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輾轉 身前身後事茫茫

文/劉曉
三生石上舊精魂,賞月吟風不要論,慚愧故人遠相訪,此身雖異性長存。(fotolia)
  人氣: 3064
【字號】    
   標籤: tags: , ,

佛家認為人在六道中會往復轉生,而人今生的命運取決於前生所積的德行和業力,人今生的所為則決定了來生。在中國古籍中以及民間,記載和流傳著不少輪迴轉生的故事。

道人轉生為唐朝官員

唐朝博平(今山東省博平縣)有一個叫崔咸的人,其父親崔銳,早年官任澤潞從事史。崔咸還未出生時,曾有一位自稱「盧老」、可以預知過往未來之事的道人,被崔銳請到家中居住,並待之如上賓。

一天,盧老準備離開崔家,臨行時,他對崔銳說:「將來我死後,會來投生做你的兒子。」說罷,指著自己嘴巴下的一顆黑痣說:「就以這顆痣作為標記……」

後來崔咸出生,嘴巴下果然有一顆黑痣,而且其形貌神態也與盧老相似。崔銳因此斷定他正是盧老轉生的,並以「盧老」作為他的字號。

崔咸年輕時,就有高遠的志向,因此博覽群書,學問造詣深厚,尤其擅長作詩,其詩風采動人。他曾經在遊歷終南山時,乘月吟嘯,至感慨泣下。

唐憲宗元和初年,崔咸考中進士,又中博學宏辭科。其後被任命為侍御史(註:職責是糾察非法、推彈雜事等)、陝虢觀察使、右散騎常侍、祕書監等。為官期間,他為人正直,志行高超特立。史載,他在任陝虢觀察使時,白天常與賓客僚屬痛飲,一醉方休,但半夜起來卻處理政務,裁剖精明,無一毫差,其下屬均稱其為「神人」。

崔咸曾經在遊歷終南山時,乘月吟嘯,至感慨泣下。圖為宋 馬遠《對月圖》局部。(公有領域)

官員死後托生成貧家女 託夢與前妻

北齊人李庶,官至臨漳縣令。當時中書侍郎魏收奉皇帝詔撰寫《魏書》,竟口出狂言道:「何物小子,敢共魏收作色,舉之則使上天,按之則使入地。」意思是,誰敢跟我魏收作對?我(寫歷史的時候)可以將你誇上天,也可以將你貶入地。在其花了四年時間後,《魏書》完成,但對書中人物褒少貶多,書內常以私人恩怨帶入罵人卑怯無用的筆調。一時眾口沸騰,啐為「穢史」,魏收只好兩度修訂。

在批評這部史書的人當中,就有李庶與盧斐等官員。魏收心懷不平,尋機將李庶關到監獄中。李庶其後死在獄中。他的妻子元氏改嫁趙起。

一天晚上,元氏夢見李庶對她說:「我福分不夠,所以只能托生成劉家的女兒,明天早上就要出生。劉家十分貧困,恐怕無力撫養。你我夫妻一場,恩義猶在,所以特來告知,請你去劉家收養。劉家住在七帝坊十字街南,向東進入窮家陋巷便是。元氏默然不語。李庶說:「你大概是畏懼你的丈夫趙公吧,所以不敢答應。那我自己告訴他,以免難為你。」

當晚趙起也做了同樣的夢,醒來後問妻子,兩人所夢相同。於是兩人商議後,帶著一筆錢前往劉家。果不其然,劉家降生了一個女孩。兩人遂向劉家請求收養,其後將其撫養成人,並為她安排婚事。

李庶轉生之前給前妻託夢。示意圖。圖為《花甲圖‧蝴蝶(七)》。(公有領域)

緣結三生

唐朝人李源的父親是非常有名氣的忠臣李憕,李憕曾任「京兆尹」,即當時都城長安的主官。其後他受到奸臣李林甫、楊國忠的排擠,被貶往東京洛陽擔任留守,其後又被貶到洛陽任河南少尹。755年,安史之亂爆發,李憕堅守城池,拒絕投降。不久,洛陽城被攻破,李憕被安祿山殺害,後被賜諡號為忠懿。 

當時只有八歲的李源在兵荒馬亂中被叛軍俘獲,並將其賣給一戶富人為奴。叛亂被平定後,其父親的舊部得知此事,就將其贖回,送回了李家。這時李家舊宅已經捐作惠林寺。

唐代宗聽說李源的遭遇後,特下詔書,授其為河南府參軍,還給予優厚賞賜。李源因為父親死於賊手,常常悲憤不止,內心感觸頗多,因此發誓終生不做官也不娶妻,還斷絕了酒與葷菜,只是居住在惠林寺修行,一住住了五十年。

惠林寺中的圓澤法師,對李源非常關照,傳之佛法。圖為元 盛懋《竹院逢僧》。(公有領域)

惠林寺中的圓澤法師,對李源非常關照,傳之佛法。兩人成為了忘年交,常常促膝交談數日。

數十年後的一天, 他們相約前往峨眉山,圓澤要經由長安從陸路前往,李源卻要乘船經由三峽入荊州。李源的理由是不願見到故舊。最後圓澤同意經由水路前往。

兩人一路遊山玩水,甚是逍遙愜意。不過,當船行至南湘這個地方將要靠岸時,看見岸邊一個婦人正在汲水。圓澤突然變了臉色,說:「我不想走水路,就是怕碰到這個婦人。」

李源驚訝地問其緣由。圓澤告訴他:「婦人王氏,我本該投胎做她的兒子。只因我一直不來,所以這婦人懷孕三年,一直不能分娩。今天既然遇見了,就得投胎轉世,沒有辦法再逃避了。李公當念咒語助我速生。三天後你可到那婦人家看我,我以一笑為憑。等到十三年中秋月夜,你到杭州天竺寺前,咱們可以再度相見。」

