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漢字之謎:「真」、「善」、「忍」

作者:武漢仁
2008 年12月13日,台灣近三千名法輪功學員在南投縣中興新村運動場排出「真善忍」與「FALUN DAFA」字樣。(吳柏樺/大紀元)
  人氣: 85
【字號】    
   標籤: tags:

法輪佛法告訴我們,「真、善、忍」是最高宇宙特性,是最根本的佛法,是宇宙萬物產生的原因之所在,是衡量任何事物好壞善惡的唯一標準。我認為,這就是所有「天機」中最高的「天機」,這就是所有秘密中最後的秘密。

所以,「真、善、忍」是我們最偉大的法寶,不僅對某些個人或某些團體是如此,而是對任何個人、任何團體、任何教派(包括佛教——佛教中原先是將「佛、法、僧」稱為「三寶」)和法門(包括法輪功)、任何層次的生命、修煉者和大覺者都是如此。

那麼,「真、善、忍」在神傳漢字中含義如何呢?

真(真、),「真,仙人變形而登天也。從匕(讀bi比,或讀hua化,這裡應讀hua)、從目、從乙(yin隱),八所乘載也。真,古文(《說文解字》)這個「真」是道家修煉的重點。道家修煉要求說真話,做真事,修真養性,逐漸地返本歸真,最後修成真人。道家修煉屬於丹道功法,他們要「安鼎設爐」、「採藥煉丹」。

其實古文「真」字兩邊的兩條對稱的曲線就表示一座煉丹爐,「真」字上面的「匕」是變化的意思。「匕,變也。從到人。凡匕之屬皆從匕。」(《說文解字》)「到」字通「倒」字,「匕」字從倒下的「人」字。古文「真」字當中那一短橫「一」(在漢簡中是一個「丄」),表示煉好的「丹」。道人取出並吃掉這顆「丹」,他的這個本體就會「變形」(形體發生本質性的變化)成為道體,他就可以起空飛升,他就會成為「真人」(真正的人,道家的真人就相當於佛家的佛陀),他就會修煉圓滿而「登天」(「白日飛升」,進入高層空間),最後離開常人的這個世界。

所以古文「真」字的本義是:道人經過長期艱苦的修煉,最後通過吞食煉丹爐中的那顆「丹」圓滿成為「真人」。修煉的事情是宇宙中最重大的事情,但那個時代既沒有照相機,又沒有攝像機,他們就用古文「真」字記錄了這個宇宙中最重大的歷史事件的最激動人心的那一瞬。還有個「的「真」字,比古文「真」字更加抽象,更加簡煉。上面的「匕」是變化的意思。「幾」字就是那個煉丹爐,「幾」字中的那一點,就是那顆「丹」。所以「」字的本義是:一個大「凡」人,一個「凡」夫俗子,經過長期艱苦的修煉,最後再吞下煉丹爐中的那顆「丹」,他將發生質變圓滿成為「真」人。

「真」字的上部是個「直」字。「直,正見也。從乙、從十、從目。植(「木」字應在「直」字之下,我暫用此字代替),古文直。」(《說文解字》)直視為「正見」,「十」、「目」、「乙」為「直」。還有一種寫法是「十」、「目」、「一」為「直」。這個「直」字的上面是個「十」字,而不是一橫一撇(涉及「十目」的問題,很多字典將很多有關的字都寫錯了,以後有機會專門談)。「直」字的中間是個「目」字,而不是個「日」字。

「十目」者,天目也。只有天目才能看到事物的真象。佛家說的「五眼」中,我們人類的這個「肉眼」看到的事物都是表面的假象和幻象,「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金剛經》)「天眼」也只能看到我們這個物質世界的真象,而「慧眼」、「法眼」和「佛眼」還可以看到另外空間的真象。如果天目的層次越高,當然看得也就越「真」。

「十」者,多也。「十目」者,多個天目也。據說,有的大覺者會煉出一種蒼蠅複眼式的大天目,裡面有很多很多個小天目(豈只「十目」、「百目」而已),他一眼看去,就把所有的空間層次都看透了,要多「真」就有多「真」!

