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深水坑(彩墨)

作者:徐明義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深水坑(彩墨)。(局部)。(圖片來源:徐明義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29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深水坑

在森森林木的掩映之下,可以看見農莊屋宇的一角,稻草堆也疊置在屋旁。蓊鬱的樹林識相的讓出一條小路來,好讓騎牛駕車的人可以安然地通過。

我們如到桃園縣龍潭鄉「深水坑古道」去健行,在觀賞美景、尋幽探勝的當兒,不期然就會發現這一處美麗的小角落。由這小徑往上走,有一條陡峭的古老牛車道。遙想當年,農人吆喝著催促牛隻拉笨重的車子在石道上攀爬,可以想像那是多麼艱辛的事啊。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深水坑(彩墨)。70×70cm。(圖片來源:徐明義提供)

Deep puddle  ink and color painting

Under the forest’s cover, the corner of the farmhouse can be seen, straw is also stacked by the house. Luxuriant forest gives a path to enable people riding cow or driving pass safely.

If we go hiking at the “Deep Puddle Old path” in Long tan Township, Taoyuan County, we will find this beautiful little corner unexpectedly while we enjoy watching the beautiful scene and exploring area  moment. Follow and further up this path, there is a steep ancient cow wagon lane. Looking back, thinking of the farmer was shouting cattle to pull heavy wagon climbing on the stone road, you can imagine how hard it was at that time and moment.@

點閱【徐明義畫集】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昌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這張圖,我們把柚子「主體」擺在中左方;右邊再安置一個「賓體」,以取得畫面的平衡。在中間「橋段」部位,再飛來兩隻小鸚鵡,做為過渡,就像音樂裡的「過門」。
  • 朋友的太太在翻閱過咱們的畫冊之後,感喟地說:「我覺得畫畫好難哦。」
  • 喜愛美術的徐明義,師範學校畢業服務期滿後,在報考大學時,因擔心學美術無法過活而填中文系,畢業後教了一輩子國文。爾後,進修考取文大藝術研究所甲組碩士,因緣際會,在退休前轉為美術老師。如今,出版個人畫集7冊、散文集1冊;徐明義善彩墨畫,用色濃烈瑰麗,允為個人特殊之畫風,擅長山水、花鳥;偶亦展布流沙畫,以黑沙流淌於紙上而成,為極特殊之畫風畫法。
  • 一群勤勉的家庭主婦和少數上班族,利用空餘閒暇時抽空畫畫,浸潤在彩墨的唯美境界中,樂此不疲,經過多年的辛勤耕耘,8月20日到9月10日將在桃園圖書館平鎮分館 1樓文化館的「徐明義師生聯展」中,希望把自己的成果公諸於世,期盼得到各界人士的肯定與讚許。
  • 我差不多每天都會去桃園市蘆竹區的鄉下散步,經常看到有些愛花人士在他們家的前院栽種各類花草或小灌木。
  • 李白詩:「暮從碧山下,山月隨人歸。」——傍晚,我從山上走下來,月亮伴隨著我,跟我回家。
  • 梯田很好看,很入畫——看它們有秩序地一字排開,由上而下,整齊的橫向排列,農田間點綴些許的農作物或一些草綠色的稼作,頗真是「豐草‧鮮美」。尤如在春天引水灌田之際,田間波光瀲灩,銀白色的水田被細小鐵線條似的田埂隔開成大小不同的塊面圖案,更是賞心悅目。
  • 宋‧辛棄疾說:退隱之後做什麼最適宜?——宜醉、宜遊、宜睡;那麼醉飽、睡飽之後呢?——管竹、管山、管水。 這是一個偉大詩人將軍退隱之後所表達出來的心情——唉,世事煩雜,國事如麻,我年紀也大了,管不了那麼許多了,就放鬆自我,醉飽睡飽之後,就去遊山玩水,看雲海、聽流泉,駕著一葉小船,輕舟短楫,任它漂流,船停在哪裡就在那裡上岸吧。
  • 一座吊橋在猛烈沖激的瀑布旁穿過,像古人說的「長虹臥波」。我們走過瀑布旁,會有一股涼意。因為瀑水下沖之際,會激起帶水氣的「澗風」,有時還會冷得令人打顫呢。
  • 台灣處處有這樣的景色——草木蘢蔥、溫暖多雨又潮濕,卻景色宜人。 現在,在這麼一座不高不矮的山腳下,有草原向這邊延伸過來,形成一段平坦的階地,遠遠一條流瀑沖瀉而下,漁人在他家附近的溪邊垂釣,畫面很有「詩情」的氛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