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爾梅霍——神祕的西班牙文藝復興繪畫大師

巴托羅梅.貝爾梅霍,《基督復活》(Resurrection)局部,松木板上油彩和金箔,90×69厘米,約1470—1475年作。(Museu Nacional d'Art de Catalunya 2019)(公有領域)
  人氣: 70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10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Lorraine Ferrier採訪報導,甄萍編譯綜合)一件經典的畫作,可以讓觀者為之屏息,在倫敦國家美術館「巴托羅梅.貝爾梅霍:西班牙文藝復興大師」(Bartolomé Bermejo: Master of the Spanish Renaissance)展上亮相的七件稀世傑作,每一件都有這樣的力量。

在已發現的貝爾梅霍作品中,這七幅畫約占三分之一,其中有六幅從未離開過西班牙,包括畫史記載的他的處女作——1468年的《聖米迦勒戰勝魔鬼》(Saint Michael Triumphant Over the Devil With the Donor Antoni Joan)以及封筆之作《哀悼基督》(Desplà Pietà,1490)。

展覽展出的1468年2月5日的精美手稿,詳細說明了《聖米迦勒戰勝魔鬼》一作贊助人的付款情況。(Real Colegio Seminario de Corpus Christi, Valencia)(公有領域)
展覽展出的1468年2月5日的精美手稿,詳細說明了《聖米迦勒戰勝魔鬼》一作贊助人的付款情況。(Real Colegio Seminario de Corpus Christi, Valencia)(公有領域)

七幅宗教繪畫,每一幅都令人驚歎,有如一座座重見天日的寶藏。

的確,觀眾步入小小的展廳,就像置身寶箱:昏暗的燈光下,七幅畫作有如明珠,在深紫色牆壁上熠熠生輝。

從富麗的天鵝絨、絲綢、鎖甲,到閃爍的珍珠、寶石和盔甲,每幅畫的細節都極盡精微。仔細觀看《聖米迦勒戰勝魔鬼》,連織物的經緯都清晰可見,聖米迦勒的黃金胸牌上還映出聖城耶路撒冷。

巴托羅梅.貝爾梅霍,《聖米迦勒戰勝魔鬼》,板上油彩加金箔,180×82厘米,1468年作。倫敦國家美術館提供。(公有領域)

「他的繪畫技藝真是太精采了,展出作品數量雖少,但質量都非常高。」策展人萊蒂西亞.特里夫斯(Letizia Treves)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

倫敦國家美術館收藏的「聖米迦勒」一畫,堪稱英國收藏西班牙古畫中最燦爛的瑰寶,通過展覽,觀眾終於可以將它放在廣闊的時空背景下來欣賞。

同時,展覽也讓人們認識了一位鮮為人知的大藝術家:直到19世紀末,貝爾梅霍的《哀悼基督》和他為巴塞羅那大教堂洗禮教堂設計的彩色玻璃花窗才被歸於他的名下,而他的大部分作品到20世紀初才重見天日。

貝爾梅霍生平

貝爾梅霍的藝術生涯相當漫長,但後人並不知他的確切生卒。「他真的很神祕」,特里夫斯說,很多佚名的尼德蘭風格繪畫可能也出自他手,因為他顯然受到15世紀佛蘭德斯繪畫的深刻影響

貝爾梅霍出生在科爾多瓦,儘管同時期藝術家受制於行業公會只能在居住地進行創作,但他卻先後受託在阿拉貢王權管轄的多地作畫,包括瓦倫西亞、達羅卡、薩拉戈薩和巴塞羅那。只是每到一地,他必須和當地藝術家合作,由後者為他擔保。

實際上貝爾梅霍從未在一地待滿十年,有三幅祭壇畫都是留給當地畫家完成的,他還曾因此被逐出教會。不過,他的傑出技巧,使得委託人(贊助者)們願意承擔風險。

特里夫斯介紹,這位畫家或許是一位「改宗信徒」,即改信基督教的猶太人。一個理由是他妻子就是有名的改宗信徒,曾因不讀《信經》受到宗教裁判所的審判;在那個時代,不同信仰的人不會聯姻。而畫家四處巡遊,或許就與那一時期宗教裁判所迫害猶太人與改宗信徒有關。

巴托羅梅.貝爾梅霍,《哀悼基督》(Desplà Pietà),楊木板上油彩,175×189厘米(帶框),1490年作。(Guillem F-H/Catedral de Barcelona)(公有領域)

來自巴塞羅那大教堂的《哀悼基督》中畫著一位德普拉(Lluís Desplà)主教,他也是這幅畫的委託人。堅決反對宗教審判的德普拉,想必為貝爾梅霍在巴塞羅那的活動提供了保護,玻璃花窗設計應也是受他委託而作。

巴托羅梅.貝爾梅霍,《基督復活》(Resurrection)局部,松木板上油彩和金箔,90×69厘米,約1470—1475年作。(Museu Nacional d’Art de Catalunya 2019)(公有領域)
巴托羅梅.貝爾梅霍,《基督升天》(Ascension),松木板上油彩和金箔,104×69厘米,約1470—1475年作。(Museu Nacional d’Art de Catalunya 2019)(公有領域)