那麼,究竟什麼是「真」呢?我的理解是,「真」就是修煉者要說真話,做真事,不說謊(過去有「出家人不打誑語」的說法),不欺騙,即使做了錯事也不掩蓋,這樣修真養性,逐漸地返本歸真,最後修成「真人」。當你「真」到一定的程度,你就會返出自己的本能(現在叫「特異功能」),你就會開「天目」,你就會「十目所視,無微不見。」當然你看得也就更「真」。

和「真」字反義的有「假」、「偽」、「僭」等字。「假,非真也。從人,假聲。一曰,至也。《虞書》曰:假於上下。」(《說文解字》)假,就是虛假、不真,從「人」旁。「偽,詐也。從人,為聲。」(《說文解字》)「偽」(偽、偽)字從「人」旁,音為。「偽」就是詐騙、欺詐,就是虛偽、虛假。「偽」又音惡(e俄)。你愛作偽,愛造假,那就是惡。還有個「僭」(僣)(jian見)字。「僭,假也。從人,朁聲。」(《說文解字》)「僭」字也是從「人」旁,也是假的意思。

你看,這個「假」也好,「偽」也好,「僭」也好,都從「人」旁,做假這活兒好像是「人」這個傢伙的特長和專利!當然,動物實在沒有辦法時,也有躺下裝死的,那很少。「人」這個傢伙特別下賤,他愛說假話、做假事、造假新聞、賣假貨(包括假食品、假藥)、報假帳、寫假證明、造假文件、……。當然,這只是末法末劫時期變異了的「人」。

其實中國古人一諾千金,甚至把老命搭進去都不轉彎的。「江山代有才人出」,「不信今時無古賢」,現在國內那麼多法輪功學員,罰款也好,開除也好,挨打也好,坐牢也好,……甚至搭上性命也好,就是不說假話,不做假事,不寫假保證(什麼「三書」、「四書」)!他們用自己的生命實踐了一個字——「真」!在這個末法末劫時期,這是多麼的高貴,這是多麼的偉大!

有人說:「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憑你說吧,這種人辦的事越大,他害的人是不是就越多?比如什麼「大躍進」哪、什麼「畝產萬斤」哪、什麼「超英趕美」哪、什麼「三年自然災害」哪、什麼「穩定壓倒一切」哪、什麼「『六四』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一個人」哪、什麼「現在是中國歷史上人權狀況最好的時期」哪等等,中共惡黨就是在各種謊言(它有個職業造謠中心——中宣部)的欺騙下,在和平時期整死和餓死了八千萬中國人,竟比戰爭時期死的人還多得多!中共惡黨就是在一連串的謊言下鎮壓法輪功的!他們在用槍桿子殺人之外,更常用筆桿子殺人。

用筆桿子殺人的實質就是一個字:假。他們用造假的方法給你戴上一頂什麼政治帽子,先剝奪你的政治生命,然後關、管、打、罵、奸、搶、殺……,都可以為所欲為,直至最後剝奪你的肉體生命,似乎一切都名正而言順。對「右派」是如此,對劉少奇是如此,對張志新是如此,對「六四」學生是如此,對法輪功學員也是如此。請問,難道那些助紂為虐,用筆桿子造假殺人的人就不是殺人犯嗎?他們造假殺人就不該承擔法律責任嗎?

善(譱、(羊言)、(譱言)),「譱,吉也。從誩(即「競」,簡體字為「竞」,讀jing),從羊。此與義、美同意。善,篆文善,從言。」(《說文解字》)這兩個「言」字組成一個「誩」字,「誩,競,言也,從二言。凡誩之屬皆從誩,讀若競。」(《說文解字》)所以,「善」字是從「羊」,從「誩」,而篆字中的「善」字「(羊言)」是從「羊」,從「言」。現在的「善」字其實也是從「羊」,從「言」,只是這個「言」字已經變形了。

到馬王堆帛書《老子》(戰國時期)時,「善」字已經是現在這樣的寫法了。還有個「(譱言)」的「善」字,在「譱」字底下還有一個「言」字。「善,吉也。」一個人善良是個吉利的事,是個喜慶的事,是個大好事。反過來,一個人「惡」呢,「凶」呢,是個危險的事,是個背時的事,是個大壞事。為什麼「羊」、「言」為「善」呢?

