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李天民】中国古典舞令人神往

  人气: 3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2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巧蓉、李春香台北报导)今年五月底美国纽约将举办“首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将中国古典舞搬上国际舞台,中国古典舞可望引起国际舞蹈界的重视。本报记者特别访问台湾资深舞蹈家李天民,带领读者遨游中国古典舞蹈的迷人之处。

1925年出生于辽宁省锦县的李天民,从小对于秧歌、武术着迷,长大后与舞蹈结下不解之缘,1948年来台后,历经半个世纪的舞蹈创作、教育、研究,获台湾文建会颁发最高荣誉的“舞蹈薪传奖”。发表《中国舞蹈史》、《台湾原住民舞蹈集成》、《中国舞谱》等重要著作。

谈起让中国古典舞登上国际舞台,率团参与墨西哥奥运的经历,至今令他印象深刻。1968年奥运会于墨西哥举行,第一次在体育表演外增设文化表演项目。时任教于中国文化大学舞蹈科的李天民率领学生演出八佾舞、剑舞、霓裳羽衣舞等中国古典舞蹈。

观众则是出席奥运的东西方舞蹈专家,有演员也有编导。他们看了大约三分钟后,不禁感到纳闷,只看见表演者手持两根野鸡毛,缓慢的前后左右迈步,根本没有跳舞的动作,实在看不懂舞蹈的内涵,于是纷纷派人请教李天民。

李天民说,这是中国的雅舞,是一种祭祀舞蹈,有礼仪性的,这舞蹈在中国已经有两千五百年的历史了。

其他国家的舞蹈家忍不住赞叹,“你们一定是一个文明国家,在这么久远的时代,舞蹈者都能气定神闲,踏着节奏,表现庆典仪式的庄严,实在是不容易。”他们允诺在舞蹈团演出时一定买票欣赏。

这次表演的效果出人意表,但率团参演前却有过这么一段插曲。主管单位教育部开过多次会议,研议是否派员参与墨西哥奥运的文化表演项目,更因不知派谁去而苦恼万分。李天民因而极力争取,希望能在这个全球瞩目的活动中,演出中国五千年的文化精髓,展现中华民族舞蹈之美。

当时,中共正处于文化大革命时期,在中国大陆大力摧残中华文化,无心在国际舞台上宣扬文化,承续、保存中华文化的台湾舞蹈家,让中国舞以其原始的风貌展现在世界的舞台上。

李天民强调,八佾舞是我国历代相传的庙堂雅乐祭祀舞蹈,四拍一个动作,动作很慢,但雍容和谐。像这样的祭祀舞蹈不能快,舞者以中速转身,是表示他们心中的敬意,也表现中国舞蹈的特点。

谈起中国舞蹈和美德教化的关系,李天民表示,周代以礼、乐、舞蹈教化人民,所谓“舞勺、成童舞象、二十而冠之舞、大夏舞”是按年龄层次以不同的舞蹈教育着下一代。足见在三千年前的中华大地,就懂得以乐舞教化众民,累积成今日陶冶品德的艺术教育。

结合声音与视觉设计 引发情感共鸣

谈起舞蹈的艺术形式,李天民认为,音乐和舞蹈是分不开的,中国最早就是音、诗、舞三者合一,有舞蹈就会有音乐伴奏;音乐的旋律、节奏会让舞者在动作上和情绪上有更深刻的发展。

他强调,舞蹈是一门综合性艺术,戏剧、音乐、美术和雕朔等都包含在内。

一个好的编舞者,必须对声音有相当的敏感度。声音包含乐音和噪音两种。乐音是发自人或乐器的声音,有长短、强弱、高低的旋律;噪音则如打钹或打鼓的声音。

天地间各种天籁,如风声、雨声等宇宙自然发出的声音都可以融入舞蹈中。编舞者对于声音有一定的了解,懂得如何使用,才能在创编舞的过程中和作曲者及舞蹈者沟通,透过音乐把人物的思想、感情,作品的主题内容完整的表达出来。

