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李天民】中國古典舞令人神往

  人氣: 3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2日訊】(大紀元記者林巧蓉、李春香台北報導)今年五月底美國紐約將舉辦「首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將中國古典舞搬上國際舞台,中國古典舞可望引起國際舞蹈界的重視。本報記者特別訪問台灣資深舞蹈家李天民,帶領讀者遨遊中國古典舞蹈的迷人之處。

1925年出生於遼寧省錦縣的李天民,從小對於秧歌、武術著迷,長大後與舞蹈結下不解之緣,1948年來台後,歷經半個世紀的舞蹈創作、教育、研究,獲台灣文建會頒發最高榮譽的「舞蹈薪傳獎」。發表《中國舞蹈史》、《台灣原住民舞蹈集成》、《中國舞譜》等重要著作。

談起讓中國古典舞登上國際舞台,率團參與墨西哥奧運的經歷,至今令他印象深刻。1968年奧運會於墨西哥舉行,第一次在體育表演外增設文化表演項目。時任教於中國文化大學舞蹈科的李天民率領學生演出八佾舞、劍舞、霓裳羽衣舞等中國古典舞蹈。

觀眾則是出席奧運的東西方舞蹈專家,有演員也有編導。他們看了大約三分鐘後,不禁感到納悶,只看見表演者手持兩根野雞毛,緩慢的前後左右邁步,根本沒有跳舞的動作,實在看不懂舞蹈的內涵,於是紛紛派人請教李天民。

李天民說,這是中國的雅舞,是一種祭祀舞蹈,有禮儀性的,這舞蹈在中國已經有兩千五百年的歷史了。

其他國家的舞蹈家忍不住讚嘆,「你們一定是一個文明國家,在這麼久遠的時代,舞蹈者都能氣定神閒,踏著節奏,表現慶典儀式的莊嚴,實在是不容易。」他們允諾在舞蹈團演出時一定買票欣賞。

這次表演的效果出人意表,但率團參演前卻有過這麼一段插曲。主管單位教育部開過多次會議,研議是否派員參與墨西哥奧運的文化表演項目,更因不知派誰去而苦惱萬分。李天民因而極力爭取,希望能在這個全球矚目的活動中,演出中國五千年的文化精髓,展現中華民族舞蹈之美。

當時,中共正處於文化大革命時期,在中國大陸大力摧殘中華文化,無心在國際舞台上宣揚文化,承續、保存中華文化的台灣舞蹈家,讓中國舞以其原始的風貌展現在世界的舞台上。

李天民強調,八佾舞是我國歷代相傳的廟堂雅樂祭祀舞蹈,四拍一個動作,動作很慢,但雍容和諧。像這樣的祭祀舞蹈不能快,舞者以中速轉身,是表示他們心中的敬意,也表現中國舞蹈的特點。

談起中國舞蹈和美德教化的關係,李天民表示,周代以禮、樂、舞蹈教化人民,所謂「舞勺、成童舞象、二十而冠之舞、大夏舞」是按年齡層次以不同的舞蹈教育著下一代。足見在三千年前的中華大地,就懂得以樂舞教化眾民,累積成今日陶冶品德的藝術教育。

結合聲音與視覺設計 引發情感共鳴

談起舞蹈的藝術形式,李天民認為,音樂和舞蹈是分不開的,中國最早就是音、詩、舞三者合一,有舞蹈就會有音樂伴奏;音樂的旋律、節奏會讓舞者在動作上和情緒上有更深刻的發展。

他強調,舞蹈是一門綜合性藝術,戲劇、音樂、美術和雕朔等都包含在內。

一個好的編舞者,必須對聲音有相當的敏感度。聲音包含樂音和噪音兩種。樂音是發自人或樂器的聲音,有長短、強弱、高低的旋律;噪音則如打鈸或打鼓的聲音。

天地間各種天籟,如風聲、雨聲等宇宙自然發出的聲音都可以融入舞蹈中。編舞者對於聲音有一定的了解,懂得如何使用,才能在創編舞的過程中和作曲者及舞蹈者溝通,透過音樂把人物的思想、感情,作品的主題內容完整的表達出來。

