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著述自娛」的明朝嵩陽名士蘭茂

文/顏丹
蘭茂所著之書不僅數量驚人,且涉獵廣泛,從中草藥、音韻學、詩詞歌賦到軍事要略,足見其對「醫道、陰陽、地理、丹青無不通曉」。(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388
【字號】    
   標籤: tags: , , ,

明初時,在雲南嵩陽(今嵩陽縣楊林鎮)一帶,有這樣一位才華橫溢的名士,從不惑之年到古稀之年,至少撰寫了19部(明正德《雲南志》載)為「滇人多傳之」並影響至今的經典巨著。他所著之書不僅數量驚人,且涉獵廣泛,從中草藥、音韻學、詩詞歌賦到軍事要略,足見其對「醫道、陰陽、地理、丹青無不通曉」。這位名士就是被時人稱為「小聖」、被後人稱為「隱士」、「理學宗匠」、「百世之師」的蘭茂

蘭茂(1397—1470年),字廷秀,號止庵。他自幼天資聰穎、勤勉好學,「年十三通經史」; 「年十六時,凡詩史過目輒成誦」。他「沖澹簡遠,不樂仕進」、「恥為章句學」。二十歲就「恥於利祿,自扁其軒曰:『止庵』」。於是,通曉經史、飽讀詩史的他終生都未踏上仕途,甚至無心科舉,而僅「以著述自娛」。

他「返求《六經》,究心關、 閩、濂、洛之微,欣然有得」;「其所為詩文,皆高古有深意」。他曾說「功名利祿非儒者志(《玄壺集》)」;感慨「昔人當此年,仕路幾反覆」;但「吾寧虛以欹,勝彼滿而覆」(《正統乙丑予年四十九,用李太白紫極宮感秋詩韻》)。在他看來,「匆匆車馬客,未必勝騎牛」(《牧》);「功名未必勝清閒」(《端午日》)。

他參透了「泛泛塵緣,茫茫因果(自題像贊)」,對人「或沉溺於貨利兮,或老死於功名」(《樂志賦》)而感到悵惘。他「因知有為皆虛幻,始信無為即聖賢(《七十自賦十首》)」,於是「願作堯舜民,擊壤歌時雍」;看到「古來耕釣間,往往皆英雄(《秋夜吟》)」,也希望自己能「入為潔己士,用有康濟功」。

蘭茂認為「古來耕釣間,往往皆英雄」。圖為明‧蔣嵩《秋溪放艇圖》局部(公有領域)

蘭茂淡泊名利、心性高潔;無法成為良相,卻有志成為良醫。他懷揣著濟世安民的願景,又「因母病」而開始鑽研醫學。他自幼對草藥十分感興趣,經「考其性味,辨地理之情形,察脈絡之往來,留心數年」後,最終完成了他的第一部傳世之作,也是雲南史上第一本中草藥專著《滇南本草》

對於這部比李時珍的《本草綱目》早問世142年的中草藥專著,清道光《雲南通志稿》記載,「滇中奉為至寶」;《滇南本草》抄本跋中說,「傳抄刊刻,家喻戶曉」;重刊《滇南本草》序中說,「辨藥性之周詳,明脈理之精微,審見症之確切,附湯方之合宜,種種悉備,有益濟世」。仰賴於「止庵先生研心草木數十年,味其甘辛酸苦,明其溫燥涼熱,圖其柯葉形狀」; 「滇南之一草一木,悉有功於人世,而流傳不朽」。

蘭茂的《滇南本草》在滇中被「奉為至寶」,其用來啟蒙讀書人應對押韻的《聲律發蒙》也「幾於人手一編」。對於這部「切於幼學」、早於《笠翁對韻》約200年的音韻學專著,清雲南督學孫人龍曾讚曰,「觀先生文,言言珠璣,句句琳琅」;「吟誦之下,恍覺景物山川,皆成佳趣;廟堂經濟,如在目前。學者童而習之,便不至白首茫然也。」

《聲律發蒙》教讀書人應對押韻,而蘭茂同時期著成的《韻略易通》則用來教普通人識字。《韻略易通》已被載入《明史‧藝文志》中。明進士畢拱辰讚之曰:「汰繁歸簡,披覽如列眉,嘉惠後學甚殷」,因此被「家傳而戶購之」。到清代編《四庫全書》時,「由兩淮采進」,將其收入經部小學類存目提要中。

說到《韻略易通》,裡面那首《早梅詩》頗有妙處。詩曰:「東風破早梅,向暖一枝開;冰雪無人見,春從天上來」。蘭茂「變盡古法,以就方音」,他將20個聲母編入詩中,使初學者在悠然的詩境中,就能記住聲母的發音。

蘭茂的《滇南本草》在滇中被「奉為至寶」。(fotolia)

凡讀過蘭茂《玄壺集》的人,或許會認為他是一位得道高人。因書中近百首詩詞能讓人清楚地感受到他對中國傳統儒、釋、道精神的理解與詮釋。他在《本》一詩中寫道,「大道本乎仁義,要人能守能行。順則禹湯文武,逆則幽厲恆文。得道者昌,失道者亡。」他還有詩云:禍福之來,本乎天命;又有詩說:損人益己,豈必能安?在蘭茂看來,假儒生「熟讀五經四書,不曾行得纖悉」;假和尚「奉戒不專,由貪致罪」;假道士「信道不篤,罪即隨之」。

