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間】北京的老病蹇困

蔡大雅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21日訊】清朝取代明朝後,仍舊以我為首都,除了外城的住宅區塊略有更動,此外並沒有多做改變。清廷為了安置八旗兵士與王公貴族,將原本居住在內城的居民遷移到外城,而將空出來的土地區塊作為旗兵的營地,以及王公貴族的府邸。

從雍正、乾隆開始,皇帝興起造園之風,在西郊大興土木,建造內有宮殿的廣闊園林,例如圓明園、暢春園等。皇帝常住其中,並在此處理朝政。官員們為上朝方便,便也聚集至城西居住。城東則由於大運河的連接而成為貿易運輸之地,聚集著富商豪門,所以就有「貴西城、富東城」的說法。

紅朝到 面目皆非

自從清末展開數次的改革維新,陸續引進西方發明的事物後,我的外貌有了巨大的改變。鐵路、電燈、有軌電車、教堂、洋房、洋醫院、洋學堂……許多帶著「洋」字頭的東西,如雨後春筍地在我頭上冒了出來,忽然間,我變得洋味兒十足,一時間還真有點適應不良。

然後又是戰亂與動蕩的歲月,我又在各方輪番的占領下遭受一次又一次的破壞。後來紅朝奪到了天下,說是要創造人間天堂,給人們幸福的日子,轟轟烈烈、而且冠冕堂皇地拆毀破壞不合已意的舊東西,以「建設新中國」、「趕美超英」、「破四舊」、「改革開放」……,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折騰到面目全非的地步。

高精度圖片
繪圖 ◎ 蕭素惠

在我臉上身上胡塗亂抹,或整形美容,雖然結果在我看來是適得其反,但推究其目的,無非想讓我看起來更加年輕,符合時代的潮流與需求,也算是情有可原,所以我也就不去計較。但這一連串的改造所帶來的後遺症,對我的健康造成了嚴重的傷害,讓我不得不憤怒。

我清楚自己的狀況,已經是病入膏肓了,不僅整個肉體都已中毒已深——尤其是我的呼吸和內分泌系統,也就是你們所說的空氣污染和水污染,更是嚴重,這點不用我解釋,看過我的人都心知肚明;更令我悲哀的是,我的心靈在這短短的五十年內,被極端扭曲,使我幾乎失去作為城市應遵循的原則與道德。也許你們會說:「城市也有身體,在你的解釋下,我們現在承認了,但城市怎麼有心靈、有喜怒哀樂、會思考?」我告訴你們,萬物皆有物質與精神,這是千真萬確的,只是你們看不到而已。

北京的心靈世界

人有脾氣、秉性、個性,城市也有;人有喜怒哀樂,城市同樣也有自己的喜怒哀樂,也會表現出來。一個城市的個性與其居民有著密切的關係,例如和我同時出生的曲阜,個性溫文儒雅,因為他是周公的封地,雖然周公因為輔佐成王沒有前往封地居住,而是由他的兒子代替,不過在家學淵源的影響下,自然也使魯國的國風文而好禮,所以後來才會出現孔子這般的人物。

說起我的個性,其實我是當局者迷,自己也不是很了然,只能偶爾從旁人口中略知一二。我小時候是屬於平凡普通的城市,習慣跟著大家一起走,眾城流行什麼,我也跟著照做,即使受傷生病(就是你們說的戰爭)也不例外。所以當大家都遵守禮制時,我也循規蹈矩;當大家開始問鼎中原時,我也蠢蠢欲動,經常遍體鱗傷。

在隨波逐流的過程中,慘痛的教訓使我逐漸長大,懂得思考,有了自己的想法。當時我立志做個舉足輕重的大城市,我評估自己的條件,認為發展商業貿易會是最可行的方法,因為我位於三大平原的交匯處,又扼守長城關隘,是附近地區往來必經之地,正適合發展商業。我立下目標後,朝此前進,果然逐漸成為關內外各個民族交換物品的首選之地。由於民族的混雜,我感染了北方民族的豪邁,為原本精細的漢文化性格,添加一絲大氣之風。

