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仁醫王士雄福星高照 夢境中神明為他治病

文/顏丹
王士雄「忻然冠帶而去,出錢塘門,過昭慶寺,見老少婦女數百人持香攔阻,因停輿」。示意圖。(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846
【字號】    
   標籤: tags: , , ,

與葉天士、薛生白齊名的清代溫病學大家王士雄(1808~1868年),字孟英,號夢隱。他曾「居於杭,世為醫」,雖「抱有用之才」,卻「無功名之志」;雖「操活人之術,而隱於布衣」。

他「年十四失怙」,大半生顛沛流離。他父親臨終前對他說:「人生天地間,必期有用於世。你若能有此志向,我便死而無憾了。」他雖顧慮「家貧性介,不能置身通顯」,但仍以「不為良相則為良醫」自勉,從此「究心《靈》、《素》,晝夜考索,直選精微」。

王士雄「年未冠,遊長山,即以良醫聞。迄今十餘年來,車轍千里計,指下所全生蓋不知若干人矣」;「能洞徹病情而投劑多效」。如「咸豐中,……吳越避寇者麕集,疫癘大作,士雄療治,多全活」。其「治病之奇,若有天授,遠近目為神醫」;「療疾之神,人莫能測」。他醫術高明,且十分勤勉,「視疾之外,足不輕出戶,手未嘗釋卷」;「而視疾之暇,恆手一編不輟也」。

王士雄生年正逢「嘉道中衰」,雖「世有亂征」、吏治衰敗、民不聊生;且因「家無擔石儲,衣食於奔走有年」,但他不改其志,始終肆力於醫,且存仁著述、筆耕不輟。他終其一生,撰寫了「醫學叢書十六種」、「醫案十四卷」。其著作「上追《靈》《素》,下纂諸家,抉其奧以顯其幽,存其純而糾其繆,道明世俗之風,說盡暗昧之弊,分混淆,別邪異」,使得「千古流弊,一旦而消,萬世蔽蒙,一朝而破」,可謂「功蓋前賢」、「有用於世」,不負其父之遺願。

王士雄著述頗豐,卻不為牟利,僅是本著一顆濟世安民的仁心。如《霍亂論》,是因他發現被人俗稱的「掉腳痧」一症是「霍亂轉筋之候」,但「古書未載,舉世謂為奇病,紛紛影射,夭札實多」,且「猶慮沉迷者之未盡覺」而作。後重訂此書,也是因為「壬戌夏,此間霍亂盛行,求先生書不易得」。他「惻然傷之,慨將原稿重為校訂,語加暢,法加詳,類證咸備,寓意持深」。

王士雄終其一生,撰寫了「醫學叢書十六種」、「醫案十四卷」。(Fotolia)

據《清史稿‧列傳》記載,王士雄「所著凡數種,以二者為精詳」。其一為「致慎於溫補」、「醫者奉為圭臬」的《霍亂論》;其二就是「以軒岐、仲景之文為經,葉薛諸家之辨為緯」,「兼採昔賢諸說,擇善而從」的《溫熱經緯》。因「溫熱一證,庸手妄為治療,夭札多矣」,王士雄「憫之而作此書」。清代史學家汪曰楨將此「目為寶書」,讚曰「活人妙術,司命良箴。不偏不易,宜古宜今。千狐之裘,百衲之琴。軒岐可作,其鑒此心」。

王士雄宅心仁厚,體察百姓之疾苦不僅來自於各種急症舊患,還源於「飲食失宜」。他撰寫《隨息居飲食譜》一書,正值「石米八千,斤齏四十。茫茫浩劫,呼籲無門」之時,「食糠而充」、「將為餓殍」的王士雄在此書前序中寫道,「國以民為本,而民失其教,或以亂天下。人以食為養,而飲食失宜,或以害身命。衛國、衛生,理無二致」,可見其身處亂世,卻仍「軫念民艱,慨然有救世之志」。

他的好友呂慎庵為此書題跋曰:「書言近而旨遠」,「以水始,以蝗終,寓意深矣」。清代畫家董耀也題跋曰:「飲不思源,則為忘本,此夢隱《飲食譜》之所由作也。」他認為此書不僅有「救荒之功」,亦可使天下後世「養生卻病」。

王士雄所著的醫書中不僅有「活人」之術、「養生」之道,甚至還有他自己患病時所親身經歷的神奇夢境。他十二歲那年夏天得了溫病,「甚劇,父母深憂之」。他在夢中看見諸神將相對他說:「此一路福星也」,然後他就醒了,出了一身汗,病也好了。

道光十四年,他舉家患疫。在病危之際,夢見一淡妝中年婦女,給他吃了一粒紅色藥丸。他當時大汗淋漓,醒來後口中仍有藥香,而病已經好了。

道光二十二年,他又生病了。發高燒時,夢見太陽和月亮一起掛在天上,還垂下來兩根帶子,他「手挽兩帶而撼之,日月皆動,遂驚醒,出汗而愈」。

道光二十六年盛夏,他「滿額暑瘍,續患痢,又患瘧」,夢見自己乘風而行,病快好時,飛升到雲霄,又突然墜入深淵,隨即「汗出如涌而蘇」。

王士雄夢見自己乘風而行。示意圖,圖為明 唐寅《夢仙草堂圖》局部,弗利爾藝術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道光二十九年夏天,他不慎吸了他人身上的穢毒,「歸而即病」。雖然服藥後見好,但不時還會夢到自己「身化異類,遍體鱗甲,游泳深淵,騰雲而上」。他當時「汗如沐雨」,神奇的是,屋外也在下雨,且「數日不止,江浙因以成災」。

