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畫派大師筆下的宴飲與宗教節日

賞析「迦拿婚宴」與「聖羅格瞻禮」
作者:米歇爾‧普拉斯特里克(Michelle Plastrik) 嘉蓮 編譯
卡納萊托(Canaletto),《威尼斯:聖羅格瞻禮日》(Venice: The Feast Day of Saint Roch)局部,約1735年作,147.7×199.4 cm,倫敦國家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92
【字號】    

「feast」一詞有著雙重含義:既可以指精心準備、通常伴有娛樂的慶祝宴會,也可以指一年一度禮敬某位聖人的紀念活動——稱為「瞻禮」。

聚會宴飲的傳統,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時代早期。在古希臘,有一種稱為「會飲」(symposium)的特殊宴會,是當時社會的有機組成部分。隨後,宴飲在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十分盛行,並以不同的形式傳承至今。

《聖經》中記有許多特殊主題的宴席,最突出的例子就是「最後的晚餐」和「迦拿(Cana)婚禮」。在收錄《聖經》詩篇(Psalms)的中世紀手抄本中,迦拿婚禮是很受歡迎的插畫題材。在「時辰祈禱書」(books of hours,詩篇的同類手抄本,包含一天規定時辰所要唸誦的禱文)當中,可以找到對基督教各個「聖日」(holy days)瞻禮活動的描繪。

在Les Enluminures畫廊播客的「Feasts」一集中,克里斯汀‧拉卡尼羅(Kristen Racaniello)解釋說:「時辰祈禱書前面的日曆,通過列舉當天的聖人節慶來說明日期。一年中,幾乎每一天都是一個聖人的瞻禮日(feast day)。」這一天通常是聖人逝世的日子,瞻禮是對其一生的致敬緬懷。

幾個世紀以來,對「Feast」的這兩種定義,都在繪畫作品中得到了生動的展現。威尼斯畫派的藝術家們充分利用其色彩豐富的藝術傳統,及這座城市引人矚目的獨特建築風格,創作出了尤為壯麗的畫作。

《迦拿婚宴》

保羅‧韋羅內塞(Paolo Veronese),《迦拿婚宴》(The Wedding Feast at Cana),1563年作,布面油畫,677×994 cm,巴黎盧浮宮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眾國廳(Salle des Etats)是巴黎盧浮宮參觀人數最多的展廳,除展示《蒙娜麗莎》外,其餘都是威尼斯畫派藝術家的作品。大廳的牆壁是深沉的藍黑色,以突顯威尼斯畫派作品鮮豔濃鬱的紅、黃、橙、綠等色調。

《蒙娜麗莎》對面是另一幅經典畫作——保羅‧韋羅內塞(Paolo Veronese,1528─1588)的《迦拿婚宴》(The Wedding Feast at Cana)。這是盧浮宮藏畫中最大的一幅,是藝術家受威尼斯聖喬治馬焦雷(San Giorgio Maggiore)島上的本篤會修道院之託,為其餐廳的一面牆壁創作的。這座餐廳由建築大師安德烈亞‧帕拉迪奧(Andrea Palladio,譯註1)建造,是修士們集體用餐之處。意大利其它地區也有用《聖經》宴席場景裝飾餐廳的傳統,但直到16世紀中葉才在威尼斯流行起來,引領這一風潮的正是韋羅內塞。

僅用15個月就完成的《迦拿婚宴》,在當時備受讚譽;1797年,拿破崙的軍隊繳獲了這幅畫,並將其運往巴黎,此後就一直保存在那裡。

保羅‧韋羅內塞(Paolo Veronese)作於1558—1563年間的自畫像,布面油畫,63×50.5 cm,聖彼得堡國家冬宮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韋羅內塞以描繪場面華麗的油畫聞名於世。無論是宗教場景還是世俗場景,他經常以戲劇化手法安排構圖,讓一群衣著華麗的人物置身於奢華的陳設中,並用炫目的色彩渲染他們的形象。帝王、國王和貴族家庭委託其創作的作品,包括祭壇畫、肖像畫、歷史畫,以及別墅和宮殿(包括總督府)內部複雜的裝飾畫。韋羅內塞擅長描繪大型宴席,作於1563年的《迦拿婚宴》就是最著名的範例。

