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行合一」此心明

不一樣的王陽明(三)

作者﹕劉翰青
  人氣: 1314
【字號】    
   標籤: tags: ,

洞房花燭

轉眼到了弘治朝,十七歲的王守仁到南方成親去了,未來的岳父大人叫諸介庵,是江西一個廳局級幹部(布政司參議),也是他狀元老爹的至交好友。

「久旱逢甘雨,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一般人眼裡的人生四喜,對王守仁似乎都沒啥吸引力,新婚之夜王守仁沒去陪新娘子,老哥兒一個跑到外邊思考人生去了。自從十三歲那年生母去世,王守仁對人生價值的思考更深刻了,生與死之間原來不過是一步之遙,既然如此,世間的功名利祿似乎沒甚麼可追求的了,那麼,人生到底是為啥呢?邊走邊想,猛一抬頭,只見一塊匾,刻著三字兒--「鐵柱宮」,喲,道觀,進去瞅瞅吧。裡面一個道士正在打坐,兩人一嘮嗑,這道士原來懂長生之道,是個高人啊,王守仁當即虛心求教,相談甚歡,既然有明師指點,豈能不立刻實踐,於是,他與道士相對靜坐,直到東方既白,臨走時,道士還對他說,二十年後我們海上見。從此以後,王守仁對修佛修道的法門也開始感興趣了。

借用說書先生的常用手法--「花開兩朵,各表一支」,他媳婦家裏可亂了套了,新姑爺還沒洞房就失蹤了,不會被綁架到山西挖窯去了吧,大伙正亂著,新郎自己蹓躂回來了,還在琢磨他的心得呢。

老丈人這份急--我的姑爺,你跑哪去了,全家找你都找瘋了。

找我?幹啥?哎呀,昨天我結婚哪,和鐵柱宮的道士聊了一宿,給忘了,娘子啊,都是我的錯,我可不是故意的。

大概因為新婚之夜鬧出的烏龍,陽明先生一生對夫人十分疼愛,甚至後世有不明就裏的人以為他有俄國名--「怕妻懦夫」。

老丈人一想,可別隔三岔五的再演這出兒,到我的辦公室上班去吧,我看著你。於是,王守仁每天準時報到,幫著處理公文。金子到哪都是金子,別人半天才能幹完的活,他一個小時就解決了,剩餘的時間,他就在老丈人的辦公室裡練字,不過陽明先生這字沒白練–「吾始學書,對模古帖,止得字形。後舉筆不輕落紙,凝思靜慮,擬形於心,久之始通其法。」並從中悟到:「隨時隨事只在心上學,此心精明,字好亦在其中矣。」
格竹致知

過了段日子,王守仁要帶著夫人回余姚,路過上饒時,他專程去拜會了名儒婁諒(字一齋)。這位婁伯伯也不是凡品,老爺子少年時的志向也是做聖賢,他不屑於應試教育的「舉子學」,而是遍訪名師,尋求能提高修為的「身心學」,後來果然有些成就。

明英宗天順七年(1463年),婁一齋去北京參加會試,走到杭州,突然向後轉了。大伙問他咋不去考試了,他說:「去了要倒霉。(「此行非為不第,且有危禍」)」果然,那年會試的考場起火了,裡邊的舉子死的死,傷的傷,黃宗羲說這是他「靜久而明」有了神術。

和婁伯伯一番長談讓王守仁收益良多,尤其婁老的一句「聖賢必可學而至」,正點在王守仁的心坎上,這位大儒和我英雄所見略同啊,看來讀書作聖賢這條路走的通。

然而,既然朱元璋把朱熹「品」的《四書》作為明帝國教育部頒布的考試大綱,那麼「海內之士」只好「非程朱之書不讀,非程朱之學不講」,在這種「此亦一述朱,彼亦一述朱」(《明儒學案》)的學術環境下,王守仁要讀書做聖賢自然繞不開朱熹學派了。

朱熹說一草一木皆含至理,這話本身倒也沒錯,但是,當朱熹學派的學者們誘導大家--「今日格一件,明日又格一件」--向身外求理的時候,問題就大了。

中華文化歷來講向內求,道家的「夫惟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儒家的「故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都是這種主旨的體現,老子、孔子被後世很多人視為哲學家,可是,與西方絕大多數的哲學家不同,我們的先聖先賢講出的「道」理沒有推導的過程,而是「悟」出來的,然而,這一「悟道」,讓後世學者莫不心悅誠服,歐洲文化重推理,哲學如此,其哲學思想指導下的西方科學自然也是如此,這正是中國文化與歐洲文化的最大差別。

