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苑名人傳》:偉大的畫家、建築師拉斐爾的一生(九)

喬治‧瓦薩里(Giorgio Vasari)著 嘉蓮譯
拉斐爾,《戴頭紗的女子》(Woman with a Veil)局部,1516年作,布面油畫,82×60.5 cm,藏於佛羅倫薩碧提宮。(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437
【字號】    

拉斐爾看到丟勒的銅版畫,希望藉由這種藝術形式展現自己的作品,於是讓博洛尼亞的馬坎托尼奧(Marc’ Antonio)對這種手法進行了非常深入的研究;後者由此成為技巧傑出的銅版畫大師,拉斐爾委託他為自己的早期作品製作版畫,如素描《殉道嬰孩》(The Innocents)、《最後晚餐》(Last Supper)、《海神》(Neptune)和《遭滾油煎熬的聖切奇莉亞》(註1)。

馬坎托尼奧(仿拉斐爾油畫),《聖菲莉思達的殉道》(Martyrdom of Saint Felicite),作於1520—1525年間,銅版畫,23.8×40 cm,美國賓州巴克內爾大學Samek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馬坎托尼奧(臨摹丟勒銅版畫),《基督降生》(Birth of Christ),「聖母生平」(The Life of the Virgin)系列之一,私人收藏。(公有領域)
馬坎托尼奧(仿拉斐爾油畫),《帕里斯的審判》(The Judgment of Paris),作於1510—1520年間,銅版畫,29.1×43.7 cm,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馬坎托尼奧(仿拉斐爾油畫),《聖切奇莉亞的狂喜》(The Ecstasy of St. Cecilia),作於1515–1516年間,美國加州維斯蒙特學院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馬坎托尼奧後來還為拉斐爾製作了其它銅版畫,拉斐爾最終將這些版畫交給了助手巴維耶拉(Baviera),此人曾負責照料拉斐爾至死都深愛的一位情人。拉斐爾為她畫過一幅非常優美、栩栩如生的肖像。這幅畫現在佛羅倫薩,為最尊貴的馬提奧‧博蒂(Matteo Botti)所有,他是佛羅倫薩商人,也與所有賢能之士、特別是畫家過從甚密。出於對藝術、尤其是對拉斐爾的熱愛,他將其當作遺物來珍藏。

拉斐爾,《戴頭紗的女子》(Woman with a Veil),1516年作,布面油畫,82×60.5 cm,藏於佛羅倫薩碧提宮。(公有領域)

他的兄弟西蒙‧博蒂(Simon Botti)對匠師們及其藝術作品也同樣尊重,我們大家都公認他是個頂有愛心的人,對本行業人士恩寵有加;我也特別敬重他,在經歷漫漫人生後,我將他引為最偉大的摯友;更不用說他良好的藝術鑑賞力了。

回來說銅版畫:由於拉斐爾對巴維耶拉的青睞,後來湧現了馬可‧達‧拉文納(Marco da Ravenna,註2)等一批人,使得銅版畫從稀罕變得像我們今天所看到的這般豐富。隨後,善於奇思妙想、展現美麗創造的烏戈‧達‧卡爾皮(Ugo da Carpi)發明了木口木刻(wood-engraving,註3)的手法——運用三塊木版分別給出中間調子、高光與陰影,就能模仿以「明暗對照法」(chiaroscuro)畫成的素描,這當然也是一項美妙絕倫的發明創造,大量版畫亦隨之出現,這將在「博洛尼亞的馬坎托尼奧傳」一篇中詳加介紹。

馬可‧達‧拉文納(仿拉斐爾),《聖母領報》(Annunciation),木口木刻版畫,倫敦維多利亞和艾伯特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隨後,拉斐爾為巴勒莫(Palermo)大橄欖山修士們的修道院——叫做「聖母昏厥堂」(S. Maria dello Spasimo)——繪製了一幅基督背負十字架的木板油畫,不啻為一件傑作。

畫中可以看到,褻瀆神的行刑者們怒氣沖沖,將基督引向獻身之地「髑髏山」;基督因死亡臨近而痛苦難當,在十字架的重壓下不支倒地,渾身浸滿汗水和鮮血,他轉向兩位瑪利亞(註4),她們正在悲痛地哭泣。維羅妮卡(Veronica)在她們中間,懷著最溫柔的愛伸出雙臂,向耶穌獻上一塊布巾(註5)。更不用說畫中滿是騎士步兵,他們手持「正義之旗」從耶路撒冷城門湧出,姿態各異,至為優美。

這幅面板畫在完成之後、還沒到達安身處之前險遭厄運,據說它被裝船運往巴勒莫(Palermo),船在一場可怕的風暴中撞向礁石,船體木條都斷了,所有人連同貨物全都不知所終,只有這幅面板畫幸免於難,它安穩地裝在箱子裡,被海水沖到了熱那亞海岸。那裡的人們打撈上岸後,發現這是件聖物,於是善加保管;它毫髮無傷,因為即便是狂風駭浪,都對這樣一件作品之美心存敬惜。

消息傳出去後,僧侶們設法將它收回;在教宗支持下,畫作完璧歸趙。他們當即犒賞、而且是厚賞了那些保住它的人。於是,它再次被送上船,最後被帶到西西里,安置在了巴勒莫;在此地,它的名氣比「火神山」(Mount of Vulcan,註6)還大。(待續)