這幅畫描繪的故事出自《約翰福音》。在迦拿(Cana,譯註2)舉行的一場婚宴上,喜酒喝完了,耶穌行神跡,將六缸水變成了美酒。韋羅內塞將基督放在畫作的垂直中軸線上,聖母則在旁邊,他們頭上發散著光暈,由此觀眾可以從畫面130個人物中將他們辨認出來。聖母子身旁,坐著身穿古代猶太人服飾的門徒。

婚禮的賓客已經就坐,開始享用喜宴的最後一道——傳統的水果和堅果,在這幅畫作中,這包括象徵婚姻的榅桲(quince,又稱木梨)以及葡萄、椰棗和蜜餞。在最右邊,僕人們有的俯身從石缸中倒酒,有的檢視著杯中瓊漿;而在最左邊,身著奢華當代服飾的新郎,在新娘的陪伴下,正準備接過僕人遞上的酒。整幅畫的細節富麗堂皇,呈現了精工細作的金銀餐盤、玻璃器皿、佳餚美饌、多種樂器,還有圖案華美的絲綢錦緞。

保羅‧韋羅內塞1563年作《迦拿婚宴》局部,婚宴賓客。(公有領域)

婚宴場景中也呈現了侍者、雕刻師、廚師、樂師、貓、狗和鳥,這些形象有機地融入帕拉迪奧風格(the style of Palladio)左右對稱的宏偉建築。賓客身旁的粉色大理石柱廊外側,是通往有圍欄的僕人區的階梯。畫面更高處的陽台上站滿好奇的觀者,但這部分整體上被青金石般湛藍的夏日天空所籠罩——這是根據修士們的要求,用最昂貴的顏料「群青」繪製而成。

威尼斯畫派「景觀畫家」

(傳)卡納萊托自畫像,19世紀早期英國畫派作品,面板油畫,33.7×27.4 cm,英國劍橋郡安格爾西修道院藏。(公有領域)

卡納萊托(1697—1768年),本名喬瓦尼‧安東尼奧‧卡納爾(Giovanni Antonio Canal),是威尼斯一位戲劇布景畫家之子。他很可能是藉由給父親做助手開始接受藝術訓練的,但卡納萊托很快就離開了戲劇場景設計領域,轉而從事建築景觀繪畫。卡納萊托作為景觀畫家(pittor di vedute,英譯view painter)聞名於世,他對城市勝景(特別是威尼斯)的描繪,既縝密又傳神,因此成為頗具影響力的藝術家。其新穎、富有想像力且技巧高超的景觀畫,是基於精妙的人物和建築素描底稿,但有時為了創作出更悅目的佳構,他也不受現實景觀準確性的局限。

1730至1752年間是卡納萊托藝術生涯中最受讚譽、也最高產的時期。美國華府國家美術館(NGA)網站的卡納萊托小傳中說,他出色地「捕捉到了那些年威尼斯的光線、社會生活與建築,其敏銳的感知力和畫作的光亮度,奠定他史上最偉大實景畫家(topographical painter,又稱勝景畫家)的聲譽」。他的這些畫作經常記錄威尼斯的宗教慶典。創作於1735年前後的《威尼斯:聖羅格瞻禮日》(Venice: The Feast Day of Saint Roch)就屬於這一時期的作品,描繪的是8月16日這一天的傳統節慶,聖羅格(St. Roch,譯註3)是除疫主保聖人。