朱熹學派的「格物」路子已經偏離了中華文化向內求的原則,這就像射擊,槍口處只要偏一點,到遠處,就不知要偏離幾十、幾百米了。現當代很多國人有個誤區,總以為中華文化不如歐洲文化,所以導致近代中國落後於歐美。其實不然,幾千年來,中國始終是世人仰慕的天朝大國,用孫中山先生的話說:「我們知道中國幾千年來是世界上頭一等的強國,我們的文明、進步比各國都是領先的。當中國頂強盛時代,正所謂千邦進貢、萬國來朝。那個時候,這個文明,在世界上就是第一的,中國是世界上頭一等的強國。到了現在怎麼樣呢?現在這個時代,我們中國就是世界上頂弱、頂貧的國家。」然而,自明朝中葉,歐洲興起,中國國勢由盛而衰,船堅炮利只是表面現象,更深層的原因,恰恰是因為我們悖離了中華文化的主旨,與「道」漸行漸遠,這不能不說是我們民族的遺憾。

書歸正傳,既然「教科書」上說要這麼「格物」,那就「格」一下吧,可是「格」甚麼呢?爺爺在後院種了不少竹子,就它了,王天敘的竹子就這樣載入史冊了。一個人搞「科學研究」太枯燥,王守仁找了個姓錢的同學來作伴,於是兩個大小伙子每天對著竹子默默無言,眼珠也不敢錯一下,到了第三天,那個小錢體力不支,撐不住了,王守仁還不太厚道的笑話了錢同學一下,他本著把科研進行到底的精神,繼續對著竹子送秋波,可是,到了第七天,王才子自己也病倒了,心裏嘀咕,原來不是小錢太面,這種「科研」就不是人能幹的。格竹不成反被竹子給「格」了,王守仁只好感歎,大概不是甚麼人都能成聖賢吧(「自委聖賢有分」)。於 是,遭受打擊的王守仁掉頭「隨世就辭章之學」--準備科考。(未完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當時,金人聞之喪膽,出「千金」重價購買,讀後為之變色,驚嘆說:「南宋有人!」這個使金人聞之喪膽的年輕的編修官,就是南宋時代的愛國名臣胡銓。
  • 王守仁的爺爺--王天敘老爺子堅持認為,自己這個孫子將來必成大器,之後的歷史似乎也是要向後人宣示,王老爺子的那份淡泊,比起他狀元兒子那份對讀書登第的熱衷,要高明的多。
  • 如同一夜暴富的土財主不能稱為貴族一樣,「彬彬三代」方可稱為世家,王陽明恰恰出生在這樣一個「精神貴族」的家庭。
  • 古的時候,大禹繼承了舜的王位,成了天下的君主。但他從不貪求奢華的生活。他用不加彫琢的木頭,作房屋的架子;用樸實無華的房屋,作宮殿。他吃的是粗糙的米飯,喝的是野菜清湯。他用粗麻布織成衣服,用鹿皮來抵禦寒冷。
  • 老子自幼聰慧,靜思好學,常纏著家將要聽國家興衰、祭祀占卜、觀星測像之事。尹氏請一精通禮樂的商容老先生教授。商容通天文地理,博古今禮儀。
  • 老子偕尹喜前往西域各國弘道,雲遊天下,傳講道家學說以經國濟世,教化世人。他西出函谷關溯渭河西行進入秦地,出大散關,翻過隴山進入夷狄地區,以後又回到隴西邑的臨洮。
  • 像許穆夫人這樣傑出的愛國女詩人,二千六百多年前,就出現在中華大地,說明中華人民的愛國思想,有著悠久的歷史。
  • 華夏文明是半神文化,歷史上傳說中的三皇五帝就是這樣,他們秉承上天的旨意,以德教化百姓,完成他們的使命,為百姓所擁戴,並被當作賢君聖主的楷模歷代傳頌。
  • 鄭和是世界大航海時代的先驅,鄭和下西洋是當代航海事業的頂峰,後世幾百年中,幾無人能及....
  • 明知天意不可違的項羽,也仍要堅持奮戰到最後一口氣。他帶領剩餘士兵回頭反擊漢軍,光是他一人就獨自對抗一百多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