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太爺驅逐活道士

雲兒

攝影:王嘉益 / 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1年08月11日訊】

清人汪道鼎述說:許玉年先生,是我的伯母舅。他學問淵博,能詩會畫,性格耿直無城府,急人之難,唯恐不及,尤其愛才,見別人有一點長處,讚不絕口。

許玉年先生在道光辛巳年(1821年)以舉人身份出任甘肅環縣知縣,後來調任敦煌知縣,又升任安西知州。他所出任的地方都是極邊遠地區,百姓大多誠樸,沒有內地刁滑習氣,先生施政簡易清靜。

先生遇到訴訟當日判決,不拖延羈押;先生操守極廉,閒暇時就召見當地儒生才秀,指點文章;先生又見當地桑樹很多,特地從家鄉雇養蠶婦前往教授當地人養蠶繅絲之法。先生所到之處頌聲大作,離任時百姓都設像祭祀。許玉年先生年過五十歲就病逝於安西官舍。

之前敦煌縣城隍廟道士某某,多有不法行為,先生作知縣時將他驅逐出境。等先生離任後,某道士又打通關節,重霸廟中住持,不法如故。一天早晨某道士起床後,忽然捲舖蓋要溜之大吉,神色非常倉皇。

有人問他,某道士說:“我昨晚睡後,夢中聽見呵殿聲、鼓吹聲。出去一看,是新城隍到任了,威儀很齊整。我正在旁邊窺視,忽然聽見堂上傳呼‘速拿某道士’,我被兩個衙役套上鎖鏈押到城隍面前。我抬頭一看,就是前任縣官許太爺。許太爺厲聲叱道:‘你被我驅逐出境,既然趁我離任伺機潛回,就應該安分守法,卻仍然怙惡不悛!今日本應取你性命,我姑念剛蒞任,酌情給予薄懲!’隨即飛簽下令痛打我若干大板,打完後呵斥我即日離廟,不要再逗留取死,命令衙役將我攆出去。我到臺階時跌了一跤,驚醒後兩大腿痛不可忍,如今還怎敢再呆!”某道士竟攜行李踉蹌而去。

當時敦煌人還不知道許玉年先生去世。後來一打聽,原來某道士看見先生蒞任之時,就是先生在安西臨終之日。正直的人死後成神,原來千真萬確。許玉年先生的長子許彥直,是我的堂姐夫,在廣東當知縣;次子許緣仲,現在江蘇泰州做官,有循良的美名;三子許潤泉,五子許冶金,先後中舉,現任郎中主事級別職務。由此可見許玉年 先生福報子孫的深厚。

坐花主人汪道鼎說:“許玉年先生作知縣八年,所就任之處都是瘠苦的邊塞地區。先生卻能艱苦節儉,安之若素。先生吃飯沒有兩個菜,身邊沒有姬妾,自己清正廉潔之餘,還能周濟親族。先生每年一定在過年前遠道匯回錢,根據親疏分給每家親戚幾兩以至於幾十兩銀子。依靠先生銀子禦寒過年的親戚常常有幾十家。而先生清白自持,他循良的事蹟,甘肅人至今還能道來。先生死而成神,子孫貴盛,難道不應該嗎?”@*

(根據清代汪道鼎《坐花志果果報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陳寔不管遇到什麼事,都能心平氣和地去處理。有一次,他看見有人竄到他家裡,爬到房樑上。他就叫來子孫們訓誡說:「做人應當勤奮自勉,人的生性本沒有不好的,只是受饑寒所迫,才會去做不義的事,像樑上趴著的人,就是這樣。」
  • 韓系伯認為自己的桑樹蔭影,妨礙了別人的家,就又向自己的範圍內,移退了幾尺,鄰居接著就侵佔過來。
  • 柳公權曾經在竹箱子裡,收藏了幾個銀杯子,竹箱子蓋得很嚴實,而裡邊的銀杯子卻不見了。
  • 晉朝時,大將王浚,自以為平定東吳功勞巨大,可是,卻受到王渾的抑制。他每次上朝見到皇上,就敘說前線打仗的勞苦,以及受冤屈的狀況,以致於不能控制自己的憤怒,說話態度傲慢,極不禮貌。皇上都寬恕了他。
  • 趙忠定,即趙汝愚。南宋大臣。字子直,饒州余干(今屬江西)人。乾道年間的進士。光宗時任禮部尚書等職。寧宗時任右丞相。
  • 南朝‧宋時,庾業(人名)的家裡很富有,經常設宴請客,菜餚都很豐盛。但是,他在招待宗愨時,卻只做很一般的飯菜,說:「宗愨是軍人,習慣吃粗菜淡飯。」宗愨也不推辭,也不難過。吃飽後就走了。
  • 周穜,是宋代的泰州(今江蘇泰州市)人,字仁熟。擔任右司理。後被蘇軾薦舉為鄆州教授,後又升為著作佐郎。
  • 大概生活中的事情,黑與白、善與惡,只應當存在於自己的心中,不應該常常掛在口頭上。內心運籌,十分精明;外在表現,非常渾厚,這便是才能出眾者的氣量。
  • 庸俗不潔的慈善,多出現在富貴人家。他們憑借詐騙、剋扣、剝削、偷盜而取得來本屬百姓的財富。他們用那些骯髒錢,所買的祭祀、禮拜神佛的供品,都是不淨之物。他們的拜神、祭祀之舉,都屬於不潔的慈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