李源聞聽,痛哭後悔不已。當晚圓澤沐浴更衣後就去世了,而那婦人也生產了。三天後,李源前去探視,嬰孩看到李源,果然對他一笑致意。他無心再去峨眉山,黯然神傷回到了惠林寺。圓澤的徒弟交給他一封師父臨行前留下的信,信中寫道:「祈君忍苦勿憂悁,酬業輪迴無可延,緣結三生情未了,待從他歲話前緣。」原來圓澤早就預知要發生的事情了。

在西湖邊的天竺寺,李源忽然聽見歌聲。圖為元人繪《杭州西湖圖》。(公有領域)

到了第十三年,李源從洛陽前往杭州赴約。在西湖邊的天竺寺,他忽然聽見歌聲,只見一個牧童,頭綰雙髻,騎在牛背上,手拿竹竿,邊敲牛角邊唱詞,來到寺前。牧童望著李源吟唱道:「三生石上舊精魂,賞月吟風不要論,慚愧故人遠相訪,此身雖異性長存。」

李源急切地問:「圓公別來無恙?」

牧童說:「李公真是一位守信之士,然而我俗緣未盡,還是不要彼此靠近了。你我惟有勤修不墮,我們才有相見的那一天。」說罷,又唱道:「身前身後事茫茫,欲話因緣恐斷腸;吳越山川尋己遍,卻回煙棹上瞿塘。」遂不知去向。

傷心的李源又回到惠林寺,三年後在惠林寺逝世,享年八十歲。 

這真是:輪迴輾轉千百年,你方唱罷我登場。@*#

參考資料:

《舊唐書·文苑傳》
《齊書·李崇傳》
《舊唐書·列傳李源傳》
蘇東坡《僧圓澤傳》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天,一位面貌清瘦、兩鬢鬍鬚皆白的道士喬君,找到契虛並對他說:「你的骨相與眾不同,頗有仙家之氣,以後可以邀遊仙都。」契虛謙虛的說:「我本塵俗之人,怎麼可以去仙都呢?」
  • 古今中外的很多大瘟疫所造成的慘烈後果,讓人不寒而慄。然而,在這些大瘟疫中,仍有一些「幸運兒」平安走過。
  • 古往今來流傳著不少有緣之人遇仙的故事。唐朝玄宗開元年間,一個叫韋弇的讀書人,就有這不凡的經歷。
  • 先賢孔子曾言:「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意思是說,孝是德行的根本,一切教化都由此而生。古人重孝,言「百善孝為先」。孝順之人,也最為上天看重。除了廣為流傳的「二十四孝」外,中國其它典籍中也記述了不少關於孝道的故事。
  • 在資訊爆炸的當下,想要找到真實的信息並非易事,尤其在中國大陸。除了中共設置的高高的防火牆外,媒體和不少媒體人以及各級政府、司法機關,都秉承著「政治第一」的原則,無時無刻不在顛倒黑白、美化罪惡,用炮製出的謊言毒害著中國人。中共自然是罪責難逃,但是這些追隨中共、散發不實甚至是有毒信息的寫手們,也難逃上天的懲罰。古代的「刀筆吏」們的結局就是前車之鑑。
  • 古往今來,很多人都在追求仕途上的發展。有些胸懷天下,先天下之憂而憂;有些則在誘惑中迷失了自己,成為權力的奴僕,更有甚者,憑藉權力,欺壓坑害百姓,為自己謀取私利。中國古人講,三尺頭上有神明,那些坑害百姓的官員們哪裡會沒有報應呢。
  • 人到底有沒有前世、來生?如果有,為什麼世間很多人對自己的前生了無印象?更不知自己死後前往何處?這應該問問孟婆神。
  • 古往今來,人類歷史上發生了無法計數的大大小小的戰役,而那些戰死沙場的將士死後又去了哪裡呢?清代大學生紀曉嵐記載的兩個故事告訴了我們答案。
  • 一些輪迴轉生者,可能帶著一些明顯的特徵、前世的情性轉生,甚至前世今生中的遭遇也有著奇妙的類似之處,形成跨世連貫的「印記」。歷史上有不少和尚轉生成高官的事蹟留下來,都是帶有「印記」來的。
  • 佛家告訴世人,人大多在六道中輪迴,除非有緣修得正法,得脫三界。人既然在輪迴中轉生,那麼人有前世、今生、來世之說也非虛妄。東漢時期,世間常有人可以知曉前世來生之事,時常泄露天機。因此,上天特命孟婆為幽冥之神,讓她採取俗世藥物,製成像酒但不是酒的「孟婆湯」,又稱「迷魂湯」。「孟婆湯」分為甘、苦、辛、酸、咸五種味道。凡是預備轉生的鬼魂都得飲下孟婆湯。喝了孟婆湯後,轉世的人們就再也記不得前世之事了,也就更加迷於俗世中的名、利、情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