李天民在他的著作《中國舞蹈史》中提出,舞蹈是時間藝術,也是空間藝術。舞蹈的美可以使人視覺、聽覺和心靈上得到一定的滿足,讓演出者和欣賞者發生強烈的感情共鳴。

編蹈者除了本身有能力示範舞蹈的技巧外,對舞台燈光、佈景、道具、服裝等舞蹈在美術上的表現掌握,也是至關重要。

一朝一代 中國舞蹈包羅萬象

早在遠古時代,神農氏創《扶犁》樂舞,祈求穀物豐收,傳說中的《葛天氏之樂》則是表示原始畜牧業的舞蹈,歌頌天帝的功績,祝願畜禽繁殖。黃帝的所創的《雲門大卷》,相傳黃帝即帝位時,天上瑞雲呈祥,及作樂祀雲,也是歌頌黃帝功德之舞。

原始社會的狩獵舞蹈代表如何打獵,農耕舞蹈則是述說人從狩獵時代進步到農業社會,發現植物的種子落在地上可以定期收成,從此有了期待和喜悅。換言之,從各種舞蹈的名稱上,就能知道它所代表的內涵。

古代曾將舞蹈分作雅樂、俗樂、正樂、散樂、文舞、武舞、健舞、軟舞、七部樂、九部樂、十部樂、立部伎、坐部伎、隊舞、樂隊、舞隊等類型。

近代的分類也不一而足,以風格來說,可分為抒情舞、敘事舞(情節舞)和純舞;以題材論,可分為鄉土舞蹈(土風舞)、民族舞蹈、軍事舞蹈、兒童舞蹈、學校舞蹈等;以表演形式可分為古典舞、芭蕾、宮廷舞蹈、祭祀舞蹈、面具舞蹈、民俗舞蹈、社交舞蹈、現代舞蹈、舞蹈劇等。

舞蹈經過歷朝歷代的發展,到宋代逐漸產生變化。以敘事體為主的大曲歌舞,深受宋人喜愛,廣泛流傳於逐漸興起的雜劇中。

受到宋代詞興盛的影響,不同長短的詞句,造成動作的節奏韻律感不同,李天民以大家耳熟能詳的岳飛「滿江紅」的長短句使用為例:「怒髮衝冠,憑闌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頂著一頭銀髮的李天民,隨著吟詠的節奏,不急不徐地移動著身體,表現詞句的韻律。他說:「吟唱的韻律不同,改變舞蹈的形式,詞和歌舞漸漸分離。」

他強調,在明、清時戲曲和舞蹈的結合已臻成熟,可稱為「戲曲舞蹈」。中國的「戲曲」是標準的歌舞劇,是用音樂和舞蹈來表現它的故事內容。

戲曲既保存了相當豐富的古典舞蹈,又將舞蹈融入於戲曲中,使舞蹈失去其本來面目之後,呈現有嚴格程式的舞蹈動作,而發展成另一種特殊的形式。

中國古典舞的最大特點:典雅

中國古典舞的名詞是近五十年代才出現的,它來源於中國古代的舞蹈,從樂舞演變發展到戲曲,再由戲曲提煉出舞蹈來,是中國舞蹈最主要的代表。

如同西方古典舞「芭蕾」,中國古典舞在步伐、訓練方法上都有一定的規定和程式要遵循,不是個人隨心所欲可以完成的,必須合於民族審美的理想,符合民族情感。如歷代有名的《霓裳羽衣舞》就必須具有中國古典舞的基本訓練,而非僅僅是舞動彩帶而已。

談到古典舞的特點,李天民毫不猶豫的指出,「典雅」就是中國古典舞的特色。

典雅有很多不同的解釋,包含了舞蹈的姿勢、步伐、表情等。就女性來說,一切表現的方式都有中國東方特殊的「優雅」,男性則依據表演人物的不同,每種人物都有特別強調的動作。如中國戲劇唱黑頭的,唱旦的,唱丑的,基本訓練動作都一樣,但根據演出人物不同,動作就不同。