古人似乎很注意分辨動物叫聲的「善」、「惡」。孔子說過:「貉(he)之為言,惡也。」他是說狗獾(huan)子的叫聲很凶。而那個羊呀,它是一種非常馴良的家畜。你打它,它「咩(mie滅)!咩!」地叫喚;你罵它,它「咩!咩!」地叫喚;甚至你殺它,它還是「咩!咩!」地叫喚!「因為言為心聲,善人心裡善良,談吐也善良;惡人心裡邪惡,出口也邪惡。」(《新約全書》馬太福音第13章)

那麼,究竟什麼是「善」呢?我的理解是,「善」就是修煉者在修煉中產生了一種慈悲心,他看眾生都苦,所以他就同情病人、窮人和弱者;所以他就與人為善,樂於助人,時時處處關心和體諒別人,先他後我,無私無我,不計名利得失,不怕吃虧;所以他就希望普度眾生徹底脫離那個「苦海」,使大家都抵達那個幸福的「彼岸」。

和「善」字反義的是個「惡」字。惡(惡、惡),「惡,過也。從心,亞聲。」(《說文解字》)「惡」,是罪惡,是罪過,從「心」字底。和「惡」字近義的還有個「凶」字,這個字非常形象。「凶,惡也。像地穿,交陷其中也。凡凶之屬皆從凶。」(《說文解字》)什麼是「凶」呢?「天塌地陷」的那個「地陷」(上面說的「地穿」)就叫「凶」。

當人所依賴的大地開始出現裂縫並向下塌陷,你看可怕不可怕?你看凶險不凶險?現在人類之「凶」和「惡」都集中體現在中共惡黨身上。比如他們在「黨的利益高於一切」的口號下,不惜犧牲所有人民的利益和生命;他們在思想匯報中打別人的小報告,踩著別人的肩膀往上爬;為了達到個人的所謂「進步」,不惜做任何壞事,比如文革時廣西省有9000多人是殺人後入黨的,有20000多人是入黨後殺人的。(見《九評》之三)

因為他們是無神論者,他們沒有任何道德的約束,沒有任何良心的限制。蘇共惡黨頭目斯大林說:「死一個人是悲劇,死一百萬是個數字。」(轉引自《九評》)中共惡黨頭目毛澤東常說:「我們有這麼多人,死個一、兩千萬算得了什麼?」他對印度總理尼赫魯說:「我不相信原子彈有那麼不得了,中國這麼多人,炸不完。而且原子彈你能放,我也能放。炸死一千萬、兩千萬算不得什麼。」

他在1957年莫斯科講演時說:「中國就算死了一半人口(三億人)也算不上什麼,我們可以再製造更多的人。」(皆見李志綏《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他們把成千上萬上億老百姓的生命視如工具、視如炮灰、視如草芥、視如糞土,根本就不把人當人,這就是「惡」。

他們這種邪惡的思想流毒甚深甚廣,比如現在國內網上調查,竟有80%的人都贊成在戰爭中可以屠殺婦女和兒童!大陸的中國人在中共「黨文化」的熏陶下殺心之重,可見一斑。一個人如果沒有什麼學問、沒有什麼財富、沒有什麼社會地位,其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一個人如果連最起碼的「善」和「惡」、是和非、好和壞、黑和白都分不清楚,那實在很可悲!


(網路圖片)

忍(仞),「忍,能也。從心,刃聲。」(《說文解字》)那麼,什麼是「能」呢?「能,熊屬,足似鹿。從肉,呂聲。能獸堅中,故稱賢能,而強壯稱能傑也。凡能之屬皆從能。」(《說文解字》)因為「月」字通「肉」字,「能」字從「肉」也就是「月」旁。「能」是一種腳像鹿的熊類動物,它的身體強壯,性格堅忍。

人們常常認為「忍」是沒有用的表現,是懦弱無能的表現。許老先生這裡說得清清楚楚,能夠「忍」的人是像能熊那樣「賢能」和「能傑」。我們在哪兒「忍」?「忍」字從「心」,在心裡「忍」。能耐和忍耐相通,你能夠忍耐,你就很有能耐。忍耐,容忍,和鬥爭、暴力是相反的。所以,能夠「忍」是有胸懷、有肚量、有涵養、有見識的表現,是意志堅強的表現,是有能耐、有本事的表現,而不是懦弱無能的表現。還有一個「仞」字,它也通「忍」字。

