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畫家安潔莉卡‧多利巴的銀針筆藝術

銀針筆下的建築之美

文/洛林‧費里爾(LORRAINE FERRIER) 翻譯/陳遇
銀針筆, Silverpoint, 安潔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烏克蘭
安潔莉卡‧多利巴(Anzhelika Doliba)的作品《日安巴黎》(Bonjour Paris)中描繪了羅浮宮美術館,2020年。銀針筆、薄薄的酪蛋白漆(casein paint)、特殊紙張,48.26 x 60.96公分。(Anzhelika Doliba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50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烏克蘭女畫家安潔莉卡‧多利巴(Anzhelika Doliba)用銀針筆(silverpoint)將歷史建築的美提升到了另一境界。「對我來說,每件作品所要傳達的氛圍和情感是最重要的元素」,多利巴說。在每一幅作品中,她都試圖將那個場所散發出的神祕感或當下的感受描繪出來。

在她記憶中,她就一直非常熱愛繪畫。在基輔就讀塔拉斯謝甫琴科國立藝術高中(Taras Shevchenko State Art High School)期間,她便開始對建築繪畫非常感興趣。當時的其中一項繪畫訓練就是戶外寫生,在開放的室外空間完成整幅作品。

多利巴補充說,基輔的都市景觀非常獨特且多變:「烏克蘭首都的建築物和街道結合了超過30種不同的建築風格,包含哥德式、巴洛克、新摩爾式、俄羅斯古典和新藝術風格,都是由歐洲、俄羅斯和烏克蘭最好的建築師和藝術家們建造的。」

她於1994年畢業自基輔的國立美術與建築藝術大學(National Academy of Fine Arts),從建築系那裡她學會了如何用傳統的方法,也就是用她非常感激的雙手,徒手來描繪所有東西。她最近回到烏克蘭拜訪以前的老師,才知道自從電腦輔助設計問世以來,很多建築系學生已經不再用手繪了。

儘管她早已擅長使用鉛筆、粉彩、炭筆、壓克力和油彩作畫。約三年前,她開始使用銀針筆繪畫,現在長居美國紐澤西的她已經是這個領域的專家了。

她的很多作品被美國、歐洲和埃及(她在那裡生活了16年)的私人收藏家收藏。

銀針筆, Silverpoint, 安潔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烏克蘭
安潔莉卡‧多利巴(Anzhelika Doliba)的作品《日安巴黎》(Bonjour Paris)中描繪了羅浮宮美術館,2020年。銀針筆、薄薄的酪蛋白漆(casein paint)、特殊紙張,48.26 x 60.96公分。(Anzhelika Doliba提供)

關於金屬針筆

銀針筆最早出現在中世紀的義大利,曾是一種非常熱門的繪畫形式,達文西等著名畫家都曾使用這種技法作出非常精彩的效果。在歐洲北部,像是德國的阿爾布雷希特‧杜勒(Albrecht Dürer)和漢斯‧霍爾拜因(Hans Holbein)等畫家也都製作過精美的銀針筆畫。

金屬針筆畫家使用的是金、銅、鉛或銀製的金屬棒,頂端削磨成尖,尖頭在紙上會留下具有光澤的金屬痕跡。像這樣的藝術家首先必須是個熟練的製圖員,因為一旦有錯就很難清掉或修改。因為以金屬針筆作畫不是直接畫在紙上,而是在上了一層不透明漆的紙上作畫,有時候漆中也會加一點顏料。

銀針筆, Silverpoint, 安潔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烏克蘭
安潔莉卡‧多利巴的作品《鈴蘭》(Lily of the Valley),2019年。銀針筆、特殊紙張,22.86 x 30.48公分。(Anzhelika Doliba提供)

簡單來說,這層塗料的功用就是讓針筆的金屬頭能夠在紙上留下痕跡,如果沒有這層漆,這樣的金屬在一般紙上是不會留下線條的。在文藝復興時期,人們是將骨灰和顏料磨碎,加水製成糊狀物後混入明膠,將其抹在畫紙或畫板上來進行金屬針筆畫。

