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字之六(中)

神傳漢字看人生運道(十四)率直的修道人

作者:陳彥玲

倉頡像。(素惠/大紀元)

  人氣: 415
【字號】    
   標籤: tags: , ,

上篇說到名天下的竹林七賢,在魏、晉交替期間的這七位文人,初因文采氣習而結交並以竹林七賢名世,但是在野心勃勃的司馬氏窺伺之下,政局暗湧,世道難清,隨著時間的推移,嵇康、阮籍、山濤,向秀、劉伶、王戎、阮咸等七人也就演繹出不同的人間品行。

嵇康有首《五言贈秀才詩》,可以看得出他在修道的路上頗有收穫。詩中描述著世間變化無常與世道多難,文人若只為仕途,那要面對的不只是世態冷暖,可能連身家性命都難保,「鳥盡良弓藏。謀極身必危。吉凶雖在己。世路多嶮巇」。還不如「逍遙遊太清。攜手長相隨」。他剛直不曲猶如煉丹爐的不妥協、不熔化,雖招忌於小人而致殺身之禍,卻也讓3,000太學生在他已經被司馬朝廷定了死罪時還願意上書願拜他為師,求情朝廷免他的死罪,雖然沒能成功,卻演繹了修道之人如何面對生死大關的風範。

阮籍、劉伶、阮咸主張老莊之學,行事風格為「越名教而任自然」。山濤、王戎好老莊並雜儒術,向秀主張名教與自然合一。 他們在作品與生活上跟司馬朝廷成為強烈的對比。

竹林七賢,狩野探信繪。(公有領域)

阮籍的剛直與嵇康不相上下,他的青白眼素來有名。何為「青白眼」?就說一個人以何種眼色待人。據聞阮籍的母親死了,他悲慟至極而消瘦甚多。親友紛至家中祭弔。只見阮籍踞坐靈堂裡,不接待來客也不搭理,只管自己喝酒。裴楷見阮籍酒醉箕踞而坐,且並無哭泣,就逕自行了禮,哭祭一番,便離去。旁人怪之,問裴楷說:「論禮制,弔喪時,主人哭,客人才行禮。他自己都不哭,你哭個什麼勁?」裴楷回應了這樣的想法:「阮嗣宗乃方外之士,不拘俗禮。然吾則為世俗中人,自然還是依禮制而行。」後來,嵇康的哥哥——嵇喜也來祭弔。阮籍十分不耐他的繁文縟節樣樣講究,就對他翻了白眼。直到嵇康來祭,也帶了酒和古琴,讓他引為知已,就對嵇康青眼相待了。

今日看來,這阮籍也好,嵇康也罷,都是率直的修道人,或許少了些善,可能也苦於修道之路頗多考驗,不容易過關,看看他的詠懷詩即可略見一二:「林中有奇鳥,自言是鳳皇。清朝飲醴泉,日夕棲山岡。高鳴徹九州,延頸望八荒。適逢商風起,羽翼自摧藏。一去崑崙西,何時復迴翔?但恨處非位,愴悢使心傷。」心傷自顧不暇,在亂世中能潔身自愛也難能可貴了。@#

點閱【神傳漢字看人生運道】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北京一對姊弟黃莉和黃強在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前後的生死故事,一個中共模範黨員家庭所教育出來的優秀青年,忠黨愛國的成長歲月所建立起來牢不可破的思想,卻因六四而動搖甚至是破滅了。黃強親身經歷中共如何利用他們這些年輕警察假扮學生模樣,放火燒鬧北京城。
  • 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的時候,筆者正在美國求學,六四過後不久在朋友的家中看到當時全美著名的電視訪談節目,正在訪問一位到美的中共高級官員。節目現場播放了天安門前坦克車正在對學生壓進的畫面,當節目主持人問到如何解釋中共所述沒有一個人傷亡的新聞跟如此令人不寒而慄的鏡頭時,印象中那位中共官員表示這樣的錄影帶是假造的,此舉激怒了節目主持人,因為中共官員糟蹋了媒體「說真話」的天職。
  • 筆者認識一位很有名氣的中醫,他說自己從四五歲開始就會拿著縫衣服的針對著洋娃娃扎針,後來除了學習西方醫學也跟隨父親學習中醫,醫治過許多病人的他,直到近六十歲還未得到父親的真傳,他說:九十多歲的父親還在考驗我的德行。他能看見車禍現場亡者在另外空間的身體,也能精準的感知病人的患處,他表示人身體的光會反應出健康狀態......
  • 至此,我真切地明白了,他們想用最良知的味道,讓下一代承傳著數千年來不能改變的道德文化。因為,一方水土養育著一方人的口味與體質,真材實料的熱乾麵,要養出腳踏實地的炎黃子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