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漢之間不得不說的事兒

歷史原來這樣之兩漢之間(六)

作者﹕劉翰青
  人氣: 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三)泉中湧出光華主

「符命」的潮流

王老太太的人生終止了,王莽的折騰還在繼續。在眾多的「莽式折騰」中,最有戲劇性的應該算他「班《符命》四十二篇於天下」(《書‧王莽傳》)。王莽的「執政合法性」主要是那個銅匣子「符命」,不知是想讓天下人認為自己很順從天命,還是防止別人指責自己偽造「符命」,亦或二者兼而有之,王莽把蒐集到的四十二篇「符命」派人到全國各地到處公佈。

說到這裡,我們得再解釋一下「符命」,「符命」是一種預言,多數是上天賜給天子的祥瑞徵兆。但是,眾所周知,預言通常表述的都比較隱晦,以免洩漏天機,所以,其中的大多數,往往在事件發生後,人們才能明白其含義。比如,姜子牙《乾坤萬年歌》裡那句「一土臨朝更不祥,改年換國篡平床」,多數人是在事後才明白,原來這指的是王莽在平帝時篡位改國號。再如,後世大明國師劉伯溫在《燒餅歌》裡的預言「八千女鬼亂朝綱」,多數人也是在事後才明白,原來指的是太監魏 (八千女鬼)忠賢亂政。

或許有人會說,這些預言是不是有人窮極無聊,在事件發生後杜撰出來的。除了比較枯燥的歷史文獻考證可以證明之外,我們還有個比較實用且有趣的辦法。除了上述兩位國師的預言外,像三國諸葛亮的《馬前課》,唐朝袁天罡、李淳風的《推背圖》,宋朝邵庸的《梅花詩》,也都預言到了我們生活的這個時代,大家不妨自己親身驗證一下。

多數預言如此隱晦,而多數平民更多關心的是自己的小日子,而且在那沒有互聯網的歲月裡,信息的傳播也很麻煩,所以,對「符命」、預言的研究,多局限於專業人士,就像前文提到的那位漢帝國「政府顧問」眭弘。可是,王莽把四十幾篇符命頒佈於天下,卻掀起了一股「符命」熱,雖然王莽自己用的是「山寨符命」,但是我們不能否認,他在客觀上掀起了「符命」新潮流。王莽這一番舉動恰恰引出一個人來,他就是姜子牙在《乾坤萬年歌》裡預言的「泉中湧出光華主」——劉秀。

原來,當時比較熱門的「符命」中,有一篇叫《赤伏符》,在這篇符命裡,卻指名道姓的赫然寫著「劉秀發兵捕不道,四夷雲集龍鬥野,四七之際火為主」(《後漢書‧光武帝紀》),就是說會有個叫劉秀的人領兵討伐無道。可是,當其時,除了個別幾位高人,誰也沒有把這句讖語和後來成為光武皇帝的劉秀(字文叔)聯繫起來。因為,天下流行「符命熱」時,劉秀還在老家勤勤墾墾的種地呢。

劉家的帥哥

劉秀(字文叔)也是漢室宗親,劉邦的第九代孫。按照劉家族譜的記載,他是漢景帝所生的長沙定王劉發的後代。既然是皇族出身,怎麼變成農民了呢?因為老劉家人口太多,到西漢末年,劉邦的後代已經有幾萬人了。這倒不是老劉家要用「繁殖」速度創造甚麼記錄,而是皇室最擔心沒有繼承人,所以一定要多生些兒子才保險,眾多兒子裡繼承皇位的「主幹」只有一個,這個繼承者還得多生兒子,幾代下來,劉家這棵大樹上就碩果纍纍了。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西漢氣數將盡的時候,還是出現了皇家「大樹主幹」沒有繼承人,結果被王莽鑽空子的情況,這是題外話。

皇室這麼多家族成員,就不能個個都享受「高級公務員」的待遇了。劉發的兒子劉買是舂陵節侯,降了一級,劉買的兒子劉外是太守,又降一級,總之,到了劉秀的老爸劉欽這兒,就剩個濟陽(今河南蘭考)縣令了。劉欽縣長有仨兒子仨姑娘,長子劉縯(字伯升),次子劉仲,小兒子就是劉秀(字文叔)。

