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無世界併發生機:丁托列托的《創造動物》

作者:伊馮娜‧馬科特(Yvonne Marcotte) 嘉蓮 譯
丁托列托,《創造動物》(Creation of the Animals),1551年作,布面油畫,140×196cm,威尼斯學院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28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世間萬物由神造化,要用畫筆捕捉其精髓,堪稱一項艱鉅任務,儘管有位藝術家作出了有力的嘗試。

雅各布‧羅布斯蒂(Jacopo  Robusti,1518─1594年),又名丁托列托(Tintoretto),在威尼斯畫派大師提香的畫室當過學徒。2019年,為紀念丁托列托誕辰500周年,華盛頓特區的國家美術館舉辦了其作品回顧展。

「傳說雅各布‧丁托列托12歲時,他畫得非常好,讓提香都為之驚歎。」蘇珊‧斯坦伯格(Susan Stamberg)在為NPR(美國全國公有廣播電台)俄勒岡分台撰寫的展覽報導中寫道,「故事是這樣的:老提香離開了幾天,回來時發現了丁托列托的一些素描。」

回顧展的共同策展人弗雷德里克‧伊爾奇曼(Frederick Ilchman)這樣回溯道:「他(提香)看到這些畫說:『這是誰畫的?』年少的丁托列托很緊張,以為自己畫得不好……要被糾正了。不是的,這些畫並不差——事實上,畫得太好了。」這位青年藝術家從提香那裡出師之後,很快就成為倍受推崇的威尼斯畫派巨匠之一。

神讓動物充滿世界

丁托列托1550到1553年間為威尼斯聖三一學校(Scuola della Santissima Trinità)而畫的《創造動物》(Creation of the Animals),彰顯了他充滿活力的風格。這幅畫很大,寬近2米,描繪的是《聖經‧創世記》中神讓動物滋生繁多、充滿世界的故事。

創世神的形象酷似米開朗基羅在西斯汀禮拜堂天花板上描繪的上帝。丁托列托創作於1550–1553年的《創造動物》局部。(公有領域)

畫家描繪了一個風雲變幻、氣勢磅礴的場景。畫面上半部和下半部皆黑暗荒蕪,近似一片虛空。當光環籠罩下的創世神從黑暗中現身,畫作彷彿以激昂的節奏旋動起來。

之後,神開始工作了。

創世神裹著豔紅的布袍,身上的大布翻飛作響。他飄浮在岸邊的半空中,一隻腳抵在大樹上。

神就像一位弓箭手,似乎正彎弓搭在一棵小樹上。他運指如箭,一伸手臂,魚兒和鳥兒就爭先恐後猛衝而去。神只要心念一動,魚兒和鳥兒便瞬間滋生,馬上奔向世間每個角落。動物們以充滿動感的線條繪成,好像急忙要在新創造的世界中扮演它們的角色。

文藝復興藝術史家烏娜‧黛麗婭(Una D’Elia)在學術期刊《文字與圖像》(Word & image,譯註)上刊文描述道:「神飛過畫布空間,賦予動物們以活力,它們在被創造出來的那一刻,向著同一方向或飛或游,或跑或跳。」「在這幅畫中,丁托列托可能在宣示一種靈感併發、生機勃勃的神速(divine velocity)。」

丁托列托的畫作《創造動物》(局部)描繪了各種魚類。(公有領域)

波浪中有各種各樣的海洋動物:鱘魚,鮭魚,還有紅鯔魚(red mullet,一種在地中海發現的緋鯉)。它們的眼神似乎在說,它們明白自己要去哪裡:它們在豐富著人的世界。

「創世記的答案」(Answers in Genesis)網站,鳥類學家估計,全世界現存鳥類約10,380種,的確為數眾多。在丁托列托畫作的天空中,有一組剛剛創造出的飛鳥:天鵝,鴨子,可能還有長嘴鵜鶘。它們才一成形就展翅飛翔。神動一念,就迅速完成一切。

在柔和的棕色調中,陸地上的動物們等待著神的指示。狗在岸邊飲水,兔子在神的腳下嬉戲;右邊的一些動物是觀眾意料之中的,有鹿、牛和火雞,但也有一些出乎意料的。

背景中有隻鴕鳥。據Web Gallery of Art(網絡藝廊)網站對此畫的介紹:「像岸上走動的鴕鳥這樣的異國造物,是北意大利王公貴族非常期待訪客帶來的禮物。」

藝術家在他描繪《創世記》故事的畫作中加入了一隻獨角獸。丁托列托《創造動物》局部。(公有領域)

最出人意料的,還要數在人們看來只存在於神話中的獨角獸(unicorn)。這隻神話中的動物張著嘴,似乎正在爭取自由進入人間。神奇的是,不但詹姆士王欽定本《聖經》中提到過獨角獸,它在古代的古典文化中也廣為人知。值得一提的,另一種哺乳動物──獨角鯨(narwhal)的獠牙,在丁托列托時代及之前的幾世紀一直是人們競相搜求的珍貴藥材。

在創世之日,為了人類的存在,世間化生出許多奇妙的生物。創世神一定很滿意他剛剛創造的一切。

「於是神造出野獸,各從其類;牲畜,各從其類;地上一切昆蟲,各從其類。神看著是好的。」(《創世紀》1:25)

在丁托列托《創造動物》的這一局部中,多種鳥類被創造出來之後即刻飛走。(公有領域)

