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得好起死回生
贪心县官遇到村农随地大便的案子。当村农拿出银锭超出了罚金,县官起了歹念……
新官发誓“若受暮夜钱财,天诛地灭!”白日收受贿赂就不算数吗?看看贪官自解前誓,真算数?
三百年前的节省笑谈二种,也是笑讽……
说三百年前有个富翁留下了“中看不中吃”的笑话,还有画师怎样画画狠狠地摆了吝啬的富翁一道?
扬州地方有请人“代哭”的治丧习俗,有一个老妇作这一行作久了,竟然在发丧行列中有“真情”的演出了……
有两个好说大话的人,一日碰着了面,两人聊起了“巨人”较高下。顶天立地还不够描述巨人的高大,那么要如何形容呢?
有个老翁非常富有又非常吝啬,每日三餐,只吃饭没吃菜,有一天听了邻人的话后,他想吃“豆腐”,享用享用一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人说酒醉、醉酒,谁听过喝酒喝“醒”了? 有个人在酒宴上越喝越醒,结果不甘心地跟宴席主人说了一句话……
酒醉的人,少有落水或是吃大便的。那么撒酒疯的人,是真是假?或指是借机发颠作怪呢?
人知须弥山很大,竟然有大眼睛能容下须弥山而不为所动,到底是怎回事?
有个人到神庙求签,问道士断吉凶。道士先是不应,然后说了什么呢?……笑得好起死回生~~
兄弟合买一双靴子之后,哥哥夜里睡不着觉、不睡觉了。到底是怎么回事?……笑得好起死回生~~
有个叫化子拿两文钱到酒家沽酒。酒家问他:“你每次来,都不会说话,今日因何说起话来了呢?”……笑得好起死回生~~
有个穿私服的军人到了寺庙。和尚对他先是不礼貌,后来甚为恭敬,后来又有愠色。到底是何因,和尚瞬息千变?笑得好起死回生……嘻嘻~~
秀才让步给蜂鼠,屈居老三。有人就问他:“公为何屈于鼠辈之下呢?”秀才让步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呢?
古云:讨便宜即是吃亏的后门。”许多失便宜事,都是从贪便宜开始发生的。有个人老想占人便宜,一天他出言戏弄邻人,结果反而被狠狠将了一军……
两个异乡人在某地相遇而不忘比高下。一个吹说家乡有至宝可容得千余人在里面洗澡;一个吹说家乡有通天竹顶天立地……。到底哪个吹牛吹胜了?
有个常遭受不肖子殴打的父亲,总抱着孙子不离手,爱护有加。邻人看到了,心生尊崇。有一天邻人忍不住问道,令郎这样对待您,而您还是这么爱护他的孩子……
有个富翁在宴客中不期然放了一屁。二个坐在一旁的宾客,马上奉承起富翁的“香屁”来。两人是怎样拍马屁的呢?一听说“放屁不臭,死期不远”,两人又怎样“拍马屁”呢?
有一个奶妈帮人抚养小婴孩。不管怎么摇、怎么哄,那小婴孩就是啼哭不肯安睡。奶妈无奈极了,突然,她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幕,便喊了老爷官人……
自夸术,古来不算少,有人暗示,有人巧妙装饰的,也有人自说自话、大言不惭的。下面就是一例,往脸上贴金,装腔作势的。原来这样的人“早就出生了”!不是今天的产物。他说:圣人难出,连我才得三人……
僧人发奇言,“吃过又吃”,到底是让谁“引以为戒”?《笑得好》笑点:斋蚊虫 笑吃过又吃的。
祝寿话儿,福寿吉利长命百岁不嫌多,反之,不吉不利人人见忌。一个祝寿宴席的祝寿辞令,从“寿高彭祖”开门迎喜,怎么会闹出“该死了”的歪语收场呢?《笑得好》笑点:祝寿歪语。
知音在何方?人生知音难觅。《笑得好》有个市集中琴师遇知音的“毒笑话”,冷清清、空荡荡、硬梆梆,回荡弦外之音。《笑得好》笑点:喜得知音
两个爱吹牛的人,三百年前一碰面,就比起大小高下来了。他们用须弥山灰和蚊子肝较量比大小,过了这许多年,还比不出结果来,看官来评一评,到底谁吹的牛“大”?谁吹的牛“小”?
三百年前,当时人的“夸风”就已经很盛行,“风行”所及层面,几几乎层层、面面俱到。富有的显族、读了一些书的秀才少不了显示的;有夸自己的,夸儿子的也很行;活着的人要夸,为死作准备的人也要“盖棺”夸自己。那么,穷人家怎么参一脚?怎么夸?
能读书的人不多,而不读书的人又不少!三百年前石成金*就有“毒笑话”笑秀才不读书,拿县官的响屁作文章拍马屁,看看县官怎样“投其所好”“治”了秀才。
生活中总有些令人难为情的时刻,譬如什么呢?如“屁”就是一个。遇到不能响却噗噗响的情境,好生难为情!古人怎样对待?有掩饰的,有笑话的,也有“笑话”笑话的,都出自“毒笑话”*《笑得好》。
爱子“不看书”总让父母心里焦急,想尽办法、塑子成器。三百年以前就有父亲让爱子“看书”,瞧那小犬对父亲说:“蒙父亲教训得极妙,读书果然大有利益,我才看得三天书,心中就明白了。”父亲一听,心中大喜,问儿子说:“明白了什么事?”儿子也喜孜孜的答道……
许多人都有找东西的经验吧,然而“找不到自己”,在现实生活中又是怎么回事呢?这个“我不见了”的毒笑话,带有警醒人的意味。现代社会充满各种陷阱,很容易让人失去“真我”!役于物、执著而犯糊涂的有的是,下面这个笑话用两个角色来暗喻。
共有约 77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美国体育新闻记者,幽默作家)林‧拉德纳(Ring Lardner)的小说《年轻的移民》(The Young Immigrunts)(拼写没错)中的这四个字的句子,对我而言,是所有文学作品中最搞笑的一句话。它独树一帜,本身就是喜剧,,让我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