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尋找西方極樂世界(下)

記敦煌莫高窟的石窟藝術
  人氣: 151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文/楊琪

莫高窟,還有更為完美,沒有斷臂的菩薩像。

那就是盛唐第四十五窟和第一百九十四窟的菩薩像。

這兩尊菩薩像,代表了中國古代人物塑像的最高成就。

我們可以說,如果不看盛唐第四十五窟、和第一百九十四窟這兩尊菩薩像,不僅不能充分瞭解敦煌莫高窟的藝術魅力,也不能充分瞭解中國古代彩塑的藝術魅力。

楊雄先生在《敦煌彩塑的代表作──論莫高窟第四十五窟(附第四十六窟)的藝術》中,對第四十五窟的兩尊菩薩像有一段全面、精闢的論述:

「第四十五窟的兩身菩薩,是這一組造像中最精彩的作品,也是距離佛教教義更遠些,因而更具人間氣息的藝術傑作。兩身菩薩的造型相似:都是頭梳高髻,赤裸上身,斜披天衣,腰束長裙,站立姿勢作S形,一足實而 一足虛,一臂曲而一臂垂。這是兩個奇特的形象,從造像意圖來說,應是慈眼視人,深懷愛意,溫暖眾生心靈的高高在上的菩薩。但從創造的性格和其意境來說,又是兩個唐代絕色美人,而且同中有異,各有特色。北側的一身大半面向著龕外,她頭向右側,肩向左送,胯又向右偏,重心落在右腿上,左腳又向左踏。抬起的右臂似乎在幫助全身重量落在右腿上稍事休息,而長長下垂放鬆的渾圓的左臂,與放鬆的左腿一道處於休息狀態。」

盛唐雕塑與西方雕塑是不同的。米洛的維納斯與第四十五窟北側菩薩都赤裸著上身,站立的姿勢也很相近。然而一比較,兩者的不同就顯露出來了。維納斯的頭髮及眉、眼、耳、鼻、口五官,都是寫實的,臉上肌肉的起伏及五官比例都是以人為模特兒的,流露的是天然的美。而敦煌菩薩臉上的五官卻是理想化的,是想像的美。這一點從兩者的脖子上看似更明顯:維納斯的脖子是寫實的,長長的頸項,很美;而菩薩的脖子是三條弧線疊成的,人不可能長那樣的脖子,但它也很妥帖,也很美。

綜合起來,維納斯再現了女性現實的美,菩薩則表現了女性一種昇華的美。兩者表現手法上的顯著不同,在於前者手法寫實而後者手法寫意。前者注重人體的「體積」的塑造,而後者卻習慣於概括地以「線」來造型。

從楊雄先生的論述來看,莫高窟第四十五窟的菩薩像,可與舉世聞名的彌羅島的維納斯相媲美。推而廣之,莫高窟的盛唐所有彩塑,皆可與古希臘的舉世聞名的所有雕塑相媲美。它們都是名垂青史的傑作,它們都具有「永恆的魅力」,是「高不可及的範本」。這樣美的菩薩是中國人的傑出創造。

在佛經中說,釋迦牟尼成佛之前就是菩薩,由此可見,菩薩應當是男性。佛教傳入中國以後,早期的菩薩像多為男性。後來,菩薩逐漸變為女性。唐釋道宣說: 「造相梵像,宋齊間皆唇厚、鼻隆、目長、頤豐,挺然丈夫之相。自唐來,筆工皆端嚴柔弱似伎女之貌……」

女菩薩到底什麼樣子?世界上一切神的形象,都是理想的人的形象──細目長眉,頭戴三珠寶冠,高髻長髮,溫文爾雅,西域、印度菩薩造型中豐乳肥臀的性感特徵已經消失。菩薩像顯得古樸莊重,溫柔敦厚。一句話, 著意突出了恬靜溫柔、慈祥善良的精神特徵。

敦煌石窟中美的形象,除了菩薩之外,還有飛天。在西方,人們可以看到一個小孩張開翅膀飛向天空,那就是愛神丘比特。不知道為什麼,有翅膀的小孩,甚至已經在空中穿雲破霧飛翔,我們還是感到他沒有飛起來。在敦煌,人們可以看到沒有翅膀的美女飛向天空,那就是「飛天」。不知道為什麼,沒有翅膀的飛天,雖然只有兩條輕盈的飄帶,這就使我們產生了「天衣飛揚,滿壁風動」的幻覺,她掙脫了地心的引力、凡胎的沉重,飄然出世,飛向了理想的佛國世界。

飛天,是敦煌石窟藝術的名片。提到敦煌石窟,就想到飛天;提到飛天,就想到敦煌石窟。在敦煌四百九十二個石窟中,幾乎一半的洞窟中都有飛天。有人統計,敦煌飛天在兩百○九窟中有四千五百餘身,其數量之多,可以說是石窟之最。

