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來爭去與讓來讓去

作者:秦自省

(Fotolia)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孔子斷獄

孔子擔任魯國的大司寇,斷獄時,總是先廣泛徵詢眾人的意見:「你覺得這個案件是怎麼回事呢?」

等各方意見徵詢得差不多了,再藉此判斷:誰的意見最接近真相。這樣做,一方面是代表孔子對刑案的慎重;另一方面是孔子不自以為聰明和不居功的態度。

各靈驗了一次

孔子問漆雕憑(人名):「你當臧氏的家臣,經歷了臧文仲、臧武仲和孺子容(人名)三代,你看這三個大夫,哪個比較賢良?」

漆雕憑說:「臧家有一個神龜的龜甲,稱之為『蔡』,用它來占卜,非常靈驗。臧文仲時,靈驗了一次;臧武仲時,靈驗了一次;到了孺子容的時候,又靈驗了一次。從這點來看,我實在分不出:到底誰更加賢良。」

孔子說:「漆雕憑真是個君子,宣揚別人的善事,隱晦別人的惡事;聰明洞見,卻能不顯露。具有這種品德的,能有幾個人呢?」

公索氏失牲

魯國大夫公索氏,要舉行祭祀,但是預定使用的牲畜卻丟失了。

孔子說:「公索氏,在兩年內一定覆亡。」

果然才一年,公索氏就覆亡了。

後來,學生中有人問孔子:「一年前,公索氏丟失了祭祀的牲畜,老師說:不出兩年,公索氏必亡。以後,果然應驗了。請問老師:您是如何知道的呢?」

孔子說:「祭祀,是後代子孫面對祖先盡孝的大事。連這樣的大事,都會丟失牲畜;那麼,其他丟失的東西,就多得可想而知了。像這樣發展下去,還能不覆亡嗎?那是不可能的。」

爭來爭去與讓來讓去

虞、芮兩國,為了邊境一塊土地屬於誰,爭得不可開交,經年不決。最後,雙方聽說當時是西伯(官職名)的周文王,是智慧的仁者,決定去請周文王來仲裁。

兩國的國君進入了周文王的國境,看到農夫互相禮讓田界,行路的人互相讓路。到了周都,看到周的士人互相禮讓大夫的官銜,大夫禮讓卿的官銜。

這時,虞、芮兩國的國君說:「我們兩個小人,怎麼有臉見西伯(即周文王)呢?」於是,兩人就回國去了,都爭著放棄那塊土地。最後,那塊土地,就空在那裏。

孔子讀了這段故事,說:「周文王的治國,真是好到極點。不必下令,人民就主動聽從;不必講話,就能完成教化。我想不出:怎樣還能比這更好的!」

相處得剛剛好

曾參說:「人與人相處,太親密了,容易簡慢;太莊重了,又容易疏遠。所以君子互相交往,親密的程度,是恰恰讓彼此情感融洽;莊重的程度,又剛好可以相待以禮。」

孔子聽了這段話,對學生說:「你們其他人,好好記住這些話!誰說曾參不懂得禮的真諦呢?」(均據《孔子家語》)@*

責任編輯:梁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孔子說:「漆雕憑真是個君子,宣揚別人的善事,隱晦別人的惡事;聰明洞見,卻能不顯露。具有這種品德的,能有幾個人呢?」
  • 魯國有個節儉成性的人,有一天煮了些野菜,覺得味道很鮮美,就用粗陋的瓦器盛了些野菜,特意來送給孔子。
  • 孔子問子路:「說說看,你覺得怎樣才算仁者和智者?」子路說:「智者能讓人瞭解自己,仁者能使人敬愛自己。」孔子說:「你已經達到讀書人的層次了。」
  • 宋德之廣招學徒,給學員們講八陣法,他認為:八陣本於八卦奇正之變,往來相生,無窮無盡。他為國家培養了不少國防、軍事方面的人才。
  • 匡衡,字稚圭,漢朝東海承人。皇上因為新即位,多次褒獎他為民解憂除患的事。大臣匡衡,為此默默不語,深感不安。
  • 東漢趙溫,字子柔,在他出任京兆郡郡丞時,曾題字道:「大丈夫應當雄飛,不能雌伏。」
  • 謝安還未回答,郝隆在座上應聲回答道:「這好解釋:隱居山中不出,就是遠志;出了山,就是小草了。」
  • 有一個人出售玉帶,王旦(宋真宗時宰相)的子女們,認為玉帶很漂亮,就拿給王旦看,王旦叫他們繫在自己的腰上,問道:「繫在身上還看得見漂亮嗎?」
  • 有一天,庾亮去拜訪周顓。周顓看了看庾亮的像貌,說:「您有甚麼高興的事?怎麼忽然發胖了?」
  • 楚莊王宴請群臣,一起喝到夜色降臨。一陣風忽然把蠟燭刮滅了。這時,有人趁機拉宮女的衣服。宮女拔斷了那個人的帽纓,告訴楚莊王說:「有人拉妾的衣服,妾拔斷了他的帽纓,把燈火拿來,看看誰是斷了帽纓的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