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黑馬將軍的傳說

文/杜若

塔齊布畫像取自清光緒二十七年石印本《紫光閣功臣小像》,吳友如繪。(公有領域)

  人氣: 1607
【字號】    
   標籤: tags: , ,

咸豐時期,清軍繳獲一匹黑馬。此馬見人就踢,見人就咬,惟獨見到塔將軍,輒悚然站立,「洗耳恭聽」。遭敵軍追擊,黑馬藏身地窖,竟能屏息不發一聲。

晚清時,湘軍有一名將塔齊布(1816年-1855年),字智亭,出身於滿洲八旗鑲黃旗。最初,他從火器營鳥槍護軍被提拔為三等御前侍衛。咸豐初年,他被派往湖南效力,因其忠勇絕倫,屢受朝廷提拔。自從擔任提督後,他在左臂刺上四字「忠心報國」。

塔齊布畫像取自清光緒二十七年石印本《紫光閣功臣小像》,吳友如繪。(公有領域)

塔將軍有一匹戰馬,堪稱馬中龍駒。說起這匹馬還有一段來歷。牠原本是總兵烏蘭泰的坐騎。烏蘭泰(清軍將領,滿洲正紅旗)陣亡後,戰馬被敵軍俘獲。塔將軍擔任湖南都司時,與敵軍作戰,繳獲了這匹馬。

這馬很烈,誰也騎不得。眾軍把它交給塔將軍,將軍命馬夫先養著。這馬一見到馬夫,騰起馬蹄就踢,還想咬他。眾人強給牠披上馬鞍,這馬發出的嘶號聲,猶如虎豹一般,令人毛骨悚然,全營官兵都深感震驚。

塔將軍聞訊,就去查看情況,那馬一見到塔公,竟悚然立著,不敢亂動。此馬全身黝黑,身高七尺,有一丈多長,兩耳猶如削筒一樣尖峻,四個蹄子各有肉爪突出五分左右,遍體旋毛堆簇,猶如龍鱗。塔公高興地說:「這是一匹龍馬。」

塔將軍試著騎一下,駿馬飛馳猶如閃電,竟能不起一塵。於午時(上午十一點至下午一點)出營,飛奔五十里外,轉身回營,還沒有到申時(午後三點至五點),天色還尚早。不到兩個小時,往返已有百里。塔公非常高興,從此每戰必乘此馬。

塔將軍驍勇善戰,戰馬又神駿出奇。每次與敵酣戰,塔公會單獨騎馬提刀,突破敵陣。駿馬飛奔,振鬛嘶鳴,其飛馳迅猛,猶如疾風勁雨。將士們惟恐跟不上主將,也快馬奔馳緊隨其後。敵軍常被打得措手不及,無法抵擋這股迅猛的衝擊,塔公也因此常能取勝。

從此,每當敵軍看到塔公騎著黑馬飛奔而來,必驚恐害怕地說:「黑馬將軍又來了!」有時,敵軍因恐懼塔公軍威,居然不戰而潰。

有一次,塔將軍單槍匹馬,遇到上百名伏兵。敵軍一路馳騁,窮追不捨。危急之下,塔公迅速閃到道旁的旅店中,將馬藏在地窖,並蓋上許多茅草做掩飾,繼而對著黑馬說:「千萬別叫,否則今天我和你都會斃命。」塔公迅速喬裝打扮,改裝成店小二的模樣,坐在灶前,安定神志。

一切剛剛部署完,敵軍就追來了,走到改裝成店小二的塔公面前,問他:「有沒有看見黑將軍?」塔公鎮定地說:「沒有。」 敵軍翻遍客店前後,幾次走到地窖處尋找,黑馬竟能配合主人的意思,屏息呆著,沒有發出一聲。因此,塔公和黑馬都得以脫險。

後來,塔將軍戰死於九江,黑馬哀鳴逾恆,數日之後才肯吃東西。有人想卸下牠背上的馬鞍,黑馬就「無情」地騰蹄飛踢對方,所以沒人敢騎牠。黑馬思念主人,人們也曉得牠的意思,就讓牠跟隨塔公靈柩一起返回京師。@*#

事據《眉廬叢話》卷8,《清史稿》卷409

(點閱輪迴轉生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安史之亂中,張巡挺身而出,率領僅有的數千名將士抵抗十三萬叛軍,展開了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睢陽血戰。最後雖然由於眾寡懸殊,糧盡援絕而失敗,但卻有力地遏止了叛軍南下,保住了大唐半壁江山和江淮豐厚的財源,為大唐王朝反擊,贏得了寶貴的時間和物質保障。唐朝大詩人韓愈,在評價這場歷史上最慘烈的戰役時,就說「無睢陽即無江淮,無睢陽即無大唐」,可見其重要性;而這悲壯的一幕,更使文天祥「罵賊張巡,愛君許遠,留取聲名萬古香」的詩句流傳千古。
  • 漢朝皇帝,請了一個大學問家班彪,整理漢代的歷史。班彪有兩個兒子,名叫班固、班超,一個女兒,名叫班昭,從小都跟父親學習文學和歷史。
  • 在努爾哈赤建立帝業的過程中,費英東鼎力相助,立下赫赫戰功。凡是他臨戰,必是所向披靡。康熙皇帝評價他:「功冠諸臣,為一代元勛」。在有些記載中,費英東可是翼宿星君。傳奇的來歷,為驍勇的戰將蒙上了神祕色彩。
  • 「一往情深」典故中的主人,是一位劍膽琴心的戰將,曾在淝水之戰中,創下了以少勝多的戰爭奇蹟。他就是東晉時期著名將領——桓伊。
  • 原指東漢名將馮異,後常指不居功自傲的將領,語出《後漢書·馮異傳》。馮異是漢光武帝開國大將,為人謙讓,不爭功名,路上遇見諸將,常引車讓路……
  • 行動前像未出嫁的女子一樣沉靜,一旦行動就像逃脫的兔子一樣敏捷。比喻善於把握時機、出奇制勝的謀略。語出司馬遷《史記·田單列傳》。
  • 韓信打下漢室天下,享受戰果卻詭計多端厚顏無恥的劉邦,將叱吒風雲功高蓋世的一代戰神蒙上「謀反」的罪名冤死在長樂宮中,留下一段千古遺恨。
  • 劉邦在韓信等諸侯王的推舉之下,登上了皇帝的位子,史稱漢高祖。正如武涉和蒯徹的預言,隨著勝利的到來,韓信的境遇每況愈下。
  • 在中國歷史上,同一時期誕生兩位神級名將是極其難得的,秦末卻出現這一盛況:一個是千古無二的霸王,一個是用兵如神的兵仙。戰場上雙方主帥一出場,不等交鋒,勝負即已決對出來,那就是誰的能量層次更高。對於韓信,他戰勝楚霸王證明了自己的天才智慧能力以及歷史地位,成為後世兵家稱道的兵仙;對於項羽,即使最終敗北,輸在韓信手下,也不算辱沒堂堂霸王之威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