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對梁惠王談治國之道

作者:鄭介文

圖片來源:
Fotolia

  人氣: 106
【字號】    
   標籤: tags:

梁惠王對孟子說:「我對於治國,可以說是用盡心力了。河內地方,年成不好,我就把那裏的百姓,遷移一些到河東,並把河東的糧食,轉運一些到河內。河東有災荒,我也是這樣辦。我考察了一下:

鄰國的政治,沒有一個國家能像我這樣關心百姓的。可是,鄰國的百姓,並不減少;我國的百姓,並不增多。這是甚麼道理呢?」

孟子回答道:「大王喜歡戰爭,請允許我拿戰爭做個比喻。戰鼓咚咚地響,雙方戰士持著武器交鋒,打了敗仗的丟掉盔甲,拖著兵器逃跑,有的跑了一百步停下來,有的跑了五十步停下來。那些跑了五十步的土兵,譏笑跑了一百步的士兵,是逃兵,是膽小鬼。請問:您怎樣看待譏笑者呢?」

梁惠王說:「不行。饑笑者他不過沒跑到一百步吧了,但這也是在逃跑呀!」

孟子說:「大王懂得這一點,就不要指望你的百姓比鄰國多了。要是不耽誤農業生產,糧食就吃不完;不用細網到深池裡捕魚,魚鱉就吃不盡;按照時令,在草木凋零的季節伐樹,木材就用不光。糧食和魚鱉吃不盡,木材用不完,這樣就會讓百姓們能供養活著的人;能給死去的人辦好喪事,不感到遺憾。百姓們對養生、喪死,都不感到遺憾,這就是施行王道的開始。

「在五畝大的住宅園地裡,種上桑樹養蠶,五十歲的人,就可以穿上絲綢衣服了;餵養雞、豬、狗,不錯過繁殖的時機,七十歲的人,就有肉吃了;耕種一百畝地的人家,不要侵佔它的耕作時間,幾口之家就不會挨餓;認真地辦好學校,反覆向學生講明孝悌的道理,人人敬老尊長,鬚髮花白的人,就不會自己背著或頂著東西走路了;七十歲的人有絲綢衣服穿,有肉吃,百姓不挨餓受凍。能夠這樣做,卻還不能稱王於天下,這是從來沒有的事!

「如今,有錢人家的豬、狗,吃著百姓的糧食,卻不知檢點、節約;路上有餓死的人,國家卻不開倉救濟;百姓死了,卻說:『這不能怨我,只怪年成不好。』這就等於拿刀子殺死了人,反倒說:『這不能怨我,是刀子殺的,應該責怪刀子。』如果大王能不再歸罪於年成,那麼天下的百姓,都會歸順你了。」

(事據《孟子.梁惠王 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漢武帝在金殿上閒坐,忽然有一個人,坐著白鹿拉的雲車,從天而降,來到金殿前。來者看上去三十多歲,但面色像孩子般紅潤,穿著羽衣,戴著天神的金冠。
  • 鄭國公富弼,官拜樞密使。時值宋英宗即位,賞賜朝中大臣。富弼已拜領了賞賜,英宗又額外另有專賞。
  • 世宗皇帝又曾對張廷玉說:「我做諸侯王時,與人一起行走,從來不用腳踩別人的頭影,也從來不踐踏螞蟻小蟲。」
  • 東漢時的許昌人陳元方,十一歲時,按時去拜訪袁公。袁公問他:「你父親在太丘做官的時候,遠近的人,都稱讚他,他都施行了一些甚麼好政策呢?」
  • 由於姚察清正廉明,俸祿又大都接濟了別人,素無積蓄,因而家中常常入不敷出,十分拮据。每當有人勸他想些辦法,搞些資財,來改善一下家中清貧生活時,姚察總是笑而不答。
  • 宋仁宗時,西部邊疆發生戰爭,大將劉平陣亡。朝中輿論認為,朝廷委派宦官做監軍,主帥不能全部發揮自己的指揮作用,所以才導致劉平失利。
  • 齊國要攻打宋國。宋王派藏孫子(人名)向南邊去求救於楚。楚王很高興,答應得也很痛快。然而,藏孫子卻很擔心地回去了。
  • 葉南巖在做浦州刺史時,有打群架的人,到州里告狀。一人流血滿面,受重傷,胸部幾乎破裂,生命危在旦夕。
  • 不知過了多少年月,這位院主已經年老。有一天,他渡江去查田,從懷中取出那個寶物青磁碗,突然扔進江中。
  • 唐高宗時,南方部族相聚騷擾邊地。朝廷發兵征剿失利,於是,用徐敬業為刺史。州裡派兵到郊外迎接,徐敬業把他們盡數打發回去,單人獨馬,到了州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