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彥玲
《忠經》第四章談的是「百工」的忠。這讓筆者想起了幾位朋友,他們在自己的專業領域裡面堅守著初心與利他的善良。他們的精神在利益薰心的惡濁世界中就像是一座放射著光芒的...
近代物理學發現人的精神能量的確是一種物質,當肉體消失時,精神能量的粒子仍然存在於天地之間,這樣的發現恰能破除許多人認為好人常常沒好報,忠臣往往沒好下場的誤區。
《忠經》第二章講的是〈聖君〉。歷史上的君主要偏離了聖王之道,則百姓荼炭、佞臣當道,最後戰亂四起,朝代也就趨於毀滅。那麼該如何做一個聖君呢?聖君對於子嗣的教育又是如何的用心良苦?
「八德之首是為忠,東漢馬融體精中,傳世文字表心衷,十八篇章寫成忠。」中國人的「忠」從敬天而來,穿入各種人倫與生活中。東漢馬融所著的《忠經》共十八章,從開篇的〈天地神明〉章到最後的〈盡忠〉章,共兩千餘字,提綱挈領的將「忠」在君臣天地之間的內涵言簡意賅的說個清楚。
台灣在一九六零年代,中華民國政府為了維護傳統中華文化,與中國共產黨之文化大革命運動分庭抗禮,發起了「中華文化復興運動」。其宗旨為以倫理道德為淑世之本。其最具體的行為表徵,就是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學校各年的班級皆以八德為名,深入學子的思想,各地的區與街道以這八德命名的處處可見。
最後丁母開了口:「久聞賢姪名望,就欲聯姻,未得其便;不意賢姪今日降臨寒舍,實乃彩絲繫足,美滿良緣。又知賢姪並無親眷,又請誰來相看,必要推諉;故此將小女激誘出來比劍,彼此一會。」話說得明白,展昭也認是姻緣,便拜了丁母,又與兆蘭兆蕙互拜,將巨闕湛盧二劍作為定禮彼此換了。俗話說緣訂三生,成就此生眷屬實在不易,俠義配賢淑終成佳話。
展昭看著漁郎答應了周老兒重新開張一家茶樓,以打消周老兒被女婿鄭新與其續弦的王姓婦人霸佔一輩子辛苦經營的產業,還從周家茶樓的招牌被改了後,告官不成想跳湖自盡的念頭。展昭早下定決心,若這少年漁郎籌不到錢,他會以自己的能力來幫助周老。這種不求回報的俠義精神正是現代人心嚮往之的純樸古風。
漁郎勸周老說:「莫若活著合他賭氣。再開個周家茶樓氣氣他,豈不好麼?」漁郎還笑著要幫周老張羅這開張的三四百兩銀子。展昭在旁邊看得讚歎道:「看這漁郎好大口氣。竟能如此仗義疏財,真正難得。」他也就趕忙著上前去,對老丈說道:「周老丈,你不要狐疑。如今漁哥既說此話,決不食言。你若不信,在下情願作保,如何?」
所以,當人能知道這樣生命的真相時,眼前的佔便宜或一時之利,就極有可能不再左右人的選擇,取而代之的是純然的良知道德,那麼天下為公的體現也就指日可待了。《七俠五義》中的故事寫的雖是許多升斗小民的故事,但卻展現出「人間私語、天聞若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的傳統文化的高明智慧。這回我們就來看看周家老兒的故事。
上回(3月2日)我們提及了唐太宗教誨太子的《帝範》,是成就「貞觀之治」的經緯理論。從〈序文〉太宗就提及了為君的最終目地:「撫育黎元,鈞陶庶類。」就是遵循著上天生成萬物的德行,君臣分工,撫育教養百姓,用人唯賢且絲毫不敢鬆懈,才能完成天命的囑咐。這雖與現代的政治家的理想不相違背,然近代的政治人物有多少是依著天意,仰天之德而為之?或者是利益與名聲的驅動?這可能是關...