孔子說「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將三十歲作為人類壯年期的開始,而下一個十年則是人生的全盛時期。我的而立,始於異族的統治之下,也就是與二宋對立的遼、金時期;元朝、明朝,乃至清朝初期時則是我的黃金年代,這我在前面已經說過了。

放下華麗 找回真我

而立的我,個性仍未固定下來,剛開始質樸無文,後來走極端,又偏於浮華誇飾,雖然這與統治者的性格有關,但我也不想文過飾非,將責任推到別人頭上,因為我有能力,卻沒做任何努力去改變這個情況,反而隨著統治者起舞。不知是否因此受到天譴,蒙古攻破金都後,縱火夷城,大火延燒月餘,華麗浮誇的我付之一炬,成為廢墟。

但幸運的是,我遭此大難,心靈反而清醒過來,洗盡鉛華,不再追求表面的光彩絢麗。我沉潛思考自己究竟是誰、該何去何從?我回顧自己走過的痕跡,發現原來最初的我——那個依照禮制設計的我,才是真正的我。小時候會覺得那樣的我平凡普通,是因為其他的城市也是同樣的規劃,我跟所有人一樣,所以才覺得這樣的設計沒什麼特色。但現在想來,其實這種天人合一的中道格局,才是最適合我的個性。(待續)◇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142期【城市的瞬間】欄目 (2009/10/08刊)

本文連結: http://mag.epochtimes.com/145/7072.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的身體狀況越來越糟,人們卻絲毫沒有察覺真正的病因是由於赤龍的作祟...
  • 城市也是有生命的,它見證著歷史的興衰。北京在歷經清朝聖世的造園風潮後,滿是綠意,美不勝收。
    但隨著清末民初動盪不已,戰事頻傳,直到紅朝奪取政權,史上最大的浩劫正式到來……
  • 城市也是有生命的,它見證著歷史的興衰。北京這個城市在契丹的統治下逐漸嶄露頭角,直到元朝正式找回昔日的風光,令人不禁感慨,竟在異族的統治才找回其本來的面目。
  • 城市也是有生命的,它見證著歷史的興衰。北京這個城市在契丹的統治下逐漸嶄露頭角,直到元朝正式找回昔日的風光,令人不禁感慨,竟在異族的統治才找回其本來的面目。
  • 城市也是有生命的,它就像人類一樣,有骨頭、肌肉和血管等。
    北京這個城市在周成王的統治下逐漸成形,經過春秋的戰亂與和漢代的休養生息……,一個未來中國的城市之星逐漸亭亭玉立。
  • 城市也是有生命的,它就像人類一樣,有喜怒哀樂,也有生老病死。北京這個城市在康熙輝煌盛世下,見證了生命的高峰,卻也在清末戰事連連的摧殘下,步入老年。
  • 城市也是有生命的,它就像人類一樣,有喜怒哀樂,也有生老病死。因緣際會下,北京,這個見證中國歷史更迭的古都,終於選擇不再沉默,娓娓道出其所見所聞。
  • 現代人多以有機或無機,作為是否具有生命跡象的判斷,「城市」是抽象的集合概念,無論其定義在各地有多麼不同,人們都不會把它視為一個生命體。
  • 歷史的教訓告訴人們,對於預言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聰明的人會重視預言的存在,而比聰明更高一層的有智慧之人,就會想到要向傳播預言的人詢問回家的路,因為他們也許不是從邵家莊來的,卻一定知道那條回家的路,而且還會慷慨大方的告訴所有想回家的人。
  • 拜別邵家莊後,徐霞客在邵卜的帶領下走出錯綜複雜的龍洞。在寺院和和尚聊起劭家莊的一切時,才聽說在怪石叢之後,竟是萬丈深淵……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