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名醫張擴通奇術 憑脈象可預知人官運與生死

文/顏丹
張子充不僅療疾如神,預測他人的仕途官運、死生禍福也毫無差池。示意圖。(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107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張擴,字子充,北宋年間「以醫名江東」,「其察脈非特知人之疾,至於貴賤福禍,期以歲月旬日,若神。」張擴與宋寧宗趙擴同名,為有所避諱,後多以「張子充」為名。

張子充是歙縣人,他家在鄉里小有名氣,因資財雄厚,族人中不乏精通醫術之人。如在當地被譽為「醫師之冠」的張子發,他的醫術由哥哥張子充「親授指教」,「故其議論有據,切脈精審。」又如張子發的兒子張彥仁、孫子張杲也都繼承了家學。據南宋名臣何鑄回憶,「子充之術不凡,其傳於後者,猶如此也。」

稱張子充為伯祖的張杲是南宋名醫,他所撰寫的《醫說》十卷不僅對宋以前的116位名醫都有所記載,還收錄了不少「奇疾險證」、「古之專門禁方」。而其伯祖張子充診脈、療疾之事也被寫入其中,並流傳至今。

張子充「少好醫」,曾跟隨「北宋醫王」龐安時學習醫術。當時跟龐安時學醫的超過60人,他卻獨偏愛張子充一人。

當時,四川一帶還有一個叫王朴的人精通一種奇術,他給人診脈後不但能「知人之病」,還能「知人貴賤」、「測人之死生福禍」。張子充聽說後就去找他,此後「服膺幾年,盡得其妙」;「受其衣領祕藏《素書》甚詳,後以此活人,不可勝計」。

根據中醫五運六氣學說推演,到了春季,新冠瘟疫可能更容易傷害青少年。(Shutterstock)
王朴給人診脈後不但能「知人之病」,還能「知人貴賤」、「測人之死生福禍」。示意圖。(Shutterstock)

安徽南陵有位富人的兒子得了寒疾。要說救不活了呢,他氣息尚存;要說還有救,他又迷迷糊糊的,認不清人。於是,富人把張子充請來,他診完脈後笑著說:「這是嗜臥之症,我現下就有藥。但你兒子三日後才能醒,醒後肯定想喝水,你就讓他用水服下此藥。之後,他會酣睡不醒。你不要驚動他,等他自己醒來後發了汗,就沒事了。」富人照張子充的話去做,他兒子的病很快就好了。

北宋著名詩人郭祥正的兒子得了異疾,他骨瘦如柴,不停地咳嗽。醫生都以為是癆症,眼看他只剩下一口氣了,卻不知如何是好。張子充與郭祥正素來交好,他診完脈後說:「你兒子沒有大礙,不必憂慮。」

第二天,郭祥正邀張子充來家中吃飯。張子充問他:「都請了誰啊?」郭祥正說:「只請了你一人。」張子充說:「可再請一位。」郭祥正很困惑,問他:「還有誰能來?」張子充說:「把你生病的兒子叫過來。」郭祥正更不解了,問他:「犬子都病成這樣了,還能陪我們飲宴嗎?」

張子充沒有直接回答他,只堅持讓他把生病的兒子叫來。席間,張子充拿出一瓶藥酒,讓他兒子喝下。不一會兒,他就犯病了,不停地吐口水。這時,張子充對郭祥正說:「你看,他吐出的口水中有東西。」郭祥正仔細一看,是一塊魚骨。而他兒子多年的頑疾就這樣被治好了。

郭祥正擅長作詩,據《宋史》記載,他是李白轉世。出生前,其母就曾夢見李白;他的詩作也頗有李白的仙逸之風。為了表達謝意,稱讚張子充的仁心妙術,郭祥正為其作詩曰:

君不見左真人、韓伯休,
聞名不可見,今乃逢張侯。張侯生新安,聲名滿皇州。
探賾陰陽關,壽命推短修。何代無異人,志妙安可求。
靈丹輒起死,固匪醫之流。衣冠乃儒者,眉宇仙氣浮。
願言分一粒,洗我千歲憂。高飛出塵寰,相追汗漫遊。

