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畫中羅馬帝國的正邪較量與大瘟疫(上)

【史海】羅馬帝國何以被瘟疫玩弄於股掌之間

張小清
[法]讓—萊昂‧杰羅姆(Jean-Léon Gérôme),《基督教殉道者最後的祈禱》(The Christian Martyrs’Last Prayer),美國巴爾的摩市沃爾特斯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人氣: 31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5年09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小清綜合報導)漫步今日羅馬,諸多建築遺蹟仍讓人追想古帝國的輝煌:神廟、城牆、廣場,噴泉、凱旋門、浴場,當年無不精緻奢華,圓形競技場和馬戲場的規模更加令人歎止,然而羅馬帝國也以背離道德的文明著稱。從帝國一隅開傳的基督教,其信眾因不隨時俗而遭到恨惡,隨之而來的是長達三百多年的迫害;幾乎同時,從羅馬城開始,羅馬帝國全境至少爆發了四次大瘟疫,其覆亡給今人留下深刻的警示,從眾多傳世畫作中,我們仍可見到這場正邪大戰的生動見證。

羅馬帝國是迄今為止歷時最久、民族與文化最多樣化的帝國,人口曾達1.2億,兩倍於公元元年的漢朝;其疆土之遼闊,比印度孔雀帝國和中國漢帝國之和還大。然而對正信的迫害成了這個巨型帝國命運的轉折點,在小小病毒的折騰下,西羅馬帝國在5世紀就被蠻族輕鬆征服,第四次大瘟疫讓東羅馬帝國人口減少了2500萬至5000萬,從此走向衰落。

基督徒的受迫害,從基督復活後第50天的五旬節那天就開始了。據菲利普‧沙夫在《基督教會史》中的記載,此後羅馬帝國先後有10位皇帝對基督教發動了慘厲的迫害。

[波]西米尔拉德斯基(Henryk Siemiradzki),《尼祿的火炬》(The Torches of Nero),1882年作,私人收藏。(公有領域)

尼祿殘害基督徒與羅馬城瘟疫

最臭名昭著的是尼祿皇帝在公元64、65年間對基督教的迫害。尼祿統治期間的幾位羅馬史學家證實,公元64年7月18日夜,尼祿為建造新的羅馬城故意縱火,而後嫁禍於基督徒。在他指使下,不少針對基督徒的謠言流傳開來,他們被誣衊為殺嬰祭神並啖肉飲血、耽於狂飲和亂倫等,社會上的所有惡行都被歸罪於基督徒。

古羅馬史學家塔西佗在《編年史》中記載:「在皇帝的私人競技場上,一些基督徒被蒙上獸皮,讓狼狗活活咬死,另一些人被緊緊地捆在十字架上,點燃後作為黑夜中的火炬。身穿馭手服裝的皇帝和人群混在一起欣賞這一壯麗奇觀。」

四年後,尼祿本人被殺。公元65年,羅馬爆發嚴重瘟疫(後世學者認為可能是重症瘧疾),據載有3萬人喪生。

使徒保羅和彼得都殉道於尼祿當政時期。文藝復興時期畫家貝卡弗米的畫中,保羅穩居聖座,一手持劍,一手持聖書(《新約聖經》諸書約有一半為他所寫),致死捍衛正道;背景中他被尼祿士兵斷頭的一片血雨腥風,將聖者無懼亦無求的平靜襯托得格外有力。

文藝復興時期畫家貝卡弗米的畫中,保羅穩居聖座,一手持劍,一手持聖書(《新約聖經》諸書約有一半為他所寫),致死捍衛正道;背景中他被尼祿士兵斷頭的一片血雨腥風,將聖者無懼亦無求的平靜襯托得格外有力。(公有領域)
文藝復興時期畫家貝卡弗米的畫中,保羅穩居聖座,一手持劍,一手持聖書(《新約聖經》諸書約有一半為他所寫),致死捍衛正道;背景中他被尼祿士兵斷頭的一片血雨腥風,將聖者無懼亦無求的平靜襯托得格外有力。(公有領域)

圖密善皇帝強迫基督徒敬他為神

《啟示錄》的作者約翰透露自己因信仰被流放到拔摩島,這應發生在1世紀末期圖密善(81—96年在位)當政末期,圖密善是第一個要求人民把他當作「我們的主和上帝」來崇拜的君主。基督徒不願苟同,因此又遭迫害。據載,圖密善的姪女尤利亞、堂兄弟克勒蒙斯也因信仰分別被流放與殺害。約翰則在島上接獲異象,寫下了這部偉大預言。

[尼德蘭]希羅尼穆斯‧博斯(Hieronymus Bosch),《拔摩島上的聖約翰》,約1500年作,柏林國立博物館藏。(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尼德蘭]希羅尼穆斯‧博斯(Hieronymus Bosch),《拔摩島上的聖約翰》,約1500年作,柏林國立博物館藏。(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1880年英國出版的《聖經‧啟示錄》封面。(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1880年英國出版的《聖經‧啟示錄》封面。(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圖拉真皇帝與第一次大瘟疫

圖拉真皇帝(98—117年在位)當政後,讓猛獸撕裂咬碎了安提阿第二任主教依納爵,也讓後者憑藉「我是神的禾穗!」等名句流芳百世。圖拉真與普林尼的對話也顯示他在小亞細亞的迫害越演越烈。

