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解體黨文化是中國進步的前提

— 在紐約第二場「解體黨文化研討會」上的演講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17日訊】日前,由博大出版社和大紀元報在紐約華埠中華公所聯合舉辦了第二場「解體黨文化」研討會,會議特邀嘉賓《北京之春》主編胡平、新唐人電視台特邀政評員李天笑、政經評論家陳破空和精神醫學專家楊景端作了精彩演講。有近百名聽眾與會,並與嘉賓展開了熱烈討論。

李天笑先生的演講全文如下:

黨文化的三種形式表現。

什麼是黨文化?我們非常簡單地說,黨文化就是共產黨統治環境下產生的文化,如果說它是一種文化的話。我們知道,關於文化的定義非常多。 我查了一下百科辭典, 有五百多種。我覺得這本書(《解體黨文化》)寫的非常好,根據這本書,它把黨文化歸為三種:

一種就是共產黨強行灌輸的文化。第二種是民眾在暴政下的生活中而產生的變異文化。第三種是古已有之,但是經過共產黨重新包裝以後的這種文化的糟粕。 這三類就構成了黨文化的實體。

黨文化有明的,有暗的。

我們講共產黨強行灌輸的文化是明的。共產黨強行灌進去的,比如說,在單位裡,從小學,到大學, 讀研究生, 讀博士,都要進行政治課教育,包括共產黨經常宣傳的, 江的三個代表。被強行灌輸的這個事,大家都非常厭惡, 這個是明的。

在中共暴政下,生活中產生的民眾的變異文化是暗的,往往暗的不太容易察覺。舉個簡單例子, 最近趙本山到洛杉磯和紐約來了一趟,趙本山年年在春晚上用他的二人轉,作為重頭戲。我們不講他來了以後在美國的種種趣聞, 有些學者認為他的二人轉內容庸俗,無聊下流。

為什麼他在中國看上去受到歡迎, 而在美國受到這樣的評價呢? 差別就在於中共摧毀了中華傳統文化和中國古有的道德標準, 灌輸了一種扭曲的意識,形成了文化的真空。在這種真空的情況下,人性中醜惡的一面在放大。 大陸在開黃色玩笑,包括這次趙本山來諷刺殘疾人, 諷刺肥胖者,諷刺精神病患者。這種東西就是把自己的歡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之上。在中國大陸現在就形成了一種社會風尚。這個就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 摧毀了傳統文化以後,產生的一個直接的惡果。 這就是在中國暴政下,產生變異文化的表現之一。

還有一種, 比如說最近看到秦始皇電影到美國來。你仔細去看這個電影, 它說明了一個理, 證明秦始皇殺人有理。秦始皇殺人有理, 那麼共產黨殺人也有理啦? 皇帝嘛,他也可以殺,它就證明這一點。還有一個電影,送到奧斯卡,但是沒有得獎,敗落而歸的,叫做「滿城盡帶黃金甲」。它宣揚的是, 古代皇室之間的權力爭鬥、 淫亂的東西。大手筆、大包裝地進行這種炒作。

它的目的也是證明, 中國的流氓政治不過如此。古代可以搞,我也可以搞。 在這樣的情況下,把中國的真正的傳統文化主流,如皇權在天、忠孝仁義、 善惡有報, 都避而不談。 這就是我們剛才講的,古而有之的、被中共包裝了的黨文化。

許多中國人來到美國很多年了, 到他家開Party(聚會),他可能不經意地哼的歌還是大陸的革命歌曲。 他不會別的。這裡沒有貶義, 不經意都會有些。 我自己也有……甚至許多人在抗議共產黨的時候, 也唱共產黨歌曲,比方說國際歌,其他歌曲。實際上是用共產黨的文化去否定共產黨,在共產黨限定的圈子裡去反對共產黨。 這就是在中共暴政下,產生的變異文化。
這三類組成了中國的黨文化。

黨文化的根本特點。

談一談黨文化的根本特點是什麼? 黨文化是不斷變化的和調整的文化系統,沒有終極的價值標準。
首先,同西方民主國家的文化體系相比較,美國有二十七個憲法修正案, 天賦人權、三權分立、 新聞自由等終極價值是不變的。它是貫穿始終的。它來源於《獨立宣言》中的一個原理:天賦人權。 人權是不可剝奪的。不可剝奪的原因是因為造物主所賦予的,所以不可剝奪。而政府的權力存在,只不過是為了保護上天賦予的人權,一旦不能保護,人民可以用天賦的權利把政府推翻。

整個的美國文化,有一個不變的、超越世俗的最高的權力。這個權力就是造物主。說白了,就是神。 所以說, 美國總統宣誓的時候, 手放在聖經上說:God Bless American。(上帝保佑美國。)神授予他的權力,是不變的、不可侵犯,他違背了這個權利就要被人民推翻。

