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貪枉致死的武攸寧

史軻
font print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12日訊】武則天的親戚建昌王武攸寧斂非常,橫徵暴斂財物,導致他轄區內的百姓十家就有九家傾家蕩產,潦倒乞討的充塞於途。老百姓向蒼天訴苦,滿路上的人都長吁短嘆。

當時,他為了儲存自己橫徵暴斂來的財物,建了兩百多間的超級大倉庫,每一間都有百步之長。可是突然有一天他這兩百多間倉庫遭了雷擊,結果給燒了個精光,簡直是瓦礫無存。結果所有的老百姓和官員都拍手稱快。

武攸寧心酸痛楚萬分,可是雪上加霜的是,他的腳丫子腫了起來,得了腳腫病,腫得像甕粗,他酸楚疼痛得不能忍受。這樣被折磨了幾個月後就一命嗚呼了。

(《朝野僉載》)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8月15日,南京市中級法院對原江蘇省供銷合作總社主任周秀德判處無期徒刑,沒收個人全部財產。据悉,周秀德曾先后任鎮江市政府副秘書長、揚中縣委書記、鎮江市副市長。1990年起任江蘇省供銷合作總社主任(正廳級),党組書記。在其任供銷社主任期間,受賄14.76万元,貪污848万元。在周秀德歸案以后,檢方發現了他的40多本日記本,這里面記錄著他和上百個女人之間的交往,其中不乏荒淫之詞
  • 生活在這樣一個被貪污腐敗的官僚們用暴力和謊言管制下的壓抑、沉悶的國度,你能過的快樂嗎?你能有幸福美好的生活嗎?不要告訴我中共中國里有若干倍棒的家庭,你去調查看看:他們的白手起家是否從黑手做起?他們所謂的小康是否通過獻媚、自我作踐的犧牲自己應有的若干權利?他們是否有許多的“官系”?
  • 中國經濟每年以10%的高速增長,“中國制造”沖擊世界各地,但撇開這個數字顯示的是,中國2002年城鎮居民人均年度可支配收入為7703元人民幣,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2476元,中國人的工作和生活環境、教育普及程度、國民健康程度、國民平均收入等都是在世界范圍敬陪后座的,大多數的中國民眾,并未享受到國家經濟騰飛理該帶來的好處。相反,學費殺人、醫療費奪命、民工跳樓討薪、城市居民被暴力迫遷、女嬰被棄被賣被輸出國外,等等,成為最具諷刺意味的“新生工業國”的國情。這表明,中國國家經濟的發展,并未像民主國家那樣造福全體國民,而是造福了無數的貪官污吏。這就是民主与不民主政治產生的截然相反的發展結果。
  • 中銀香港專責委員會經過三個月調查,審核了中銀香港向上海地產商周正毅旗下公司新農凱發放的十七億多港元貸款的有關資料,認為中銀香港前總裁劉金寶及前副總裁柯文雅,須為這筆問題貸款負責,但卻沒有找到證明事件中有貪污的證據。專責委員會召責人梁定邦說:劉金寶和柯文雅在審批這筆貸款申請前,沒有調查清楚周正毅的還款能力。委員會認為,中銀香港已有適當的風險管理機制;劉金寶注意到有問題,但沒有處理,所以批評他。機制和人須互動,所以須加強管理層,善用人才,人員薪酬也應配合,人盡其才。有機制也須適當的人操作。
  • 「中銀香港」專責委員會就新農凱及「上海首富」周正毅問題貸款事件發表調查報告,認為前中銀香港總裁劉金寶及總執行主任柯文雅,應對問題貸款負責,因為柯文雅並無就風險管理作出評估,亦未能知道周正毅的還款能力,便借款17.7億港元予周氏。至於事件是否涉及貪污,專委會指調查未發現任何貪污的證據。
  • 許多貪官的共同特點就是︰貪財、好色。貪財、好色如同上了癮,鮮味一嘗到,便不可遏止,欲罷不能。我們這裡專談貪官的情、色、慾和情人問題。
  • 又是金光黨騙財得逞案。桃園縣一名六十歲曾姓婦人,因為一時貪念,今天被三女一男的金光黨徒,騙走二十年來當醫院看護所得的一百八十萬元積蓄,只換來四大包白麵條和四罐保久乳。
  • 僅僅從共產党控制得最嚴厲的中央電視台的節目,就可以很容易得出結論:即使共產党領導人不是流氓,但共產党實在已經流氓化得很。我真的不知道共產党究竟想干什么——我曾經將共產党說成“激殺党”:將老百姓激怒了,再來鎮壓老百姓。不談1989年了吧,14年來各地已經有多少被激怒的老百姓被各地的貪官污吏殘害了?數以十万計吧。早著呢,如此下去,老百姓當然遲早會大規模起而反抗,那時共產党干什么呢?按照這個党的本性當然會借口有坏人、敵對勢力搗亂試圖鎮壓。說不定就是數百万、上千万的民眾葬身于超級大屠殺之中。這是我1998年以來多次說過的懮慮。因為房地產,我現在忍不住再說一次。
  • 月餅為"三高"食品,即高油、高糖、高脂肪的食物,一般而言,一個廣式月餅的熱量高達850大卡,相當于3碗白飯的熱量;60克左右的蛋黃酥,熱量是200大卡,相當于1碗白飯;綠豆糕一般的小月餅,熱量也將近50~100大卡,相當于1片半的土司面包,特殊人群小心為妙,普通人也決不能貪吃。
  • 】梅艷芳承認患有子宮頸癌之后,連日來在家休養。據中華网9月9日報道﹐她的病情已受控制,但惟一令她困擾的是,自開始接受化療以來,她的頭發不斷脫落,近月來不是戴帽子便是戴假發遮掩。一向來貪靚的阿梅,前陣子更因此而停止接受治療。梅艷芳日前現身記者會公布她的病情時,的确戴了帽子与假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