劉秀於漢哀帝建平元年(公元前6年),出生在濟陽(今河南蘭考)「縣政府」後院的「家屬宿舍」裡。據說,劉秀出生時屋裡紅光一片——「有赤光照室中」(《後漢書.光武帝紀》),他老爸劉欽令感到很驚奇,就請了一位預測師王長來占卜吉凶,王長告訴劉欽:「此兆吉不可言」(《後漢書‧光武帝紀》),劉縣令聽了,心裏那個美就別提了。這一年,濟陽縣還發生了一件新鮮事兒,濟陽縣界的莊稼地裡長出九個穗的麥子,大家都知道,正常情況下,一根麥子只有一個穗,一支九穗確實不同尋常,劉縣令因此給兒子取名為「秀」——「是歲縣界有嘉禾生,一莖九穗,因名光武曰秀」(《後漢書‧光武帝紀》),這個「秀」就是莊稼出好穗的意思。

不想,劉秀九歲那年,老爸劉欽去世了,叔叔劉良收養了他。轉眼幾年過去,劉秀長大成人了,他還真對得起自己的名字,長著兩道漂亮的眉毛,高鼻樑,額角飽滿——「美鬚眉,大口,隆準,日角」(《後漢書‧光武帝紀》),也算小帥哥一枚。劉小帥哥對種地的工作很是敬業,還經常拉著家裏剩餘的糧食,到宛城去賣,也頗有點經濟頭腦。他大哥劉伯升卻喜歡結交一些豪俠之士,還經常笑話自己的小弟只知道種地——「性勤於稼穡,而兄伯升好俠養士,常非笑光武事田業 」(《後漢書‧光武帝紀》)。

當然,劉秀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王莽天鳳年間(公元14年——公元19年),劉秀到長安「深造」過,學習的主要課程是《尚書》,不過成績很平平,史書上說他只是「略通大義」(《後漢書‧光武帝紀》)。但是,劉秀和同學們的關係相處的很不錯,這些同窗日後對他的人生倒是影響很大,此乃後話。按這個情況分析,劉秀頂天兒也就當個「農業部長」。可是,歷史很幽默,常常弄出些出人意料的結果。

有一次,劉秀和大哥劉伯升、姐夫鄧晨仨人兒一塊去宛城訪友,在那裏,他們遇到了一位預測「達人」——蔡少公。蔡少公對圖讖很有研究,圖讖就是帶「插圖」的預言,看來這位蔡少公還是個「漫畫愛好者」。那一天也是高朋滿座,大家都想聽些新鮮事兒,長點見識,蔡少公就發表了一下他最近研究圖讖的一點心得,其中有一點,頗為引人注目,就是蔡先生「言劉秀當為天子」(《後漢書‧鄧晨傳》)。於是,在座的有人問:「你說的是國師劉秀吧?」——或曰:「是國師公劉秀乎?」(《後漢書‧鄧晨傳》)

「劉秀」「雙胞案」

這「劉秀」怎麼還有「雙胞胎」啊?原來,此人提到的那個國師劉秀,就是前文提到的劉歆,劉秀不是他的本名,而是後來改的,他早先也是王莽的一個「粉絲」,後來王莽篡漢,封他為國師。

此時,座中「正版」的劉秀聽到那人的問話,就開了個玩笑:「你們怎麼知道說的不是我呢?」——「光武戲曰:『何用知非僕邪?』」(《後漢書‧鄧晨傳》),這句玩笑後來成了一個成語典故——「安知非僕」。在座眾人聽了都笑岔氣兒了,心說,你整天只知道種地、賣糧食,還想「為天子」呢?唯有他的姐夫鄧晨,聞言心中暗喜,因為過去很多人相信,在這種情況下,當事人看似無意的一句戲言,往往預示著某種徵兆。

有人或許會問,如何知道,這「劉秀當為天子」的預言不是「事後諸葛亮」們,在劉秀當了皇帝以後杜撰出來的呢?因為這番「安知非僕」的對話之後,「正版」劉秀稱帝之前,有人為這句「劉秀當為天子」的預言「打了前站」,他就是那個改名為劉秀的國師——劉歆。

