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燈叢話》(11)救鯉獲報 


編譯:微微粒子

粉紅玫瑰。(Pixabay)

  人氣: 593
【字號】    
   標籤: tags: , ,

序言 


秋燈叢話》作者是清代的王椷先生,字凝齋。先生因為孝廉之故出任三楚,為官清廉有惠政,民稱之為賢父母。先生在閒暇之時,奮筆不輟。凡目之所見, 耳之所聞,有所裨益則編之於卷,積久成書。旨在勸善去惡,所記者皆實有其事,確有其人。甚得紀曉嵐等當世名士賞識。

王椷所著《秋燈叢話》共十八卷,當代的軼聞遺事多所攝錄。現編譯其中部分故事,以饗讀者。

四十一、財物幻化 


濟南的農民許某,偶然挖掘後院的空地,得到兩個瓷缸。打開一看,裡面貯存的水像漿一樣。許某懷疑是財物幻化,盛了一杓到碗裡,放在灶台前。有鄰居女孩來借火,看見驚訝地說:「這裡不是放銀子的地方,如果遇到別人,一定給拿走了。」許某的妻子聽到女孩話,看碗裡的水果然變成了銀子。她心想此女必有後福,和丈夫商量,娶為兒媳婦。

鄰居家嫌許家貧,所以要了厚禮。許家就拿碗裡的東西為定金。第二年娶媳婦回家,三天以後,準備了酒肉,讓兒媳婦打開看,依然是水。許某多次想扔掉,但是一直捨不得,每十天就看一次,依然如故。後來許某去世了,貧窮的無法下葬,再試著打開看,已經都是白銀了。

四十二、救鯉獲報 


江南的生員某,夜裡夢見一位武夫,身穿甲冑,長跪請求說:「第二天早上有難,在公的某位朋友家,希望垂憐去營救。」生驚醒了,急忙起來造訪好友家。他看見一個女僕挎著竹籃進來,問是甚麼,奴僕說:「買來的魚做早飯。」上前一看是活鯉魚。鯉魚嘴邊的鰭張動,像是說話不停的樣子,目光爍爍,像是乞憐。生向好友說明了原因,把鯉魚放到江中。

第二年,生渡長江,忽然遇到狂風,把船吹到山下。石頭傷了船底,瞬間就要沉沒。眾人號呼不知所措,都認為一定活不了了。一會兒船隨風破浪而前,好像有東西馱著船走。水雖然滿船,但走得更加快了。最後到了岸上,回頭望去,一條巨鯉魚擺尾而逝。

四十三、王太史降生不偶 


金壇的太史王肯堂,其母親太夫人出嫁一年多,就獨自住在別的院子裡,持齋供佛。不是遇到節令,很少見到她的面。重陽的中午,太史的父親王封翁載著酒去了太夫人那裏。傍晚王封翁要回來,卻趕上雷雨暴至,半夜還沒有停止,於是就在這裡就寢。太夫人有孕了,卻厭惡其不乾淨,以兩個藥丸墮胎。夢見金甲神對她說:「此子將來是良相,妄行墮胎,必遭天譴。」太夫人害怕而中止了。

等到太史出生的時候,左右手各拿著一個藥丸。後來王太史中了萬曆己丑年的進士,選上了庶吉士。王太史被授予檢討官職,都是至高顯而重要的政務。他雖然沒有躋身台輔,但精心研討《靈素》,著有《證治準繩》若干卷。《津梁後語》中說:「良醫與良相功德相同。」神說的意思,難道是這樣的。

四十四、索冤污卷 


浙西有士人某,家裏貧困。他在其他的省裡教書,每月必將教書得來的穀米寄給他的妻子,以供做粥。一次,正趕上大雨下了十天。過期米還沒有寄到,妻子沒有吃的病倒了。

某天早上有叩門聲,妻子一聽是丈夫,非常高興,來不及整理衣服,袒著胸倒穿著鞋就出去了。士人某一看,呵斥說:「無恥的婦人這樣的態度,如果遇到輕薄之人,能避免中媾之羞嗎?」妻子憤然說:「我飢餓而且有病,聽到你來,急忙起身相迎,為甚麼說我不對啊?」士人某生氣的打了妻子嘴巴。妻子不服,某更加生氣,胡亂擊打。妻子輾轉呼號,蓬頭赤腳,手握一隻鞋而死。

後來某考試,見到妻子掀簾而入。她蓬頭赤腳像原來一樣,鞋還在手裡,數落某說:「你殘刻無良,我已經訴訟冥司了,還指望終場嗎?」某稽首哀求,妻子拿出鞋給他說:「我奉命而來,難以空著回去。你可寫上『我來矣』三個字在上面,我好得以覆命,然後就走。」某欣然提筆寫上了,妻子倏忽不見。仔細一看,是寫在了他的卷紙上。@#

責任編輯: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秋燈叢話》作者是清代的王椷先生,字凝齋。先生因為孝廉之故出任三楚,為官清廉有惠政,民稱之為賢父母。先生在閒暇之時,奮筆不輟。凡目之所見, 耳之所聞,有所裨益則編之於卷,積久成書。旨在勸善去惡,所記者皆實有其事,確有其人。甚得紀曉嵐等當世名士賞識。
  • 夜裡某公夢到神責備他說:「你祖上積德很厚,他年你是狀元宰相。為何不自愛,而有負心的行為?你已經降職三級了。」
  • 豬爪長在手上,難道就是半個沒有脫去的袖子嗎?
  • 正在驚愕間,裡面傳出夫人生兒子了。縣令心知是冤報,無可奈何。
  • 忽然看見一位老者趴在地上,白鬚冉冉,宛然就是船裡病死的商人。船家大驚,剩下棍杖就走。
  • 晚上又夢到神對他說:「你有功,當賞。考慮到你命薄,而且喜歡下棋,教你用馬的方法。」
  • 王翁索看名單,看見自己的名字在首列,很害怕,因而對他們說:「外面很寒冷,願備薄酒以盡微情。」
  • 一天晚上,又夢到父親說:「已經補償完了,我要走了。」早晨起來一看,鵪鶉已經死了。
  • 陡然間有白光衝出,像展開的白綢子,寒光襲人,光芒射目。白光圍著主人身邊,主人鬥擊了很久,狂呼而倒,白光仍舊縮入。
  • 美味佳餚羅列,勸酒慇勤,老叟從容的說:「我的子孫常被你族人所苦,希望能夠憐憫,實在是感激高輝。」林族多有打獵的,心裏明白了有所奇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