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欣賞

【京劇欣賞】《草橋關》

姚期應皇帝邀宴表現尊嚴
袁榮易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

《草橋關》是一齣銅錘花臉(姚期)與老生(劉秀)的唱工戲。戲很單純,它演劉秀當上皇帝,思念鎮守邊境的姚期,宣他從草橋關回朝。皇帝出自內心真誠邀約,於是命吳漢、岑彭、杜茂等前去換防,讓姚期回京。果然君臣、還有郭皇妃,三人在萬花亭會面宴飲,十分高興。這齣戲因此也叫做《萬花亭》。

這齣戲的好看,純然是一種禮儀之美。劉秀尚未當皇帝之前,大家做伙打天下,患難與共,沒有那些個繁複的禮貌行為;君臣久違,現在已是另一番光景。新朝廷的會見禮儀中,我們看到君臣相互的尊重,《草橋關》展現了皇帝的氣度與大臣的尊嚴。

高精度圖片
姚期(陳忞鴻飾演)用牙笏接下皇帝的賜酒。

這是一種境界,科儀式的動作,既凝練又慎重其事,舉手投足間表現了傳統禮樂教化的具體形像。這些似儀式又似舞蹈的動作,表現出人與人的親近,同時又節制適度,盡情又合宜,是儒家所謂「發乎情止乎禮」的相處藝術。中國戲劇內涵具有多樣性,連科儀也能成為一齣戲的重要內容。在戲裏,配合動聽的唱腔,及胡琴鑼鼓烘托出的旋律與節奏,演員發揮出進退拜揖的肢體美。

詩經風雅頌的頌,帶有「舞容」(舞態、舞形);楚辭的九歌也有迎神送神的科儀。由於這些優雅的動作,使詩化般的場面更能流動與伸展。觀賞者感同身受,沐浴在此一氣氛中,不知不覺的就被潛移默化了。

高精度圖片
皇帝(鄒慈愛飾演)敬酒後,郭皇妃(劉珈后飾演)也要敬酒。(國光劇團演出《草橋關》)

我們用科儀的觀點看萬花亭君臣會面的這段戲,豁然明白中國為甚麼會被稱為「禮義之邦」,君有禮臣有義,相知相惜,共創太平的歲月。

姚期(二簧原板)皇恩浩調老臣宮庭獨往,
        龍恩重愧無報心意徬徨。
        轉過了萬花亭品級台上,
        換戎装卸甲胄朝見君王。
  (白)臣,姚期見駕,吾皇萬歲!
劉秀(白)皇兄平身!
姚期(白)萬萬歲!娘娘千歲!
郭妃(白)平身!
姚期(白)謝娘娘!
劉秀(白)姚皇兄把草橋之事,奏與朕知。
姚期(白)容奏!
  (二簧原板)數萬兒郎邊關鎮,
        蠻夷不敢擾邊庭。
        干戈安靜民安定,
        萬里山河歸聖君。
劉秀(二簧原板)老皇兄鎮邊關晝夜勞頓,
        朕親自賜香醪以待忠臣。
姚期(二簧原板)謝過了吾主爺皇封御飲,
        願我主國安泰福壽康寧!
郭妃(白)萬歲,姚皇兄乃開國元勳,妾妃要敬一樽。
劉秀(白)姚皇兄,娘娘要敬酒一樽,上前謝過娘娘。
姚期(白)萬歲,只有臣敬君酒,那有君敬臣酒之禮?
劉秀(白)你乃開國元勳,這又何妨?
姚期(白)謝萬歲!
郭妃(白)看酒來。
太監(白)領旨。
郭妃(二簧原板)滿滿斟上葡萄釀,
        代駕把敬有功臣。
姚期(二簧原板)老臣年邁如霜降,
        娘娘待臣恩如山。
劉秀(二簧原板)梓童暫且回宮往,
        孤與皇兄叙衷腸。

君、臣、郭皇妃三人,互相頌揚,用的是高雅的韻語,悠揚和樂,彷彿在天上一樣。

高精度圖片
姚期(陳忞鴻飾演)跪接郭皇妃(劉珈后飾演)的賜酒。

銅錘花臉的形像,本身就是超越常人,他是公義的化身。稱呼為銅錘,象徵他的份量很重,不會隨風搖擺,遭遇變故與魔難也不變節。銅錘花臉這種角色在人中太稀少了,因此最值得珍貴,他做事總是公眾的福祉優先,從不考慮自保的問題。一般人活著,費盡心思的尋求自保;整天擔心、算計,其實就為自己一點小利。而銅錘花臉沒那些個心思,由於做事不為己,他能無所顧忌的勇往直前(而一般花臉是衝動型,雖然心思少,但別人稍不合他的意,就莽撞與人起爭端)。姚期用銅錘花臉來演,演出一位公義與正直的大臣。