劉歆的人生也是蠻有戲劇性的,他的老爸就是漢楚元王第四代孫——大名鼎鼎的劉向,老爺子博覽群書,精通天文星象,在漢成帝時,負責校對閱讀經傳詩賦等書籍,劉歆多少也得了點家傳。

對於劉歆的改名,在小說演義中,通常說他在知道了「劉秀當為天子」的圖讖之後,為自己當皇帝,才改名為劉秀的。但是,本文致力於用「網絡語言」描述真實的歷史,而不是戲說,《漢書‧楚元王傳》中記載「歆以建平元年改名秀」,也就是說,劉歆是為了避漢哀帝劉欣的名諱,才在建平元年(公元前6年)改的名字,而「劉秀當為天子」、「劉秀發兵捕不道」這類預言是在王莽篡漢之後才流傳天下的。「巧」的是,劉歆改名為劉秀這一年,恰恰也是「正版」劉秀出生的時候。

國師「劉秀」

劉歆本是漢室宗親,卻陰差陽錯的和王莽混到了一起,到王莽自立為帝,他成了王莽的國師,這頗有點胳膊肘朝外拐的意思,可是,後邊還有更雷人的,劉歆在莽新朝又反了。

這其中也有一段小故事。原來,甄豐、劉歆和王舜以前是「王莽工作室」的主要「骨幹」,王莽能夠被封為安漢公,基本上是靠這三位策劃執行的,王莽也因此給了他們不少好處。但是,王莽後來的「擴大經營」,是在這幾位「骨幹」計劃之外的。王莽攝政依靠的,是前輝光謝囂找來的那塊疑似「山寨符命」石頭,此時王莽羽翼已經豐滿,接著,就藉助哀章「人工製造」的「看圖說話」篡漢自立,而且根據哀章胡謅出來的那兩個人名,找到了大頭兵王興和賣火燒的王盛,還把他們封為了將軍。

甄豐他們幾個對王莽稱帝這事,心裏有幾分不以為然,他們擔心漢朝皇族和天下豪傑對此事的怒火,延燒到自己身上,但是事已至此,也無可奈何,怪只怪他們自己就是王莽發跡的始作俑者之一。

王舜和劉歆還只是心裏琢磨一下這事,可是甄豐性子比較直,被王莽察覺出他的不滿了。於是,王莽又「山寨」了一個「符命」,並以此為藉口,把原來「副總理級別」(大司空)的甄豐給降級成更始將軍,這麼一來,老甄就和賣火燒的王盛同級了。甄豐和兒子甄尋嘴上沒說甚麼,心裏可是火大,給你王莽賣了那麼多年命,就這個下場啊。王莽喜歡「山寨符命」,甄尋有樣兒學樣兒,也「山寨」了一個,內容是說,漢平帝的皇后——黃皇室主是甄尋的妻子。

王莽「非法建立政權」,一直懷疑大臣們對自己有意見,正想找個藉口殺雞給猴看呢,甄尋正撞在槍口上。王莽下令通緝甄尋,結果,甄豐自殺,他兒子甄尋躲進華山,一年以後被抓到。一通審問之後,小甄供出一堆人來,其中包括劉歆的兒子。王莽就是打算藉此立威的,涉案人的結果可想而知。從此,劉歆在心裏和王莽徹底分道揚鑣了。

劉歆的預言

最終直接推動劉歆公開反王莽的,是道士西門君惠。西門道長是王莽的堂弟——衛將軍王涉的一個「私人顧問」,對星象、圖讖等「學科」都有一定的研究,他把自己的一個「研究成果」告訴了王涉,說:「有一顆彗星掃過皇室對應的星域,劉氏要復興了,這個人的名字和國師的名字(劉秀)是一樣的。」——「星孛掃宮室,劉氏當復興,國師公姓名是也。」(《漢書‧王莽傳》)

這句話給了王涉不小的震動,原來不僅僅是劉歆、甄豐他們,王莽以前的很多其他「跟班」們,之前也都沒想過幫王莽篡位,他們只不過希望王莽位極人臣,然後在他那鍋燉肉裡喝點湯罷了。因為在傳統中國人心目中,除非當朝皇帝反天、反地、滅絕人性,才會有人興義兵、伐無道,否則,單憑武力、勢力奪取江山,那就是流氓造反,不被認可。而且,自從王莽「非法建政」,只是表面風光,內心充滿對「垮臺」的恐懼,莽新政權從始至終生存在危機中,各處討伐王莽的聲音雖然被鎮壓,無奈「按下葫蘆起來瓢」。王氏家族成員更擔心日後被王莽牽連,引來滅門之禍,王舜就是在這種恐懼中死去的。

