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忠孝者盛德 誠心念佛可度冤

作者:慧淳

佛只是勸人為善,行善的人自然會感召福報。所以福報應該說是自己修來的,並不是佛賜福給他的。(shutterstock)

  人氣: 87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一、自求多福

我(本文原作者紀曉嵐自稱)的老家,有個張老婆子,據她自己說,她曾經是個走無常(做巫師)的,如今不再幹這一行了。

張老婆子說,她以前到過陰曹地府,曾問冥官說:「信佛到底有沒有好處?」

冥官回答說:「佛只是勸人為善,行善的人自然會感召福報。所以福報應該說是自己修來的,並不是佛賜福給他的。如果借著供養來求佛賜福,那麼世間清廉的官吏尚且不受賄賂,難道佛會接受賄賂嗎?」

張老婆子又問:「一個人若是造了惡業,懺悔有用嗎?」冥官說:「懺悔必須真心悔過自新,勇猛精進,修善積德,才能補救以前的過錯。現在的人懺悔只能算是自首以求免罪,這又能有什麼用呢?」

我想,這些話不是一個巫婆所能編得出來的,似乎是有人給她指教過的。她說是冥官講給她聽的,這應該是真實可信的。

念佛度冤

清代李家村有位農婦,每天早晚兩次往田間送飯,總看見有個年輕的女子忽左忽右地跟隨著她。她問和她一路送飯的農婦們,看沒看到那個女子?大家都說沒看見。這位農婦為此心生恐懼,整天提心吊膽。

後來那女子竟逐漸地跟隨她來到家裡,但不進屋,總是在院裡或牆角下徘徊。如果這位農婦向她逼進,她就步步後退。這位農婦返回原處,她卻又湊了上來,總是不近不遠。這位農婦意識到這女鬼一定是自己的冤家對頭。

有一天,農婦壯著膽子,站得遠遠地問那女子道:「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別老是這麼不遠不近的跟著我!」

那女子說:「你前生和我都是一位富貴人家的姬妾。你嫉妒我受主人的偏愛寵幸,就誣陷我與人私通、盜竊。主人聽信了你的讒言,把我幽禁起來,使我鬱悶而死。如今我是來找你償命的。怎奈你今生事奉婆婆至孝,總有善神在暗中保護,使我無法接近你。所以我天天跟著你,想尋找機會下手。但我仔細估量了一下形勢,看來報仇的可能性不大。你若能延請和尚做一次道場來超度我,使我得以早日轉世托生,咱們之間的冤怨就算解除了。」

農婦說:「我家裡貧寒,哪裡有錢為你作道場?」

女鬼說:「你家裡貧窮這也的確不假。但是如果你能以虔誠之心,念佛一萬聲,也同樣可以超度我。」

農婦問:「光是念佛,如何能超度鬼魂呢?」

女鬼說:「普通的人念佛,因為心思雜亂,自然難與佛相感應,必須念念如在佛前,努力收攝此散亂心。若是忠臣孝子,他的誠心已經感動了神佛。他們念佛一聲,聲音直達三界。所以他們念佛的功德威力,與誦經拜懺同等。你是一位孝婦,我相信:以你的至誠心念佛,自然能與佛力相感應的。」

那農婦聽信女鬼之言,便發心虔誠地念起佛號來,每念一聲,女鬼就向西一拜。農婦念滿一萬聲,那女鬼就不見了,她就得到超度而去了。

這事在李家村老一輩的人經常說起。可見忠臣孝子,真誠孝順雙親之人,他們的功德很盛,真的有大作用!

(均據清代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黃霸待人寬厚,內心精明,很受下屬和百姓的愛戴。在他的轄地內,戶口年年增加,政績在所有郡縣中名列第一。朝廷提拔他當京兆尹,這在官員序列中屬於「二千石」。後來,因為黃霸寬厚惜民,徵發百姓整修運兵道路不積極,和徵發到北部邊境的騎兵與馬匹數目過少,因此遭受彈劾,連連降級。但黃霸並不悔喪、辯解。
  • 儒家有言:「孝為百善先。」又講:「親親為大。」可見孝養父母乃是立身處世的根本,天經地義的大事。
  • 唐朝初年,官員選拔制度,尚不完善,有的人靠冒名頂替,虛報資格,獲得了官位。唐太宗下令,要求這些人自首。若不自首,查出來就判死刑。不久查出來一個人,戴胄依照法律,判處他流放。唐太宗責備戴胄說:「我下詔書說過,不自首的,查出來要判死刑,現在你卻判了他流放,這是失信於天下。你因這案件收受賄賂了麼?」
  • 劉易熟知兵法,善打惡仗,對狄青守衛的那個地段邊境的情況非常熟悉,帶他一起到邊境去十分必要。但是劉易有個不良嗜好,就是特別愛吃苦蕒菜,一頓飯吃不到苦蕒菜,就會呼天喊地罵不絕口,甚至還會動手打人。士兵、將領都怕他。
  • 劉秀對劉盆子賞賜豐厚,還讓他做了趙王的郎中。人們在稱頌劉秀的賢德時,天下的混亂局面也平息下來,日漸安定。
  • 黃香(約56—122年)是中國東漢時期的一位大臣,字文疆。江夏安陸(今湖北安陸西北)人。官至魏郡太守。
  • 戰國時期,魏國的魏文侯想挑選一名宰相。現成的人選有兩個:一個是魏成,一個是翟璜。他一時拿不定主意,就請大將軍李克一起來商量,共同研究選定出一個。
  • 臼季慧眼識英雄,拋開了世俗的偏見,從生活的細節中,洞察郤缺的品德,為晉文公舉薦了一位賢才。
  • 張居正執政十年,推行一系列政策,不僅延緩了政治危機的爆發,出現了短暫的太平安定的大好局面,而且有利於社會生產的發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
  • 青州蝗蟲為害,但飛到趙憙的管轄地區,蝗蟲便都自行死掉,不能危害他的百姓,大家都認為這是趙憙仁德的力量所致。
評論