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苑名人傳》:佛羅倫薩畫家、雕塑家達‧芬奇的一生(五)

喬治‧瓦薩里(Giorgio Vasari)著 嘉蓮譯
佚名大師臨摹的《安加利之戰》(Battle of Anghiari,又譯:安吉亞里戰役),展現了列奧納多·達·芬奇原作的核心場景,木板油畫,85×115 cm,曾為德國慕尼黑私人收藏(已佚失)。(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323
【字號】    

接上文

這位畫聖的卓越創作使他名聲大振,以致所有喜愛藝術的人——不,是佛羅倫薩全城的人都希望他能為他們留下一些手筆,於是人們到處提議,應該委託列奧納多完成些引人注目的大作,讓其作品展現的偉大天才、優雅與判斷力為這個國家增添榮光。旗手(註1)和市政官員們商定並頒布政令:新近建成的市政會議大廳,應該交給列奧納多來創作些美麗畫作——這座大廳是在朱利亞諾‧達桑加洛(Giuliano da San Gallo)、西蒙內‧波拉約洛(Simone Pollaiuolo,人稱Il Cronaca)、米開朗基羅‧博納羅蒂(Michelangelo Buonarroti)和巴喬‧達尼奧洛(Baccio d’Agnolo)的建議下設計的,後文會詳加介紹。於是,當時的正義旗手皮耶羅‧索德里尼(Piero Soderini)就將大廳(的繪畫裝飾工作)委託給了他。(註2)

列奧納多決定接手後,就著手在新聖母大殿(S. Maria Novella)「教宗大廳」(Sala del Papa)的牆上繪製草圖,以表現米蘭公爵菲利波手下大將尼古洛‧皮欽尼諾(Niccolò Piccinino)的故事。他構思了一群騎兵爭奪軍旗的場面,他設計這一場面時的奇思異想,公認此畫為技巧高超的傑作。

彼得‧保羅‧魯本斯,仿列奧納多‧達‧芬奇安加利之戰》(Battle of Anghiari),紙上黑粉筆、鋼筆墨水、水彩畫,1503─1505年作,45.2×63.7 cm,巴黎盧浮宮藏。(公有領域)

畫中的人與馬都讓觀者感受到憤怒、狂暴與仇恨,其中兩匹馬前腿交纏,用牙齒互相撕咬的激烈程度,一點也不亞於它們那爭奪軍旗的騎手。一名騎手在策馬疾馳中扭過身體,用臂膀之力抓住旗桿,欲將旗子從另外四人手中奪過來;其中兩人一手護旗,另一手揮劍欲斬斷旗桿;一位頭戴紅帽、怒目而視的老兵(譯註3)高聲吶喊著,他一手抓住旗桿,另一手舉起彎刀瞄準那兩名咬緊牙關、以最激烈姿態護衛旗幟的士兵,準備砍掉他們的雙手。

此外,在地面上、交錯的馬腿之間,畫家以「前縮透視法」畫了兩個交戰的人:在倒地者的上方,一名士兵高舉手臂,奮力將匕首刺向對方喉嚨;另一人則手腳並用拚命掙扎,以逃脫死亡。

列奧納多‧達‧芬奇,《安加利之戰》(Battle of Anghiari)局部,兩戰士頭像,粉筆/炭筆素描,1504—1505年作,19.1×18.8 cm,匈牙利布達佩斯市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列奧納多‧達‧芬奇,戰士頭像,粉筆素描,1504—1505年作,22.6×18.6 cm,匈牙利布達佩斯市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列奧納多在士兵服裝上千變萬化的創新發明簡直無法形容,「盔冠」和其它飾品也是同樣,更不用說馬的形體線條展現出令人難以置信的精湛技藝,列奧納多描繪出它們火一般的烈性、健碩的肌肉與優美的身形,比其他大師畫得都要好。

列奧納多‧達‧芬奇,戴頭盔戰士像,紙上銀尖筆素描,約1472年作,28.5×20.7 cm,倫敦大英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據說,為了畫好草圖,他搭製了一個極其精巧的台子,可以通過縮放來控制升降。心懷在牆上施以油畫色的願望,他粗粗調製出了一種黏合劑,但當他上色時,此材料開始嚴重剝落;發現其變質,他很快就停筆不畫了。

列奧納多‧達‧芬奇,馬匹草圖,粉筆素描,1504—1506年作,英國王家圖書館藏。(公有領域)

列奧納多品格高尚,任何事情都極為慷慨大度。據說,一次他去銀行支取皮耶羅‧索德里尼每月付他的津貼,出納員想給他一些包在紙裡的便士,他卻不收,答說:「我不是便士畫家。」由於委託他的創作未完成,人們指責他騙了索德里尼,對他開始有非議,列奧納多於是在朋友們的協助下湊齊這筆錢,拿去還給索德里尼,但後者沒有接受(註4)。

譯者註:
註1:旗手(Gonfalonier)是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城邦的重要職位,在佛羅倫薩共和國稱為「正義旗手」(Gonfalonier of Justice),負責市政會,兼任軍隊總指揮。
註2:佛羅倫薩市政會議大廳,即舊宮(Palazzo Vecchio)的五百人大廳(Salone dei Cinquecento),興建於1494年。達‧芬奇於1503年受託繪製一面牆。
註3:安加利之戰中,佛羅倫薩人於1440年6月29日擊潰了皮欽尼諾領軍的米蘭公爵軍隊。畫中的紅帽老兵據說就是皮欽尼諾。
註4:根據此書的另一個英譯本https://britishinstitutehoa.files.wordpress.com/2014/05/vasari-the-life-of-leonardo.pdf。