另外,西門道長的本事,王涉之前見識過幾次,所以對此深信不移。不過王涉也不動動腦子,他的邏輯,大概和「安知非僕」那一幕裡嘲笑「糧農」劉秀那些人一樣,以為國師劉秀(原名劉歆)身居高位,所以預言裡說的「劉秀」應該就是這位。

王涉拉上大司馬董忠幾次到國師劉秀(原名劉歆)的「辦公室」去,討論星象新發現,劉歆都避而不答。最後把王涉急哭了:「我是誠心誠意的要救我們兩個家族,你咋不信呢?」——「對歆涕泣言:『誠欲與公共安宗族,奈何不信涉也!』」(《漢書‧王莽傳》)劉國師見王涉情詞墾切,終於透露了自己的看法。

作為國師,一個重要的職責就是觀天象,劉國師最近看到了甚麼呢?「太白在太微中,燭地如月光」(《後漢書‧五行志》)——這裡的「太白」就是太白星,也就是我們通常說的「啟明星」;「太微」指的是太微垣,在現代天文學體系內,大約對應著室女、獅子、大熊等星座的一部份。 在星象學中,太白星代表軍隊,太微垣又名天廷,代表中央政府。

按照中國傳統「天人合一」的宇宙觀,天上不同的天象預示著人間不同的變化。劉國師看到「太白贏而北入太微」(《後漢書‧五行志》)的天象,對應在地上,預示著「大兵將入天子廷也」(《後漢書‧五行志》)——軍隊將攻入皇宮。劉國師以此推斷,此時在東方的「反政府軍」必然會得勝——「歆因為言天文人事,東方必成。」(《漢書‧王莽傳》)。後來,更始軍、赤眉軍果然先後攻入長安,足見劉國師確有真才實料,只可惜他自己沒能親身驗證。

聽了劉國師一番分析,王涉心裏更有底了,他說,其實王家早就懷疑,王莽不是王曼的親兒子,而是不知哪來的「野種」。前幾次和我一起來的那個老董,現在管皇宮衛隊,你大兒子也管宮裡的警衛,乾脆,我們把王莽綁架了,東奔南陽去投降漢帝吧。

劉歆(國師劉秀)觀天象,心知王莽必然敗亡,此時經王涉一番勸說,又想起王莽殺了自己的兒子,於是,和王涉、董忠一起商量當「綁匪」。不料,此事被董忠的家人洩了密,三人中了埋伏,董忠被眾太監砍死,劉歆、王涉自殺。

劉歆、王涉都是「體制內」的「老人兒」了,如今竟然都倒戈相向,王莽很沒面子,他怕人家說「體制」從內部崩潰了,所以沒敢公開對這倆人的懲罰,但是這種掩耳盜鈴式的行為,畢竟阻止不了這個「體制」的解體。

花開兩朵,各表一支。王涉和劉歆(國師劉秀)提到的東方漢軍和南陽漢帝,究竟是誰呢?那就是在南陽打出漢家旗號的更始軍。

(未完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歷史就像一部大戲,每個人既是戲外的觀眾,也是戲中的演員,而那個劇本,在冥冥中卻早已寫好。有智慧者,也不過只能提前預知下幾幕的劇情,卻不敢,也無力做任何改變。
  • 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桃坡村浪馬寨,有塊大石頭,以前石旁有一條大蟒盤踞,無人敢靠近。2002年,那條大蟒突然「不告而別」,一個叫王國富的人清掃此地時,發現巨石有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
  • 和王莽不同路的,都被以各種名義,或者罷免,或者調動到遠方去。剩下的,有王舜、王邑、孫建等人,都成了「王莽工作室」的成員。
  • 在中國傳統社會中,天子與百官各有其許可權範圍,也各有其責,自然的形成了一種相互制約的關係。這是我們很多現代人,因為教科書和影視作品的影響,常常模糊的地方。
  • 天定的事,無論人覺的如何難以實現,最終都會戲劇性的呈現在歷史舞台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