自認完美主義者的多利巴之所以會愛上銀針筆,就是因為這種技巧可以讓她在建築繪畫中呈現出高度精美的細節。她解釋說,銀針筆繪圖是一個相當緩慢的過程,而且要畫出作品中那些大量的細節需要花很多時間。譬如,她的《紐約中央公園畢士達廣場》(Bethesda Terrace Central Park, NYC)這幅作品,若包含中間的休息時間,總共約花了四至五週的時間。她並沒有仔細計算每件作品實際花了多少時間,因為整個過程對她來說完全是一種享受。

銀針筆, Silverpoint, 安潔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烏克蘭
安潔莉卡‧多利巴的作品《布魯姆街之穹》(The Top of Broom Street),又稱《紐約市警察局》(New York City Police Department),2019年。銀針筆、酪蛋白漆、Plike紙,48.26 x 93.98公分。(Anzhelika Doliba提供)

灰階

在專注於銀針筆前,多利巴曾大量使用鉛筆創作。銀針筆和鉛筆的畫法其實很類似,她說,使用銀針筆時,第一筆畫下去很像灰色鉛筆痕,儘管它帶有金屬光澤,而且沒辦法像鉛筆一樣可以不斷加深。

在她一開始進行銀針筆畫時,她的女兒曾評論她的作品說:「你畫的全部都是灰的。」確實,多利巴早期的作品都是單色調,但畫中氛圍仍非常濃厚。

在傳統的畫室中,成為畫家的首要訓練就是用灰階畫圖。在使用顏料之前,師傅們要確保他們的每一位畫家都能用灰階完整表達出色彩和形狀。

銀針筆, Silverpoint, 安潔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烏克蘭
安潔莉卡‧多利巴的作品《紐約華爾街的愛奧尼柱頭》(Ionic Capital of Wall Street, NYC),2017年。銀針筆、特殊紙張,20.32 x 24.13公分。(Anzhelika Doliba提供)

多利巴的第一幅銀針筆作品是紐約華爾街的愛奧尼柱頭。另一幅關於紐約公共圖書館的外拱廊也是她早期的作品之一。在這幅作品中,她自己準備了紙張塗料。

銀針筆, Silverpoint, 安潔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烏克蘭
安潔莉卡‧多利巴的作品《紐約公共圖書館》(New York Public Library),2017年。銀針筆、特殊紙張,25.4 x 50.8公分。(Anzhelika Doliba提供)

另一幅同樣很精采的早期作品《安潔莉卡》(Angelica),畫的是她其中一個女兒笑容燦爛的樣子。多利巴看來精準掌握了女兒的特質,畫中女兒看著母親,充滿歡樂和青春的自信。

銀針筆, Silverpoint, 安潔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烏克蘭
安潔莉卡‧多利巴的作品《安潔莉卡》(Angelica),2019年。銀針筆、紙。(Anzhelika Doliba提供)

加一點顏色

銀針筆畫可以非常精準且易操控,不過完成後圖畫的顏色會慢慢變棕色或褐色,因為紙上的銀線會氧化。同樣的,銅針筆畫也會逐漸從黃銅色變成綠色。「我蠻喜歡這些色調,在其他媒材中不會有這些顏色」,多利巴說道。

一開始學習銀針筆製圖時,她觀摩了其他經驗豐富的銀針筆畫家是如何作畫的,看到他們使用酪蛋白漆(casein paint)來加上顏色,這是一種由酪蛋白和顏料混合而成的塗料。

現在,多利巴已經能把酪蛋白漆用得像淡水彩一般。這層淡淡的顏色讓她得以替畫上的圖像加上深淺。首先塗上有顏色的酪蛋白漆,然後用銀針筆在上面畫,以達到顏色變化。

銀針筆, Silverpoint, 安潔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烏克蘭
安潔莉卡‧多利巴的作品《紐約中央公園畢士達廣場》(Bethesda Terrace Central Park, NYC),2020年。銀針筆、薄薄的酪蛋白漆、木板,45.72 x 60.96公分。(Anzhelika Doliba提供)

