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名家趣聞軼事】

豁達不羈的蘇東坡(三)

修竹
  人氣: 95
【字號】    
   標籤: tags:

◎銘硯教子

蘇東坡的長子蘇邁,將啟程前往德興縣就任縣尉。出發前,蘇東坡送兒子一方十分珍貴的名硯,並在硯臺上刻了四句銘文,作為告誡。銘文為︰「以此進道常若渴;以此求進常若驚;以此治財常思予;以此書獄常思生。」

這四句銘文是告誡兒子說︰「可以用這方硯臺進行學習,而學習應當是經常如飢似渴;可以用這方硯臺追求進步,而追求進步應當是經常有所驚醒;可以用這方硯臺書寫治理財政的規章,而治理財政應當是經常考慮給予人民利益;可以用這方硯臺書寫斷獄的文告,而斷獄應當是經常想到使犯人悔過向善,重獲新生。」

小小的一方硯臺,因為蘇東坡的四句銘文,卻顯得份量很重。

◎退房

蘇東坡住在常州時,用了全部積蓄,買了一所房子。他正準備擇日遷入時,無意中聽到一老婦在新屋附近哭的很傷心。出於憐憫,他就問老婦為什麼要哭,老婦向他訴說,她原本擁有一所百年的祖傳老屋,可是被不肖子孫變賣,因此而痛哭。

在蘇東坡仔細詢問下,發現竟是自己所買的房子,於是他告訴老婦︰「您祖傳老屋,正好是我買的,不用悲傷,我現在就把房子還給您。」蘇東坡當下就焚燒房契,自己只租屋居住。

◎日課

蘇東坡為官剛正廉潔,是個為民謀利的清官。他被貶至黃州時,雖然公務繁忙,仍堅持勤學苦讀。有一天,黃州教諭朱司農來訪,一人獨自在客廳等了很久,才見他從書房出來,對朱司農拱手道歉說︰「讓您久等了,剛才正好在結束一些日課。」

朱司農有點不解,問他︰「什麼日課?」蘇東坡笑答︰「抄寫《漢書》。」朱司農聽完更覺疑惑︰「以先生之才,過目不忘,又何須手抄呢?」蘇東坡對他說︰「我讀《漢書》,到現在已經手抄三次了,第一次抄一段,以三字為題;第二次以二字為題;現在則為一字。」

蘇東坡見朱司農一臉疑惑,於是叫人拿來一本《漢書》交給司農,並謙虛地說︰「請您試舉一字考問。」司農試問多次,蘇東坡都能一字不差的按字背誦,令司農敬佩不已。

蘇東坡做學問精益求精的精神以及持久的毅力,令朱司農深受感動,於是他教誨兒子說︰「蘇東坡學識豐富,還毫不放鬆的抓緊時間辛勤苦讀,何況我們這些人呢!」

◎莫逆之交佛印禪師

佛印禪師,法名了元,江西人,三歲能念《論語》,五歲誦詩三千首,人稱「神童」,博學多聞,為宋朝金山寺名僧,與蘇東坡是好友。蘇東坡被貶至黃州時,佛印住在廬山,二人常相往來。

他曾寫信給蘇東坡,勸誡他即使當了宰相,享受二、三十年的功名利祿,也不過轉眼成空,不如趁早把名利之心一刀割斷!還勸他說︰「你雖然胸中藏有萬卷書,筆下文章無一點塵,但為何對自己的身心性命--生從何來,死歸何去?反而不知下落?」

‧慶(磬)有魚

佛印雖是出家人,但餐餐不避酒肉。這天,佛印煎了魚準備下酒,正巧蘇東坡來訪,佛印心一急就把魚藏在大磬(木魚)下。蘇東坡早已聞到魚香,進門卻不見魚,知道佛印藏魚,便心生一計,故意說︰「今日特來向大師請教,『向陽門第春常在』的下句是什麼?」

佛印雖感奇怪,卻也不加思索隨即說出︰「積善人家慶有魚。」蘇東坡撫掌大笑︰「既然慶(磬)有魚,那就積積善,拿出來共享吧!」

‧「屍骨」未寒

有一次,蘇東坡與佛印乘船遊瘦西湖,佛印突然拿出一把題有東坡居士詩詞的扇子,一下就扔進河裏,還大聲的說︰「水流東坡詩(屍)!」蘇東坡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手指著河岸上正在啃骨頭的狗,大笑說︰「狗啃河上(和尚)骨!」

‧東坡吃草

一天,蘇東坡閒來無事,就上金山寺去拜訪佛印禪師,不料禪師不在,一個小沙彌出來應門。蘇東坡戲謔說道︰「禿驢何在?」小沙彌淡然地用手指了指遠方,回答道︰「東坡吃草!」

‧遣妓戲佛印

蘇東坡對佛印的才華很佩服,但對佛印出身顯貴卻進佛門,一直無法理解,因此總想要讓他破戒返俗。有一天,兩人同遊鎮江,晚宴時,蘇東坡故意把佛印灌醉,然後叫琴娘侍寢。

翌日早晨佛印睡醒,見同床有一美女睡的很沉,心裏一驚,知道是蘇東坡搞鬼。於是,佛印在牆上題了一首詩︰「夜來醉酒上床眠,不覺琵琶在枕邊。傳語翰林蘇學士,未曾彈動一條弦。」隨即拂袖而去。蘇東坡得知後,對他更是佩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國書法是中國古老的神傳文化,其內涵博大精深,包容了畫的意境、詩的情感、音樂的旋律、舞蹈的韻味、武術的神采、做人的哲學…
  • (shown)書法一語指用手寫的人類思想行為,是中華數千年來璀璨文化的一項珍品,在世界文化寶庫中也具有獨特的地位。中國的書法是從漢字書寫的基礎上漸次發展形成的,具有強烈的民族特點。
  • 整體而言,現存日本的第一件書蹟《法華義疏》非常明顯帶著中國晉朝、北朝的寫經書法風格。
  • 在日本書道史的研究著作史上,毫無疑義地一向都肯定日本書法出於中國書法之說。從日本書道史研究著作所採的分期界標,也可以明顯觀察到日本書法的史脈和中國書法無可分割的深刻關連。
  • 中國書法強力地影響日本書道史的形成與發展,從日本的第一件書蹟開始直到近代約一千五百年間,一代又一代未曾斷絕。
  • 傅山在政治上不願同流合污,不願屈膝謀求功名利祿,在書藝上,他不追求趙孟頫、董其昌式的精緻、平順、唯美的書風。趙、董的「圓轉流麗」,他認為太容易了,只須「稍臨之,則遂亂真矣」。
  • (shown)黃道周工書善畫,學貫古今,詩文、理學、天文、曆數無所不通,他的好友徐霞客稱讚他「字畫為館閣第一,文章為國朝第一,人品為海內第一,其學問直接周、孔,為古今第一。」
  • (shown)林逋恬淡好古,不慕繁華,結廬於西湖孤山,終年「吸飲湖光飲山綠」,是道道地地足不及城市的絕俗人。
  • 書法家對線條特質、墨色、空間的理解越深刻,就越能在自然的書寫中「黑」「白」自成呼應,形成空間完美的畫面。
  • (shown)董其昌專精繪畫,擅長山水,其繪畫理論於後世畫壇影響甚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