有一個「(刀心)」字,讀yi,上面是個「刀」字,下面是個「心」字,是怒的意思。「(刀心),怒也。從心,刀聲。讀若□。」(《說文解字》)在這個「(刀心)」的「刀」字上加一個「、」,就成了個「忍」字了。所以,「(刀心)」字和「忍」字就只相差那麼一個「、」而已。祖父母常對我說:「忍字高,忍字高,忍字心頭一把刀。」 「刃,刀堅也。像刀有刃之形。凡刃之屬皆從刃。」(《說文解字》)「堅」字通「尖」字,「刃」就是刀刃、刀口、刀尖。

如果你不「忍」,遇到點小事就發怒,矛盾就激化了,「忍」字心頭的那把刀的刀尖就捅到你心裡去了。如果你不「忍」,搞得不好就惱怒罵人,搞得不好就揮拳動腳,搞得不好就動刀動槍,搞得不好就死人翻船。儒家的「忍」,要求做到「喜怒哀樂,不形於色。」劉邦的大將韓信有大忍之心,他年輕時曾受辱於胯下。耶穌則教導他的門徒,如果有人打你的右臉,你把左臉也轉過去讓給他打。你看,自古以來的大覺者、聖人和層次較高的人,他們對「忍」的看法是非常一致的,而和常人的看法完全是相反的。

那麼,究竟什麼是「忍」呢?我的理解是,「忍」,就是修煉者要能吃苦中之苦,在遇到困難和受到屈辱時,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難忍能忍,難行能行,以善化惡,以德報怨。在修煉過程中,「忍」是「心性」的一個重要方面,「忍」是修煉者提高層次的關鍵之一,甚至比「真」和「善」更難修。國內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在監獄中,在勞教所中,在洗腦班中,在精神病院中都不惜犧牲自己的名譽、地位、自由、財產、幸福、親情和尊嚴,甚至生命去實踐李老師關於「忍」的教導,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以善化惡,以德報怨,講清真象,救度眾生。這是多麼困難的事啊,這比「老子和這些壞傢伙拼了!」要難得多,但國內的法輪功學員竟然都做到了!

他們的大善大忍真可以驚天地而泣鬼神!世界上比陸地更大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大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大的是法輪功學員的胸懷!法輪功學員那博大的胸懷能夠容忍一切!他們不「走出三界外」,誰還能「走出三界外」?他們不成「真」,誰還能成「真」?他們不成「佛」,誰還能成「佛」?他們不「白日飛升」,誰還能「白日飛升」?他們不「變形而登天」,誰還能「變形而登天」?

和「忍」字反義的是個「鬥」字。鬥(鬥、鬥、鬥、鬥、鬥、鬥、鬥),「鬥,兩士相對,兵仗在後,像鬥之形。凡鬥之屬皆從鬥。」(《說文解字》)「鬥」是指拿著武器的兩位「士」(低級貴族或武士),一左一右互相對立,像要爭鬥的樣子。什麼是「鬥」?用現在的話來說,對著干就叫「鬥」。邪惡的《xx黨宣言》說:「至今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

中共惡黨頭目毛澤東年輕時就有這樣的「豪言壯語」:「與天奮鬥,其樂無窮;與地奮鬥,其樂無窮;與人奮鬥,其樂無窮。」他晚年則進一步提出:「鬥則進。」「八億人口,不鬥行嗎?」結果在共產惡黨鬥爭哲學的指導下,蘇共「鬥」死了兩千多萬人,中共「鬥」死了八千多萬人,朝共「鬥」死了一百多萬人,柬埔寨紅色高棉「鬥」死了兩百多萬人。

甚至在共產惡黨內部,他們都要「殘酷鬥爭,無情打擊。」搞你死我活的所謂「路線鬥爭」。對他們這些吃人肉、喝人血的世間魔王來說,「鬥」確實是「其樂無窮」,而對廣大人民卻是「其苦無窮」!「其禍無窮」!