所有與傳統文化與自由民主文化不同的是,共產黨的價值觀是不斷變化的,它沒有一個終極價值。比如說你問江澤民有沒有共產主義理想,他說他年輕的時候有,換句話說他現在沒有了,他自己都在變。早期的時候講公有制,現在講私有制,物權法。從毛澤東的階級鬥爭,到鄧小平的白貓、黑貓,到江的三個代表,再到胡的和諧社會。一會兒這樣變,一會兒那樣變。中國一會兒說, 為大多數人民群眾謀利益。 一會兒說讓一部份先富起來。 這不是完全矛盾的嗎? 那時候宣傳鄧小平是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 報紙的另一頁是「摸著石頭過河」。摸著石頭過河,你根本就不知道是如何設計的, 完全是矛盾的。

有人說共產黨不講民主,實際上它早就「講民主」了,上世紀三十年代它就說:「我們必須看出,民主本身就是一種力量。一切財富,一切國防的武器只有和民主結合在一起,才能算是真正強大的力量。」 它把民主樹到這麼一個高度上,「他們以為(指國民黨)中國實現民主不是今天的事兒,而是若干年以後的事兒。他們希望中國人民的知識與教育程度提高到歐美資本主義民主國家那樣以後再來實現民主,但是在民主制度下更容易實現教育和訓練程度。」這已經說得很明白,只有實行民主才能提高人民的教育程度與生活水平、經濟水平,它是提倡民主,而且非常提倡。

但是實際上,中共奪取政權後,它從來就沒有實行過真正的民主。為什麼不實行呢? 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它可能根本就沒有打算過實行民主;二是它的經濟水平在其領導下從來沒有提高過。這就是中國的辯證法,指鹿為馬,黑白顛倒。把它的壟斷經濟叫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把獨裁的專政叫社會主義民主。加上一個前綴,就可以改變後面的詞定義,中共的黨文化沒有一個終極的價值, 根本上決定了它謊話連篇,中共為了權力與利益可以不擇手段,用一個謊言代替了另一個謊言, 根本上決定了中共政權沒有合法性。

黨文化是中國進步的障礙。

第三點講一下,黨文化是中國進步的障礙。

中共現在它在大肆講大國崛起。 這裡它玩了一個花招, 九個大國崛起,一個一個崛起。它把其歸納為經貿的強盛,軍事力量的強盛。而西方國家的崛起, 是文明的崛起、基督教的崛起,是自由、文明、人權價值觀的崛起。中共的黨文化能崛起嗎? 絕對不可以的。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 東歐、蘇聯的共產主義已經滅亡,已經證明這種文明是不能崛起的,歷史證明這是人類歷史上短暫的,醜惡的文化現象。歷史證明它要走入死胡同的。

如果中共真是要把這種暴力、謊言黨文化延伸到國際舞台的話, 走上瘋狂擴軍,侵略他國的道路,這種黨文化就會把中國帶入災難,衰敗。不但不會崛起,中國會被黨文化完全摧毀。

黨文化是解體中共的最大障礙, 中共的獨裁造成了空前的腐敗,和廣泛的社會動盪。危機是非常深刻的。它自己知道反腐敗必然要亡黨,所以它不可能反腐敗的。

在中國黨內有一種劣幣淘汰良幣的機制。好人不斷被淘汰出去, 壞人在主政, 留下來。不可能進行自身的改良。 這個黨本身要一步一步敗壞下去的。中國要進步,必須把這個黨驅逐出去。

共產黨是中國動亂的根源。

中共長期布下黨文化,使眾多的黨員和民眾,在他們心裏給中共留下了存活的一席餘地。 使他們邁不開退黨,解體中共這一步。

很多人都在罵共產黨, 但是一部人是為了利益,與中共為伍。 還有一部份人無可奈何,認為沒有了共產黨,可能中國就會亂。沒有共產黨, 中國就不能發展和穩定了。還有一部份人認為,沒有共產黨, 誰來接替它?

首先分析一下,沒有了中共, 中國會亂嗎? 一九四九年以前,是共產黨領導武裝暴動,搞動亂。一九四九年以後,繼續在鬧,所謂搞運動的方式,「以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動亂的根源在中共,製造動亂者是共產黨自己。

那麼,沒有了共產黨, 中國就不能穩定和發展了嗎?那是笑話。隨便看一看, 哪一個發達國家是共產黨領導的?沒有, 在四九年的時候,中國大陸、香港、澳門、台灣,經濟發展水平基本在一個起跑線上, 現在距離拉大了,那共產黨是領導得好還是壞呢?它發展得好還是壞呢?東歐,俄國共產黨下台了, 現在日子不是也過得很好嗎?

