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誠之作:絢麗繽紛的西班牙雕塑世界(下)

「西班牙裔社會博物館和圖書館」展覽:《鍍金人物:木頭和粘土製作的雕塑》
文/洛林‧費里爾(Lorraine Ferrier)翻譯/原泉
路易莎‧羅爾丹創作的《聖凱瑟琳的神祕婚姻》(The Mystical Marriage of St. Catherine),1692─1706年,彩色赤陶;14 3/8英寸x17 3/4英寸x11 5/8英寸x32 1/4英寸。(The Hispanic Society Museum & Library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72
【字號】    

未著色的石頭、大理石或青銅雕塑在西方神聖藝術中占主導地位,這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文藝復興時期的巨匠,如多納泰羅(Donatello)和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巴洛克時期的雕塑家吉安‧洛倫索‧貝爾尼尼(Gian Lorenzo Bernini)和新古典主義雕塑家安東尼奧‧卡諾瓦(Antonio Canova)。

點擊這裡可閱讀本篇的上部

殉道者的苦難

萊納漢(Patrick Lenaghan,紐約西班牙社會博物館和圖書館的印刷品、照片與雕塑主要策展人)說,仔細觀察展覽中的一些雕塑,可以看到「因使用而留下的破損」。阿隆索·馬丁內斯(Alonso Martínez)的作品《祝福聖子》(Blessing Christ Child)中,人物的脖子和手臂上都有擦傷。多年來,裸體的雕像被穿上了不同的服裝,導致在衣服穿上和拉下地方的塗層出現磨損。

阿隆索‧馬丁內斯(Alonso Martínez)的作品《祝福聖子》(Blessing Christ Child),約1645年,過去被認為是弗朗西斯科·德·里巴斯(1616─1679)的作品。彩飾木製雕塑,31 1/2 × 10 7/8英寸(人物和底座)。(The Hispanic Society Museum & Library提供)

雕塑主人改變作品的方式往往也相當迷人。在展覽中,佩德羅‧德‧梅納(Pedro de Mena)的一件英俊男子半身像作品,使用了玻璃眼睛、修剪整齊的鬍鬚和微微張開的嘴巧妙地呈現了出來。然而,仔細一看,會發現男子的喉嚨有傷痕,而且面露驚恐,臉部表情充滿了震驚和絕望。這座半身像描繪的是聖亞西古拉(St. Acisclus),他是一名前羅馬士兵,在公元4世紀因忠於自己的信仰而殉道。

佩德羅‧德‧梅納(Pedro de Mena)的作品《聖亞西古拉》(St. Acisclus),約1680年。多色、鍍金木製雕塑;19 3/4 x 16 5/8 x 8 1/2英寸。(The Hispanic Society Museum & Library提供)

這座半身像原本是一個更情緒充沛、充滿感召力的形象。一張老照片顯示這尊雕像原本有完整的前臂和軀幹。玻璃做的淚水從這個男人的臉上滑落下來,他的脖子上還留有更多的血。萊納漢說:「它最初的樣子更加突顯了在苦難面前,如何堅持自已的信仰。」他認為,為了使雕塑更受買家的青睞,這尊雕像被淡化了,變成了一個半身像,也許是因為古代半身像更被看好。

另一個被改變的例子是一件《耶穌受難》作品。這件作品讓萊納漢十分困惑,因為不知道雕塑家到底是誰。作品中,基督被釘在十字架上,聖母瑪利亞在他的腳下。西班牙裔協會在一次拍賣會上買下了它,當時沒有時間考查出自何人之手。

不過,他很快地意識到,作品中的聖母瑪利亞是由19世紀的西班牙雕塑家曼努埃爾‧岡薩雷斯‧桑托斯(Manuel González Santos)創作的,但是這件《耶穌受難》作品完全沒有反映出這位雕塑家的風格。當一位朋友強烈暗示這件作品出自17世紀西班牙雕塑家巴勃羅‧德‧羅哈斯(Pablo de Rojas)之手時,萊納漢感到非常震驚。他說:「我驚呆了,因為擁有巴勃羅‧德‧羅哈斯的雕像是一個大驚喜。」萊納漢現在認為,作品上的聖母大約是兩百年後的一位雕像擁有人加上去的。