飛天,也是中國人的傑出創造。

北涼兩百七十二窟有凌空吹笛的飛天,這是敦煌石窟中最早的飛天之一。下層是千佛,上層的形象就是飛天的形象。這時的飛天的特點是:頭有圓光,戴印度式五珠寶冠,身體短粗,臉型橢圓,直鼻大眼,上體半裸,腰繫長裙,白鼻樑,白眼珠,兩身飛天,一前一後,身軀僵硬,顯得笨拙,雖然被風雲托起,但缺少輕盈飄逸之感,具有印度飛天的特點,說明敦煌的畫師畫工還不熟悉佛教的題材,和外來的表現方式,甚至還處在模仿階段。

飛天也像菩薩一樣,其形象有一個從男到女的變化過程。敦煌早期的飛天,例如,西魏第兩百四十九窟的飛天,就是富有陽剛之氣的男飛天。雙臂、雙腿奮力大張,跳向空中,身披的長巾高高揚起,表現了舞姿的雄健。

後來,到了隋唐時代,飛天已經中國化了,創造了各式各樣的飛天。臉型有清秀的,也有豐滿的;服飾有半裸的,也有長袍的;飛翔有順風的,也有逆風的。有腳踏彩雲、徐徐降落的;有雙手抱頭、俯衝而下的;有並肩而遊、竊竊私語的;有彩帶飄揚、回首呼應的;有昂首揮臂、騰空而上的。有手捧鮮花、直衝雲霄的;也有手捧果盤,橫空飄遊的。那種種美麗的飛天,讓人目不暇接。

盛唐時期的飛天更是優美女性的典範,第一百七十二窟的飛天,髮髻高聳,身材窈窕,伸左腿,曲右腿,面朝說法會,背向天空。右手剛剛把花撒掉,左手又高高舉起一朵鮮花,準備撒向空中。飄逸的長裙和流動的浮雲,更襯托出她輕盈美麗的身影,她飛翔的姿態極其優美,身體修長,而衣裙飄帶隨風舒展,勾畫出一個橫空飄遊的飄逸形象。

盛唐時第三十九窟的飛天,我們能看到飛天自上而下地散花,她們身上的衣飾花紋繁複,質地華美。隨著飛舞的身體,衣服和飄帶輕盈而舒展地圍繞在身旁,表現出一 種極度優雅的旋律美。天空中的流雲和作為底色的花朵,也無不營造出一種如夢如幻的神奇意境。盛唐的飛天,也正是唐代文化鼎盛的一個側面反應。

總之,敦煌飛天是中國人物畫藝術中的一朵奇葩。她介於似與不似之間,介於現實與理想之間,是動人的藝術形象。他使佛教說法的場面,在暗淡中有了色彩,在嚴肅中有了活潑,在靜止中有了運動,在無聲中有了音樂。#

──節錄自《一本就通:中國美術》/聯經出版社

責任編輯:周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聖潔的光環罩在他們的頭上,遠處天上的飛天正在飛翔,萬丈烈焰正在升騰,似有還無的美妙音樂飄蕩在空中。「樂」和尚被這奇景驚呆了,這不就是他要尋找的西方極樂世界嗎?

  • 石油大亨保羅蓋蒂(J. Paul Getty)是一個熱愛藝術的收藏家,其個人收藏價值數以百萬計,他過世後的遺產大部分用於建造了著名的蓋蒂中心博物館。
  • UFO探索者在火星照片上發現佛像,並相信這是火星曾存在智慧生命甚至擁有自己宗教信仰的證據。
  • 2015年4月25日尼泊爾強震,而佛祖釋迦牟尼誕生地藍毗尼在此次強震中保存完好。尼泊爾首都杜巴廣場上的許多不是正教的寺廟在地震中倒塌。
  • 到了隋代,由於隋文帝大興佛法,莫高窟也蔚然一新。隋代重修和開建的洞窟多達九十四個,幾乎是莫高窟開鑿二百多年來總數的一倍。
  • 佛像、聖像顯靈的神蹟古今皆有傳聞,有發現說神像顯神蹟是對人間災難的預警。最近澳洲男子在教堂中親見的聖瑪利亞像顯靈禱告神蹟再次引起熱議。
  • 石窟藝術最早源於古印度,公元三世紀傳人中國。中國北方在魏晉南北朝至盛唐時期先後形成了兩次造像高峰;公元八世紀中葉後,南方長江流域出現了又一次造像高峰。
  • 多持無神論的人,不相信神佛,不相信善惡有報。古今中外,其實有許多佛像、神像顯靈的事跡,不正是神佛慈悲點悟迷中人嗎?
  • 莫高窟中那些刻畫神佛的雕像和壁畫,也反映了神傳的文化。釋迦牟尼佛曾經告誡弟子,不但要傳播佛法,還要傳播文化知識。歷史上大多數宗教都認同神造人的觀點,只有近代的科學讓人相信人是從猴子變來的。
  • 煌畫工的藝術靈感和創造力令人驚異。千姿百態的神佛形象,壯麗輝煌的佛國世界,雖在佛經中能找到些文字敘述,若不親眼所見,是很難想像的。還有那些聞所未聞的怪異的形象,那些神奇莫測的行為舉止,那些光怪陸離的幻夢般的景象,絕非人世間所有,也不是異想天開所能達到的藝術效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