對天道似有所悟的蘭茂通藥草、通音韻、通詩詞,似乎還懂點兒兵法。在其著述中,《安邊策條》就與兵法策略有關。據民國《嵩明縣誌‧大事記》記載,明英宗十三年(1448年),兵部尚書靖遠伯王驥奉命第三次去征服麓川。過嵩明時,特意繞道楊林,去拜訪蘭茂,想問他是否有錦囊妙計。蘭茂回答說:「欲要麓川破,船往山上過」。離開蘭茂後,王驥百思不得其解。到達麓川後,依然沒什麼收穫。有天晚上,他聽到泉水聲,突然就想明白了蘭茂所說的那句話。於是,他「用水攻麓川,遂破毀賊砦,麓川平」。

蘭茂的一生如他所說,活在「耕釣間」、「始信無為」,僅憑「嗜學」、「返求《六經》,究心關、 閩、濂、洛之微,欣然有得」,就在家中寫出了諸多影響深遠、濟世利民的傳世之作。蘭茂去世後,曾中清末「經濟特科」第一名的袁嘉穀在其墓聯上寫道:「古滇真名士,玄壺老詩人」;又為蘭公祠題寫詩句:「暢儒風於千古,濂洛關閩有替人」。清朝光緒年間任雲南高等學堂教務長的陳榮昌也為其題匾,稱他為「古之天民」。@*#

註:關、 閩、濂、洛,指關中張載、閩中朱熹、濂溪周敦頤、洛陽程頤、程顥,即為宋代理學的四大流派。

參考資料:

《嵩明州志》
《雲南志》
《滇南本草》務本堂序
《聲律發蒙》淵雅堂本《敘》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理學彙編文學典 第九十六卷

責任編輯:李婧鋮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說到神醫扁鵲,知曉其大名的中國人還真不少。不過,中國人知曉的扁鵲(約前407年—約前310年)原姓秦,名越人,戰國時代名醫,與華佗、張仲景、李時珍並稱中國古代四大名醫。盧醫、扁鵲是他的綽號。
  • 清朝初年,三吳兩淮的名醫中出了這樣一位奇人。他就是被明朝萬曆三十八年的探花、明末清初的禮部侍郎錢謙益稱為「醫聖」的喻昌。
  • 中藥摻硃砂造成鉛中毒事件引起民眾擔憂,但衛福部中醫藥司表明此為個案。應如何安心使用中藥?(Shutterstock)
    北宋崇寧元年(1102年),皇帝下詔,是凡有功、服務十年以上的醫官,可獲團練使的頭銜。當時的醫官張銳(字子剛)就獲封甘肅成州的團練使。
  • 元朝末年,江浙一帶有位與丹溪學派的創始人朱丹溪(名震亨,字彥修)不相伯仲的名醫,他叫葛[ascii]乾[/ascii]孫。葛[ascii]乾[/ascii]孫(1305~1353年),字可久,長洲(今江蘇蘇州)人。他天賦異稟、氣質不凡,且身材魁碩、體力超群。未滿二十歲時,他就喜歡鑽研擊劍之術以及排兵布陣之法,甚至對「百家眾技,靡不精究」,且「通陰陽、律曆、星命之術」。
  • 自古為官,如果是廉潔公正、能為民洗刷冤屈的清官,無不受到百姓的推崇愛戴。北宋的包拯以包青天聞名天下,就是最好的例子。而在南宋,也有一位宋慈,善於破解懸疑命案,使冤情得以昭雪,令人稱奇叫好。
  • 被載入《明史‧方伎傳》中的御醫共有五位,其中最值得一提的當屬令三朝帝王愛重的御醫戴思恭。戴思恭(1324~1405年),字原禮,號肅齋,明朝浦江(今諸暨市馬劍鎮馬劍村)人。他「生儒家,習聞詩禮之訓,惓惓有志於澤物」;「自幼莊重,不苟言笑,孝謹溫良」;「讀書明大義,穎悟絕人」;「暇日於星象堪輿風鑒之術,靡不旁推曲究,尤精心軒岐書」。
  • 與葉天士、薛生白齊名的清代溫病學大家王士雄(1808~1868年),字孟英,號夢隱。他曾「居於杭,世為醫」,雖「抱有用之才」,卻「無功名之志」;雖「操活人之術,而隱於布衣」。
  • 浙江杭州淨慈寺
    龔廷賢(1522~1619),字子才,號雲林。他「少為儒」、「業舉子,飽經術」,雖科舉不第,但「雅好醫病」,「遂纘父業,精於醫」。他的父親龔信,號西園,「負才玄覽,為世儒醫」,曾任太醫院醫官,「尤為醫林所宗」。雖說父子二人皆「以醫大行於世」,但「蓋世醫云∶余以知西園, 故因知其子」,可見龔廷賢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 六味地黃丸有什麼功效、能治療那些疾病和症狀?(Shutterstock)
    錢乙(公元1032~1113年),字仲陽,北宋東平鄆州(今山東東平)人,因一劑流傳於後世、被用來滋陰補腎的良方「六味地黃丸」以及一本流傳至今、現存最早的兒科專著《小兒藥證直訣》而聞名於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