影響新世界

當西班牙人來到新大陸時,宗教雕塑在使當地居民皈依天主教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只要有機會,西班牙雕塑家便會將他們的技術傳授給當地的雕塑家,使得拉丁美洲的宗教作品也帶有同樣西班牙的風格。例如,展覽中的兩件作品——《聖弗朗西斯」(St. Francis)和《聖母瑪利亞》(Mater Dolorosa)一直被認為是西班牙大師的作品,直到最近才被認定為墨西哥藝術家的作品。

匿名墨西哥雕塑家的作品《七苦聖母》(Mater Dolorosa或Our Lady of Sorrows),17世紀。彩色木製雕塑,65 3/4 × 26英寸。(The Hispanic Society Museum & Library提供)

有時候,拉丁美洲的藝術家們會融合西班牙風格,使雕塑呈現出一種特殊的當地風格。例如在西班牙,雕塑最底層通常使用黃金,在上面塗上顏料後,會再刮掉表面上的一些顏料,露出下面的黃金塗層。但仍有部分地黃金隱藏在顏料下面,以進一步達到增強顏料的效果。萊納漢解釋說,厄瓜多爾基多的藝術家在他們的雕像中不僅使用黃金,也用白銀打底。這種做法在西班牙已經存在,但厄瓜多爾雕塑家將它與黃金放在一起,使其產生更加強烈的效果。

厄瓜多爾一位匿名雕塑家的作品《天啟聖母》(Our Lady of the Apocalypse),又稱《基多聖母》(Virgin of Quito),1700年—1725年。彩色鍍金木製雕塑,31 1/4 × 11 1/2 × 16 3/8英寸(含翅膀)。(The Hispanic Society Museum & Library提供)
厄瓜多爾一位匿名雕塑家的作品《聖彌額爾總領天使》(St. Michael Archangel),1700年—1725年,彩色鍍金木製雕塑,51英寸高。(The Hispanic Society Museum & Library提供)

萊納漢解釋說,基多是新世界的第四大城市,僅次於利馬、哈瓦那和墨西哥城。基多的部分財富來自其眾多的銀礦。展覽中的《基多聖母》(Virgin of Quito)和《聖彌額爾總領天使》(St. Michael Archangel)便是基多工藝的兩個例子,它們都使用了金和銀打底,在這些作品中使用銀色打底,增強了紅色和藍色的色彩,賦予作品一種電光般的閃亮質感。

展覽的亮點之一便是來自基多的作品《人的四種命運》(the Four fate of Man),作者是曼努埃爾‧奇利(Manuel Chili),他更廣為人知的名字是卡斯皮卡拉(Caspicara)。這是一部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生動地向觀眾展示了不道德生活,以及遵循神聖戒律的道德生活所產生的各種後果。人們對這個作品知之甚少;目前還沒有類似的雕塑形式。

曼努埃爾‧奇利(Manuel Chili),又稱卡斯皮卡拉(Caspicara)的作品《人的四種命運》(the Four fate of Man),約1775年。(左至右):《死亡》(Death),7 x 4 5/8 x 3 1/4英寸;《靈魂在地獄》(Soul in Hell),7 x 5 3/4 x 3 1/9英寸;《靈魂在煉獄》(Soul in Purgatory),6 5/8 x 4 3/8 x 4 7/8英寸;《靈魂在天堂》(Soul in Heaven),6 7/8 x 4 3/8 x 4 7/8英寸。彩色木製雕塑、玻璃、金屬。(The Hispanic Society Museum & Library提供)

