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悟:话鸡 画鸡

作者:尹涵

我就提起毛笔,画了一只鸡。(尹涵提供)

  人气: 57
【字号】    
   标签: tags: ,

我有一盒12色的水彩,因不是科班出身,不怎么会画,都没用。

前年过年期间,两个小侄女回来,一个3岁多,一个1岁多,小的跟着大的,两个在玩我的水彩与水彩笔,把调色用的五个梅花盘上面调了各种颜色,玩到她们的妈妈骂她们:“你们不要再浪费姑姑的东西了!”两个小家伙弄得很乱,我只好在旁边很辛苦地擦掉她们画在家具上的颜色。

晚上两个小家伙回去了,她们留下的颜色在梅花盘里我就没洗掉,先干在那里。

第二天友人打电话来,说有传单要做,元宵节用,问我能不能在网路上找张没有版权的鸡的图片,还有一张没有版权的灯笼图片,我说我现在眼睛畏光,久看电脑刺痛得不行,要我用电脑去找一只没有版权的鸡和灯笼,会不会太……于是这位朋友用电话把另一位很厉害的、正在睡觉的美编朋友从被窝中挖了起来,可是对方还没答应前,我心想,也不能放着不管,干脆自己用手画画看吧!

我挤了一点红色,再加点小家伙昨天留在梅花盘上的橘色,调出橘红色画了个灯笼。(尹涵提供)

于是就拿起一个调色用梅花盘,挤了一点红色,再加点小家伙昨天留在梅花盘上的橘色,调出橘红色画了个灯笼。家里有禽鸟类的国画画册,只是摆着好看,以前也没画过国画,想说里头应该有鸡的图片,翻翻确实有鸡的图片,再看看小家伙留在梅花盘上的其它颜色,怎么那么像鸡的颜色啊!于是我就提起毛笔来,画了一只鸡,还真有鸡的样子,然后用手机拍照起来,E-MAIL给友人,说,这是我画的鸡,看能不能用。

友人来电,知道这只鸡的由来后笑翻了,问说:“这些都是她们调的颜色喔!”

我说:“是啊!除了鸡冠上的那点红,因为我手绘图只会用纯色,从来没调过黑黄、蓝黑等暗色系,下次自己调,不晓得还调得出来吗。”

这两个小家伙是怎么知道我第二天要画鸡的,果然,每个孩子都是有灵性的!@*#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古语有云: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是啊,人生难免有一些意料外之事,若诸事如意,怎能尝遍这滚滚红尘的个中滋味?望穿天涯亦回首流年,怀洒脱的心态静观蹉跎的岁月。
  • 把每一次遇到的挫折和苦难都当成是生命的养分,心灵一定会茁壮的。我有时候很后悔年轻时遇到挫折的处理方法,总希望能有机会重新来过,但这是不可能的。因此,现在生活中要是有点苦难,我都心怀感激的承受,如果面对的态度和方法比年轻时成熟很多的时候,自己也才觉得大半辈子没有白过。
  • 读国小时,每天穿“皮鞋”沿牛车路到学校,牛车路蜿蜒而行,走到一半,若穿过两百多公尺的田埂,可以减少一公里左右的行程,虽然农田主人好心的将田埂做得较平常的田埂大三倍。
  • 原来父亲早就接纳明芬了!但她却无法当着父亲的面,表达她的感激,也无法分享父亲为她感到荣耀的喜悦。
  • 朝圣即回“家”,往自己的“心”前行。透过身体的徒步,向真实的自我靠近。
  • 每个星期一是成衣市场的固定批发日,来自各地的小贩带着超级大袋子,穿梭在各家商店中,比较衣服品质的好、坏,价钱也在你来我往的喊价中降至合宜价位。
  • “朝圣”——我们都在用不同的方式,透过身体,“朝自己的心”走去。
  • 朱老师二十多年前从香港嫁来台湾,身为知名艺人的妻子,享尽荣华富贵,在失婚的打击后,有幸成为电台节目主持人,再度做她得心应手的DJ工作,逐步架构了新的价值观、人生观,从而走出悲痛。
  • 日夜交错的兰屿瑰丽海景
    淹没的时光里,仍有绻绻的余温,有些事纵使不完美,却仍会于脑海留连徘徊,如同是漆夜原野中的那抹幽光……
  • 对许多羁旅于外的人来说,月亮的阴晴圆缺是一种岁时记忆,亦可说是内心底层的家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