到了咸豐六年十月初六的晚上,王士雄又在病中夢見法華山來人,為他準備好了冠服和車馬隨從,要迎他赴職。他「忻然冠帶而去,出錢塘門,過昭慶寺,見老少婦女數百人持香攔阻,因停輿」。未久,東嶽傳令來,要把他送回家。他剛到家門口,就跌了一跤。然後,他的夢就醒了。

王士雄在《歸硯錄》卷四的最後寫道,「附錄於此,以存夢境」,足見其真實不虛。說到《歸硯錄》,亦是這位清代名醫的傳奇之作。他為此書作序時說,「攜一硯以泛於江、浮於海,荏苒三十餘年,僅載一硯以歸籍」;「雖以硯遊,而遊為歸之計,歸乃遊之本也」。

他的諸多好友為此書題詞,欣賞他「硯田同作歸耕計,對榻西窗論道經」的處世之風;稱讚他「濟時有道同良相,涉世無機是散仙」。或許,這位以「有用於世」為畢生之志的清代神醫在「遁世逍遙寄睡鄉,回春妙手擅岐黃」之間所尋求的,就是一種出世之道。@*#

參考資料:

《清史稿‧列傳》
《海寧州志稿‧人物誌》
民國十一年《杭州府志‧人物》
《歸硯錄》序
《回春錄》序
《霍亂論》諸葛竹泉序
《隨息居重訂霍亂論》跋
《隨息居飲食譜》跋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張擴,字子充,北宋年間「以醫名江東」,「其察脈非特知人之疾,至於貴賤福禍,期以歲月旬日,若神。」張擴與宋寧宗趙擴同名,為有所避諱,後多以「張子充」為名。
  • 說到神醫扁鵲,知曉其大名的中國人還真不少。不過,中國人知曉的扁鵲(約前407年—約前310年)原姓秦,名越人,戰國時代名醫,與華佗、張仲景、李時珍並稱中國古代四大名醫。盧醫、扁鵲是他的綽號。
  • 清朝初年,三吳兩淮的名醫中出了這樣一位奇人。他就是被明朝萬曆三十八年的探花、明末清初的禮部侍郎錢謙益稱為「醫聖」的喻昌。
  • 中藥摻硃砂造成鉛中毒事件引起民眾擔憂,但衛福部中醫藥司表明此為個案。應如何安心使用中藥?(Shutterstock)
    北宋崇寧元年(1102年),皇帝下詔,是凡有功、服務十年以上的醫官,可獲團練使的頭銜。當時的醫官張銳(字子剛)就獲封甘肅成州的團練使。
  • 元朝末年,江浙一帶有位與丹溪學派的創始人朱丹溪(名震亨,字彥修)不相伯仲的名醫,他叫葛[ascii]乾[/ascii]孫。葛[ascii]乾[/ascii]孫(1305~1353年),字可久,長洲(今江蘇蘇州)人。他天賦異稟、氣質不凡,且身材魁碩、體力超群。未滿二十歲時,他就喜歡鑽研擊劍之術以及排兵布陣之法,甚至對「百家眾技,靡不精究」,且「通陰陽、律曆、星命之術」。
  • 自古為官,如果是廉潔公正、能為民洗刷冤屈的清官,無不受到百姓的推崇愛戴。北宋的包拯以包青天聞名天下,就是最好的例子。而在南宋,也有一位宋慈,善於破解懸疑命案,使冤情得以昭雪,令人稱奇叫好。
  • 被載入《明史‧方伎傳》中的御醫共有五位,其中最值得一提的當屬令三朝帝王愛重的御醫戴思恭。戴思恭(1324~1405年),字原禮,號肅齋,明朝浦江(今諸暨市馬劍鎮馬劍村)人。他「生儒家,習聞詩禮之訓,惓惓有志於澤物」;「自幼莊重,不苟言笑,孝謹溫良」;「讀書明大義,穎悟絕人」;「暇日於星象堪輿風鑒之術,靡不旁推曲究,尤精心軒岐書」。
  • 浙江杭州淨慈寺
    龔廷賢(1522~1619),字子才,號雲林。他「少為儒」、「業舉子,飽經術」,雖科舉不第,但「雅好醫病」,「遂纘父業,精於醫」。他的父親龔信,號西園,「負才玄覽,為世儒醫」,曾任太醫院醫官,「尤為醫林所宗」。雖說父子二人皆「以醫大行於世」,但「蓋世醫云∶余以知西園, 故因知其子」,可見龔廷賢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 明初時,在雲南嵩陽(今嵩陽縣楊林鎮)一帶,有這樣一位才華橫溢的名士,從不惑之年到古稀之年,至少撰寫了19部(明正德《雲南志》載)為「滇人多傳之」並影響至今的經典巨著。他所著之書不僅數量驚人,且涉獵廣泛,從中草藥、音韻學、詩詞歌賦到軍事要略,足見其對「醫道、陰陽、地理、丹青無不通曉」。這位名士就是被時人稱為「小聖」、被後人稱為「隱士」、「理學宗匠」、「百世之師」的蘭茂。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