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

古人的空中活动

正见编辑小组
      人气: 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古人的望远镜

现在我们知道,三百多年前的意大利人伽利略发明了望远镜,开启了人类对于天体观测最基础的一步。然而,这颗收藏于秘鲁ICA博物馆的石头上面刻画的人像,据估计生活在公元前二百年至三万年之间,他的手里却拿着一支望远镜在观察飞越天际的火流星。是什么年代、什么样的人也同样发明了望远镜呢?

有关这个石雕作品的创作年代说法不一。秘鲁的卡布雷拉博士(Javier Cabrera)收藏了许多这类的石头,上面所描绘的主题除了天文观测外,还包括器官移植、输血,与追逐恐龙的人等等。西班牙的编年史中曾记载在印加古墓中发现了这类石头,因此有科学家推算它们的年代在公元前八○○年至公元二○○年。然而从石头中描述了人与恐龙一同生活的情景来看,也许它们来自于更久远的时期,这部分本书第三章有更详细的介绍。

秘鲁卡布雷拉博士(Javier Cabrera)私人博物馆里收藏了一块在伽利略发明望远镜之前,人已经拿着望远镜观察天空的石头(图片提供:labyrinthina.com)
秘鲁卡布雷拉博士(Javier Cabrera)私人博物馆里收藏了一块在伽利略发明望远镜之前,人已经拿着望远镜观察天空的石头(图片提供:labyrinthina.com)

看了ICA博物馆收藏的这块石头,我们或许就不难理解非洲的多冈部落怎么能拥有如此发达的天文知识了。多冈人(Dogon)生活在西非马里南部的尼格尔河大拐弯处,以耕种和游牧为生,他们没有文字,只凭口授来传递知识。在这个部落口传四百多年的宗教教义里,对天文学家称作天狼星B(天狼星的伴星)的星体有十分正确的描述,这个发现让科学家们吃惊不已。

因为这颗星体非常暗淡,是无法以肉眼观察到的。天文学家利用高科技的天文观测仪器作大量观察后,一直到十九世纪才首次看到它。没有天文仪器,但历代的传说告诉了多冈人,天狼星由一颗大星和小星组成,小星的体积小而重量很重,在椭圆轨道上绕着大星运动。而且多冈的老人用手杖在地面上画出两颗星的运行路线,与现代天文学家所绘的运行路线图非常地相似。多冈人的例子说明了他们的祖先很早就掌握了相当程度的天文知识。

秘鲁的人像与多冈人的天文知识透露了古人关于探索天空的知识与技术,比起我们来很可能是毫不逊色的。

让我们继续往下看──有关古人对于飞行技术的掌握。

飞行

中国古书上曾记载古人造出飞行工具,这个人就是被后人尊为工匠始祖、春秋战国时代的鲁班。《墨子‧鲁问》中记载:“公输子削竹木以为鹊,三日不下。”意即这只像鹊的飞机能使他在空中持续的飞行三天。而为了在战争中担任侦查的任务,鲁班也曾造了个大木鸢,如《鸿书》中记载:“公输般为木鸢,以窥宋城。”

除了侦查机,鲁班还造了个客机。唐朝《酉阳杂俎》记载鲁班远离家乡做活,因为念妻心切,于是做了一只木鸢,只要骑上去敲几下,木鸢就会飞上天,他就搭乘着木鸢飞回家会妻子,隔日再回去工作。

关于木鸟的记载,在西方也有一个有趣的例子。一八九八年,在萨卡拉(Saqqara)的古埃及陵墓内,法国考古学家罗雷(Lauret)发现了一个木鸟工艺品,测定制造的时间约公元前二○○年。由于人类在一八九八年还不知道搭乘飞机在天上飞的滋味是什么,于是它被标上木鸟一词后,静静的躺在开罗(Cairo)的博物馆里长达七十余年,乏人问津。一直到一九六九年,热中于制造模型的埃及外科医生密西亚博士(Dr. Khalil Messiha)发现了它,这只木鸟让他想起制造模型飞机的经验。他想:这不单纯是一只鸟。它和一般鸟不同,没有脚、也没有羽毛,而且没有水平的尾羽。反而它的尾端却是直立的,并且有翼面的横切面(airfoil cross-section),均符合了飞机的制造条件。后来他依照相同尺寸去复制一只一样的鸟,虽然不知古埃及人怎么施力让它飞的,但医生用手射出后,发现确实能飞行。