本文(《藝苑名人傳》)作者簡介:

喬治‧瓦薩里(Giorgio Vasari,1511—1574)是意大利畫家、建築師及作家。他因1550年的著作《最優秀的畫家、雕刻家和建築師的生平》(The Lives of the Most Excellent Painters, Sculptors, and Architects,又稱Lives of the Artists,即「藝苑名人傳」)而被視為世界上第一位藝術史學家。瓦薩里的藝術史講述了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與北歐傑出畫家、建築師和雕塑家的生平及其重要作品。

(點閱【列奧納多‧達‧芬奇的一生】系列文章。)

(藝術專用)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由於要滿足顯赫人士的要求,拉斐爾不能推託上述工作,更不用說他的私人利益也使他無法拒絕;然而與此同時,他從未中止在教宗居室和大廳的系列創作;在那裡,他手下總有一批人將他的設計付諸實施,他自己則監督一切,盡最大努力輔助完成這一巨製。
  • 丘奇開始作畫時,正值多數偉大的思想家仍能看到造物主創造萬物之手的時代。當時的人們欣賞丘奇的作品《厄瓜多的安地斯山脈》都覺得好像在看出自神之手的全新作品。
  • 1962年,一位事業有成的建築承包商賴訥‧溫克勒(Reiner Winkler)買下了他的第一件象牙藝術品,這件作品出自於一幅15世紀描繪耶穌誕生的哥德式雙聯畫。自此他便和象牙藝術結下了不解之緣。從一件來自法國幾寸高的小作品開始,溫克勒成為了至今世界上最大的私人象牙雕塑收藏家。
  • 拉斐爾看到丟勒的銅版畫,希望藉由這種藝術形式展現自己的作品,於是讓博洛尼亞的馬坎托尼奧(Marc’ Antonio)對這種手法進行了非常深入的研究;後者由此成為技巧傑出的銅版畫大師,拉斐爾委託他為自己的早期作品製作版畫,如素描「殉道嬰孩」(The Innocents)、「最後晚餐」(Last Supper)、海神(Neptune)和遭滾油煎熬的聖切奇莉亞。
  • 「床」這件不起眼的家具,通常是文學和藝術作品背景的一隅。事實上,在安徒生童話《豌豆和公主》(The Princess and the Pea)和經典的《一千零一夜》(The Arabian Nights,又譯《天方夜譚》)中,「床」是故事的舞台。而且,來自世界各地的畫作中,我們也發現藝術家描繪沉睡者、戀人、孩童、垂死者或死者,每一個角色都是在床上。
  • 拉斐爾繪製了一幅大畫,畫的是教宗良十世和兩位紅衣主教朱利奧‧德‧美第奇(Giulio de’ Medici)與德‧羅西(de’ Rossi)。人物形象不像是出自畫筆,而是從畫面中凸現出來,具有飽滿的立體感;畫中有堆疊的天鵝絨(披風),教宗法衣的錦緞光澤閃耀、摩挲作響,襯裡的毛皮柔軟自然,金線和蠶絲彷彿不是敷色繪成,而是真材實料;還有一本羊皮紙的泥金裝飾手抄《聖經》,比實物還要逼真;另有一個鍛銀的小鈴鐺,精美得無法言表。畫中物件還包括教宗座椅上拋光的金球,明亮可鑑,映射出窗外的光線、教宗的肩膀和房間四壁。所有這些東西都畫得如此精到,毋庸置疑,沒有哪位大師能出其右。
  • 十九世紀初即位稱帝的拿破侖(Napoleon Bonaparte,1769—1821年)提倡古代羅馬式宏偉高貴的藝術風格。1803年,拿破侖在羅浮宮內設置讓民眾都可參觀王室收藏品的「拿破侖博物館」,是國家藝術博物館的正式成立,也是其理想中歐洲大帝國公民的藝術聖地。拿破侖軍隊縱橫全歐洲,每征服一個國家,就帶回當地的貴重藝術品。
  • 凡爾賽宮的後院深處有著一座擁有精緻花園和亭閣的小特里亞農宮(the Petit Trianon),展示了1700年代歐洲花園設計如何以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過渡:西側是正統的法式園林,平靜中流露著蓬勃朝氣;東側英式景觀花園則有如詩畫般的浪漫風采。
  • 「古典」(classic,classism)一詞,含有傳統的、典範的意涵,通常是指來源於古代希臘、羅馬藝術美的價值或風格。最早用於文學,十七世紀以後才運用在美術上,當時的學院普遍認為古代希臘羅馬的藝術已為未來立下典範,如文藝復興也是受到古藝術的啟發,才從中世紀的不成熟走向藝術的鼎盛。所以「古典主義」或「新古典主義」,都是指受古希臘、羅馬文學、美術、建築等藝術影響的思潮、審美觀和藝術風格,其特徵在追求完美與永恆的價值,強調理性、秩序、明晰,形式上偏好結構的單純、平衡與比例的整體諧和;精神上則崇尚尊嚴、高貴、平和等內斂性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