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範〉─唐太宗的治國之道(七)

作者:天使 整理

唐太宗畫像,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南薰殿舊藏,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共領域)

  人氣: 257
【字號】    
   標籤: tags: , ,

去讒第六:

【原文】

夫讒佞之徒,國之蟊賊也。爭榮華於旦夕,競勢利於市朝。以其諂諛之姿,惡忠賢之在己上;奸邪之志,恐富貴之不我先。朋黨相持,無深而不入;比同相習,無高而不升。令色巧言,以親於上;先意承旨,以悅於君。朝有千臣,昭公去國而不悟;弓無九石,寧一終身而不知。

以疏間親,宋有伊戾之禍;以邪敗正,楚有嚶宛之誅。斯乃暗主庸君之所迷惑,忠臣孝子之可泣冤。

故筍蘭欲茂,秋風敗之;王者欲明,讒人蔽之。此奸佞之危也。斯二者,危國之本。

砥躬礪行,莫尚於忠言;敗德敗正,莫逾於讒佞。今人顏貌同於目際,猶不自瞻,況是非在於無形,奚能自睹?何則飾其容者,皆解窺於明鏡,修其德者,不知訪於哲人。詎自庸愚,何迷之甚!良由逆耳之辭難受,順心之說易從。彼難受者,藥石之苦喉也;此易從者,鴆毒之甘口也!明王納諫,病就苦而能消;暗主從諛,命因甘而致殞。可不誡哉!可不誡哉!

【譯文】

那些諂諛奸佞的傢伙,是危害國家的蟊賊。他們只知道爭一時的榮華富貴,在朝廷內外爭權奪利。用他們那諂媚阿諛的手段,去中傷在自己之上的忠良賢德之人;這種人用心極其奸猾險惡,惟恐自己不先於別人大富大貴。他們拉幫結夥,相互勾結,無所不及;來往密切,交相因習,無所不至。他們花言巧語,想方設法地去親近地位在自己之上的人;察言觀色,迎合君主的意趣,來取悅於君主。魯國朝中有上千的大臣,可昭公失掉了國家都不能醒悟。齊宣王只能開動三石的弓,左右卻奉承說他有開九石弓的力量,宣王到死都不知道。

由於關係疏遠的人離間關係親密的人,使宋國有伊戾害死太子痤的禍事。由於奸邪的人陷害正人君子,使楚國有嚶宛被殺的悲劇。這就是昏庸的君主是非不明,忠臣孝子含淚蒙冤的原因。

蘭花想要長得茂盛,淒冷的秋風卻把它吹落;君王本來很想明察是非,但往往被小人蒙蔽。這就是奸臣和諂佞之人的危害。這兩個方面,是使國家受到危害的根本。

所以說,做君主的,磨練自己,砥礪品行,沒有比傾聽忠言更好的了;而敗壞品德,背離正理,沒有比聽信諂佞小人更厲害的了。一個人的容顏相貌就長在眼睛的附近,人還不能自己審視自己,何況一個人的是非得失是一種無形的東西,怎麼能夠自己覺察呢?人們在打扮自己容顏的時候,都懂得去照鏡子。但在修養自己德行的時候,就不懂得去向明道的哲人請教。難道是自己平庸愚笨嗎?怎麼昏聵不明到這種程度啊!造成這種情況多是因為對逆耳的良言就難以接受,對順自己心意的話則易於聽從。那些你不愛聽的話,像良藥能治病卻苦口;那些順耳的話,就像是入口甘甜的毒酒啊!聖明的君主能夠接受別人的逆耳忠言,就像有病去吃藥,藥雖苦口,卻能夠消除疾病;昏庸的君主聽信諂佞小人的阿諛奉承,就好像喝甘甜的毒酒而斷送性命一樣。諂佞禍亂的危害如此之大,一定要警惕啊!一定要警惕啊!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代英主李世民他以極大的毅力、睿智的目光,將自己戎馬一生的征戰經驗、勵精圖治的治國之道,用流暢的文筆、深邃的智慧、成功的範例一氣呵成,撰著《帝範》十二篇,作為對太子李治的訓誡之辭。寫完此書第二年,太宗即與世長辭,《帝範》便成為他的政治遺囑和絕筆之文。
  • 人民,是國家賴以生存和發展的基礎;國家,是君王統治天下的根本。國君為政的宗旨,精微高大,如同山嶽,高聳雲霄而巍然不動;如同日月,普照大地而光輝燦爛。這是君王治國的宗旨,是億萬百姓所瞻仰的東西,是天下歸心的依據。
  • 王道仁政的特點之一是「持中庸」。唐太宗在《建親》篇中寫到:「夫封之太強,則為嗜臍之患,致之太弱,則無固本之基。」不上不下,不弱不強,不偏不倚,此乃中庸之道也。
  • 唐太宗視人才為治國之本,是帝王所擁有的珍貴財富。蓋天下可以一人主之,不可以一人治之。雖以帝堯之聖,後世莫及,然亦必待賢臣而後能成功。《書》曰:「股肱惟人,良臣惟聖」。
  • 我們經常看到上演古代帝王事蹟的電視劇,如唐太宗、康熙皇帝、雍正皇帝…等等,而皇帝常常一開口就是「朕」…如何如何,也都知道「朕」說的就是皇帝自己。但是,皇帝為甚麼要自稱為「朕」呢?
  • 觀初年,唐太宗與魏徵曾經有過一段非常精彩的關於執政的談話,從這段談話中,我們可以看到唐太宗的政治與現代人的政治真是天壤之別。
  • 大唐王朝,是中華歷史上一個承前啟後、百花齊開、大放異彩的全盛時期。她的溫文有禮、文化騰達和威力遠被,同當時西方世界的腐敗、混亂和分裂形成了鮮明的對照,以致在人類的文明發展史上一路遙遙領先。特別是初唐時期的「貞觀之治」,如一輪皓月,照亮了人類歷史的整個夜空。
  • 李世民一再強調說:「人死了就不可能再生,用法一定要寬簡。」「若刑罰不當,殺錯了人,怎樣追悔都不能使人再活過來。」
  • 所以,對於一個良好的工匠來說,沒有無用之材;對於一個聖明的君主來說,沒有無用的人。對於一個人,不能因為他做了一件壞事,就忘掉他所做過的好事。也不能因為他有一點小的過錯,就抹殺掉他的功績。
  • 做君主的,居住於深宮,與民隔絕,不能看到天下所有的東西,不能聽到天下所有的聲音。惟恐自己有過失而不能聽到,自己有缺失而不能及時補救。因此,設立了「煊」和「謗木」,這樣做,是為了能夠吸納正確的意見和謀略。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