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董源僧巨然 淡墨輕嵐為一體

曉晨 整理
font print 人氣: 65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北宋初期,中國的山水畫北方有荊浩、關仝,江南則數董源巨然,人稱「董巨」。由於董源和巨然生於五代,董、巨均為五代畫家。

董源,字叔達,五代南唐傑出畫家,曾任南唐北苑副使,故號「董北苑」。董源早年師法李思訓和王維,擅長畫山水,尤其以水墨山水見長,運用披麻皴和點苔法來表現江南一帶的真山真水,以橫卷展示丘陵豐茂、洲渚掩映、林麓煙霏的江南景色,線條圓潤細長,如麻線下披。

董源所畫山形,大都為陂陀起伏,土山戴石,很少作奇峭的筆墨,同荊浩所畫的氣勢雄偉的北方山形成為鮮明的對比。董源的南方山水是柔和清麗的,可謂秀潤多姿,畫中的人物富有民俗風情。除了山水畫,董源也能畫牛、虎、龍及人物,可以說是才藝廣博。

董源開創了被今人稱之為「江南水墨山水畫派」的新形式,在創作上有很多獨特之處。首先,在皴法上,他改變了北方畫家畫山石線條以方硬工穩為主,創出披麻皴法,用鬆散舒展的線條舖展了江南的青山綠水,畫面平和沉靜;其次,董源山水多取橫向的全景式布局,景深較大,他的山水畫注重生活氣息,富有情趣。

董源的畫流傳下來的不多,多見於文獻記載,但是他的風格對兩宋、元四家以至明代都有深刻的影響。

巨然是江寧開元寺的僧人,是董源的學生,與荊浩,關仝,董源並稱為四大家。南唐時期,巨然是後主李煜的賓客,後李煜降宋,巨然隨他到了汴梁,居開寶寺中。

巨然擅畫江南煙雨氣象和山川高曠的「淡墨輕嵐」之景。所畫峰巒,山頂多作礬頭,麓間布置松柏卵石,疏筠蔓草交相掩映,旁邊是小徑溪橋,深得清靜自然的逸趣。晚年漸趨平淡,益見自然。米芾評他「少年時多作礬頭,老年平淡趣高」。

巨然在筆墨上用大披麻皴法,用粗重的大墨點點苔,鮮明、疏朗,筆法老辣、率意。與董源相比,巨然糅入了一些北方山水畫的構圖,筆墨趨於粗放,多不作雲霧迷濛之景。傳世作品有《秋山問道圖》、《層巖叢樹圖》、《萬壑松風圖》軸、《煙浮岫》軸。

董源開創的江南水墨山水畫風,經巨然的發展傳揚,自成一派,形成了獨特和完整的結構,與荊浩、關仝的北方山水畫派呈南北並峙。但是,由於北宋汴梁地處中原,當時畫風以北方山水畫為主,直至出現文人畫派時,江南山水畫派才獲得進一步認同。北宋的文人畫家代表米芾最先發掘出董、巨山水畫中筆墨平淡、意趣幽遠的意境。但是,南宋山水畫壇李唐、劉松年、馬遠、夏圭的院體山水控制直到元代文人畫家趙孟頫,主宰了文人畫壇後,使董、巨的江南水墨山水畫風再度得到尊崇,並逐漸居北方山水畫派之上,對後世畫壇有深遠影響。@#

責任編輯:芬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關仝,是五代後梁著名的山水畫家,陝西長安人,北方山水畫派之祖------荊浩的弟子,畫史上「荊關」被並稱為北派山水畫耆宿。和李成、范寬在北宋並稱為「三家山水」,褒為「三家鼎峙,百代標程」。 古代畫家
  • 虞世南的《孔子廟堂碑》是楷書名碑之一,有唐代楷法極則的讚譽。本碑得右軍體,風格特色如何表現?其唐拓本在宋代為何已貴於千兩黃金呢?你知道哪種拓本最好嗎?
  • 西方藝術史,我來說故事!大家好,歡迎來到大話西油!今天是大話西油的第一個番外篇!咱們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1825年一個初春的深夜,奧地利首都維也納一座略顯荒蕪的大宅子裡,二樓主人臥室中突然傳出一陣聲嘶力竭的狂呼:是我殺死了莫扎特,是我殺死了莫扎特!
  • 押寶海盜成為教宗,美第奇躋身名門!無冕僭主締造輝煌,美第奇榮光猶在!
  • 《雅典學院》這幅壁畫的出現,可説將文藝復興盛期的藝術成就再次推向高峰,從構思的完整到壁畫技法的成熟度,比起同時期的壁畫、同時期的前輩藝術家有過之無不及。年輕的拉斐爾證明了自己完全有能力勝任教廷所需的構思龐大、意涵深刻的巨作,不僅使他在當時競爭激烈、人才雲集的羅馬藝術圈脫穎而出,奠定了不可動搖的名聲與地位,也為西方繪畫史留下一幅不朽經典。
  • 朱利亞諾·美第奇少年英俊,他和佛羅倫薩之花之間的一段傳奇愛戀,傳為一時之佳話!洛倫佐雄才大略,將佛羅倫薩帶入了一片繁華似錦!14歲的少年天才米開朗基羅被洛倫佐發現,悉心培養,視如己出!終於成就了一代曠世奇才!野心勃勃的修士薩伏納羅拉,靠著如簧巧舌宗教狂熱篡奪了佛羅倫薩的統治權。
  • 窗邊讀信的少女, 維梅爾
    一位年輕少女站在敞開的窗戶前,全神貫注地讀著一封信。在畫面前景的桌子上,一只盛著水果的盤子看似倒了,幾顆水果掉到一條鮮豔又充滿編織圖案的「地毯」上。或許,這名女子匆匆地放下水果盤,只為了想趕快讀這封信。
  • 秋天了,在生長著不知名小樹和已開花的蘆葦的荒郊中,一母一子兩頭牛,也不知是要回家了還是想換個地方吃草,母子倆一前一後,在傍著經受長年風吹雨打,表面堅硬光滑的石塊的山路上走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