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洛克 串起俗世與天界 系列文章之二

巴洛克藝術 豐富自由 廣大無盡

作者:陳尚原
彼得·保羅·魯本斯的《自畫像》,1623年。油彩、畫板,85.7 x 62.2公分。王家收藏信託,白金漢宮,倫敦。(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523
【字號】    
   標籤: tags: ,

(原標題:豐富自由 廣大無盡)

巴洛克藝術的風格,在技法上善用動勢、強調光線、誇張的戲劇性,暗示宇宙的無窮盡,在境界上則提升人的精神到達宇宙宏偉的高度。

魯本斯是位熱情澎湃,豐富多產的畫家,郵票中的圖畫,為他在一六零九年為結婚而做的作品:「畫家與妻子」,油畫,178 x 136.5cm,現藏於德國慕尼黑舊美術館(Alte Pinakothek)。(shutterstock)

講起巴洛克藝術,最具代表性的畫家非魯本斯莫屬。魯本斯(Rubens,1577年—1640年)是法蘭德斯人(今比利時,當時是西班牙屬國),像當時許多畫家一樣,他們年輕的時候,都會到代表文藝復興核心的意大利學畫。魯本斯1600年前往意大利,經過八年,1608年回國,回國後在安特衛普蓋起巴洛克式樣的豪宅(今已成為著名的觀光景點),開始他繪畫的生涯。由於技法高超,求畫的人絡繹不絕;並受法蘭德斯大公聘為宮廷畫家,加以外交家的身分出使歐洲各國,所到之處形成旋風,是當時人所景仰的「國際」大畫家。

魯本斯剛回國時仍謹守文藝復興的風格,如1609年與妻子結婚所畫之畫像,華麗高貴、氣宇軒昂。隨著時代風氣演變,他在技法上領悟到動勢與色彩的一體性,在境界上則提升人的精神到達宇宙宏偉的高度,為巴洛克藝術做了最好的代言人。

魯本斯位於安特衛普蓋的典型巴洛克豪宅,已成觀光景點。(shutterstock)

魯本斯善用動勢強調光線

1622年,魯本斯開始為巴黎的盧森堡宮製作著名的「瑪莉.麥第奇的生平」二十一幅的系列作品,這系列的連作,長期以來被認為是魯本斯作品的精華,現在在巴黎盧浮宮,特闢魯本斯專廳展出,遊盧浮宮千萬別忘記前往參觀。巴洛克藝術的風格,善用動勢、強調光線、誇張的戲劇性、暗示宇宙的無窮盡,都可以從這些魯本斯的作品裡看出端倪。例如其中「瑪莉.麥第奇王后在馬賽登陸」,描寫瑪莉王后正從船板上走下來,天上有天使吹號,海裡有海神率領族群護送,把一件上岸的平常小事,烘托得壯觀無比。

盧浮宮特別為魯本斯所繪製的巨幅系列油畫「瑪麗.麥第奇生平」開闢一間專屬展廳。(史多華提供)

魯本斯在法國受到歡迎,其實當時法國的巴洛克藝術也正方興未艾。最著名的凡爾賽宮就是這時蓋起來的,巨大的建築和花園形成統一的大格局,彷彿可藉以測量出宇宙的奧祕。巴洛克建築不只是外部壯觀,內部的裝飾更是華麗,包括王宮與教堂,大壁畫、天花板、拱門,踵事增華,美不勝收。

魯本斯為巴黎的盧森堡宮製作的「瑪莉.麥第奇的生平」系列作品,此為其中一幅「瑪莉.麥第奇王后在馬賽登陸」,油畫,1623—1625年,394 x 295cm,現藏於巴黎盧浮宮。天上人間渾然一體。(公有領域)

俗世與天界多重空間

凡爾賽宮內許多的壁畫和天頂畫,出自於宮廷首席畫家以及具有王家藝術學院院長身分的勒布倫(Charles Le Brun,1619年—1690年)之手筆。天頂畫引人直上雲霄,讓人有置身神界之感。

凡爾賽宮的天頂壁畫「法蘭西女神與戰神和正義女神」。(史多華提供)

勒布倫是路易十四的藝術總管,連餐具、服飾、舞台設計他都參與。勒布倫作品「牧羊人的仰望」就有熱鬧非凡的感覺,畫家畫牧羊人膜拜在馬槽出生的耶穌,現實原本淒涼的馬廄,聚集很多人,還有天上眾神與天使前來祝賀,將馬廄擠的水洩不通。這種將俗世與天界聯繫起來的多重空間表現,可說是巴洛克藝術的一大特色。

法國皇家藝術學院院長勒布倫作品「牧羊人的仰望」,1689年,油畫,151 x 213公分,現藏於巴黎盧浮宮。(公有領域)

法國王家藝術學院專門培養藝術人才,巴洛克時代(1600年—1750年)到了後期,國際的藝術中心逐漸從意大利移轉到法國,藝術學院可謂功不可沒。有人說巴洛克始於意大利,卻終於法國,法國將歐洲藝術的偉大傳承——文藝復興(古典主義)與巴洛克風格延續下來,這是因為有了學院的存在,能善盡研究與保存的作用。