丁托列托的精湛筆法

1550年,威尼斯聖三一學校委託丁托列托以《創世記》故事為靈感創作一組油畫。這些畫作,包括《創造動物》在內,都突顯了他筆觸迅捷的繪畫技巧。

藝術史家黛麗婭還寫道:「在這幅畫作中,丁托列托也強調了他著名的快速筆法:他用迅捷的白色筆觸勾勒出眾多動物、神的鬍鬚,及其衣袍上的捲邊。」

同時,丁托列托還從藝術巨擘那裡學到了東西。米開朗基羅和提香的創作,一直指引著畫家的藝術生涯。丁托列托非常欣賞米開朗基羅刻畫人物的天賦,研究了西斯汀禮拜堂天頂壁畫,特別是表現神創造日月與亞當的形象。從威尼斯大師提香那裡,他更學會了運用絢麗的色彩。

事實上,丁托列托在自己畫室的牆壁上寫有這樣的座右銘,作為靈感之源的提醒:「米開朗基羅的造型與提香的色彩」(Il disegno di Michelangelo ed il colorito di Tiziano)。

《創造動物》這幅畫是向兩位大師致敬之作:丁托列托動態地描繪了神體,並滿懷愉悅地讚美自然界。此畫如今收藏在威尼斯學院美術館(Gallerie dell’Accademia)。

譯註:《文字與圖像》(Word & image),英國泰勒弗朗西斯出版集團(Taylor & Francis Group)的在線學術雜誌之一。

原文:An Empty World Explodes With Life: Tintoretto’s 『Creation of the Animal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西蒙‧彼得扎諾不但是藝術史學家,更是著名的巴洛克繪畫大師卡拉瓦喬(Caravaggio)的老師。然而,他卻只被認定是一位有能力但不出色的藝術家。仔細檢視可知,歷史上有許多藝術家的貢獻著重在奠定基礎,而讓傑出的後輩得以在日後嶄露頭角成為大師。彼得扎諾可說是個絕佳例子,他邁出的第一步成就卡拉瓦喬日後的完美。
  • 對喜愛藝術和歷史的人來說,安東尼‧范戴克(Anthony van Dyck)的名字與英格蘭國王查理一世(King Charles I)的宮廷可說是分不開的。歷史上也很少有像范戴克這樣的藝術家,具備影響某一時期「流行形象」的能力。儘管范戴克與國王的關係,理當只是藝術家生涯故事的一小部分,但他多樣的職業生涯和博大深遠的藝術造詣卻經常遭到忽略。
  • 聚會宴飲的傳統,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時代早期。在古希臘,有一種稱為「會飲」(symposium)的特殊宴會,是當時社會的有機組成部分。隨後,宴飲在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十分盛行,並以不同的形式傳承至今。
  • 文徵明以「白描法」鉤出娉婷玉立的蓮花,用極婉約勻稱的細線來鈎勒。為了顯現花瓣的精氣有神,畫瓣尖,下筆時先以書法中的「頓筆」為之,再提筆上來,一上來就見真章了。我們看到文徵明的花瓣線條是那麼細緻溫和,好像隨手不經意地就畫出來似的,柔中帶剛,剛中有柔。顯得韻味無窮。
  • 南梁 張僧繇《雪山紅樹圖》(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光凸凸的山,除了輪廓線以外,不添加任何線條也就是沒畫皴法。 這幅畫怎麼和常見的中國山水畫迥然不同呢?
  • 來自比利時的法蘭德斯風格畫家安東尼‧范‧戴克(Anthony van Dyck,西元1599年–1641年)是一名臻求完美的肖像畫家。他最著名的作品是替英國國王查理一世所繪的肖像畫,優雅地呈現了查理一世和他的宮廷樣貌。范‧戴克也是一位色彩大師,他善於運用色彩和大膽的筆觸來表達光線、物體的移動和布料質地。這項特長也讓他得以在作品中描繪出高度精準卻仍具有繪畫特點的蕾絲質地。蕾絲這種非常精緻又複雜的布料是16至17世紀時富有的藝術贊助人流行配戴的服飾配件。
  • 華麗誇張的定型角色(stock characters)、簡單的情節、即興對白和戶外表演,是即興喜劇(Commedia dell’Arte,又譯藝術喜劇)的核心特徵。其幽默劇情常圍繞著年輕戀人的種種考驗。演員們不受台詞限制,可以根據觀眾的反應調整表演。這些喜劇常含有對時政的諷喻和接地氣的幽默,可以巧妙避開查禁。這種意大利民間戲劇形式也成了18世紀洛可可(Rococo)藝術運動的理想題材。
  • 冬天多少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沉悶些,有些人覺得天空烏雲密布缺少陽光令人提不起勁來。但如果我們仔細觀察,就算在最昏暗的日子裡也有色彩。最近我坐在一家咖啡館裡望向天空,當天刮風下雨天色昏暗,天空不再出現彩虹,反倒像是大理石般帶點細微的灰色、藍色甚至紫色。
  • 意大利偉大的藝術寶藏之一是位於帕多瓦(Padua)的斯克羅維尼小禮拜堂(Scrovegni Chapel)。是什麼讓小小的斯克羅維尼神妙不凡,且意義重大?
  • 美國作家史丹利‧霍洛維茨(Stanley Horowitz)寫道:「冬天就像蝕刻版畫,春天是水彩畫,夏天像油畫,而秋天是綜合四季的馬賽克(鑲嵌畫)。」幾世紀以來,詩人與作家用筆歌頌四季,而畫家用色彩使之流傳千古。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