到合格、有信譽的中藥房購買中藥材,基本不會有問題。不可買來路不明的中藥。(Shutterstock)
張子充對富人說,「這是嗜臥之症,我現下就有藥。但你兒子三日後才能醒,醒後肯定想喝水,你就讓他用水服下此藥。」示意圖。(Shutterstock)

張子充不僅療疾如神,預測他人的仕途官運、死生禍福也毫無差池。於是,「鄉邦前輩在國學者無不扣之」;「士夫聞公名者,皆踵至沓來,惟恐其後」。

有位士大夫,張子充給他診脈,然後對他說:「從你的脈象上來看,你只有七天的壽命。但第五天時,你卻有一次官運。」到了第五天,那人果然被任命為齊州通判,於是他很得意地到處說:「張擴簡直就是胡說八道,我今天才當了官,又怎會說死就死呢?」兩天後,那人晨起洗漱時,突然就倒地不起了。

家中的子侄們一看,這人已救不活了,就趕緊去請張子充來。張子充對他們說:「我七日前就給他看過了,他的脈象是蝦游脈,根本就沒得治。」那人的兒子後來寫下此事,將張子充為其父診脈之事比作是扁鵲見齊桓公,以此來見證張子充診脈如神。

南宋高宗時被擢升為殿中侍御史的胡汝明在國子監讀書時,也曾讓張子充為其診脈。張子充告訴他:「你應該能考取進士,但如今你心脈未圓,時機未成。」到了政和元年(1111年),胡汝明又去找張子充,張子充對他說:「不出明年,你定能考取進士。」第二年果然如此。

南宋宰相汪伯彥在祁門讀書的時候,祁門宰因久聞張子充大名,就把他請來給三十多個儒生診脈。輪到汪伯彥了,張子充對他說:「你是南人得北脈,以後能當宰相,但考取進士後,仕途之路必由北方起。」當時,汪伯彥有意去京師開封,但因家貧而心有顧慮。張子充力贊其行,可汪伯彥到京師後,一直都沒有入仕的機會。於是,他對張子充說:「你的預測之術恐怕有誤啊!」張子充卻回答:「稍安勿躁,你定會有官位顯赫的那一日。」這年未過,汪伯彥就考取了進士,被授予大名簿一職。隨後,又當上了太中大夫;至建炎三年(1129年)成為宰相。正如張子充所言,汪伯彥這三次升遷果然都起於北方。

建中靖國元年(1101年),宋徽宗剛登基,就把「舊德元勛」范純仁(范仲淹之子)召回京師,想委以重任。范公當時已身患重疾,於是把張子充請來問他:「我此去還能活多久?」張子充回答:「從您的脈象來看,不到半年。」范公對他說:「我此行去京師,就全靠你的醫術了。」張子充回答:「這個願望還是可以實現的。」范公到了京師,便上奏朝廷,請求授予張子充假承務郎一職。沒過多久,范公就一病不起了。

建中靖國元年(1101年),宋徽宗剛登基,就把「舊德元勛」范純仁召回京師,想委以重任。圖為北宋都城汴梁,張擇端《清明上河圖》局部。(公共領域)

北宋名臣黃誥任淮西提刑時,在當塗遇到張子充。張子充為他診脈後說:「您的官運並不在淮西,以後還會相繼還朝,但是都不在現任宰相當政的這段時間內。我所說的那位宰相還未上任,等他上任了,皇帝就會下旨召見您。不出一年,您就會有三次升遷的機會。」張子充還對他說:「您的身體倒是無恙,可您夫人會得重病;那年九月,更有性命之憂。」

未久,蔡京當上了宰相,黃誥就接到聖旨,被任命為戶部郎中。八月,他升遷到吏部為官。九月,黃誥的夫人劉氏歿了。十二月,黃誥又被擢升為左司郎中。這樁樁件件與張子充說的一點不差。

於是,黃誥感嘆道:「通過脈象就能看出一個人有病沒病、是否可治的醫者過去一直都有,通過脈象能知曉婦人生死的醫者偶爾也會碰到,但給普通官員診脈之後就能知曉當朝宰相何時更換的醫者,我卻從未見過。看來,懂陰陽術數真能洞徹天地之玄奧、探知萬物之造化。若非如此,張子充又怎會有這樣的本事?」