李天民在他的著作《中国舞蹈史》中提出,舞蹈是时间艺术,也是空间艺术。舞蹈的美可以使人视觉、听觉和心灵上得到一定的满足,让演出者和欣赏者发生强烈的感情共鸣。

编蹈者除了本身有能力示范舞蹈的技巧外,对舞台灯光、布景、道具、服装等舞蹈在美术上的表现掌握,也是至关重要。

一朝一代 中国舞蹈包罗万象

早在远古时代,神农氏创《扶犁》乐舞,祈求谷物丰收,传说中的《葛天氏之乐》则是表示原始畜牧业的舞蹈,歌颂天帝的功绩,祝愿畜禽繁殖。黄帝的所创的《云门大卷》,相传黄帝即帝位时,天上瑞云呈祥,及作乐祀云,也是歌颂黄帝功德之舞。

原始社会的狩猎舞蹈代表如何打猎,农耕舞蹈则是述说人从狩猎时代进步到农业社会,发现植物的种子落在地上可以定期收成,从此有了期待和喜悦。换言之,从各种舞蹈的名称上,就能知道它所代表的内涵。

古代曾将舞蹈分作雅乐、俗乐、正乐、散乐、文舞、武舞、健舞、软舞、七部乐、九部乐、十部乐、立部伎、坐部伎、队舞、乐队、舞队等类型。

近代的分类也不一而足,以风格来说,可分为抒情舞、叙事舞(情节舞)和纯舞;以题材论,可分为乡土舞蹈(土风舞)、民族舞蹈、军事舞蹈、儿童舞蹈、学校舞蹈等;以表演形式可分为古典舞、芭蕾、宫廷舞蹈、祭祀舞蹈、面具舞蹈、民俗舞蹈、社交舞蹈、现代舞蹈、舞蹈剧等。

舞蹈经过历朝历代的发展,到宋代逐渐产生变化。以叙事体为主的大曲歌舞,深受宋人喜爱,广泛流传于逐渐兴起的杂剧中。

受到宋代词兴盛的影响,不同长短的词句,造成动作的节奏韵律感不同,李天民以大家耳熟能详的岳飞“满江红”的长短句使用为例:“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顶着一头银发的李天民,随着吟咏的节奏,不急不徐地移动着身体,表现词句的韵律。他说:“吟唱的韵律不同,改变舞蹈的形式,词和歌舞渐渐分离。”

他强调,在明、清时戏曲和舞蹈的结合已臻成熟,可称为“戏曲舞蹈”。中国的“戏曲”是标准的歌舞剧,是用音乐和舞蹈来表现它的故事内容。

戏曲既保存了相当丰富的古典舞蹈,又将舞蹈融入於戏曲中,使舞蹈失去其本来面目之后,呈现有严格程式的舞蹈动作,而发展成另一种特殊的形式。

中国古典舞的最大特点:典雅

中国古典舞的名词是近五十年代才出现的,它来源于中国古代的舞蹈,从乐舞演变发展到戏曲,再由戏曲提炼出舞蹈来,是中国舞蹈最主要的代表。

如同西方古典舞“芭蕾”,中国古典舞在步伐、训练方法上都有一定的规定和程式要遵循,不是个人随心所欲可以完成的,必须合于民族审美的理想,符合民族情感。如历代有名的《霓裳羽衣舞》就必须具有中国古典舞的基本训练,而非仅仅是舞动彩带而已。

谈到古典舞的特点,李天民毫不犹豫的指出,“典雅”就是中国古典舞的特色。

典雅有很多不同的解释,包含了舞蹈的姿势、步伐、表情等。就女性来说,一切表现的方式都有中国东方特殊的“优雅”,男性则依据表演人物的不同,每种人物都有特别强调的动作。如中国戏剧唱黑头的,唱旦的,唱丑的,基本训练动作都一样,但根据演出人物不同,动作就不同。

又如中国功夫的“云手”,也会因代表人物不一样,而有大大小小不同的打法。中国古典舞手指姿势变化很多,表情也多,这是西方芭蕾舞所没有的。

期待中国舞蹈在华人世界发光

不可否认,表演艺术胜过说话,胜过文字,若能感动人心,将具有特殊的教育效果。然而,李天民认为,中国古典舞蹈未来能否在华人社会中发光发热,良好的师资是关键。

他说,“好的舞蹈编导家,能创编出打动人心的舞蹈,达到良好的宣传效果。”