反矯飾主義成巴洛克藝術先驅

意大利為什麼是巴洛克藝術的開端,這要從文藝復興說起。文藝復興的表現,到意大利三傑達芬奇、米開蘭基羅、拉斐爾的時候,幾乎到了登峰造極,致使後來的藝術家只能被籠罩在其陰影底下,他們失去做畫的信心,產生一種後世稱為《矯飾主義》的風格(1520年—1600年),依照前賢(特別是拉斐爾)的節奏進行不敢逾越,頂多在造型上下功夫,例如拉長比例而予人纖巧的感覺。矯飾主義這種過度形式化的作風,缺乏熱力,作品給人冰冷的印象。當時就有反矯飾主義畫家科雷吉歐(Correggio,1489年—1534年)出現,站在相反的立場,用純真的感情注入結實壯觀的形象中,使畫面充滿生命力,具備不可思議的豐富性與自由感,獨樹一幟的作風,開啟了巴洛克風格。

接著卡拉瓦喬(Caravaggio,1571年—1610年)更發揚光大,他大膽運用「明暗對比」法,表現強烈的空間感、形成戲劇性的張力,奠定巴洛克藝術的基調。卡拉瓦喬畫人物脫離形式主義的窠臼,從活生生的現實裡那些農人、工人身上寫生,產生粗獷有力的生命力。傳說卡拉瓦喬個性暴躁,然而他是個有深刻宗教精神的人,他認為神性存在於現實之中,自現實中提煉出神性、昇華出神性才是藝術真正的意義。有人只把他的畫形容成戲劇性的、幻覺效果的,其實是將他窄化了。

卡拉瓦喬的畫法,並不被當時的一般人所能接受。然而許多藝術家都明白他的價值,並深受其影響。如:魯本斯(法蘭德斯人)、林布蘭特(荷蘭人)、委拉斯蓋茲(西班牙人)、拉突爾(法國人)、維梅爾(荷蘭人)等皆是,這些都是巴洛克藝術大師級的人物。

巴洛克隨資本主義傳遍世界

巴洛克繪畫能創造出一種自壁面躍出,令人驚歎的立體視覺效果,同時又扮演著將雕塑、建築不同類型的藝術給予綜合的角色。平面、立體渾融成一體,透視法與光的四射效果,能表現無限的概念,產生「世界是無止盡」的感覺。

建築師兼雕刻家貝尼尼對這種「幻覺」有很深的體會,他的雕塑善於表現激動、熾熱的情感,情緒推到戲劇性的高潮,如有名的雕刻「聖德雷莎的幻覺」。

另外,在建築上,像羅馬聖彼得大教堂前的柱廊及其上之雕刻,是由貝尼尼製作的,列柱形成的迴廊圍繞住廣場,如同一雙手臂環抱的樣子,使得教宗的殿堂產生與人相接近的親切感。他還設計了許多噴泉和祭壇,如羅馬拿佛納廣場「四河噴泉」,全組雕刻充滿了巴洛克動態之美。

貝尼尼的雕刻「四河噴泉」。(shutterstock)

巴洛克藝術在意大利形成後,傳遍歐洲各地。當時西班牙國勢強盛,船堅砲利的推進,將巴洛克藝術帶到南美及世界各地,至今仍可見到這些遺蹟。擅長做生意的荷蘭人也隨其航運,吹起巴洛克風。◇#(待續)

——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072期封面故事

(點閱【巴洛克 串起俗世與天界】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最近多玩一些墨,有時候也使用積墨或宿墨來處理,看看能不能作出一些不同的「墨韻」或肌理出來。
  • 自古以來畫畫的人都有一身硬骨頭,不隨便向世俗權貴低頭。縱使他已經貧無立錐之地,也不會向權貴求一個官位做做;達官貴人向他求畫,他也不一定肯賣,寧願貧苦一生。這種「傲骨」有時會在畫面上表現出來。
  • 我常一邊畫畫一邊聽音樂。久了,有一些感觸: 天然的美景——渾然天成的景色,有的。 天然的音樂——自成篇章的旋律,沒有。
  •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櫻花季(彩墨)
    四十年前曾經去武陵農場旅遊,但見眾多老榮民在農場上種植高冷蔬菜,空氣中充滿雞屎、豬糞的味道,蒼蠅滿天飛。後二十年再去,已然人去山空,老榮民的房舍也被拆光了,杳無去處。原種高麗菜的斜坡改種櫻花,因為植株尚小,稀稀疏疏的,殊乏看頭。
  • 宋‧楊萬里有一對詩句:「溪邊小立苦待月,月知人意偏遲出。」詩人知道那晚一定會有月亮,他痴等月兒出來,哪知月兒好像知人意似的,偏偏遲遲不出來——月亮出來或不出來,都可以寫成詩喔。
  • 梅是四君子之一,很多老師教畫,率多由四君子開始教起,是進入花鳥畫的起手式。
  • 這幅圖裡的墨和色都是一遍一遍染上去的,所以看起來不單薄,層次豐富厚重。
  • 唐代楷書碑帖是楷書(正書)的標竿。在眾多大家中被戴上「楷書第一」桂冠的是哪一大家?「正書第一碑」講的是哪一碑帖呢?這些讚美由何而至呢?
  • 以前台北有一位知名的畫家,他一輩子都在畫張大千的畫。畫出來的畫和張大千幾乎沒有兩樣,他也以身為張氏門生自豪。於是就有人說了:「看這人的畫還不如直接看張大千的畫。」這就是囿於前人、困於師承,不去創新的結果,只能以「不長進」來形容。
  • 「瀞」的元素,不外乎潔淨、寧謐與安詳,一塵不染,摒除世俗的喧囂和煩擾,純化自己的心靈。在這裡,我們以「藍色系」來呈現畫面的乾爽、純潔與安靜——一處純然無垢的淨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