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仁医王士雄福星高照 梦境中神明为他治病

文/颜丹
王士雄“忻然冠带而去,出钱塘门,过昭庆寺,见老少妇女数百人持香拦阻,因停舆”。示意图。(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8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与叶天士、薛生白齐名的清代温病学大家王士雄(1808~1868年),字孟英,号梦隐。他曾“居于杭,世为医”,虽“抱有用之才”,却“无功名之志”;虽“操活人之术,而隐于布衣”。

他“年十四失怙”,大半生颠沛流离。他父亲临终前对他说:“人生天地间,必期有用于世。你若能有此志向,我便死而无憾了。”他虽顾虑“家贫性介,不能置身通显”,但仍以“不为良相则为良医”自勉,从此“究心《灵》、《素》,昼夜考索,直选精微”。

王士雄“年未冠,游长山,即以良医闻。迄今十余年来,车辙千里计,指下所全生盖不知若干人矣”;“能洞彻病情而投剂多效”。如“咸丰中,……吴越避寇者麕集,疫疠大作,士雄疗治,多全活”。其“治病之奇,若有天授,远近目为神医”;“疗疾之神,人莫能测”。他医术高明,且十分勤勉,“视疾之外,足不轻出户,手未尝释卷”;“而视疾之暇,恒手一编不辍也”。

王士雄生年正逢“嘉道中衰”,虽“世有乱征”、吏治衰败、民不聊生;且因“家无担石储,衣食于奔走有年”,但他不改其志,始终肆力于医,且存仁著述、笔耕不辍。他终其一生,撰写了“医学丛书十六种”、“医案十四卷”。其著作“上追《灵》《素》,下纂诸家,抉其奥以显其幽,存其纯而纠其缪,道明世俗之风,说尽暗昧之弊,分混淆,别邪异”,使得“千古流弊,一旦而消,万世蔽蒙,一朝而破”,可谓“功盖前贤”、“有用于世”,不负其父之遗愿。

王士雄著述颇丰,却不为牟利,仅是本着一颗济世安民的仁心。如《霍乱论》,是因他发现被人俗称的“掉脚痧”一症是“霍乱转筋之候”,但“古书未载,举世谓为奇病,纷纷影射,夭札实多”,且“犹虑沉迷者之未尽觉”而作。后重订此书,也是因为“壬戌夏,此间霍乱盛行,求先生书不易得”。他“恻然伤之,慨将原稿重为校订,语加畅,法加详,类证咸备,寓意持深”。

王士雄终其一生,撰写了“医学丛书十六种”、“医案十四卷”。(Fotolia)

据《清史稿‧列传》记载,王士雄“所著凡数种,以二者为精详”。其一为“致慎于温补”、“医者奉为圭臬”的《霍乱论》;其二就是“以轩岐、仲景之文为经,叶薛诸家之辨为纬”,“兼采昔贤诸说,择善而从”的《温热经纬》。因“温热一证,庸手妄为治疗,夭札多矣”,王士雄“悯之而作此书”。清代史学家汪曰桢将此“目为宝书”,赞曰“活人妙术,司命良箴。不偏不易,宜古宜今。千狐之裘,百衲之琴。轩岐可作,其鉴此心”。

王士雄宅心仁厚,体察百姓之疾苦不仅来自于各种急症旧患,还源于“饮食失宜”。他撰写《随息居饮食谱》一书,正值“石米八千,斤齑四十。茫茫浩劫,呼吁无门”之时,“食糠而充”、“将为饿殍”的王士雄在此书前序中写道,“国以民为本,而民失其教,或以乱天下。人以食为养,而饮食失宜,或以害身命。卫国、卫生,理无二致”,可见其身处乱世,却仍“轸念民艰,慨然有救世之志”。

他的好友吕慎庵为此书题跋曰:“书言近而旨远”,“以水始,以蝗终,寓意深矣”。清代画家董耀也题跋曰:“饮不思源,则为忘本,此梦隐《饮食谱》之所由作也。”他认为此书不仅有“救荒之功”,亦可使天下后世“养生却病”。

王士雄所著的医书中不仅有“活人”之术、“养生”之道,甚至还有他自己患病时所亲身经历的神奇梦境。他十二岁那年夏天得了温病,“甚剧,父母深忧之”。他在梦中看见诸神将相对他说:“此一路福星也”,然后他就醒了,出了一身汗,病也好了。

道光十四年,他举家患疫。在病危之际,梦见一淡妆中年妇女,给他吃了一粒红色药丸。他当时大汗淋漓,醒来后口中仍有药香,而病已经好了。

道光二十二年,他又生病了。发高烧时,梦见太阳和月亮一起挂在天上,还垂下来两根带子,他“手挽两带而撼之,日月皆动,遂惊醒,出汗而愈”。

道光二十六年盛夏,他“满额暑疡,续患痢,又患疟”,梦见自己乘风而行,病快好时,飞升到云霄,又突然坠入深渊,随即“汗出如涌而苏”。

王士雄梦见自己乘风而行。示意图,图为明 唐寅《梦仙草堂图》局部,弗利尔艺术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道光二十九年夏天,他不慎吸了他人身上的秽毒,“归而即病”。虽然服药后见好,但不时还会梦到自己“身化异类,遍体鳞甲,游泳深渊,腾云而上”。他当时“汗如沐雨”,神奇的是,屋外也在下雨,且“数日不止,江浙因以成灾”。