开罗博物馆里收藏了一只在古埃及陵墓内发现的木鸟,据实际研究,它不但能飞行,并且与今日滑翔机有相同的比例(图片提供:Dawoud Khalil Messiha)
开罗博物馆里收藏了一只在古埃及陵墓内发现的木鸟,据实际研究,它不但能飞行,并且与今日滑翔机有相同的比例。(图片提供:Dawoud Khalil Messiha)

后来的科学家发现这个模型与现今一种推进式滑翔机有相同的比例。这类滑翔机几乎靠着自身就能保持空中飞行,甚至加个小引擎即能使它保持每小时45到65英哩(72到105公里)的速度,并能负载很大重量的物品。依古埃及工匠们在建造东西前先做模型的习惯来看,这只木鸟极有可能像是鲁班的木鸢一样,作为古埃及人的代步工具了。

现代人类对于飞行的发展研究大约有二百年的时间,在一九○三年由莱特兄弟完成人类的第一次自由飞行后,才真正确立了飞行理论的基础。而鲁班、古埃及人似乎早在这之前就已经掌握类似的理论了,这些发现提醒了我们有必要重新思考人类文明发展的推论,古人知识的发达或许超出我们所知道的程度。接下来的一个发现让人更为吃惊,它透露出古人的活动范围可能超过了天空,甚至远到大气层外的太空。

空照地图

西元一九五九年,美国成功地从人造卫星接收到第一张从太空拍摄的地球照片。虽然这张照片的效果不尽理想,却是人类第一次以科学的方法从一万七千英哩的上空观察我们居住的地球。之后,许许多多的科学研究也开始大量的使用卫星照相技术,在其中的一次地理观测中,有了相当惊人的发现。

科学家们将照相机装在开罗上空飞行的太空船,从上而下俯摄。当照片冲洗出来,就看到这样的一幅画面:由于照相机的镜头正对着这一区域,因此以开罗为中心,方圆五千哩半径内,一切事物都维妙维肖地复制在上面。但是,自中心点游目四顾,陆地和平原的景象,就逐渐变得模糊弯曲起来。这是因为地球是球形的,距离中心点越远,这些景象就越向下倾斜。拿南美来说,地形就变得非常古怪狭长。相同的景象也发生在太空人从月球上所拍摄的照片。

可是当科学家们把这些卫星照片拿来与一张土耳其的古代地图做比较时,却发现地图中绘制的内容与卫星照片所呈现的几乎相同。南极的山脉数百年来是被冰雪封闭着的,而现代科学家在一九五二年靠回声仪的帮助才发现它完整的地理位置,而在这张古地图上,却已经清清楚楚地描绘出来。另外,美洲与非洲大陆的轮廓和经纬度也相当地精准。然而,这张古地图却是由一位土耳其海军司令雷斯,在十六世纪初拼凑多张远古地图后绘制成的。

十六世纪土耳其海军司令雷斯从多张远古地图拼凑出一张与现代卫星拍摄的照片非常相似的地图
 以开罗为中心模拟雷斯的地图(图片提供:Adventures Unlimited Press)

这项惊人的发现引起了科学家们相当大的兴趣,经过进一步研究后得到的结论如下:

1. 这张地图是由六张远古流传下来的原始地图所拼凑而成的。

2. 这些原始地图的绘制技术应该与我们现今所认识的平面几何技术相同,至少是具有相同能力的技术。

3. 地图的绘制应该是以埃及开罗为中心发展而成的。

从这些发现我们不难看出雷斯所握有的原始地图,是需要具备和我们今天一样进步的技术才有可能绘制的。而十六世纪之前的人类拥有的只不过是航海技术,对于空照技术是根本无法想像的。到底我们的祖先使用了何种技术完成了这么精确的地图呢?或许他们曾经在太空中活动过?

古老智慧的神秘起源

从以上的古文明高科技发现,我们联想到一个有趣的问题:许多现代人归类为玄学的古代智慧,是不是也有一些科学根据呢?

 M51漩涡状银河系﹝照片提供:美国太空总署NASA and The Hubble Heritage Team (STScI AURA)﹞
M51漩涡状银河系﹝照片提供:美国太空总署NASA
and The Hubble Heritage Team (STScI AURA)﹞

自古以来,除了修炼人之外,很少人能了解中国古老的太极图形的意涵,因此一直被视为神秘的象征。然而天文学家在距离地球三千万光年处发现的M51漩涡状银河系,它的形状为何与太极图形如此相似?难道古代人有办法看到这么遥远的星系??