事實證明共產黨就是中國發展和穩定的根本障礙。

中國近二十年發展, 有兩個動力被宣傳。一個是改革,一個是開放, 兩個驅動輪。 改革是什麼呢?少一些共產黨的捆綁。 開放是拿外國人的錢,外國投資。這兩個跟共產黨有任何關係嗎?沒有關係,反而說明,哪裏共產黨越少,哪裏越穩定。共產黨就是中國發展和穩定的根本障礙, 而不是保證。

另外,共產黨本身不創造任何財富。不是共產黨給我們吃飽飯,而是靠你們自己,辛勤的勞動。 不但養活我們自己,而且也養活了共產黨,同時使中國發展和穩定。道理上是被共產黨黨文化完全顛倒了。

想一想,誰能代替共產黨?誰比共產黨更邪惡? 誰比共產黨更腐敗?誰比共產黨更殘暴? 誰比共產黨更貪得無厭?

想一想,有多少仁人志士, 包括像高智晟,為弱勢群體打官司的人,馬上被關押。有多少仁人志士被關押。所以說, 事實證明,你把這些仁人志士請出來, 就完全要比共產黨好, 而且中國人民已經證明,沒有共產黨, 人民的智慧的眼光和需要,會選出有管理才能的, 真正為人民利益的國家領導人。

黨文化的謬論,完全在阻礙中國的發展。目前中共崩潰在即,解體是大勢所趨。 在這個重要的歷史的關頭, 是與邪惡為伍, 還是站在正義的一邊,增加正義的力量,是每個人都要做出的選擇。

(根據錄音整理,未經本人審核。)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自大紀元於2004年系列社論推出《九評共產黨》發表後,引發的千萬人退黨浪潮席捲了中國大地,中國共產黨反宇宙真理的假面具,已漸被世人揭穿,無所遁形。
  • 我以前老琢磨不透為甚麼古人說「萬惡淫為首」。我當時想,世上壞事多了去了,殺人放火都很壞,怎麼「淫」為首了呢?
  • 自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發表後,引發的退黨浪潮席捲了中國大地,中國共產黨反宇宙真理的假面具,已漸被世人揭穿,無所遁形。

    為了進一步幫助中國人從精神上肅清共產黨的流毒,從心理上擺脫共產邪靈的控制,博大出版社發行大紀元推出的又一特別系列社論《解體黨文化》,希望被共產黨思想奴役的中華兒女,經由道德與文化的重建,平順過渡到一個沒有共產黨、自由而昌盛的新紀元。

  • 【大紀元3月25日訊】關於退黨,我們過去在政治的層面探討過,就是推動中國社會的和平轉型和達成轉型後的社會和解;也在文化層面探討過,也就是關於解體黨文化的問題;也在道德層面談到過,包括中共對中國人道德的系統破壞和我們如何以基本的是非問題來看待中共的罪惡。在退黨接近兩千萬的今天,我想從信仰的層面再談一談。
  • 4月1日(週日)下午﹐由博大出版社和本報聯合舉辦的第二場「解體黨文化」研討會在華埠中華公所舉行。會議特邀嘉賓《北京之春》主編胡平﹑新唐人電視臺特邀政評員李天笑﹑政經評論家陳破空和精神醫學專家楊景端。研討會由新唐人電視臺主播安娜主持﹐近百名聽眾與會並和嘉賓展開熱烈討論。
  • 由博大出版社和大紀元報在紐約華埠中華公所聯合舉辦了第二場「解體黨文化」研討會。
    《北京之春》主編胡平先生的演講。
  • 由博大出版社和大紀元報在紐約華埠中華公所聯合舉辦了第二場「解體黨文化」研討會。
    精神醫學專家楊景端先生的演講
  • 蘇軾入宮任翰林學士時,一夜高后與哲宗同御便殿,宣蘇軾入見。高后追憶神宗知遇,蘇軾不覺悲泣,高后、哲宗與眾人亦皆感泣。圖為《帝鑑圖說》插圖。(公有領域)
    太皇太后這才說:「這是先帝(指宋英宗,此時已去世)的意思啊!先帝每次朗誦您的文章,都必然感歎:『奇才!奇才!』只是沒有來得及使用您罷了!」
  • 有一天,外地的一個鄉民,進城給待嫁的女兒買嫁妝。路過一個湯圓店,吃完湯圓後,一摸口袋,裡面卻沒有銅錢交付,便告訴店主:「我進城辦事,只有銀子,你暫時記在賬上,寬緩些時候,我一定來還賬。」
  • 柳公權曾經在竹箱子裡,收藏了幾個銀杯子,竹箱子蓋得很嚴實,而裡邊的銀杯子卻不見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