卡納萊托,《威尼斯:聖羅格瞻禮日》(Venice: The Feast Day of Saint Roch),約1735年作,布面油畫,147.7×199.4 cm,倫敦國家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作品呈現了聖羅格大會堂(Scuola Grande di San Rocco,畫面右側,譯註4)為紀念聖羅格而舉行的節日彌撒剛剛結束的場面。作為宗教慈善組織,該會堂是畫作背景中的核心建築物。卡納萊托用畫筆捕捉到了會堂的石雕、雕刻柱和彩色大理石鑲飾。他擴展了會堂前的廣場空間,以便在畫中容納更多的人物。卡納萊托移除了現實中的一些建築,以便觀眾能更清晰地看到行進的隊伍。(譯註5)

從會堂中走出的是威尼斯的顯貴和外國使節。最引人注目的人物之一,是位於畫面左側中央的總督——選舉產生的威尼斯共和國元首。他身穿綴有硃砂的金色禮袍,一名隨從為他撐起一把金黃色的傘,以遮擋夏日驕陽。事實上,一條帆布遮陽篷為整個人群提供了遮陽的效果。卡納萊托對遮陽篷結構特徵的描繪,創造出了一條起伏的水平線,突顯了行進隊伍中人物的動態。

場景中其他的達官貴人服飾奢華,頭頂白色撲粉假髮;畫家的筆觸充滿活力,並以厚重顏料加以點綴。總督右側身穿帶帽黑斗篷的是教宗使團代表,法國大使則站在總督左側。為紀念14世紀那場黑死病和聖徒羅格,人們手持一小束馨香四溢的鮮花——稱為「nosegays」,這是瘟疫期間用來掩蓋難聞氣味的鮮花(譯註6)。

卡納萊托《威尼斯:聖羅格瞻禮日》(Venice: The Feast Day of Saint Roch)局部。(公有領域)

一大群人注視著這支莊嚴的隊伍。其中許多人物都以一定的角度畫成,讓觀眾恍然覺得自己也是他們一員。保存這幅作品的倫敦國家美術館,在其網站上這樣描述:「卡納萊托開創了一種繪製大量人臉的特殊手法——他在額頭和臉頰上使用高光來表現每個人的頭部相對於光線的角度,並用色點來表現眼睛、下巴和鼻子。」許多人物都體現出個性化的面部特徵,並透過著裝和姿勢表現出性格:其中有手持天平的小販,有乞丐、小偷,還有來自近東的遊客。儘管卡納萊托畫過威尼斯宗教節慶活動的多個版本,但此畫卻是描繪總督參加聖羅格瞻禮的唯一畫作。

保羅‧韋羅內塞(Paolo Veronese)演繹了一場以神跡為主題的喜宴;卡納萊托(Canaletto)則描繪了他那個時代的聖人紀念活動,展現出宗教節日的輝煌壯觀。兩位藝術家都彰顯了威尼斯畫派藝術與這座城市本身的神奇。

譯註:

【1】帕拉迪奧(1508—1580年),文藝復興時期北意大利建築大師,其作品是基於古希臘和古羅馬古典神廟的對稱性、透視性和展現的價值。其論文《建築四書》對歐洲的建築風格影響深遠。
【2】迦拿,耶穌基督故鄉拿撒勒(Nazareth)以北的小村莊。《聖經》記載了耶穌在迦拿行的兩次神跡——變水為酒、治好大臣垂死的兒子。
【3】聖羅格(1295—1327年),基督教免除瘟疫疾病的主保聖人。他20歲左右從法國步行前往羅馬朝聖,途中遇鼠疫爆發,便終止旅程,因著耶穌之名和祝福治癒不少病人,多地瘟疫消失。他自己也染上了鼠疫,最終不藥而癒。安全返鄉後,他被民眾誤會為奸細,死在獄中。從1576年開始,他被列入教會瞻禮的聖人、威尼斯共和國的主保,每年8月16日成為他的紀念日。
【4】聖羅格大會堂,活躍至今的世俗慈善兄弟會,以保存丁托列托眾多畫作著稱。毗鄰的聖羅格堂(此畫背景左方)安放著聖羅格的遺體。
【5】現實中,由於榮耀聖母聖殿(弗拉里教堂)的位置太過靠近,無法看到卡納萊托展示的廣闊場面。
【6】一說人們在疫情期間攜帶小花束,是因相信其香味有助於防止疾病傳播。