以上介绍的种种超文明不解之谜,其中大多数都与现在的人类进化理论相矛盾,站在现代科学的基点来研究这些奇特的发现还尚未有令人满意的解释。如果我们以史前就存在文明的角度来重新思考这些发现,或许我们就不再觉得它们神秘、不可理解,反而还会为我们带来超越的新发现呢﹗(待续)

——转自洞见文化出版 《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一书封面。(图:正见网)
    进化论为学术界的主流已久,然而所有生物在分类上皆有其明确的归属物种位置,却从未发现过任何两个物种中间在进化状态的过渡生物。更令人惊奇的是进化论者所认为的文明未萌的史前阶段,却有许多高度文明的化石被发现,而这些证据恰好足以推翻进化论的理论。进化论表面上似乎是学术界的事,但实际上它的影响是巨大而深远的。人若相信自己是由猿猴进化而来,而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人就没有道德的约束与规范,也不相信干坏事会有报应。人们对于自己不能理解的事情,若一概视为谜,视为迷信,就会障碍对现有世界的看法,那么科学就不可能会有突破性的发展。更重要的是人若不相信神佛的存在就敢做出许多违背天理的坏事,那么地球在每隔一段时间出现让人类濒临灭亡的状态,也就绝不是偶然的。
  • 五千年前埃及人就有人造心脏。(网络图片)
    除了制造、使用金属的技术与能力说明了史前人类的文明发展之外,科学家们还在古文明中发现了一些我们认为现代人才具有的医学技术,甚至发明。按理讲,文明的发展是从原始到高度发展的。拿心脏移植手术来说吧,这可是近代医学发展的卓越的成果,然而我们在考古遗迹中却发现了古人曾动过这类手术的证据,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 在南非的克莱克山坡一处有二十八亿年历史的地层中,发现几百个这类带有凹槽的金属球(图片提供:Roelf Marx)
    在相同时期不但有人类的存在,而且这些人类和我们一样具有高度的文明......
  • 《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一书封面。(图:正见网)
    作者是从事免疫学研究的,也曾对达尔文进化论想当然的深信不疑。但后来发现这个学说不仅不能被证实,也经不起科学检验。
  • 一九六八年,业余化石专家米斯特在美国犹他州发现踩在生活于六亿年到二亿多年前的三叶虫上的鞋印。(图片提供:Henry Johnson)
    一九六八年的一个夏天,一位美国的业余化石专家在位于犹他州附近,也是以三叶虫化石闻名的羚羊泉敲开了一片化石。这一敲不但松动了一百多年以来现代人类所笃信的进化论,更替人类发展史研究敲开了另一扇门。
  • 《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一书封面。(图:正见网)
    史前文明确实存在!而且还不只一期,存在着多个不同的时期;达尔文的《进化论》的提出只是一个漏洞百出的假设,却被许多后人添枝加叶地固著成生命科学的根柢,今之人也看到了踏上进化论的重重危机。时今,报章、网站上有关史前文明的篇章常见零星掠影,在《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这本书里,将诸多科学家发现的证据加以系统性的整理、分析。本栏再一次登载,希望带给您一场别开生面的关于人类生命起源的发现之旅。
  • 不銹铁柱 柱身光滑无比,完全没有生銹 (摄影:李愿/大纪元)
    (大纪元记者蓝学道印度报导)4月14日是亚洲天国乐团这次在印度洪法的最后一天,印度学员贴心地为大家安排参访德里(Delhi) 附近一处著名观光景点,不但看到了千年不銹铁柱,也把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美好讯息传给来往的游客。
  • 我是一位新闻研究所的教授。美国极受尊崇的普立兹新闻奖的创办人曾说:新闻工作的三大目标就是:第一是报导真实、第二也是报导真实,第三还是报导真实。这说明了追求真实是人类十分重要的根本目标。不过,什么才是“真实”呢? 英国哲学家艾丁顿曾举例说明科学家研究“事实”的限制:一位海洋生物学者以六吋的鱼网网眼,花了很长的时间在海里网鱼来研究海洋生物,最后终于得到一个“科学”定律:所有的鱼都比“六吋”长!
  • 据记载,星像学在中国已有至少几千年的历史,其实真实的历史可能更为遥远。从本质上来看,它和“太极”,“河图”,“洛书”,“周易”,“八卦”等都是来源于史前文明。
  • 在印度德里城附近的夏麦?巨翩A矗立着一根巨大的铁柱。这根铁柱高6.7米,直径约1.37米,用熟铁铸成,实心,柱顶有着古色古香的装饰花纹。据说这根铁柱建成已经至少上千年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