在她的《中央公園畢士達廣場》那幅作品中,可以清楚看到底下那層薄薄的酪蛋白漆是如何將暖度和陽光帶入畫中。她很喜歡這種畫法。很多人都希望她能將這幅畫做成印刷品,因為這座廣場是婚禮和情侶拍攝的熱門場所。多利巴當時到這個廣場時,到處都是鳥。有些一起被畫入畫中了,包含他們的巢。

另一件銀針筆作品《水天使》(Angel of the Waters)描繪了畢士達廣場中間一座8英尺(約2.5米)高的雕像。這名天使是根據聖經中的一個故事,有一位癱瘓者因畢士達的水得到了治癒。

銀針筆, Silverpoint, 安潔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烏克蘭
安潔莉卡‧多利巴的作品《水天使》(Angel of the Waters),2020年。銀針筆、薄薄的酪蛋白漆(casein paint)。(Anzhelika Doliba提供)

在走訪西班牙馬德里、巴賽隆納和托利多等地後,多利巴更加重視了畫中的顏色。在《托利多的聖瑪麗大教堂》(Cathedral of Saint Mary of Toledo)這幅作品中,她直接將酪蛋白漆塗在銀針筆上來處理畫中彩色的壁畫,而不是像她過往一樣將其用做底部塗層。

銀針筆, Silverpoint, 安潔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烏克蘭
安潔莉卡‧多利巴的作品《托利多的聖瑪麗大教堂》(Cathedral of Saint Mary of Toledo),2019年。銀針筆、酪蛋白漆、特殊畫板,60.96 x 60.96公分。(Anzhelika Doliba提供)

對她而言,嘗試不同方法來塑造最佳的氛圍是非常重要的。在同一趟旅程中,她也去了巴賽隆納郊區的山上俯瞰城市,並且採用了類似托利多壁畫的方法來繪製。這種技法的結果,讓畫中巴賽隆納的都市景觀帶有一點酪蛋白漆的藍色調,同時在一些高塔上又帶有一絲金光。

銀針筆, Silverpoint, 安潔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烏克蘭
安潔莉卡‧多利巴的作品《巴賽隆納》(Barcelona),2020年。銀針筆、酪蛋白漆底層、水彩畫紙,35.56 x 27.94公分。(Anzhelika Doliba提供)

成為銀針筆專家

儘管多利巴使用銀針筆創作的時間並未很長,她已經掌握了這個方法的訣竅,試驗了不同塗層、紙張、顏料的效果。三年過去了,她仍然非常享受自己準備銀針筆畫紙和將金屬線條畫到圖面上的過程。「每次做藝術,都會學到一點新東西」,她說。

每次創作時,她都會尋找並思考如何最好地呈現眼前的事物。她會問自己:「我要怎麼畫這個?」包括研究不同的色調範圍和顏色可能性,然後思考如何和銀色結合在一起創造出最佳的圖畫。

銀針筆, Silverpoint, 安潔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烏克蘭
安潔莉卡‧多利巴的作品《紐約麥金太爾大廈》(Maclntyre Building, NYC),2017年。銀針筆、特殊紙張,24.13 x 39.37公分。(Anzhelika Doliba提供)

有時在旅行途中沒有足夠時間可以進行素描或現場創作,她就會將場景拍下來,在家裡進行構圖。接著,先畫一張非常精細的鉛筆草圖,然後才開始所有銀針筆的步驟。「要一開始就用銀畫是非常不容易的。」

「每次我都會嘗試新的東西」,她說。她的銀針筆作品《曙光》(First Light)就是絕佳例證。多利巴住在新澤西州,周圍鄰水。「我真的很喜歡日出,看那些光線如何放射出來」,她說道。儘管這樣的場景她已經用油畫表現過了,不過她還想用銀針筆試試看效果如何。嘗試結果呈現出難以置信的明亮效果,曙光斜照著,海浪將泡沫和浪花帶到岸頭,海與沙灘散發出燦爛金光。

銀針筆, Silverpoint, 安潔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烏克蘭
安潔莉卡‧多利巴的作品《曙光》(First Light),2020年。銀針筆、酪蛋白漆、石膏畫板,35.56 x 27.94公分。(Anzhelika Dolib提供)