他认为,当今中国古典舞的艺术家们面对的主要课题在于“基本训练”,每一个创作都是一些基本训练的重新组合,包括音乐、服装、舞台、灯光、姿势、步法、表情等,都必须在古典基本程式的要求下进行。

他指出,未来人们的审美兴趣,以及对自我民族文化有提倡的意愿,都影响着中国舞蹈的发展。期待民族文化的演出透过一定程度的娱乐的形式,赏心悦目地呈现在观众的眼前。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古代的天竺指的就是今天的印度,唐时将从那里传来的乐舞称为《天竺乐》。《天竺乐》舞大概在公元350年左右传入中原。
  • 在唐代流行的《柘枝舞》基础上,又出现了被后世称为《莲花舞》的舞蹈《屈柘枝》。唐代《乐府杂录》曰:“健舞曲有《柘枝》,软舞曲有《屈柘》。”《乐苑》曰:“羽调有《柘枝曲》,商调有《屈柘枝》。此舞因曲为名,用二女童,帽施金铃,抃转有声。其来也,于二莲花中藏花坼而后见,对舞相占,实舞中雅妙者也。”
  • 公元674年,唐高宗改年号为“上元”。也就在这一年,高宗作了《上元乐》,并配上舞蹈。在这个舞蹈中,舞蹈者一百八十人,她们身穿五色的画有云水图案的衣服,以象征元气,所以被称作《上元》舞。《新唐书》记载:“其乐有上元、二仪、三才、四时、五行、六律、七政、八风、九宫、十洲、得一、庆云之曲,大祠享皆用之。”据说这个舞蹈含有道家色彩。
  • 前迪士尼乐园专业舞者﹑荣获台﹑美无数舞蹈大赛冠军及杰出奖章的马淑芬表示﹐在美国大学世界舞蹈史中没有中国舞蹈史﹐这是她极为痛心之处。如何使主流承认中国舞蹈史也是她毕生心愿。新唐人电视台即将举办的全世界舞蹈大赛﹐可发掘更多顶尖舞蹈艺术家﹐技艺切磋﹐使更多主流人士认识纯正艺术。因此她乐观其成。
  • 历来喜欢西洋音乐,但欣赏中国的绘画。

    认识一些能说国语的老外。大部分只是在北京居住了两三年,便能说一口流利的京片子,而在英美见到的中国人,很多在当地学习工作十多年,但英文中仍有浓重的口音。相反的是,能说流利中文的老外,如果能够阅读中文报章,或者甚至居然能够写出很多中国文字,通常就被视为奇才,而在海外居住的中国人则不同,很多能够用英文写作通过毕业论文,看书更是绝无问题。

  • 新唐人电视台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提供了一个观赏传统中国经典舞蹈和歌曲的极好机会。出乎你的意外,这台晚会的演员并不是来自中国大陆,而是来自美国加拿大的中国舞蹈演员和歌手组成的一个大型舞蹈艺术团,其中包括在悉尼舞蹈公司工作过的王学军和李维娜。
  • (希望之声/文化频道)新唐人中国舞大赛,将为全球中国古典舞专业人士提供展现风采的世界舞台。
  • (大纪元记者王金丁报导)新唐人亚太电视台艺术总监万裕民今年在美国纽约最大剧场观赏了《神韵艺术团》的表演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日应台湾国立新港艺术高中的邀请,为学生们讲解中国舞时,惊叹的说:“那么大的剧场,居然座无虚席,第一出演的是《创世》,演员服装华丽,舞台美的像风景,演员的肢体与音乐、天幕连成一气,整体搭配的简直严丝合缝,我还听到旁边的西方人落泪的声音,当时,我觉的观众的精神层次都跟着提升了。难怪《神韵艺术团》创造了百老汇史上,第一次由东方艺术团体登上西方歌舞剧殿堂的记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