這三位皇帝身後的125年爆發了一次蝗災,緊接著是第一次全國性的大瘟疫(奧羅修斯大瘟疫),奪走了近百萬人的生命,後世學者認為這是天花最早流行的記錄。《聖徒傳》的作者兼歷史學家約翰‧傅克斯這樣寫道:

「因無人埋葬而在街道上開裂、腐爛的屍體——腹部腫脹,大張著的嘴裡如洪流般噴出陣陣膿水,眼睛通紅,手則朝上高舉。屍體重疊著屍體,在角落裡、街道上、庭院的門廊裡以及教堂裡腐爛。……在海上的薄霧裡,有船隻因其罪惡船員,遭到上帝憤怒的襲擊而變成了漂浮在浪濤之上的墳墓。

「四野滿是變白了的挺立著的穀物,根本無人收割貯藏,大群快要變成野生動物的綿羊、山羊、牛及豬,這些牲畜已然忘卻了曾經放牧他們的人類的聲音。在君士坦丁堡,死亡人數不可記數……屍體只好堆在街上,整個城市散發著惡臭。

「每一個王國、每一塊領地、每一個地區及每一個強大的城市,其全部子民都無一遺漏地被瘟疫玩弄於股掌之間。」(未完待續)** #

責任編輯:珞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4年前,中國大地上,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為首的中共政權掀起了對一群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大法群體的血腥鎮壓,並且在之後的多年間發生了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人間從未有過的罪惡。然而14年過去,這場看似強大的國家政權對這群手無寸鐵的修煉人的滅絕式鎮壓不但沒有成功,反而正在將自己埋葬。
  • 史上最嚴重的埃博拉疫情在西非繼續蔓延。根據世界衛生組織8月15日宣佈,全球死亡人數升至1,145人。埃博拉疫情自今年3月爆發以來,由於它的高死亡率,令全球醫學家聞此色變。世界頂級的防疫專家對此也束手無策,到目前為止還未發現有效的治療方法,這引起世界各國的高度戒備和緊張。人類將如何面對這又一輪的致命疫情呢?
  •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古往今來,世界各國都有一些相似或雷同的事情出現。古羅馬昏君尼祿的許多荒淫、暴虐的經歷,與多次傳出死訊和被監控起來後、被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回應說「第一次聽到有關消息,無法證實」到底死沒死的江澤民有著多處相似之處。
  • 百多年前, 歐洲在經歷了被稱為「黑色瘟疫」的四分之一人口死亡之後,歐洲文藝復興悄然開始……倖存下來的人們,主動找尋遠古思想家們的優秀亮點。宗教政界名流都以研討Plato柏拉圖高尚思想為榮;商界以收藏購買米開朗基羅、達芬奇等藝術家作品為榮,他們希望以此追隨高尚思想和精美藝術的方向。
  • 如果說撿到一張20美元的鈔票能讓有些人興奮一天,那麼發現一堆2500年前的古希臘古羅馬錢幣,那可就是一輩子最重要的事了。如今,這樣的重大發現就讓紐約州立大學(SUNY)水牛城分校的一個助教碰上了。
  • 三國時期,東吳都督陸遜,有一子,名叫陸抗,深通戰略,腹有良謀,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將領。由於他才能出眾,二十歲時就擔任建武校尉之職,統轄五千人馬。孫皓成為東吳國君後,封陸抗為鎮軍大將軍,讓他嚴防晉軍的進攻。
  •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蘊藏著許多瑰寶,賦予人們許多處世的哲學與智慧。音樂是其中之一。中國古人藉由音樂,體現出人世間的優美、崇高與生命睿智,其中蘊含了人與自然的和諧,天人合一的宇宙觀、生命觀與道德觀,講究的是與「天地相通」的境界。音樂是活的,是有靈魂的。好的音樂可以規正人的道德,表現善念。而不正的靡靡之音則會讓人迷失心智。
  • 古羅馬流傳著一個故事。在提庇留(Tiberius)和加利古拉(Caligula)時期,有一個來自非洲的奴隸——安在命運的運轉中,似乎總是存在著一道光,注視著人的所言所行。人性的高貴,就是當他能設身處地的為他人著想,也正是這個獨特的秉性,常常受到命運的青睞,幫助人塑造不可思議的人生,也幫助人擺脫困境的糾纏,獲得心靈的自由。
  • 漫步今日羅馬,諸多建築遺蹟仍讓人追想古帝國的輝煌:神廟、城牆、廣場,噴泉、凱旋門、浴場,當年無不精緻奢華,圓形競技場和馬戲場的規模更加令人歎止,然而羅馬帝國也以背離道德的文明著稱。從帝國一隅開傳的基督教,其信眾因不隨時俗而遭到恨惡,隨之而來的是長達三百多年的迫害;幾乎同時,羅馬帝國至少爆發了四次全國性的大瘟疫,其覆亡給今人留下深刻的警示,從眾多傳世畫作中,我們仍可見到這場正邪大戰的生動見證。
  • 在西方藝術長河中,表現殉難基督徒的慈勇的畫作不可勝計,同時,呈現羅馬帝國大瘟疫的警世畫作也震爍古今,其中最著名的當數19世紀學院派畫家居勒—埃里‧德洛內的油畫《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