中各精選一幅與同好分享。
  • 以春夏秋冬不同季節參訪杉林溪園區所見到的鳥類,加上台灣常見的鳥類為題材所創作的作品...
  • 這次的「水彩門診」單元比較特別,因為生病的是我自己,我為自己看病,拿自己開刀。以下的四幅畫,雖然已畫完一段時日,但看來看去總覺得有些不妥,我大約知道它那裡犯了錯,但為求慎重,一直不敢貿然更改。 但,醜媳婦總得見公婆,最後,我終於鼓起了勇氣,為自己動了整型手術。
  • 誠如鄧國強老師說的:「他把不美的立體派變美了,題材多元的表現出靜物、人物、風景,讓觀賞者在體驗立體主義的面貌的同時也欣賞了印象主義對自然光影解讀的精神,這些他都做到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