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古时代
唐阎立本《步辇图》(局部),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此画描绘唐太宗接见吐蕃使者禄东赞的场面。(公有领域)
奉唐太宗之命,以“务乎政术,存乎劝戒”为宗旨,治世宝典《群书治要》于大唐贞观五年(631年)编辑成书,而中国宋代和明代的儒家学者,没有一个提到此书,在中国散失千年。亡佚千年《群书治要》重现中土,来源于1786年日本天明六年重印本,这一段流传的历史…
少年时,邵雍就胸怀大志,发愤刻苦读书,于书无所不读。(网路图片)
荡荡天门万古开,几人归去几人来?山河虽好非完璧,不信黄金是祸胎。
[法]居勒-埃里‧德洛内(Jules Elie Delaunay,1828-1891),《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Peste à Rome),1869年作,巴黎奥塞美术馆藏。(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在西方艺术长河中,表现殉难基督徒的慈勇的画作不可胜计,同时,呈现罗马帝国大瘟疫的警世画作也震烁古今,其中最著名的当数19世纪学院派画家居勒—埃里‧德洛内的油画《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
“弗莱芒大师”(Flemish Master),《圣希玻里的殉道》(The martyrdom of Saint Hippolytus),约1480年,板上蛋彩与油彩画,波士顿美术馆藏。(波士顿美术馆官网)
漫步今日罗马,诸多建筑遗迹仍让人追想古帝国的辉煌:神庙、城墙、广场,喷泉、凯旋门、浴场,当年无不精致奢华,圆形竞技场和马戏场的规模更加令人叹止,然而罗马帝国也以背离道德的文明著称。从帝国一隅开传的基督教,其信众因不随时俗而遭到恨恶,随之而来的是长达三百多年的迫害;几乎同时,罗马帝国至少爆发了四次全国性的大瘟疫,其覆亡给今人留下深刻的警示,从众多传世画作中,我们仍可见到这场正邪大战的生动见证。
[法]让—莱昂‧杰罗姆(Jean-Léon Gérôme),《基督教殉道者最后的祈祷》(The Christian Martyrs’Last Prayer),美国巴尔的摩市沃尔特斯美术馆藏。
漫步今日罗马,诸多建筑遗迹仍让人追想古帝国的辉煌:神庙、城墙、广场,喷泉、凯旋门、浴场,当年无不精致奢华,圆形竞技场和马戏场的规模更加令人叹止,然而罗马帝国也以背离道德的文明著称。从帝国一隅开传的基督教,其信众因不随时俗而遭到恨恶,随之而来的是长达三百多年的迫害;几乎同时,从罗马城开始,罗马帝国全境至少爆发了四次大瘟疫,其覆亡给今人留下深刻的警示,从众多传世画作中,我们仍可见到这场正邪大战的生动见证。
“宾根的希德嘉”是德国修道院圣女,伟大的宗教音乐家。(网络图片)
一位900多年前出生的修女何以穿越时空魅力无穷并且引起强烈共鸣?希德嘉•冯•宾根(Hildegard von Bingen,1098—1179)是史上第一位有记载的女作曲家。巴赫、贝多芬、瓦格纳各代表了德国音乐不同时期的顶峰,而中世纪最有创造力的音乐家则是希德嘉。她在莱茵河畔的宾根(Bingen)创建了自己的修道院,因此被称为“宾根的希德嘉”。不仅如此,她还是德国神学家、天主教圣人、教会圣师,同时也是作家、医师和预言家。
亨利八世 / 网路图片
亨利八世是都铎王朝第二任国王。他一生情史丰富,结过六次婚,但有两任妻子被他赐死。
1667年画作,描绘路易十四世为艺文赞助者。(维基百科)
法王路易十四(1638 ~ 1715 年)热爱舞蹈,因为曾经在舞台上演出希腊神话中的太阳神“阿波罗”,而被尊称为“太阳王”。
但丁与碧翠丝相逢的一幕(大纪元图库)
公元1265年初夏,被誉为欧洲文艺复兴开拓者的但丁.亚里基艾利( Dante Alighieri ),诞生在意大利的佛罗伦斯一户没落的贵族家庭。
腓特烈大帝 / 网路图片
世上的统治者无论多么显赫,在岁月的长河里大都会黯然失色,真正能为后人敬仰的是那些善待百姓的人,可惜这类统治者为数不多。18世纪的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大帝(又名: 弗里德里希二世,1712-1786)就是一位开明睿智的君主,至今依然深受德国人爱戴。
达德利画像(左),伊丽莎白一世女王画像(右)(网络图片)
女王伊丽莎白一世的情人达德利(Robert Dudley)是否为了迎娶女王而杀害了自己的妻子艾米?这是一个讨论了四百多年的话题。近日,有新的证据显示,艾米可能确实是死于谋杀。