遊京師的張子充「以疾證占休咎」,「累累皆中」,這難免會讓一些人心生疑惑。他們懷疑張子充不是從脈象上看出來的,而是用了其它的異能方術。不過,宋神宗元豐五年的狀元、徽宗時官至吏部尚書的黃裳卻對此深信不疑,他說:「萬物墮五行數中,五行之在五臟,死生禍福之變,動於脈、見於面、聞於聲,乃其深切著明者也,又何疑之哉?」

有人疑,有人信,或許才能顯出診脈術的神奇。張子充生年不詳,「名盛於崇寧、大觀時,而享年止四十有九。」他去世那天,晨起去見郡守,對他說:「我的白事將會發生在今日午時,到時要麻煩你來費心操持。」郡守不信,說:「不會吧!」張子充就告訴他:「我給自己看過,血已入心脈了。」到了那天中午,張子充就如期而卒了。@*#

參考資料:

《醫說》十卷
《歙縣誌》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滑壽,字伯仁,生於元大德年間,卒於明洪武年間。據明代的《浙江通志》記載,他「醫通神,所療無不奇效」。《紹興府志》上也說,他能判定人的生死,與「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朱丹溪齊名。
  • 示意圖:明 仇英《人物故事圖冊》。(公有領域)
    北宋年間有一奇人,名郝允,是博陵(河北定州一帶)人。他年少時曾代替兄長隨軍征伐河朔,但因無法忍受軍中的辛苦,於是就逃走了。一天夜裡,月亮高懸,郝允行走在山間,走累了,就坐在一棵大樹下休息。忽然,一隻像大鳥一樣的東西飛到他頭上,他仔細一看,原來是一位黃衣道人。郝允立即雙手合十,乞求道人教給他謀生之術。道士說:「你就是郝允嗎?」然後,就傳給了他一些醫術。
  • 說到神醫扁鵲,知曉其大名的中國人還真不少。不過,中國人知曉的扁鵲(約前407年—約前310年)原姓秦,名越人,戰國時代名醫,與華佗、張仲景、李時珍並稱中國古代四大名醫。盧醫、扁鵲是他的綽號。
  • 清朝初年,三吳兩淮的名醫中出了這樣一位奇人。他就是被明朝萬曆三十八年的探花、明末清初的禮部侍郎錢謙益稱為「醫聖」的喻昌。
  • 中藥摻硃砂造成鉛中毒事件引起民眾擔憂,但衛福部中醫藥司表明此為個案。應如何安心使用中藥?(Shutterstock)
    北宋崇寧元年(1102年),皇帝下詔,是凡有功、服務十年以上的醫官,可獲團練使的頭銜。當時的醫官張銳(字子剛)就獲封甘肅成州的團練使。
  • 元朝末年,江浙一帶有位與丹溪學派的創始人朱丹溪(名震亨,字彥修)不相伯仲的名醫,他叫葛[ascii]乾[/ascii]孫。葛[ascii]乾[/ascii]孫(1305~1353年),字可久,長洲(今江蘇蘇州)人。他天賦異稟、氣質不凡,且身材魁碩、體力超群。未滿二十歲時,他就喜歡鑽研擊劍之術以及排兵布陣之法,甚至對「百家眾技,靡不精究」,且「通陰陽、律曆、星命之術」。
  • 自古為官,如果是廉潔公正、能為民洗刷冤屈的清官,無不受到百姓的推崇愛戴。北宋的包拯以包青天聞名天下,就是最好的例子。而在南宋,也有一位宋慈,善於破解懸疑命案,使冤情得以昭雪,令人稱奇叫好。
  • 被載入《明史‧方伎傳》中的御醫共有五位,其中最值得一提的當屬令三朝帝王愛重的御醫戴思恭。戴思恭(1324~1405年),字原禮,號肅齋,明朝浦江(今諸暨市馬劍鎮馬劍村)人。他「生儒家,習聞詩禮之訓,惓惓有志於澤物」;「自幼莊重,不苟言笑,孝謹溫良」;「讀書明大義,穎悟絕人」;「暇日於星象堪輿風鑒之術,靡不旁推曲究,尤精心軒岐書」。
  • 與葉天士、薛生白齊名的清代溫病學大家王士雄(1808~1868年),字孟英,號夢隱。他曾「居於杭,世為醫」,雖「抱有用之才」,卻「無功名之志」;雖「操活人之術,而隱於布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