萊納漢解釋說,卡斯皮卡拉可能從那不勒斯的蠟像中,得到了關於圖像學和神學概念的大致指導,這些蠟像展示了地獄中的靈魂。萊納漢對這套小雕像上的細節印象深刻,這些細節說明了作者驚人的天賦和靈巧的觸感。

「隨著18世紀的發展,新古典主義的規範和美學開始在西班牙盛行,對於一些雕像有了更多的限制,也許沒有了那麼直白的情感表露。但是藝術題材中情感的重要性……從未離開焦點,因為我認為在近代以前的世界中,聖潔來自於苦難。因此,衡量聖潔的標準是你遭受了多少痛苦,以及你對信仰的奉獻。」萊納漢最後補充道。◇

紐約「西班牙裔社會博物館和圖書館」的《鍍金人物:木頭和粘土製作的雕塑》展覽將持續到2022年1月9日。了解更多資訊請參閱這裡

原文:Made for the Devout: The Gloriously Colorful World of Hispanic Sacred Sculptures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韓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501年,26歲的米開蘭基羅回到成為共和政體的佛羅倫斯,此時薩弗納羅拉已被處以火刑,索德里尼(Piero Soderini)於1502年繼任行政首長,呈現一番新氣象。由於羅馬的《聖母悼子像》廣受讚譽,米開朗基羅開始嶄露頭角,大量的工作合同蜂擁而至,其中最重要的,應屬新共和國政府委託的重要公共藝術工程,一是代表佛羅倫斯精神的《大衛》雕像(1501~1503年),其次是在維奇歐宮的議事大廳與達芬奇《安加里之戰》對壘的壁畫《卡西納之役》。
  • 越南一位熱情的粘土藝術家從世界各地不同的文化和地區汲取靈感,通過雕塑各種微型廚具和食物進一步提高了她的工藝水平。她的藝術品充滿錯綜複雜的細節,使每件作品看起來都栩栩如生。
  • 喬治·華盛頓像
    一座身著長袍與涼鞋、氣勢威武的華盛頓像,就這樣以總統之姿展現在眾人面前。他舉起右手伸向天際,表示對神的尊敬,而左手則遞出一把劍。
  • 日本東京一位年輕的女藝術家通過自學紙板藝術,將一些舊紙箱翻新成令人稱讚的雕塑作品,開創了自己獨特的事業。
  • 在校園內的一個小角落裡種有一大叢仙人掌,五六株雜亂的長在一起,長得很高很茂密。因為它有尖刺,少有人敢靠近它,學生們打掃校園時也都離它遠遠的。不過,在這些畏人的針刺叢生的隱處,竟然有小雀兒在那裡築巢,既隱密又安全。
  • 在這場大瘟疫之後, 我們將穿越現代科技文明的廢墟, 回到人類文明的泉源。此時,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 邀請全世界藝術家一起來思索: 在變形、抽象的繪畫一百多年後, 如何把寫實繪畫放回主舞台, 尋回創作的心法,再現藝術的曙光?
  • 自晚清翰林王懿榮發現甲骨文後,許多學者、名人參與甲骨文研究,其中一些人進行臨摹與書法創作,遂使甲骨文書法藝術再生…
  • 甲骨文是商至周初之際契刻在龜甲獸骨上的文字。它是三千多年前漢代文字發展成熟的體現,是遠古盛世文明的時代象徵,藴含著中華文明的基因。
  • 一九九八年冬天,邀同事經龍潭到楊梅,沿路邊玩邊寫生。途經楊梅鎮附近的某一個小村落,不期然看到對面那座小丘陵上有整齊排列的茶園以及山後的一批高樓大廈,櫛比而立,恍如海市蜃樓,美得令人驚羨。(當時的寫生稿放在《徐明義畫集四》P.74頁,可與此圖相參。)
  • 看畫題就知道,有閑適寧靜的心境,才能畫出一張淡泊致遠的作品。 閑聽溪聲靜看山——多麼悠然高雅閑靜的生活啊,令人嚮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