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间】北京的老病蹇困

蔡大雅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21日讯】清朝取代明朝后,仍旧以我为首都,除了外城的住宅区块略有更动,此外并没有多做改变。清廷为了安置八旗兵士与王公贵族,将原本居住在内城的居民迁移到外城,而将空出来的土地区块作为旗兵的营地,以及王公贵族的府邸。

从雍正、乾隆开始,皇帝兴起造园之风,在西郊大兴土木,建造内有宫殿的广阔园林,例如圆明园、畅春园等。皇帝常住其中,并在此处理朝政。官员们为上朝方便,便也聚集至城西居住。城东则由于大运河的连接而成为贸易运输之地,聚集着富商豪门,所以就有“贵西城、富东城”的说法。

红朝到 面目皆非

自从清末展开数次的改革维新,陆续引进西方发明的事物后,我的外貌有了巨大的改变。铁路、电灯、有轨电车、教堂、洋房、洋医院、洋学堂……许多带着“洋”字头的东西,如雨后春笋地在我头上冒了出来,忽然间,我变得洋味儿十足,一时间还真有点适应不良。

然后又是战乱与动荡的岁月,我又在各方轮番的占领下遭受一次又一次的破坏。后来红朝夺到了天下,说是要创造人间天堂,给人们幸福的日子,轰轰烈烈、而且冠冕堂皇地拆毁破坏不合已意的旧东西,以“建设新中国”、“赶美超英”、“破四旧”、“改革开放”……,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折腾到面目全非的地步。

高精度图片
绘图 ◎ 萧素惠

在我脸上身上胡涂乱抹,或整形美容,虽然结果在我看来是适得其反,但推究其目的,无非想让我看起来更加年轻,符合时代的潮流与需求,也算是情有可原,所以我也就不去计较。但这一连串的改造所带来的后遗症,对我的健康造成了严重的伤害,让我不得不愤怒。

我清楚自己的状况,已经是病入膏肓了,不仅整个肉体都已中毒已深——尤其是我的呼吸和内分泌系统,也就是你们所说的空气污染和水污染,更是严重,这点不用我解释,看过我的人都心知肚明;更令我悲哀的是,我的心灵在这短短的五十年内,被极端扭曲,使我几乎失去作为城市应遵循的原则与道德。也许你们会说:“城市也有身体,在你的解释下,我们现在承认了,但城市怎么有心灵、有喜怒哀乐、会思考?”我告诉你们,万物皆有物质与精神,这是千真万确的,只是你们看不到而已。

北京的心灵世界

人有脾气、秉性、个性,城市也有;人有喜怒哀乐,城市同样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也会表现出来。一个城市的个性与其居民有着密切的关系,例如和我同时出生的曲阜,个性温文儒雅,因为他是周公的封地,虽然周公因为辅佐成王没有前往封地居住,而是由他的儿子代替,不过在家学渊源的影响下,自然也使鲁国的国风文而好礼,所以后来才会出现孔子这般的人物。

说起我的个性,其实我是当局者迷,自己也不是很了然,只能偶尔从旁人口中略知一二。我小时候是属于平凡普通的城市,习惯跟着大家一起走,众城流行什么,我也跟着照做,即使受伤生病(就是你们说的战争)也不例外。所以当大家都遵守礼制时,我也循规蹈矩;当大家开始问鼎中原时,我也蠢蠢欲动,经常遍体鳞伤。

在随波逐流的过程中,惨痛的教训使我逐渐长大,懂得思考,有了自己的想法。当时我立志做个举足轻重的大城市,我评估自己的条件,认为发展商业贸易会是最可行的方法,因为我位于三大平原的交汇处,又扼守长城关隘,是附近地区往来必经之地,正适合发展商业。我立下目标后,朝此前进,果然逐渐成为关内外各个民族交换物品的首选之地。由于民族的混杂,我感染了北方民族的豪迈,为原本精细的汉文化性格,添加一丝大气之风。

孔子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将三十岁作为人类壮年期的开始,而下一个十年则是人生的全盛时期。我的而立,始于异族的统治之下,也就是与二宋对立的辽、金时期;元朝、明朝,乃至清朝初期时则是我的黄金年代,这我在前面已经说过了。

放下华丽 找回真我

而立的我,个性仍未固定下来,刚开始质朴无文,后来走极端,又偏于浮华夸饰,虽然这与统治者的性格有关,但我也不想文过饰非,将责任推到别人头上,因为我有能力,却没做任何努力去改变这个情况,反而随着统治者起舞。不知是否因此受到天谴,蒙古攻破金都后,纵火夷城,大火延烧月余,华丽浮夸的我付之一炬,成为废墟。

但幸运的是,我遭此大难,心灵反而清醒过来,洗尽铅华,不再追求表面的光彩绚丽。我沉潜思考自己究竟是谁、该何去何从?我回顾自己走过的痕迹,发现原来最初的我——那个依照礼制设计的我,才是真正的我。小时候会觉得那样的我平凡普通,是因为其他的城市也是同样的规划,我跟所有人一样,所以才觉得这样的设计没什么特色。但现在想来,其实这种天人合一的中道格局,才是最适合我的个性。(待续)◇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42期【城市的瞬间】栏目 (2009/10/08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145/7072.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景山
    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人们却丝毫没有察觉真正的病因是由于赤龙的作祟...
  • 城市也是有生命的,它见证着历史的兴衰。北京在历经清朝圣世的造园风潮后,满是绿意,美不胜收。
    但随着清末民初动荡不已,战事频传,直到红朝夺取政权,史上最大的浩劫正式到来……
  • 城市也是有生命的,它见证着历史的兴衰。北京这个城市在契丹的统治下逐渐崭露头角,直到元朝正式找回昔日的风光,令人不禁感慨,竟在异族的统治才找回其本来的面目。
  • 城市也是有生命的,它见证着历史的兴衰。北京这个城市在契丹的统治下逐渐崭露头角,直到元朝正式找回昔日的风光,令人不禁感慨,竟在异族的统治才找回其本来的面目。
  • 城市也是有生命的,它就像人类一样,有骨头、肌肉和血管等。
    北京这个城市在周成王的统治下逐渐成形,经过春秋的战乱与和汉代的休养生息……,一个未来中国的城市之星逐渐亭亭玉立。
  • 城市也是有生命的,它就像人类一样,有喜怒哀乐,也有生老病死。北京这个城市在康熙辉煌盛世下,见证了生命的高峰,却也在清末战事连连的摧残下,步入老年。
  • 城市也是有生命的,它就像人类一样,有喜怒哀乐,也有生老病死。因缘际会下,北京,这个见证中国历史更迭的古都,终于选择不再沉默,娓娓道出其所见所闻。
  • 现代人多以有机或无机,作为是否具有生命迹象的判断,“城市”是抽象的集合概念,无论其定义在各地有多么不同,人们都不会把它视为一个生命体。
  • 历史的教训告诉人们,对于预言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聪明的人会重视预言的存在,而比聪明更高一层的有智慧之人,就会想到要向传播预言的人询问回家的路,因为他们也许不是从邵家庄来的,却一定知道那条回家的路,而且还会慷慨大方的告诉所有想回家的人。
  • 拜别邵家庄后,徐霞客在邵卜的带领下走出错综复杂的龙洞。在寺院和和尚聊起劭家庄的一切时,才听说在怪石丛之后,竟是万丈深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