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天人合一之路》作者自序

偶像黃昏中的哲學途徑
黃鶴昇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

太陽慢慢地向西沉下去,滿天的彩霞,漸漸失去牠特有的顏色,變得灰暗陰沉。那柔和的落日餘輝,像一塊朦朧、看不透的面紗纏繞著大地。陣陣的涼風,吹得樹葉沙沙作響,撩撥著人懶庸的倦意。

黃昏時刻到來了。

這是偶像的黃昏,太陽光輝無力炫照的黃昏,牛鬼蛇神紛紛出洞的黃昏。在這黃昏時分,有太多的理論出現了,有太多的偉人出現了,彼此都爭著夕陽的餘輝,在黑夜來臨之前,製造一束電光,企圖閃耀這個世界。

黃昏到來了,閃電能起作用嗎?

我獨自走在一條彎彎曲曲的小徑上,在這落日餘輝,閒來信步。十幾年前,我就喜歡在這小徑上行走,在這黃昏時分中思考我的哲學

我的哲學發端,是在那黃昏理論——唯物辯證法下進行的。

當年那個自稱為人類有史以來最正確、最偉大、最科學的馬列主義世界觀——唯物辯證法,那個曾經光芒四射、紅極一時的唯物辯證法,令多少中國人傾倒啊。牠無所不論,無所不能。可是牠既使我陷入無限的困擾:牠無法解決人意識產生意識的特性,無法闡述意識決定意識的作用。這種哲學,無法通達人類形而上學的思考。

在上世紀末,我思已初具錐形,當我決定要書寫的時候,偶然中遇到一位馬列唯物論者,他告誡我說,「以你一人之力,要批判唯物辯證法?不可能!」其言下之意:唯物辯證法,高深莫測,神聖不可侵犯。

可是我還是書寫了,在這黃昏時分。我像那個小孩,那個天真無邪的小孩,從人群中站出來了。他說,「那皇帝沒有穿衣裳!」我對你們說吧,「馬克思不懂得辯證法!」開玩笑嗎?一個創造唯物辯證法理論的人,不懂得辯證法,這可不是天方夜譚吧?

我不是吹牛,也不會撒謊,我是作為一個天真的小孩告訴你們的。你沿著我的哲學小徑去看看吧。真的,馬克思真的不懂辯證法。我不僅說出了真話,而且我已證明出,在哲學的領域裡,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是最低下、最膚淺、最市儈的哲學。

人,其實不需要很高深的學問,單憑一點童真,就可還人的面目。

在這黃昏時刻,我也迷惘過,徬徨過。那個意中之意不斷作用於我人,我們能找回自己的家園嗎?能找到自己安身立命的處所嗎?幾千年來,中國人是如何生活、如何闖過那千難萬苦的?說中華文化沒有哲學,簡直令人難以置信。每當黃昏時刻,我在我家附近小徑散步的時候,一個聲音總在我耳邊響起:「你把我們亮出來吧,我們絕對不會輸給西方任何哲學。」我聽到的是孔子、老子的聲音。

幾千年來,華夏民族形成自己獨特的文化,有一套安身立命的哲學觀。無論世界如何變動流化,潮起潮落,中國人都有一套從善如流的應對辦法:「生於儒,退於道,遁於釋。」其哲學「左右逢其源」,「大化流行」。不說灰宏偉岸、果實纍纍,亦可說無太過矣。

天不從人,二十世紀西哲東掃,那個由希臘人開創的理性哲學橫掃中國大陸。而由此哲學生出的科學精神,更是銳不可擋,中華文化哲學逐變成小媳婦而顧影自憐,失去了牠應有的光彩。