熱愛建築畫

多利巴認為建築繪畫才是她真正的職業。「當然,我常常考慮要畫更多人物形象,因為這比較熱門,但每次我總是被建築畫吸引。我很喜歡建築畫,真的很喜歡。」

近期,多利巴正在創作一組建築畫作品,要交到畫廊展示。像她這樣小眾的藝術家,這或許是一項挑戰。目前類似風格和作品類型的藝術家仍非常稀少,對她而言,交到藝廊的部分仍存在一些困難。她解釋說,因為藝廊通常希望他們的展覽品能直接反映或符合他們想要販售的藝術品。

對於她的建築畫作品,多利巴說:「我純粹想展現這些地方的美。」同樣地,她也希望觀賞者能夠透過她的作品,和她一起享受這些地方的美好。

銀針筆, Silverpoint, 安潔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烏克蘭
安潔莉卡‧多利巴的作品《托利多的聖瑪麗大教堂》(Cathedral of Saint Mary of Toledo),2018年。銀針筆、特殊畫板,40.64 x 50.80公分。(Anzhelika Doliba提供)

更多關於安潔莉卡‧多利巴的作品,請參考這裡

原文Silverpoint Perfection: Anzhelika Doliba’s Ar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利奥塔爾, 粉彩畫, 《拉維尼家早餐》, 早餐, 美術館
    乍看之下,《拉維尼家早餐》畫的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場景:一對母女坐在餐桌前吃著早餐。類似的場景家家戶戶隨處可見。不過再仔細一瞧,您會發現畫中精闢獨道地表現出了人性之美。
  • 建築, 黃金比例, 達芬奇, 帕德嫩神廟, 黃金矩形, 建築師, 詹姆斯·史密斯
    「當時的建築師們從自己的形貌和大自然中觀察到了黃金比例,他們了解了創世的本質」
  • 梯田很好看,很入畫——看它們有秩序地一字排開,由上而下,整齊的橫向排列,農田間點綴些許的農作物或一些草綠色的稼作,頗真是「豐草‧鮮美」。尤如在春天引水灌田之際,田間波光瀲灩,銀白色的水田被細小鐵線條似的田埂隔開成大小不同的塊面圖案,更是賞心悅目。
  • 我差不多每天都會去桃園市蘆竹區的鄉下散步,經常看到有些愛花人士在他們家的前院栽種各類花草或小灌木。
  • 在桃園縣大溪、龍潭甚或是新竹縣的關西、竹東一帶,因為臨近中央山脈,且都是丘陵地,地形多變,美景處處。往往此時看是一景,繞個彎卻又是另一處截然不同的景色,令人目不暇給。
  • 玉琮是人間獻給神的最高敬意,是祭祀天地的禮器,承載著天人合一的文化。五千年前的玉琮蘊藏著「密碼」更是與眾不同。
  • Giuseppe Diotti
    藝術家的願景和技巧創造出的成果總能和我們的心靈對話,觸發我們的喜悅或悲傷等情感。即使只有片刻時光,我們仍和藝術家共同感受了作為人的意義和深刻的真理。
  • 繪畫藝術上的這些變革並不能全方位地展現巴洛克藝術的風采,因為巴洛克並不局限於此。直到有一天,意大利雕塑家、建築家、畫家皮特羅·達·科爾托納(Pietro da Cortona,1596—1669年)天才地將其所學融會貫通,將建築、雕塑與繪畫等諸多因素集於一體,創作出了此後流行於西方世界各地的巴洛克盛期風格的楷模。
  • 雖然卡拉瓦喬對巴洛克繪畫風格的建立、成型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其被人們稱之為「暗色畫派」的用光特點及對人物形象的「平民化」塑造,仍然無法代表巴洛克整體上恢宏、華麗的藝術特色。終於,擁有不同人生經歷的弗蘭德斯畫家彼得·保羅·魯本斯在獲得了一系列的成功之後,成為了17世紀西歐巴洛克繪畫風格的代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