又如中國功夫的「雲手」,也會因代表人物不一樣,而有大大小小不同的打法。中國古典舞手指姿勢變化很多,表情也多,這是西方芭蕾舞所沒有的。

期待中國舞蹈在華人世界發光

不可否認,表演藝術勝過說話,勝過文字,若能感動人心,將具有特殊的教育效果。然而,李天民認為,中國古典舞蹈未來能否在華人社會中發光發熱,良好的師資是關鍵。

他說,「好的舞蹈編導家,能創編出打動人心的舞蹈,達到良好的宣傳效果。」

他認為,當今中國古典舞的藝術家們面對的主要課題在於「基本訓練」,每一個創作都是一些基本訓練的重新組合,包括音樂、服裝、舞台、燈光、姿勢、步法、表情等,都必須在古典基本程式的要求下進行。

他指出,未來人們的審美興趣,以及對自我民族文化有提倡的意願,都影響著中國舞蹈的發展。期待民族文化的演出透過一定程度的娛樂的形式,賞心悅目地呈現在觀眾的眼前。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唐代流行的《柘枝舞》基礎上,又出現了被後世稱為《蓮花舞》的舞蹈《屈柘枝》。唐代《樂府雜錄》曰:「健舞曲有《柘枝》,軟舞曲有《屈柘》。」《樂苑》曰:「羽調有《柘枝曲》,商調有《屈柘枝》。此舞因曲為名,用二女童,帽施金鈴,抃轉有聲。其來也,於二蓮花中藏花坼而後見,對舞相占,實舞中雅妙者也。」
  • 公元674年,唐高宗改年號為「上元」。也就在這一年,高宗作了《上元樂》,並配上舞蹈。在這個舞蹈中,舞蹈者一百八十人,她們身穿五色的畫有雲水圖案的衣服,以象徵元氣,所以被稱作《上元》舞。《新唐書》記載:「其樂有上元、二儀、三才、四時、五行、六律、七政、八風、九宮、十洲、得一、慶雲之曲,大祠享皆用之。」據說這個舞蹈含有道家色彩。
  • 前迪士尼樂園專業舞者﹑榮獲台﹑美無數舞蹈大賽冠軍及傑出獎章的馬淑芬表示﹐在美國大學世界舞蹈史中沒有中國舞蹈史﹐這是她極為痛心之處。如何使主流承認中國舞蹈史也是她畢生心願。新唐人電視臺即將舉辦的全世界舞蹈大賽﹐可發掘更多頂尖舞蹈藝術家﹐技藝切磋﹐使更多主流人士認識純正藝術。因此她樂觀其成。
  • 歷來喜歡西洋音樂,但欣賞中國的繪畫。

    認識一些能說國語的老外。大部分只是在北京居住了兩三年,便能說一口流利的京片子,而在英美見到的中國人,很多在當地學習工作十多年,但英文中仍有濃重的口音。相反的是,能說流利中文的老外,如果能夠閱讀中文報章,或者甚至居然能夠寫出很多中國文字,通常就被視為奇才,而在海外居住的中國人則不同,很多能夠用英文寫作通過畢業論文,看書更是絕無問題。

  • 新唐人電視台的「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提供了一個觀賞傳統中國經典舞蹈和歌曲的極好機會。出乎你的意外,這台晚會的演員並不是來自中國大陸,而是來自美國加拿大的中國舞蹈演員和歌手組成的一個大型舞蹈藝術團,其中包括在悉尼舞蹈公司工作過的王學軍和李維娜。
  • (希望之聲/文化頻道)新唐人中國舞大賽,將為全球中國古典舞專業人士提供展現風采的世界舞台。
  • (大紀元記者王金丁報導)新唐人亞太電視台藝術總監萬裕民今年在美國紐約最大劇場觀賞了《神韻藝術團》的表演後,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日應台灣國立新港藝術高中的邀請,為學生們講解中國舞時,驚嘆的說:「那麼大的劇場,居然座無虛席,第一齣演的是《創世》,演員服裝華麗,舞台美的像風景,演員的肢體與音樂、天幕連成一氣,整體搭配的簡直嚴絲合縫,我還聽到旁邊的西方人落淚的聲音,當時,我覺的觀眾的精神層次都跟著提升了。難怪《神韻藝術團》創造了百老匯史上,第一次由東方藝術團體登上西方歌舞劇殿堂的記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