大家知道,「真、善、忍」是最高宇宙特性。在其下一定的空間層次中就分化出兩種物質,從上至下,從微觀到宏觀,貫穿到一定的空間,這樣就產生了「太極」和「陰陽」之理。越往下,這兩種物質越來越對立,差異越來越大,這樣就產生了「相生相剋」之理。那個「真」與「假」、「善」與「惡」、「忍」與「鬥」(還有「好」與「壞」、「正」與「邪」等)都是最基本的相生相剋的概念和範疇。

與「真善忍」相反的是「假惡鬥」。「假惡鬥」就集中體現在中共惡黨的身上。你要是搞起「真善忍」,就挖了他們家的祖墳了。為什麼呢?冰炭不能同爐,他們就是靠「假惡鬥」起家的,和「真善忍」不能共天日。你要是搞起「真善忍」,他們簡直就沒法活了!所以,「真善忍」沒有惹他們,他們卻這麼恨這個「真善忍」;法輪功沒有惹他們,他們卻這麼恨這個法輪功。「假、惡、鬥」有時看起來好像非常厲害、不可一世,其實,一真制百假,一善制百惡,一忍制百鬥。我們不要被其暫時的、表面的、氣勢洶洶的假象所嚇住。

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說法完全是錯誤的,實際情況恰恰相反,「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道」永遠比「魔」高,「真、善、忍」永遠比「假、惡、鬥」高。「真、善、忍」者,宇宙大穹無敵之法寶也!對國內的法輪功學員來說,你要堅信自己走的路是對的,不要怕那些黑手、爛鬼、邪魔、惡警、壞人等妖魔鬼怪,佛道神徹底收拾這些壞傢伙的日子就要到了!

綜上所述,「真、善、忍」在漢字中的含義,往往與修煉有關,尤其與道家修煉有關,有的甚至與法輪佛法有關。「真」、「假」、「善」、「惡」、「忍」、「鬥」(還有「好」、「壞」、「正」、「邪」、「道」、「德」、「法」等)是佛法(或道法)最基本的概念,也是哲學、文學、歷史、倫理學、語言學、社會學等的基本概念,這是神為了最後宇宙的正法,有目的地給我們奠定認識法輪佛法的文化基礎的,這就是為什麼叫做「神傳漢字」。
(本文摘編自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許慎編撰的《說文解字》是這樣定義這個「一」字的:「一,惟初太極。道立於一,造分天地,化成萬物。凡一之屬皆從一........................
  • 過去,只聽說李白是從天上來的「謫仙人」,現在才知人類都是從天上「貶謫」到下界的…
  • 「道」字的本義是道路,但這個道路並不是普通的、一般的道路,而是我們人類開始的、首先的、第一的、最大的、最重要的和最根本的道路,這種道路就叫做 「道」.......
  • 「好」、「壞」、「善」、「惡」、「正」、「邪」等概念是語言、文學、哲學、歷史、倫理學、社會學的基本範疇,也是佛法(或道法)的基本範疇,其實這是神為了使我們今天的人類能夠認識大法來奠定文化基礎的。
  • 老子告訴我們,古代是個「小國寡民」的時代。「小國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遠徙。雖有舟輿,無所乘之;雖有甲兵,無所陳之。使民復結繩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鄰國相望,雞犬之聲相聞..............
  • 老子把《德經》放前,而《道經》放後,他並不是認為「德」比「道」更重要,而是認為「德」是「道」的基礎,「德」是修煉的基礎。孔子的《論語》,講「仁、義、禮、智、信」,講「中庸之道」,講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並以「仁」為其學說的中心。
  • 「鮮」是一種魚的名字,「鮮」字從「魚」字和從「羶」字。「不鮮」,就是說,這種東西已經不新鮮了,已經開始做氣味了,已經腐爛了,已經腐敗了。「羶」是羊臊氣、膻(羶)氣之類,一般也泛指腥臭味..............
  • 蘇東坡人生低谷留下《寒食帖》,展現怎樣的情志?元明清以來書評家在經錄中都公認《寒食帖》是「蘇書第一」,《寒食帖》也有「天下第三行書」 的讚譽加身,如何欣賞此帖書與詩交融之美?
  • 《祭姪文稿》是唐朝忠義聖哲顏真卿為年輕殉國的姪子寫的祭文草稿,乍看之下通篇字跡凌亂、塗改,為何被元朝書法家鮮于樞評為「天下第二行書」,輩受到後世推崇?
  • 《快雪時晴帖》是一封非常簡短的行書體書信 ,由王羲之寫給淮陰的張姓朋友。表現了什麼美感和人生意境?歷代受到什麼讚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