中華哲學,真的就那麼無能、無用嗎?真的就低人一等嗎?由於中華文化歷史的悠遠,由於中國文人的懶惰,那「早熟的文化哲學」(梁漱溟語)被荒廢了。近幾十年來,馬列主義橫行,那個無所不辯,無所不能的唯物辯證法已顛覆整個中華文化。那個不善思辯的中華哲學,不僅被打翻在地,更是再踏上一腳,似乎永世不得翻身矣。在這黃昏朦朧迷惑的時刻,一大批牛鬼蛇神,他們駕輕就熟,攀龍附鳳,人云亦云,也出來咒罵我中華哲學這也不行那也不是。這種輕佻的學說,亦在混水摸魚中得到一定的流行。

我要開闢一條途徑,一條「通往天人合一」的途徑,證明我中華哲學,其用思是有別於西方思辯哲學的,而不用思也是有別於西方神秘主義哲學的。孔子的學說「極高明」而「致精微」,是人道之至極,也可說是用思哲學之至極;而不用思的哲學,老莊的「道無」更是玄妙。其哲學已打開人類重返上帝伊甸園的大門,解開了康德「物自體不可知論」的死結。他們已抵達哲學的最高境界。

我的企圖,已攤開在這本小冊子上。我不是發明斯道之人,只是從地下挖出這個金子的人。斯人已逝,老莊的道無哲學遺失也久遠了,吾人能悟覺到這「玄牝之門」嗎?

黃昏時刻,不要用眼去看,不要用耳去聽,也不要用智去辯。用你的慧覺去感應感應吧。我的書,專為你們這些聰明人而作。

黃鶴昇於聚寶樓

2008 年11 月20 日(待續)

(轉載自黃花崗雜誌社《通往天人合一之路》一書)(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本書是一部哲學專著。寫的是人,如何才能「通往天人合一之路」;人生無論是心智還是行為,如何才能與自然達到「合一」。
  • 彭博的教育哲學的中心要點是學校規模變小、不停評估學校表現,並用高薪留住有才華的管理者。
  • 月9日,有關東北亞人權的世界學術研討會在韓國國會憲政紀念館召開,此研討會由亞洲哲學會主辦,旨在集全球正義力量敦促終止中國和北韓的集團虐殺罪行。
  • 黃鶴昇先生的「通往天人合一之路」,在黃花崗雜誌連載之後,終於成書出版了。可是,作者卻為難起我來,因為他要我為本書寫一篇序。
  • 第一是提出了新理論和新概念,是完全走出了舊教條、舊框框的新理論、新概念。
  • 第二是在哲學上準確而又精彩地批判了“馬列中國”的祖宗馬克思,批評了馬克思主義的哲學基礎 ── 黑格爾哲學。
  • 上篇文章中我提到了西方大哲學家黑格爾的那句名言:「存在的即是合理的;合理的即是存在的。」然而正如佛陀所云:「法無定法」,不同的層次存在著不同的理,黑格爾的這句話雖然很有道理,然而一旦超越這個境界,就會發現它的理就不是那麼絕對的了。
  • 西方大哲學家黑格爾有句名言:存在的即是合理的;合理的即是存在的。東方大哲學家朱熹認為,「理」、「氣」不相離。朱熹所說的「氣」,並非是現代科學所認識的氣體,而是指構成我們這個表面世界的物質在微觀下的存在形式。可見不僅「英雄所見略同」,智者所見,何嚐不是略同。
  • 黃先生在他的書裡是這樣「尊康崇老」的﹕我讀康德的《純粹理性批判》後有一個震撼,就是覺得康德思想的深邃,他已窺見到人認識背後那個form(形式)。這,不就是當今電腦之所以可能的理論基礎嗎?早在200多年前,康德就發現了人心是如何獲得知識的程式。所以我認為康德是電腦發明的鼻祖。而我們的老祖宗老子更厲害,早在2000多年前,就發現人心是如何中木馬病毒的,並且發明一套洗去木馬病毒辦法,使人得到徹底的解放。如此看來,老子對康德這個認識形式是有所瞭解的,不然他就無法發明這套治人中木馬病毒的方法。故莊子稱老子為「古之博大真人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