幸存最早的希伯来文圣经(1008年)中的大卫星护身符。(基维百科)
大卫王之星的形状是六角形,在印度教和佛教中是一种曼陀罗符号,即用来帮助禅定的象征宇宙的几何图形,在几千年前古印度南部的印度教寺庙中可以见到,它标志着一种介于人神之间的完美的宁静冥想状态,修炼人保持这种状态到一定程度后就可获得解脱,或叫“涅盘”。
《奥格斯堡贵族画册》是德国16世纪中期的产物(Getty Images)
经过多年的争执,1月22日,《奥格斯堡贵族画册》在华盛顿被交到德国政府手中。
法国国王路易十六王后玛丽-安东奈特(摄影:王泓/大纪元)
谈到17、18世纪欧洲妇女的服装,最精美的莫过于皇家贵族的女士们,她们把大量的金银花在装扮上,通过华丽服饰显示她们的财富与地位。十七世纪的装束与上世纪没有根本的改变,因为当时的习俗规定裙子的长度一定要到脚踝上,只是在王宫中穿的比在其它地方穿的看上去更富丽堂皇。采用金丝银丝的线绣花的布料,经常缀满宝石。在这个时期男性服装倒是变换得极其丰富,比女性服装更加细致讲究。
3月26日至7月26日,德国中国文物展展出了一幅来自法国的巨型地毯,表现的是汤若望正在给中国皇帝讲解天文地理的场面。(图片来源:慕尼黑国立博物馆)
7世纪以来,大批欧洲传教士前往中国,在传播基督教的过程中也把西方文化带到中原。他们关于中国的中国引起了欧洲人对东方大国的强烈兴趣。王室贵族以收集中国瓷器、兴建中国园林,举行中式宴会、著中国服装等为乐事,以彰显其品味高雅。在这股风行欧洲的中国热中,统治德国南部巴伐利亚王国的维特斯巴赫家族的中国情结尤为突出。前往中国的传教士获得了他们的鼎立资助,该家族的王储还曾到中国旅行观光,得到清代皇室的款待,留下一段逸闻佳话。
这些图是摘自西元十八世纪,由一群欧洲知识份子编纂成的《百科全书》中的一部分。从书中可看出当时流行的几款鞋子的造型,以及鞋子从简陋至复杂、由粗劣至实用的演变过程。此书亦成为西方第一套最完整的百科全书。
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与世隔绝的大陆,其与世隔绝的程度比南美洲南端和非洲南端的与世隔绝更加严重。这一与世隔绝使古代的生命类型得以幸存到现代,其中包括诸如桉树属的植物和诸如单孔目动物和有袋目动物的哺乳动物。
大家知道我们中国人的传说中,有很多神灵变化之后考查人间善恶的故事,在这些故事中恶人们最后都遭了报应,而善人则得福报。有趣的是,我在古希腊神话中也看到了类似的故事。今天我就为大家介绍其中的一个。
美洲印第安人的这些成就虽给人以深刻的印象,但事实仍然是,仅一小撮西班牙冒险者便能轻易推翻和彻底消灭美洲大陆的这三大文明。墨西哥和阿兹特克帝国各自至少有人口300万,有些人估计,它们的人口多达这个数字的五倍,这是一个至今仍未解决、争论不休的问题。
美洲印第安人的三大文明是:位于今尤卡坦、危地马拉和英属洪都拉斯地区的玛雅文明、位于今墨西哥地区的阿兹特克文明和从厄瓜多尔中部到智利中部、延伸3000英里的印加文明。(见图21“美洲印第安人的帝国”)玛雅人以其艺术和科学的显著发展而闻名于世。
11世纪,维金人偶然发现了北美洲,在长达约100年的时间里,他们试图在那里保持居留地,但没有成功。15世纪,哥伦布发现了美洲大陆,但这次结果完全不同。随发现而来的不是失败和撤退,而是对南美洲和北美洲的大规模的、势不可挡的入侵。
在冰河时期的颠峰,约3万5千前年,世界上大部分的水都被锁在 绝大部分的大陆冰层,这长达一千5百公里之宽的陆桥连接亚洲与北美洲。到一万两千年前,人类于西半球各地居住。
达芬奇的肖像油画(网路截图)
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最杰出的启蒙大师达-芬奇,长期以来,人们一直无法一睹他的真容。最近,意大利的一座小镇发现了一幅保存数百年的罕见达芬奇肖像画。这幅画显示,达-芬奇长著蓝色的眼睛、高高的鼻子和长长的胡须。
〔自由时报编译魏国金/综合报导〕最新研究发现,早在一九一一年,美国探险家宾汉宣布发现秘鲁神秘的山中之城马丘比丘(见图,取自网路)之前,这座印加遗址已被捷足先登的德国商人伯恩斯“洗劫”逾四十年。
凡尔赛宫位于法国巴黎西南郊外伊夫林省省会凡尔赛镇。1682年至1789年是法国的王宫。凡尔赛宫所在地区原来是一片森林和沼泽荒地。1624年,法国国王路易十三买下了这片荒地,在这里修建了一座二层的红砖楼房,用作狩猎行宫。1660年,国王路易十四命令设计师勒诺特(Andre Le Nôtre)和著名建筑师勒沃(Louis Le Vau)为其设计新的行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