原文Venetian Painted Feast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米歇爾普拉斯特里克(Michelle Plastrik)是一位藝術顧問,居住在紐約。她撰寫的文章涉及藝術史、藝術市場、博物館、藝術博覽會和特別展覽等一系列主題。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文徵明以「白描法」鉤出娉婷玉立的蓮花,用極婉約勻稱的細線來鈎勒。為了顯現花瓣的精氣有神,畫瓣尖,下筆時先以書法中的「頓筆」為之,再提筆上來,一上來就見真章了。我們看到文徵明的花瓣線條是那麼細緻溫和,好像隨手不經意地就畫出來似的,柔中帶剛,剛中有柔。顯得韻味無窮。
  • 南梁 張僧繇《雪山紅樹圖》(台北故宮博物院提供)
    光凸凸的山,除了輪廓線以外,不添加任何線條也就是沒畫皴法。 這幅畫怎麼和常見的中國山水畫迥然不同呢?
  • 來自比利時的法蘭德斯風格畫家安東尼‧范‧戴克(Anthony van Dyck,西元1599年–1641年)是一名臻求完美的肖像畫家。他最著名的作品是替英國國王查理一世所繪的肖像畫,優雅地呈現了查理一世和他的宮廷樣貌。范‧戴克也是一位色彩大師,他善於運用色彩和大膽的筆觸來表達光線、物體的移動和布料質地。這項特長也讓他得以在作品中描繪出高度精準卻仍具有繪畫特點的蕾絲質地。蕾絲這種非常精緻又複雜的布料是16至17世紀時富有的藝術贊助人流行配戴的服飾配件。
  • 華麗誇張的定型角色(stock characters)、簡單的情節、即興對白和戶外表演,是即興喜劇(Commedia dell’Arte,又譯藝術喜劇)的核心特徵。其幽默劇情常圍繞著年輕戀人的種種考驗。演員們不受台詞限制,可以根據觀眾的反應調整表演。這些喜劇常含有對時政的諷喻和接地氣的幽默,可以巧妙避開查禁。這種意大利民間戲劇形式也成了18世紀洛可可(Rococo)藝術運動的理想題材。
  • 冬天多少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沉悶些,有些人覺得天空烏雲密布缺少陽光令人提不起勁來。但如果我們仔細觀察,就算在最昏暗的日子裡也有色彩。最近我坐在一家咖啡館裡望向天空,當天刮風下雨天色昏暗,天空不再出現彩虹,反倒像是大理石般帶點細微的灰色、藍色甚至紫色。
  • 意大利偉大的藝術寶藏之一是位於帕多瓦(Padua)的斯克羅維尼小禮拜堂(Scrovegni Chapel)。是什麼讓小小的斯克羅維尼神妙不凡,且意義重大?
  • 丁托列托在自己畫室的牆壁上寫有這樣的座右銘,作為靈感之源的提醒:「米開朗基羅的造型與提香的色彩」(Il disegno di Michelangelo ed il colorito di Tiziano)。《創造動物》這幅畫是向兩位大師致敬之作:丁托列托動態地描繪了神體,並滿懷愉悅地讚美自然界。此畫如今收藏在威尼斯學院美術館(Gallerie dell'Accademia)。
  • 美國作家史丹利‧霍洛維茨(Stanley Horowitz)寫道:「冬天就像蝕刻版畫,春天是水彩畫,夏天像油畫,而秋天是綜合四季的馬賽克(鑲嵌畫)。」幾世紀以來,詩人與作家用筆歌頌四季,而畫家用色彩使之流傳千古。
  • 早在1855年,也就是多雷(Gustave Doré)二十三歲時就計畫為但丁《神曲》著手繪製插圖。他的藝術才能大多體現在為文學作品創作插圖上。除了神曲之外,他還為其它文學名著製作精美的插圖,如《聖經》、《失樂園》、《唐吉柯德》等等,而神曲插圖的面世,即被大眾認為文學結合視覺藝術的一大傑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