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明哲的衛姬

作者:吉光羽
font print 人氣: 89
【字號】    
   標籤: tags:

周朝時,衛姬是齊桓公的夫人。齊桓公和管仲,商議要去襲打衛國,大家都知道這是不義之舉,但是誰也不敢去阻攔。

齊桓公上完朝,回到後宮,衛姬看他神色不對,就摘下髮簪、耳環,解下環珮,走下堂去跪拜著,問齊桓公:「討伐衛國的原因何在?」桓公說:「沒有甚麼原因。」說完又覺得奇怪,問道:「你怎麼知道我要去討伐衛國呢?」

衛姬說:「做國君的滿臉怒氣,手腳也蠢蠢欲動,這些都是要攻打別國的表現。剛才國君進來時,腳抬得很高,臉色也很嚴厲,聲音又高揚著,一見到我卻止住了,我猜出國君的意思,是想去攻打我的娘家衛國吧?」齊桓公經她這麼一說,就答應不打衛國了。

第二天上朝,大臣管仲也走上前說:「我看國君今天上朝,口氣溫良和善,話說得極其舒緩,猜想您一定是打算放過衛國了。」

齊桓公一擊掌,高興的說:「真是太好了!宮裡有夫人幫我把持著,外面又有管仲在幫我治理著,我齊桓公從此可以在世上無憂立足了!」

貴族們都稱讚衛姬守信而有德行。平常,齊桓公喜歡音樂,總是沉湎於聲色之中。衛姬卻以身作則,聽都不肯聽一下鄭、衛之樂(淫邪的音樂),她用自己的行動來規勸齊桓公。

劉向稱頌衛姬忠心誠信。呂坤則認為她明哲之至。世上有很多愚蠢婦人,沉湎於聲色之中,那是自身投到羅網裡,往往至死也不曾覺悟。這些人讀了衛姬的傳記,應該會有所醒悟吧?

國君的見識不如夫人

周朝時代,楚國國君熊通的夫人叫鄧曼,她雖是一介婦人,卻有了不起的見識。

有一年,楚國君派莫敖、屈瑕去攻打羅國。有個叫斗伯比的人前去送行,回來時就對他的駕車人說:「莫敖將軍一定會打敗仗,我看他走路時趾高氣揚,這暴露了他內心對這場戰爭並沒有充分的認識。」於是便去拜見楚國君,說:「我認為一定要增援軍隊去幫助莫敖將軍才對,否則很有可能會吃敗仗。」

楚國君覺得部隊去得很不少,就對斗伯比說:「你也未免太過慮了,這樣做有甚麼必要呢?」

楚國君回到宮裡,又把這番話隨口告訴了夫人鄧曼。鄧曼卻說:「斗大夫並不單說莫將軍作戰人數不夠,他是希望國君主動增兵,從而以您的恩信去慰藉百姓,同時也給自大的莫將軍一個威懾、教訓。當年,莫敖在蒲騷地方打了勝仗,心裏一直很自大,誰也不放在他眼裡。斗大夫熟悉他的品性,要不然,他也不會那麼說的。」

楚國君這才醒悟過來,趕緊派去援兵。但為時已晚,果然,援兵還未追上,前線的莫敖、屈瑕,已經吃了大敗仗。

莫敖打敗仗,斗伯比從他走路的姿勢,就預見到了。而鄧曼夫人僅僅是聽說了這事情,就猜到了結果。她規諫楚國君,要以信義去慰藉百姓這句話,更可看出她見識過人。確實,對百姓沒有信義,就無法立身,莫敖不瞭解這一點,但斗伯比卻深知其中真理。楚國君沒來得及弄明白,鄧曼就告知他,這不是有大見識麼?面對這個女流之輩 ,就連國君,也該感到慚愧吧!

(據清代蔡振紳《八德須知》)@*

責任編輯:梁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揚州刺史李崇,覆審此案,產生了懷疑。他秘密指派兩位揚州城裡無人認識的人,偽裝是從外地來揚州,探望牢中的解慶賓。
  • 謝梅莊喟然長歎,說:「今天才知道:精明的僕人有用,而不可用;老實的僕人可用,而實際上沒用;而愚憨的僕人,才真正有用啊!」
  • 當年大考時,主考官夢見金甲神說:「你為甚麼不選捨田的人呢?」於是,主考官就撿起一份原先已淘汰的考卷,讓他考中了第三名,這個人就是饒裳公。
  • 如果寬赦王去榮,將來有人犯罪卻予誅殺,那就明顯表示法令不一,會引起群忿;如果憐惜王去榮,而使大量的人去玩忽法律,那損失之大,就無法估量了。
  • 竇禹鈞估計好了每年收入,留下最必需的開支。便將其它全部收入,都用來救濟別人。家裏節儉樸素,無金玉之類的裝飾。
  • 齊景公細細品味晏子三次批評自己的話時,覺得每句話都有道理,終於欽佩起這位相國對自己的忠心來。
  • 有幾個人圍在一起,爭論得面紅耳赤。原來他們正在議論朝政的得失,抨擊官員的優劣,因為出現了不同意見,所以聲音越說越大,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
  • 士兵聽後,又說:「黑夜之中,分辨不出真假,即使是御史中丞,也不能開門。」
  • 開科取士時,劉鉉擔任主試官,讀了劉宣的文章,感到很驚奇,說:「此文必定是隱居山林、上了年紀的讀書人寫的好作品。」
  • 第二天,雨下得更大,女家父母,仍舊留宿。乙還是不敢接近那位女子,被逼無奈,只得與女子同屋而不同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