拉斐爾,《基督跌倒在去髑髏山的路上》(Christ Falling on the Way to Calvary),約1514—1516年作,木板轉布面油畫,318×229 cm,馬德里普拉多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譯者註:
【註1】應為聖菲莉思達(St Felicitas,又譯腓利西塔斯),公元2世紀羅馬的基督教殉道者。傳說她捨身之前目睹了堅守信仰的七個兒子(「七位聖弟兄」)逐一被處死。
【註2】馬可‧達‧拉文納(1493—1527年),通常稱為馬可‧登泰(Marco Dente),15世紀後半葉出生於意大利拉文納的銅版畫家。他是馬坎托尼奧銅版畫師圈子中的傑出人物,以善於模仿名家油畫著稱。
【註3】相對於順著木紋截取版材的木面木刻(Woodcut)版畫,木口木刻(Wood engraving)是在緻密的硬木橫斷面上雕刻出極為精細、明暗層次豐富的畫面,尺寸一般較小。
【註4】指聖母瑪利亞和抹大拉的瑪利亞,後者見證了耶穌的復活。
【註5】負著十字架、頭戴荊冠的耶穌蹣跚前行不支倒下,維羅妮卡(Veronica)衝破兵丁阻攔,給耶穌遞上一塊面紗抹面。印有耶穌血臉的這塊面紗,現保存在聖彼得大教堂。
【註6】指歐洲最高、也是最著名的活火山——意大利西西里島東側的埃特納火山(Mount Etna)。

原文Life of Raffaello Da Urbino, Painter and Architec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點閱【《藝苑名人傳》:偉大的畫家、建築師拉斐爾的一生】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為了追尋人類存在的真相,李奧納多從人體外在的生理形式回歸到人類的心靈層次。他在研究過肌肉骨骼系統之後,推測如果深入研究神經系統,應能更好地理解和解釋情緒對人體表情的影響。然而,研究過神經系統後發現,仍不足以證明神經系統是影響人類情緒最主要的原因,李奧納多知道還有更深層的東西直接負責這部分。
  • 惠斯勒的作品「藝術家母親的畫像」——一位黑衣端坐的老婦人側面身影,已然成了美國早期文化的一種象徵。這幅畫構圖精妙平衡,色彩簡約;有一種清教徒式的嚴謹與堅毅。母親的臉部畫的很柔和,這也是他的人像畫慣有的特色。作品之所以在美國大蕭條期間能撫慰許多人心,因為她的確是一種美好的美國母親形象。
  • 20世紀彩色印刷技術和大量發行技術的創新,使得馬克思菲爾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萬民眾的喜愛。派黎胥以其經典的新古典主義板畫、兒童讀物插圖、廣告圖畫,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設計,如《生活》(雜誌)、《時尚芭莎》(台譯哈潑時尚)等,成為家喻戶曉的藝術家。
  • 所有受僱於拉斐爾、在他手下工作過的畫家也稱得上是有福之人,因為任何一個追摹他的人都會發現,他已經載譽抵達一個安全的港灣;同樣,所有學習他在藝術創作方面的勤奮之人,都會受到世人尊敬;甚至,會由於在為人正直方面與他相像,而贏得上天賜予的福報。
  • 美第奇學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圖學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羅倫薩學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孕育知識和藝術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紀中葉創立。學院經常在佛羅倫薩聖馬可廣場的雕塑花園舉行集會,花園係由家族擁有。
  • 蛋彩畫經過千年的歷史,曾一度被棄置。上一個世紀,當人們經歷了工業革命的洗禮後,又從新發現它古老溫柔的特質;這一個世紀,影像充斥在各個領域,可說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調與速度,就像用噴霧器噴撒彩繪在畫布上一般,只需學會按鈕,五花八門的世界即垂手可得。為什麼我們要再學習這古老的技法?或許正因為它一絲不苟的步驟與方法使我們再回到構成畫家最基本的元素──創作離不開手藝(技法)
  • 母親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麼悲傷的畫面。目睹這樣的場景,多數人難免會沉湎於強烈的失落感、喪子之痛的空虛感。然而,當米開朗基羅呈現他的作品《聖殤》(Pietà)(聖母瑪利亞哀悼無生命跡象的耶穌基督)時,畫面卻展現出克服悲傷的希望。
  • 蛋彩畫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歷史,假如沒有它,中世紀的藝術與教堂將是一片灰暗。蛋彩畫曾經是古時候畫家們創作的至寶,但自十五世紀初期油畫出現後,蛋彩畫逐漸地被棄置;到了十六世紀,幾乎完全被油畫取代。然而,最近紐約的畫界又開始興起學習蛋彩畫的熱潮;藝術學院從一週開一堂課到三堂課,學習人數激增。其實,蛋彩畫一直沒被遺忘,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之間,一直都有藝術家以蛋彩創作。只是最近有點特別。或許人們對隨手可得的數位影像厭倦了
  • 奧羅拉別墅從17世紀的輝煌時期以來,持續飽受時間和貪婪的摧殘。到了19世紀,投資失敗使得莊園腹地縮小到今天的半英畝。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慮為美國人文與科學院(American Academy)買下莊園。盧多維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於1901年賣給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喬和格爾奇諾的鉅作依然在別墅中屹立不搖。
  • 拉斐爾的遺體得到了榮耀的安葬——那是他高貴的精神所應得,參加葬禮的藝壇同行無不悲傷哭泣,一路跟隨至墓地。他的逝世也為整個教廷帶來巨大的悲慟,首先因為他長期擔任過侍從官(Groom of the Chamber),同時也因他深得教宗厚愛,後者聞知噩耗,為之痛哭流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