西班牙最偉大的肖像畫家之一

15世紀西班牙藝術家並不以肖像畫見長。 「西班牙國王和王后曾抱怨他們在本土找不到像樣的肖像畫家。」特里夫斯說。

而貝爾梅霍的驚人技藝,恰恰表現在他描繪的人物和肖像上。仔細觀看他的宗教繪畫,這些局部就像獨立的肖像畫;以《蒙特塞拉特聖母三聯畫》(Triptych of the Virgin of Montserrat,1483—1484)《哀悼基督》《聖米迦勒戰勝魔鬼》三幅作品來說,委託人的形象栩栩如生,並且和神的形象有機地融為一體。

《蒙特塞拉特聖母三聯畫》是專門為意大利布商德拉切薩(Francesco della Chiesa)創作的,中央的一聯是貝爾梅霍親筆所畫,跪地者即是德拉切薩。這幅畫起初掛在瓦倫西亞,德拉切薩去世後,被送回了他的家鄉意大利。

巴托羅梅.貝爾梅霍,《蒙特塞拉特聖母三聯畫》,橡木板上油畫,約作於1483—1484年,156.5×100.5厘米(中央),156.5×50厘米(兩側)。 (Museo Nacional del Prado, Madrid/Diocesi di Acqui-Cattedrale N. Signora Assunta, Acqui Terme)(公有領域)

這幅三聯畫的左翼被燭火燒損了一小塊,提醒著觀者,這組畫是用來靈修的實用物品,贊助人會在畫前跪下祈禱。

同樣,《基督升天》是為德普拉主教家中的小禮拜堂畫的,主教的家連通著巴塞羅那大教堂。此次在被借展出國前,這幅畫一直懸掛在大教堂內德普拉墓所在的房間。

在寫實技巧之外,貝爾梅霍的獨特畫風,還體現在敘事場景中鮮活的戲劇性,以及醒目的風景,後者在當時的阿拉貢無人可及,這從《蒙特塞拉特聖母三聯畫》中的日出以及《哀悼基督》中的日落場景中都可見一斑。

「這個展覽的一個最成功之處,也是我最自豪的事情,就是它能以少勝多。你真的可以看到藝術家的創作軌跡,看到他在每張畫中表現的主題。」 特里夫斯說。

她最後表示,「貝爾梅霍是個非常獨特的西班牙人,很難歸類。研究中我發現他真的很有意思,因為我意識到當時在西班牙沒有人真正喜歡他。」

「巴托羅梅貝爾梅霍:西班牙文藝復興大師」(Bartolomé Bermejo: Master of the Spanish Renaissance)展,將展出至2019年9月29日,了解更多信息,請訪問倫敦國家美術館官網NationalGallery.org.uk

責任編輯:方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般所說的「巧雕」要符合三個條件:材質出自天然,加以巧妙的創作,展現天人契合之妙,「翠玉白菜」就是這些條件攜手之下造出的極品巧雕。「翠玉白菜」的「出身」和一位平民貴妃連繫在一起。
  • 假使說達·芬奇有那麼一件作品宛如一曲「天才」頌歌,那就是他的炭筆素描《聖母子、聖安妮和施洗者聖約翰》。
  • 小漢斯·霍爾拜因,《使節》(The Ambassadors),作於公元 1533 年,油彩、橡木, 207 x 209.5 cm,英國倫敦國家畫廊藏。(公有領域)
    評量一幅人物畫時,觀衆首先看到的是,畫面的主體是一個人,還是表現二個人的互動,是三人結構,抑或多人的大場景。下面就讓我們以人物多少為序,來欣賞藝術史上幾幅寫實油畫傑作。
  • 米開朗基羅《創造亞當》(The Creation of Adam),梵蒂岡西斯廷禮拜堂天頂畫《創世記》局部。(公有領域)
    在米開朗基羅的西斯廷禮拜堂天頂畫《創世記》中,《創造亞當》只是一個小局部,然而它已成爲標誌性的圖像,經常出現在影視和文學作品中。醫學界新近從這幅畫中看到了大腦截面,米開朗基羅的創作意圖究竟是什麼?
  • 1647—1652年間,貝尼尼創作了被後世認為是其雕塑代表作的《聖特雷莎的狂喜》。此前一年,貝尼尼設計的聖彼得大教堂的塔樓被拆除事件,大大損害了他的聲名。而次年,這位17世紀最偉大的巴洛克藝術家即通過《聖特雷莎的狂喜》這件傳世傑作再次證明了自己。
  • 伴隨路易十四一生的最大藝術事業,則非凡爾賽宮莫屬。這座集結王權意識與當代的藝術精英共同打造的華麗花園宮殿,立即成為歐洲其它王室競相效仿的王宮範本。
  • 北與南的藝術雖然有著先天的相異性,然而在二者相遇交流之後卻互補不足,相得益彰。在義大利文藝復興的影響下,北方藝術家對透視、解剖、比例和造形更為講究,使得寫實藝術更加為爐火純青;且在對外在形象逼真刻畫的同時,也不忘呈現人物的內在性格。如霍爾班(Hans Holbein d. J.)風格樸實卻又栩栩如生。
  • 威尼斯繪畫藝術自十五世紀後期風格已趨近成熟,到十六世紀達到鼎盛。藝術家之間多有師承關係,雖然日後各自發展出不同特色。後人把這時期威尼斯地區的藝術表現通稱為「威尼斯畫派」。
  • 文藝復興繪畫中出現的Cangiante(換色法)、Chiaroscuro(明暗對照法)、Sfumato(暈塗法)和Unione(統合法)這四種風格迥異的繪畫技法被後世廣為流傳,許多藝術巨匠都曾經出神入化地運用它們創造出輝煌而美麗的藝術珍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