范仲禹不知自己已是新科狀元,只從老樵夫的口中知道妻子遭到橫惡侯爺葛登雲劫擄。著急上火的趕到侯府要人,卻落得亂棒打死,讓侯府送到荒野丟棄,沒想到遇上了尋找新科狀元的一群報錄人,陰錯陽差的搶了這口裝著狀元郎的木箱子。這些貪小便宜的報錄人一掀了箱蓋竟然遇上死而復生的范生,嚇得一哄而散竄。
話說范生帶妻攜子的趕上了京城的科考,試畢後他感恩著妻子的嫻淑體諒,想著:「她母女分別數載之久,今離咫尺,不能使她母女相逢,豈不顯得我過於情薄麼?」於是備上劉老贈與的黑驢,尋了車輛,一家三口直奔妻子娘家居住的萬全山而來。
我們這次來看看一個書生的故事:住在湖廣武昌府江夏縣南安善村有個飽學之士,姓范名仲禹,娶妻白氏玉蓮,有個七歲的男孩名喚金哥,家道艱難,止於餬口。遇到了科考機會,還不知道旅費從何而來呢?
話說展昭除了奸邪之人季婁兒之後就往夜宿的「通真觀」去了,沒想到無意中聽到道觀裡的小道士跟一名年輕女子的對話,發現了驚人的陰謀。這道士名喚談月,而這年輕女子竟是楊婆口中丟失的小女兒!這小道士正跟玉香在計畫著,偷盜道觀觀主邢吉替龐太師作法將包拯加害的酬銀,以遠走高飛。
南俠展昭正趕往首相府途中,但凡遇見不平之事無不出手行俠義之舉,這種付出不考慮自己的得失、也不挑難易的心性,正是堂堂正正的英雄本色。如此亮敞的心智行為累積了無數的正義能量,自然能牽動相對應的緣份,就拿他在飯館裡遇見的這一樁事情來說吧。
當天包拯問完了楊、趙兩方後退堂到了書房,沒想到突然兩眼發直,身體亂晃,也不言語,包興悄悄問了老爺:「怎麼了?」只見包拯身子忽地一挺,說道:「好血腥氣呀!」便往後倒下,竟這樣連日的昏迷不醒。
但見娘娘將天露洗目,只覺「通澈心腑,香馥馥透入泥丸,登時兩額角微微出了點香汗,二目中稍覺轉動。閉目息神,不多時,忽然心花開朗,胸膈暢然。眼乃心之苗,不由的將二目一睜,哪知道雲翳早退,瞳子重生,鳳眼已然黑白分明,盈盈似秋水了。
原來李氏有一個寶物喚名「古今盆」,她唯恐自己虔誠不夠,求不來天露,可又擔心娘娘不肯置信,求得天露也不願洗目。所以,想了一想還是勉強上奏:「臣妾有一古今盆,上有陰陽二孔,取接天露,便能醫目重明。待今晚臣妾叩求天露便了。」
包拯不僅愛民如子也惜獸善待,因此他甚知此馬,「它有三不走:遇歹人不走,見冤魂不走,有刺客不走。」包拯心想此處難道有事故不成?他非常鎮定的叫家僕包興將馬帶住,並叫喚「地方」來見。這「地方」之稱倒有點像現在的鄰長,對當地人物地理十分熟悉。
「邪不勝正」乃自古至今的實在道理,只是過程中總會有考驗。若心性基礎不足,難保能順利通過各種試煉,而達到最後的成就。這樣的現象往往給人一種錯覺;認為好人多磨難,壞人總享福!有句俗話說:「看人不能看一時。」五千年神州大地上的千萬故事正是代代闡述著因果循環、報應不爽,對人的生命不只看一時的真諦道理。
這個看似簡單筆劃的「人」,是第八個孩子要認的字。台灣俗話說:「一樣米養百樣人」,這個簡單筆劃的「人」字可以包含著不同樣貌的人,實在令人讚歎漢字的奇妙。孩子上了學除了需要學習與不同樣貌的同學、師長相處之外,也需要在這樣的過程中,漸漸明白自己到底是誰?自己與他人的關係?自己與環境的關係等等,進而發展出明確的人生目標與完整的心智和能力。
