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植正水彩畫個展

【水彩行家】寄情鄉土

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
  人氣: 70
【字號】    
   標籤: tags: ,

范植正老師出生於1947年,台北工專電機科畢業。
曾任台灣電力公司資訊處副處長,2012年退休後則全職致力於水彩創作,現任台灣水彩畫協會會員、台灣國際水彩畫協會會員、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秘書長。

其作品經常應邀展覽於全國各地,並屢獲獎項,2001年獲經濟部綜藝展西畫組金牌獎,2004年獲經濟部綜藝展西畫組金牌獎及榮譽獎,2005年新竹美展水彩畫類優選、基隆市鷄籠美展水彩畫類第一名,2006年經濟部綜藝展西畫組銀牌獎及榮譽獎,2007年新竹美展水彩畫類佳作,2008年經濟部綜藝展西畫組銀牌獎及榮譽獎,2010年新竹美展水彩畫類佳作,2011年中部美術展水彩類廖景圻獎等,備受各界所肯定。

年年有魚_石狗公
年年有魚_石狗公

范植正對水彩畫的狂熱創作慾望及濃厚與趣,乃是來自初中時期台灣畫壇名師蕭如松老師的教學熱情所致,於是在公餘之暇仍不間斷地鑽研水彩創作,且作品源源不絕,並時有佳作。然而在人生的精華階段,范植正只能將時間、精神奉獻給職場與家庭,及至十餘年前,家庭的重擔因孩子的成長而稍得釋放,在偶然中復被謝明錩老師的著作「水彩畫的奧祕」一書所驚醒。
休憩
休憩

對謝老師的作品驚豔之餘,乃毅然決然師事謝明錩老師及鄭香龍老師。又因情有獨鐘於鄉土題材,在努力研習水彩技法的同時,經常組團踏遍台灣鄉野、中國大江南北的古老村莊及歐洲古鎮,為的就是廣蒐繪畫題材,以為創作的素材及原動力。范植正啟蒙於蕭如松,師承謝明錩、鄭香龍,理工背景的他,將其精準、敏銳與細膩的個人特質展現於作品中,其風格著重較為寫實、精細,是位具有深厚底蘊的中生代水彩寫實畫家。
油菜花
油菜花

(圖文由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責任編輯:周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振文的水彩世界 來自他日常生活中熟悉的人事物、平凡的小花草小人物,來自他走過滄桑際遇的印痕、生命點滴的體悟,來自他珍惜家人親友的支持與溫暖,來自他一顆細膩敏銳的心、悲天憫人的情懷,來自他對創作柔韌的堅持、才氣縱橫卻謙沖致和的胸襟,來自他追求形靈合一的理想境地。
  • 「紫色旋律」作品充分展現騰萱驚人的寫實功力,背景灰紫色的山沉穩渾厚和前景高彩度的鳶尾花拉開了空間的距離,遙遠的湖面迷濛一片,詩意漫漫…微光幽幽…看著這片迷人的紫花,那高高低低的節奏好像翩翩起舞的紫蝶,正為我們表演她最新的舞曲,看著看著…感覺心好像也飛起來了,人也浪漫起來了,不知騰萱是否也像她的畫一樣浪漫?
  • 「園林之美 系列一(蓮池戲台)」作品一樣以靈動的輪廓線條來鉤勒再敷色,描寫的是戲台建築之美,只是在畫紙上飛奔的手顯然比前兩件作品更快速頻繁,期望涼亭樓宇的巧妙設計能在紙上成為讚歌供人緬懷。
  • 我喜歡描摹自然,常在平時的勞動者身上尋找題材,在平凡生活當中尋找神聖,在角落尋找永恆,這樣的心思應來自故鄉環境的教化,我從不把藝術當成沉重的十字架,而是當成一輩子的興趣和生活的必需,如果說,生命是一場奇妙的冒險,我更樂於獻給這豐富我整個生命和靈魂的冒險活動。
  • 郭心漪水彩展—發現.感動 發現平凡中的不平凡,感動簡單中的不簡單。 平凡的事物,不平凡的角度。簡單的景象,不簡單的精神脈動。 靜止與川流的池水,靜態的摹寫卻又充滿著生靈的氣息,探索更深層的精神所在,尊崇自然的審美方式,進行心靈的對話,傳遞強烈的能量。 摘錄自郭心漪水彩個展請柬文稿
  • 米開朗基羅為整個圖書館營造的,是一種進入知識聖殿的情境。人要邁向學習之門時必須先沉澱自我,收起驕慢與浮躁。好比進入了第一道門,卻發現還沒有真正登堂入室。在玄關轉換了心境,再以恭敬嚴肅的態度向著高處的聖殿拾級而上,如逆水行舟一般付出努力。
  • 這並不是西方社會第一次遭受瘟疫之苦。早在14和17世紀,歐洲就經歷過黑死病,一種由鼠疫引起的大瘟疫。在歐洲爆發(14世紀)的五年之內,估計就有超過2千萬人喪命,是當時歐洲三分之一的人口。黑死病之後便消失了,但300年後又再次捲土重來。
  • 《創世紀》 工程結束後,米開朗基羅立刻著手教宗靈寢工作,想一口氣完成陵墓。次年,朱略斯二世逝世,米開朗基羅和教宗的繼承人簽署新合約 ,將陵墓修改為挨靠著牆的壁墓,大為縮減原來的規模。接下來三年間,米開朗基羅完全投入這件工作 ,首先完成的是摩西和兩個奴隸像。
  • 晚禱
    這些人並不是在崇拜藝術本身,而是它代表的東西。舉例來說,在俄羅斯東正教中,聖像長期以來被視為神聖的物件,並不是因為它的顏料和筆刷,而是因為這些圖畫開啟了連接天堂的一扇窗。
  • 米開朗基羅採用數字「三」來劃分天頂為左中右三行,中央《創世紀》故事部分又分為大小輪替的九個畫面,每三個圖為一個組,分別描繪《神創世》、《造人與原罪》、《諾亞的故事》。順序的安排是根據禮拜堂本身的功能有關的,如創世的部分安排在教皇舉行儀式的祭壇上方;以其接近神的緣故;而人間的故事則放在群眾席的另一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