到了咸丰六年十月初六的晚上,王士雄又在病中梦见法华山来人,为他准备好了冠服和车马随从,要迎他赴职。他“忻然冠带而去,出钱塘门,过昭庆寺,见老少妇女数百人持香拦阻,因停舆”。未久,东岳传令来,要把他送回家。他刚到家门口,就跌了一跤。然后,他的梦就醒了。

王士雄在《归砚录》卷四的最后写道,“附录于此,以存梦境”,足见其真实不虚。说到《归砚录》,亦是这位清代名医的传奇之作。他为此书作序时说,“携一砚以泛于江、浮于海,荏苒三十余年,仅载一砚以归籍”;“虽以砚游,而游为归之计,归乃游之本也”。

他的诸多好友为此书题词,欣赏他“砚田同作归耕计,对榻西窗论道经”的处世之风;称赞他“济时有道同良相,涉世无机是散仙”。或许,这位以“有用于世”为毕生之志的清代神医在“遁世逍遥寄睡乡,回春妙手擅岐黄”之间所寻求的,就是一种出世之道。@*#

参考资料:

《清史稿‧列传》
《海宁州志稿‧人物志》
民国十一年《杭州府志‧人物》
《归砚录》序
《回春录》序
《霍乱论》诸葛竹泉序
《随息居重订霍乱论》跋
《随息居饮食谱》跋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明朝的帝王大多宅心仁厚、善用贤能,对御医们也十分爱重。被载入《明史》的御医戴思恭是太祖朱元璋力赞的仁义之士,是建文帝朱允炆心中当之无愧的太医院使。到成祖朱棣时,对他的爱重则更是到了“时时乐与公语,或捋其须,或命坐御榻下,与论古今事,每抵暮始休”的程度。
  • 在清代康乾盛世之年,江苏吴县出了一位“多学能诗”、“工画兰,善拳勇”的名医,他就是薛雪。薛雪,字生白,生于康熙二十年(1681年),卒于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他博学多通,为人洒脱、性情豁达,连所居住的山庄也“有花竹林泉之胜”。
  • 滑寿,字伯仁,生于元大德年间,卒于明洪武年间。据明代的《浙江通志》记载,他“医通神,所疗无不奇效”。《绍兴府志》上也说,他能判定人的生死,与“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朱丹溪齐名。
  • 示意图:明 仇英《人物故事图册》。(公有领域)
    北宋年间有一奇人,名郝允,是博陵(河北定州一带)人。他年少时曾代替兄长随军征伐河朔,但因无法忍受军中的辛苦,于是就逃走了。一天夜里,月亮高悬,郝允行走在山间,走累了,就坐在一棵大树下休息。忽然,一只像大鸟一样的东西飞到他头上,他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位黄衣道人。郝允立即双手合十,乞求道人教给他谋生之术。道士说:“你就是郝允吗?”然后,就传给了他一些医术。
  • 张扩,字子充,北宋年间“以医名江东”,“其察脉非特知人之疾,至于贵贱福祸,期以岁月旬日,若神。”张扩与宋宁宗赵扩同名,为有所避讳,后多以“张子充”为名。
  • 说到神医扁鹊,知晓其大名的中国人还真不少。不过,中国人知晓的扁鹊(约前407年—约前310年)原姓秦,名越人,战国时代名医,与华佗、张仲景、李时珍并称中国古代四大名医。卢医、扁鹊是他的绰号。
  • 清朝初年,三吴两淮的名医中出了这样一位奇人。他就是被明朝万历三十八年的探花、明末清初的礼部侍郎钱谦益称为“医圣”的喻昌。
  • 中药掺朱砂造成铅中毒事件引起民众担忧,但卫福部中医药司表明此为个案。应如何安心使用中药?(Shutterstock)
    北宋崇宁元年(1102年),皇帝下诏,是凡有功、服务十年以上的医官,可获团练使的头衔。当时的医官张锐(字子刚)就获封甘肃成州的团练使。
  • 元朝末年,江浙一带有位与丹溪学派的创始人朱丹溪(名震亨,字彦修)不相伯仲的名医,他叫葛[ascii]干[/ascii]孙。葛[ascii]干[/ascii]孙(1305~1353年),字可久,长洲(今江苏苏州)人。他天赋异禀、气质不凡,且身材魁硕、体力超群。未满二十岁时,他就喜欢钻研击剑之术以及排兵布阵之法,甚至对“百家众技,靡不精究”,且“通阴阳、律历、星命之术”。
  • 自古为官,如果是廉洁公正、能为民洗刷冤屈的清官,无不受到百姓的推崇爱戴。北宋的包拯以包青天闻名天下,就是最好的例子。而在南宋,也有一位宋慈,善于破解悬疑命案,使冤情得以昭雪,令人称奇叫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