民國初年,直爽個性的金少山演姚期恰到好處。金本人就是一位願車馬衣裘,與朋友共,敝之而無憾的人。當時記載他演《草橋關》的情況:姚期初次在邊關出場,念引子:「终朝邊塞征胡奴,掃滅蠻夷定河山」,念到鎮胡奴,全用調面,聲震屋瓦;繼續念點絳唇:「旌旗電閃遮日月,轅門鼓響震天闕」,亦用調面高歌,兩支嗩吶比不上他一條嗓子。


金少山演姚期,有一種公義正直的形像。

後來裘盛榮飾演姚期,卻大異其趣,裘將姚期豪邁的個性扭曲,把姚期變成一個擔心受怕的老世故。裘盛榮唱萬花亭這一段,詮釋姚期這位元老重臣,被迫解除兵權,內心顯現出害怕與不安;為表現姚期的輸誠示弱,二簧原板故意唱得平直拘謹。接受郭妃敬酒時,唱詞「老臣我年邁如霜降,娘娘待老臣恩重如山」,在邁字上使了拖腔,娘字輕起輕落,突出姚期戒慎恐懼的心態和情緒。邁字、山字上更使用顫音和擻音。如此費心刻劃,把心思少的姚期詮釋成心思多的馬克白了,與公義正直的姚期兩回事。裘盛榮誤信階級鬥爭的理論,以為皇帝總在那壓榨人民,所以把姚期詮釋成為求自保,虛與委蛇的樣子。

這樣的過度詮釋,把人與人之間演成勾心鬥角、爾虞我詐了。共產黨去年更讓人駭異,它下令九年義務教育的音樂課,每年級都要編入一至二首的京劇唱段,說是京劇,其實幾乎都是樣板戲。這些樣板戲唱段,是「明示」小朋友說謊是對的,那是對國家的「貢獻」。如紅燈記、智取虎威山,特務的唱段,小學二、三年級就教他們學特務,認假表親,「百雞宴」上假表態、假笑。從小「為國家」學會遮掩、騙人。裘盛榮只管唱他一人的錯誤詮釋,影響有限;可是這種全面性泯滅天良的教育,簡直太恐怖了。@ *
<--ads-->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生中難免遇到各種困境,有時魔難來臨如同將人整個籠罩,即使個人的能力再好,卻因為看不清現實而難以掙脫;甚至情況越來越糟,眼見就要被沒頂了。在這種情況下,有的人消沉沮喪,撐不下去;但也有人從消沉沮喪中神奇的走出。京劇《獨木關》演的就是這種叫人捏一把冷汗的題材。
  • 《八大錘》的藝術高度,懂的人都知道它的珍貴,沒看過的不知道,或者被西方戲劇理論蒙蔽住的人,即使看過也不能知道珍貴在哪裏。這齣戲很奇怪總是讓人想起家鄉,當然它是一齣有關家鄉、有關回憶的故事。
  • 《白良關》以兩個花臉演繹生命的突兀,一般而言,生命的進行是查不出異狀的,然而有時它出乎意料,逸出常軌,突然出現一個難以名狀的空間。這齣戲中兩個花臉尉遲恭與尉遲寶林,在異國的白良關前,會面於神秘的柳林,柳暗花明又一村,他倆都吃一驚,從未謀面的父子竟然在此相認。
  • 為儘快的徹底的解體體危害人類的中共黨和中共的暴政政府,迎接沒有欺騙沒有屠殺、和平、民主自由的新中國,本人擁護中國過渡政府組織,並承認他的合法性,願意執行過渡政府的一切政策、法律、法規、命令,特此申請加入中國過渡政府並願意成為你們的一名公民。
  • (中央社記者卞金峰基隆市27日電)國立台灣海洋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教授劉秀美今天發表能讓污水發電的新菌株Shewanella decolorationis NTOU1,她說,此細菌能分解有機污染物,可利用它來做微生物燃料電池。
  • 《斷密澗》這是一齣寓有極度深沉悲哀的戲。李密與王伯黨二人,一個由於不能放下舊有的利益、一個由於不能放下舊有的情,結果雙雙因執著而喪命,明明新世界已經在那裏了,但他二人就是無法進入那個美好的新天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