上回說到留下道家修煉文化的老子李耳,本篇來說說開創唐代貞觀盛世的太宗李世民。唐朝盛世對現今社會仍有許多影響,例如:唐人街、唐裝、唐風、唐三藏取經和孩子入小學後必修的唐詩等等,擁有深遠豐富的文化內涵。筆者記得小學時讀過關於唐太宗的一個故事至今印象深刻,那就是太宗縱囚,如數返回的人間信義。
孩子上學後與人事物的接觸會比在家裡要複雜,這些重要的過程也提供孩子認識自己,建立人際互動的分寸與界線,以便成就孩子日後能融入社會的運作,甚至貢獻更大的影響力。「我是誰」看似簡單的問題,但是自古就是個大哉問,上篇建議家長們可以從自家的姓氏來源,及歷史上有正面影響力的人物,讓孩子帶著先祖的智慧展開新的人生階段。
一個人實不實在,是否能培養出令人景仰的能量,不光是在外的行為如何稱頭、義氣,還要看看在家甚至對下人的態度。展昭的能量從對母至孝與對僕敬重就已堅實無漏,直到母親過世他依然在家守制尊禮。體現的視一種對己心的管理工夫,這是傳統文化中很精要的智慧,因為凡是成功之人必先能管束己心,這當也是展昭能練就一身不凡武藝的重要因素。
筆者的先父是一名小學老師,在鄉下他以一手好書法聞名,小時候常見他為學校書寫標語和文書,他的一手好字也來自於他對自己的嚴格要求。他在我小學時就叮矚我:「讀書人出門帶筆就跟軍人的槍一樣,筆『在』人『在』。」也囑咐我:「不論以後妳會遇到什麼樣的老師教導妳,妳都要尊敬他們,因為他們『在』老師的位置上。」時間過去了數十年,而我仍緊記在心,不敢或忘。
韓瑞龍走到鄭屠舖前見燈火通明就喊著要買豬頭,但舖裡燈光卻忽然不見,等了半響也不見回應,剛一轉身走回幾步路,卻又聽見鄭屠門響,匆忙回去買了鄭屠用布包好的「豬頭」,提往家裡去了。不料不多時,有些累乏的韓生恰迎面遇上的巡更人。見他氣喘吁吁的兩手捧著帶血布包,便攔下查詢。沒想到布包之內並不是甚麼豬頭,卻是「一顆血淋淋髮髻蓬鬆女子人頭」。嚇得韓生魂飛魄散,也被押解到了...
上篇說「在」這個字的甲骨文,也是「才」的甲骨文。從其演變與應用的角度來看,在教孩子認字時,除了了解時間與空間定位上的用法之外,還可以作為讓他們成「才」的養分。那麼有哪些詞語,可以督促孩子往成才的方向努力呢?
《七俠五義》裡的這一回說的就是財色害人的故事,標題寫的是:「買豬首書生遭橫禍、扮化子勇士獲賊人。」這故事說的是韓文氏與兒子韓瑞龍相依為命,孤兒寡母的倚燈伴讀倒也平安無事。怎奈一箱無主的金銀將母子倆平淡的生活掀起了驚天的波浪。
話說自從包拯神奇的斷了烏盆冤案後,公正無私的名聲遠近馳名,卻「未免犯了上司之嫉」,加上判案時將烏盆案的兇手趙大刑斃,所以被上司給革職了。包公在離開原任的定遠縣府時,如何應對呢?書上這麼寫著:「百姓遮道哭送。包公勸勉了一番,方才乘馬。」
包青天的出生與成長,真是祥異與多難並存,磨的是真性情,練的是真善良。也唯有真正無私的善良才能洞察秋毫,才能正氣凜然。《七俠五義》回回的精彩案例,其中透露的精神也都圍繞著包整的無私善良,如能運用這些故事作為教育孩子品行的教材,肯定能解決當今父母的許多難為。
共有約 180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